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01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01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5-12-30, 17:21



啰嗦一下:那个啥,咱这个论坛由于服务器在境外,打开速度比较慢,多等会儿,肯定打得开。遇到工口XXOO只能上这儿看……多担待


  从宿醉中醒来,文盛头痛欲裂。拿过床头的手表看看,快十点了。他坐起来,发了会儿呆,下地翻找扔在地毯上的裤子,摸出烟盒,一边点烟一边找手机。这个找是漫无目的地找,对于一个酩酊大醉的人究竟会把手机放哪儿,肯定是没有确切答案的。
  下楼来到大厅,手机仍旧遍寻不见,楼上楼下的浴室也都找过了,还是没有。无可奈何之下,文盛走去沙发处,拿起边桌上的电话听筒,自己给自己打电话。糟糕的是,虽然通了,却没法循声而至——屋里压根儿没手机铃响的声音!
  那么现在只有三个可能:一,手机丢了;二,落车里了;三,在楼顶花房呢。介于上楼最方便,文盛碾灭烟,朝顶楼走去。
  灿烂阳光下,荷花已有绽放的,走近能闻到淡淡的香气,想说拍个照片,文盛才想起来他正是上来找手机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果不其然,手机在一旁的茶室里。他给助理打过去,让她订一张今天飞大连的机票,助理问要几点的,他说早些吧别太晚的都可以。向温室眺望,里面的建兰开得正旺。
  挂了电话,他走去拍荷花,大洒锦尤为好看,拍完顺手发到了微信群。没人回复。哥儿几个八成还没起。
  烧上水准备泡茶,助理的电话来了,说订了12:35的南航,文盛说可以便收了线。坐下来将手机扔到桌上,他想起了昨晚的梦。梦到了十几年前,那是高中伊始,他第一次见到才启未。由于读的是直升的私立学校,所以即便是初中升高中,也还是那些熟悉的面孔。乍然发现新脸孔,给他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双澄澈的眼睛。只有在平凡家庭里长大,又受到父母宠爱的人,才能拥有这样的一双眼睛。这也是他们一伙人所都不具备的。在梦中,他又看见了那双眼睛。
  小水壶汩汩冒出热气,文盛拿过茶叶罐,将茶叶放入西施壶,冲茶、淋罐、烫杯,待金色的茶汤盛入杯中,人已大汗淋漓。但天越是热越要喝热茶,反而消暑养心。
  
  才启未起晚了,一睁眼已是十点半,他跳下床去洗漱,一边冲凉一边打呵欠。这也怨不得他,实在是昨天睡的晚。也是倒霉,先是文盛歇斯底里,后是施沐晨伤春悲秋。这俩人,都病的不轻。
  时间紧迫,早午饭合一,跟家做是来不及了,就去小区外的快餐店随便解决。下午两点的训练不能迟到,今天是和刀锋队的切磋学习。对此才启未稍有些忧心,那帮蛮小子不好对付,这个不好对付不是说球技不如人,是他们球品太差,容易干架。要不是俱乐部着意安排,教练也是百分之一百要推的。虽说为了九月的国际业余冰球邀请赛尽可能多安排实战是很有必要的,但如果为此队员负伤导致不能出席赛事就真是得不偿失了。
  没了女朋友倒是有一个好——没人念叨你。说来也是想不通,刚认识你看你打冰球夸你帅夸你猛,成功上垒就开始跟你碎碎念什么危险、暴力、野蛮。天知道她们的脑子都由什么逻辑主宰。
  想起昨天夜里施沐晨顺着电话线满怀歉意地问他是不是跟女朋友吹了,才启未是真不在意,不仅不在意,反倒觉得松了口气。还是一个人的日子好过,不用迁就别人,不用虚伪迎合,想怎么就怎么。忧心的只会是老妈,眼看着抱孙子又无望了。
  才启未自己也想不明白,怎么找个老婆生个娃居然会这么难。看别人都挺顺的啊,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怎么到他这儿比长征还难啊?总是怀揣着美好的愿望开始,最后以女人歇斯底里结束……无一例外。可能这事儿他不大有天赋,所以总不得要领,谈恋爱显然是个技术活儿,而他肯定不及格。
  罢了,老娘发飙也得是春节回家,姑且逍遥一会儿算一会儿。明年再战呗。那话怎么说的来着?破锅自有破锅盖。才启未坚信,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个姑娘,总会有。
  手机响起,才启未塞上耳机接听,是东子。
  “我就快到了,起晚了。”
  “哎不是这事儿,是说晚上琳琳让你们来烧烤,东西她都准备好了。”
  “哦,没问题,要是没掉牙,我肯定出席。”
  “你怎么那么丧啊!”
  “我这是讲求事实,一会儿跟刀锋那帮蛮小子开战,指不定出什么乱子。”
  “有我在你怕啥!谁不服练谁!单挑!”
  才启未皱眉,“你当NHL啊?”
  “不服来战!”
  “咱们可否用脑子打球?”
  那边哈哈笑了。
  “他们年轻有劲儿,咱们几岁?硬碰硬不吃亏才怪呢。”
  “反正我就是说,硬碰硬咱也不怕!”
  “好好好,不怕。向东在手天下我有。”
  “我不跟你贫了,下地库停车。”
  “嗯好,我也快了。”
  一点一刻才启未抵达了体育馆,队员们都到了,他为自己的姗姗来迟深表歉意。教练还是那不疾不徐的语速,慢悠悠地说着。宗旨是:不发生正面冲突。他的意思很明确:这是一场协调性、团结性、战略性的友谊赛,要实践不要蛮干。刀锋队是非常适合的实战对象,大家务必要运用平时的训练成果,在实战中累积经验。才启未明白教练的意思,对于这支大龄球队来说,体能是一定落后的,技巧必须要过硬,这在接下来的邀请赛中至关重要。刀锋确实代表了一些优秀年轻球队的水平,这也是他们寻求战略战术缺点的绝佳训练场。
  才启未确实喜欢打冰球,这不仅是身体的肉搏,更是头脑的战争。

