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13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13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3-17, 17:05


  跟戴凡一前一后路过中庭,才启未看见文盛跟薛华两人坐在方桌的两侧,中间放着一台笔记本,旁边是精巧的茶壶茶杯,像是在说工作上的事。离着远,他并听不清楚,但看他的眉眼神色中一本正经,他大约能推测出来。他叼着烟,认真的模样非常有味道。然而,他在他脸上最少见的表情即是认真。这男人一贯都是玩世不恭的。甚至是恶质。对,没错,他不想到昨晚他放荡的行径也难。这一想到让他浑身不自在。
  厨房宽敞而明亮,食材已经摆放在了料理台上,是小苏按照他列的单子让人准备的。也怪难为人,硬是给凑上了。
  才启未动手准备午餐,戴凡在他对面坐下,一边玩手机一边看他娴熟地处理食材。好生佩服。既有条理又有速度,干脆利索又细致入微。他撑着脸颊跟他闲聊,舒服自在。
  才启未把鸡放入烤箱时,听到身后传来婉转清丽的唱腔,他听不懂他在唱什么,却听得他心驰神往。那当真是好听。他好生听了会儿,忍不住回头看向戴凡,见他仍是撑着下巴,低头看手机,这小曲哼得像是种调剂。
  戴凡注意到才启未投来的视线,忽而回神,停下了口中的唱词,“哎呀,是不是烦到你了?”
  “哪儿啊。好听。就是我真……听不懂。唱的是什么?”他走过去在戴凡对面坐了下来。
  “是长生殿。”戴凡笑着说,“最后一折,叫‘重圆’。”
  才启未眨巴眼睛。
  “讲的是唐玄宗和杨贵妃。”
  “噢噢噢……那知道。”
  “唐玄宗回马长安,杨贵妃却已死。尽管山河依旧,然而却难忘旧情。”
  “嗯嗯。”
  “郑略不是有首诗么,玄宗回马杨妃死,云雨难忘日月新。终是圣明天子事,景阳宫井又何人。处死杨贵妃也是玄宗英明决策,不然就会步陈后主亡国后尘。在江山和美人上,他是舍美人而保江山。也是讽刺。从日后历史来看,他既当不成明君又沦为了负心汉。他又比陈后主强在了哪儿呢。”
  “也不能这么说。”
  戴凡不置可否,笑了笑,“而在《长生殿》中,杨玉环跟唐明皇的爱情已经突破了时空和生死,真正实现了爱的永恒。莎士比亚笔下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也只是同生共死而已;白居易的‘在天愿为比翼鸟’固然浪漫,但在他的笔下也只是个美好的愿望而已,最终还是个‘此恨绵绵无绝期’,留下的是无尽的遗憾。可在《长生殿》中,洪昇却让白居易的美好愿望成为了现实,‘笑骑双飞凤,潇洒到天宫’,‘桂花中一对神仙,占风流千秋万年。’长生殿就是这么个本子,唐玄宗闻铃肠断,见月伤心,对着杨玉环的雕像痛哭,派方士去海外寻找蓬莱仙山,最终感动了天孙织女,使两人在月宫中最终团圆。”
  “噢……”
  然后才启未听戴凡唱了起来:“神仙本是多情种,蓬山远,有情通。情根历劫无生死,看到底终相共。尘缘倥偬,忉利有天情更永。不比凡间梦,悲欢和哄,恩与爱总成空。跳出痴迷洞,割断相思鞚;金枷脱,玉锁松。笑骑双飞凤,潇洒到天宫。”
  他看着他,看他起身演绎迤逦画面,看他眉眼间的一颦一簇,听他口中流泻而出的翩翩唱词,想他给他说的故事,竟有些神思恍惚。毫无疑问,戴凡身上有着非凡的戏剧感染力。
  一句一句,一声一声,引人入胜。
  
  文盛走过来时,就听到了戴凡在唱戏。唱得是那出“重圆”,于是他止住了脚步,凝神望着那副身影,听得投入。他喜欢听他唱戏,从来都是。
  待到他唱罢,他才走过去,把手里的果子扔给了才启未。
  才启未伸手接住,这才发现这位爷的到来。
  “你这不是对牛弹琴么。”
  戴凡给吓了一跳,他没想到文盛会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身后。
  “懒得理你。”才启未把果子撂在桌面上,不想搭理文盛。心累。
  “说你两句你还不乐意了。不是实话啊。听得懂吗?”