  文盛从大连周水子机场出来,给才启未打电话,是两点二十。接电话的是个姑娘,这让文盛顿时摸不着头脑。背景音也略显嘈杂,却又闷闷的。对方问他是哪一位,说才启未在打球,文盛把电话挂了。他有点儿气不打一处来。好你个才启未,昨天夜里不是说好今天请你吃饭的吗?你打哪门子球!接电话的女的又是谁!你是存心给老子难堪是嘛!真真把文盛气死了。不等他发作,手机响了,来电显示:土豹子。文盛接起来就要咆哮,不曾想,还是那个女的,她不等他开口便语速极快地说:“真不好意思!体育馆信号太差了,您是找才启未吗?”
  文盛阴冷地回:“你谁啊?”
  对方透着笑意说:“我是野马队的助理秋秋,请问您是哪位,需要留话吗?比赛大概要四点左右才能结束,到时候我会转告机主。”
  “哦……”文盛倒是被姑娘迫击炮似的一通说搞蒙了,他定了定神,“那什么……你告诉我体育馆的位置吧。”
  “你要过来吗?”
  “嗯。”
  “可是友谊赛不开放观看哎,我恐怕您进不来。”
  “我是他朋友,从北京过来的,跟他约好了,但我不知道他现在不方便。”
  “这样啊?那……我想想……你加我微信吧,我把定位发给你,然后你快到了告诉我,我出去接你一下。”
  文盛挂了电话,刚好出租车排位到了他这儿,上车,司机问去哪儿,文盛说体育馆,稍等,我收个定位。加秋秋姑娘的微信还挺顺利,她发了定位过来,文盛拿给司机看,司机随口问:看比赛啊?文盛懒得接话,嗯了一声。
  从照片上看,秋秋姑娘长得一般般,但看着挺精神,有点儿黑反倒衬托着健康。她朋友圈照片不多,不是美食就是冰球队。文盛的注意力当然不在美食,他还挺惊讶才启未居然还在认真打冰球。时隔这么些年,他穿护具冰球服的样子与他少年时的模样还真变化挺大的。文盛咬了咬嘴唇,没来由的有些紧张,十多年过去了,再来面对才启未让他紧张。这不像上次一伙人见面,而是他对他,单独的。说实话,文盛觉得自己在冒傻气,可他再也劝诫不住这个冒傻气的自己。
  秋秋如约等在体育馆外,真人比照片好看点儿,可能是因为那副天真无邪的笑,比天上的太阳光还热烈。
  冰场上的较量正激烈,秋秋招呼文盛坐在她身边,隔着两个座位坐了一个男孩,精瘦精瘦的,裸露出来的胳膊上有明显的外伤,还不容文盛再打量打量,秋秋嗷的一嗓子吓了他一大跳。进球了,场上的比分板翻到了1:3。
  “漂亮!”精瘦的男孩跳了起来。
  看队服标识,文盛瞧出来进球的是野马队。背后的名牌让他吃了一惊,进球的正是才启未。
  激烈的比赛继续,文盛盯着那副身影目瞪口呆,那确实与他记忆中在球场上的才启未相距甚远。他比少年时代魁梧许多。这时敌对的球员向他逼近,速度之快极具进攻意味,文盛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才启未似是发觉了对方的意图,一闪身,那位跟自己球队的队员撞在了一起,才启未脱身,为自己队的球员做助攻。那二位爬起来双双发动攻击,此时才启未身边靠过来一个异常高大的球员,面对猛烈的碰撞岿然屹立,才启未绕到他身后,接过左后卫传来了球,速度挥杆,远距离射入对方球门。场上的比分板翻到了2:3。接下来的战况愈发激烈,身体与身体激烈的碰撞愈演愈烈。冰球的粗野程度还要高于以野蛮著称的橄榄球,受场地限制,速度之迅猛,肉搏战更上一层楼。单挑互殴群架都是寻常事。这一次才启未没能摆脱对手的纠缠,狠狠被撞了出去,但他不甘示弱,起身跟对手搏击。裁判的哨声这时响起,中场休息。
  双方球员都滑向自己的半场,教练被围在中心,文盛远远看着,心还在扑通扑通跳,这跟他踢足球大不同,大多都是合理冲撞。
  “我看有戏有戏有戏!”精瘦的男孩士气十足地跳到秋秋面前,“搞不好能赢呢!”
  秋秋也激动不已:“太厉害了!今天大家表现太帅!”
  “再开始就是第三场了?”
  文盛感觉自己坐在这么激动的俩人旁边,不说话好像显得太那个啥,便硬着头皮搭话。
  不曾想俩人一个比一个热情:是啊是啊!太精彩了你觉得没?士气如虹啊!
  中场休息15分钟,比赛继续。战况愈演愈烈,野马队频频压制刀锋队的进攻,激烈的肢体冲突不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中间双方都更换了球员,最终比分停留在了2:3上,标志着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赛场上的激烈竞争结束。

  才启未脱下护具球服,满身的汗,全身的疼,面部表情不免有些狰狞,教练士气大增地说着鼓励的话,队友们也没好受到哪里去,但大家精神确实都很亢奋,自一月的哈尔滨邀请赛回来后,他们的集训确实看到了效果,策略的调整也具有实战意义,月末还有一场对战,教练的意思是根据今天的战况在策略上再进行一些微调。
  大家陆续去冲凉,球队助理秋秋在门口喊话:“启未哥,你朋友来找你了~”
  才启未一愣,朋友?谁?
  当文盛出现在视野里,才启未只穿了一条短裤,一身的汗,头发都湿透了。他瞠目结舌,好一阵子以为自己发昏了。
  “球儿打的还马马虎虎嘛。”
  “你……你怎么来了?”
  要不是碍着旁边有人,文盛非要破口大骂,你是狗嘛!撂爪就忘!你他妈当老子是啥!
  “启未我先冲凉去了,一会儿小潘跟豆豆坐你车,我跟东子车。”
  “诶好。”
  这下更衣室没人了,文盛露出了一脸凶相,“我昨天跟你说了吧,今天请你吃饭。”
  “我……我以为你昨天喝醉了。”
  “我是喝醉了啊,但我没说醉话。”
  才启未竟无言以对。分明这事儿他办的离谱儿,怎么现在看来反倒是自己不着调呢?
  “土豹子,敢不把我当回事儿是吧。”
  “我不敢我不敢。这样,你一会儿跟我们去烧烤吧,都是我队友,大家一起也热闹。”
  “我凭……”文盛的话没能呛出来,面对才启未一脸真诚的笑,他嘴里拌蒜了。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我冲凉,很快。你外面等我就行,左拐有休息室,这儿太味儿啦。”
  “你决定什么啊你决定……”看着才启未起身往公共浴室走,那浑圆翘挺的屁股让他改成了自言自语。他愉快地决定就决定吧。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01①

帖子 由 一只大妖 于 2016-07-28, 11:21

追着好辛苦
avatar
一只大妖

帖子数 : 4
注册日期 : 16-07-13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