  “躲开。”
  文盛靠过来,才启未嫌他碍事儿。
  戴凡有眼力见儿,他见文盛来找才启未,就准备离开,谁知才启未竟叫住了他,“小凡,你尝尝这汤熬的怎么样。”他说着,从锅里舀起一勺,盛在了碗里。
  戴凡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真真骑虎难下。
  文盛点了支烟,大喇喇在桌边坐了下来。
  戴凡最终接过了才启未的碗,吹了吹,抿了一小口。
  “好喝。”
  才启未接回碗,自己也喝了一口,“还可以再煮煮。”咖喱嘛,越浓越有味。这道汤他也是临时发挥,以前没做过。主料是鱼虾和红咖喱。
  接着,戴凡借口说接个电话闪了,剩下他跟文盛两人在厨房。
  “你怎么不给我尝尝。”文盛开腔了。
  才启未拿过已煮好腌制上备用的羊腩,拿过肉锤轻轻敲打,压根儿没搭理他的意思。
  “我发现,你挺爱生气的。”
  才启未不搭理文盛,文盛搭理才启未。这会儿他站在他身后,把果子送到了他嘴边儿,“咬。”
  才启未张嘴,咬了一口,咀嚼间,酸甜滋味蔓延在口腔里。文盛转了个面儿,他不客气地又咬了一口。一点儿没耽搁手上的活儿,才启未吃完了一整颗果子。
  “还行吧。”
  文盛将果核扔进了垃圾桶,才启未让让等他走过去洗手,却见他舔了舔沾着果汁的手指,而后抽了纸抽擦擦丢进了垃圾桶里。这一刻,才启未的心跳有点儿快。你到底有没有洁癖!
  “哑巴了啊,你做饭用嘴啊!”
  “我只是不想跟你说话。”
  “哎呦,不巧,本大爷我现在就想你陪聊。”
  “你不差陪聊,该上哪儿上哪儿去。”
  “诶我发现你生气的点特别不可理喻,土豹子。”
  “也没让你理。我就听不懂,我还就爱不懂着听。怎样?”
  “我跟人睡觉,你不高兴,你不高兴我叫你一起,你还不高兴。那怎么着行啊。要不你跟我睡。”
  才启未侧过脸看着文盛,他硬给他挤兑得说不出话来。这人怎么这样儿啊!寡廉鲜耻至此,也真是得独孤求败了他!
  “你瞪着我干嘛?”
  “我是在想……我怎么一个不留神……我就……我就认识了你!”你字他咬得很重。
  “你来北京上学啊。”
  才启未看着他,冷笑。一会儿实一会儿虚,他你耍花枪啊你!
  “你那时候戴了顶棒球帽,身上背个大双肩,手上拉着行李箱,行李箱上面还摞着个旅行包,穿了件白色的T恤,一条蓝色及膝大短裤。土爆了。”
  文盛直视着才启未的眼睛。他说得自然而然,好像那就是昨天的事一样。
  是那样吗?才启未很吃惊,他自己都忘了。
  “至今仍是。”文盛说着,捏了沙拉碗里的一片菜叶,嚼了起来。他饿了。也正是因为饿了,他才来厨房找他。却发现他入神地看着戴凡。这并没什么,是他转脸对自己那态度,啧啧,他生气呢。对,他的每个表情他都了熟于心。
  手机备忘录这时响起,才启未走过去,开了烤箱给鸡翻面儿。香气扑鼻而出,文盛一边继续捏沙拉一边问:“啥时候开饭啊。”
  “你不给我捣乱就能快点儿。”
  “得得得,天儿是聊不下去了,我走,我走。”
  “但你变了。”才启未给烤箱定时后,拿过毛巾擦手。
  “是么。”文盛开了水洗手。
  才启未把毛巾递给他,“可能也没有,也许以前我并不怎么了解你。”
  “这么说倒是合理。”文盛把毛巾扔在了洗手台上,“你以前有时间了解谁啊,不是埋头做功课就是低头打冰球,哦对了,还得忙着跟施沐晨谈恋爱。”
  随便才启未要不要发作,文盛说完,爽了,爽完,走了。
  才启未还真没发作。他感觉文盛这么时不时地拿施沐晨扎他一下儿,再扎他一下儿,他竟有点儿被他扎习惯了。他是不明白他生气个屁!什么情况啊!他就没跟他说几句话,他倒是气哼哼走了!你公主病啊你!是我生气呢好不好!你还能讲道理吗!而至于自己为什么生气,其实才启未也不懂。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