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15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15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3-28, 16:59


  有一点文盛着实没说错,小万经营的会所很安静。不仅安静,也雅致。中式装潢,格局清雅又不失厚重深沉,也不会因讲究而至浮夸。让他意外的是,他们进去,竟与正出门的小飞迎面相遇,那一刹那,小飞脸上的表情有点儿僵硬,但他很快调整了过来,同自己打招呼,对文盛反倒淡淡的,甚至都没叫他就搂着女伴儿走了。文盛嘁了一声,才启未也不好说什么。过去这帮朋友,跟施沐晨近了跟他自然就远了。也赖不着谁,都赖文盛自己。
  侍者引两人穿过回廊与大厅,往深处去了小万的私人领地。位于东南角的根据地设计为堂屋的样式,侍者从外面合上高大的雕花木门,也一并隔绝了室外的凉意。小万见他们进门就张罗两人落座,才启未看见这帮人并不自在,但输人不输阵,他尽量让自己坦荡着来。
  “真够磨蹭的。”小万坐在两主坐的偏左位置,面朝外进间,文盛被他让在了右侧,才启未跟着他坐在西侧靠里手的位置。韩坤刚好就在他正对面,两人之间隔着长方雕花的红木茶几。
  “我能过来就不错了。这天儿出来我这是拿你当生死之交啊。”文盛脱了外套,伶俐的服务小姐马上接了过去。才启未那边亦是。男侍者也在这时奉上了香茶,放在两人手边各自的茶桌上。
  “行了你们几个出去吧,婷婷在外间儿坐会儿,有事儿我喊你。”
  闲杂人等退下,和事佬儿操起两边儿摩挲的行当了,“今儿我做东啊,都是好兄弟,千万别红脸。坤儿呢,也跟我说了,溜冰失态了,文盛也给我面子,人到了。你们俩这事儿就过去了,咱们翻篇儿不提了,在座列位当个见证人。”
  “你快别假正经了。”陈子一碾灭了手里的烟,“我听得牙直疼。咱哥儿几个多少年了,谁没犯过混啊,打牌打牌,喝他妈俩钟头茶了。”
  “文哥,怎么也是我不对。”韩坤张嘴了,“纠缠你小情儿,不够揍儿了,对不住了。你,还有你兄弟。”
  他要不说话吧,倒也没什么,他这么一说,倒叫文盛有点儿挂不住了。你这不是骂人么。噢,敢情是因为戴凡我跟你翻车?噢,敢情我还是二对一揍你一个?就他妈不是这么回事儿啊!他跟他急,是因为他对才启未出言不逊,是因为丫High大了六亲不认。现在可倒好,他是有理变没理?
  “坤儿,你这么说就没劲了。这事儿跟戴凡没关系。你要喜欢他,领走。我从来不是在这种事儿上磨叽的人。我跟你急,为的什么你自己清楚。你没流儿。你溜个冰你就能拿酒瓶子扎我,给你盒儿火柴你是不是把我们全点了啊。”
  “我不领。”韩坤皮笑肉不笑,“我也领不走。你一份儿货卖俩买主儿,我又打不过人家。”
  “韩坤!”小万挂脸了。这丫挺的,嘴上说要跟文盛和好,怎么人他给约来了,他挑衅啊!这不是连他都搁进去了嘛!
  “你含沙射影大可不必。你意思不就是说我招你了嘛。”
  “启未!”文盛呵斥了他一声。这时候才启未就不应该说话。他存心拱你火儿,你怎么还往上凑呢?
  “对啊。你没招我啊?事儿不全你挑的么。”
  “你今天头脑清醒吧?”
  才启未一起身,坐他隔壁的孙仕杰给吓一跳。怎么着,不是要动手吧?
  “清醒得很。”
  “好。”才启未看着他眼睛,“你生物谁教的?化学老师啊?人是东西吗?人和东西你拎不清,你是人是东西啊。”
  “你!”
  “你连东西都不是。恃强凌弱,以大欺小,你有本事你过来,我跟你练。”
  “我这他妈是在讲理!而且你算什么!你谁啊你,我们兄弟几个说话关你什么事儿!”
  “你不是说都因我而起吗?我跟你掰扯啊。”
  文盛起身,伸手去拉才启未的胳膊,“走。别说了。”
  “文盛。你是不敢跟我讲理吗?这事儿大伙儿都瞧得清清楚楚吧。事儿是我挑的么,是谁无事生非啊。”
  “那你想怎么着啊?”文盛瞪视着韩坤。
  “把他给我,你不会调教人,我帮你。”
  “你丫还真他妈找抽是吧?”
  “诶诶诶,你们不能进!”
  屋内争执起来的当口,外面也乱了,木门被踹开,闯进来一伙儿毛汉,各个儿面目狰狞,一身腱子肉,进来就亮了家伙。身后跟着的服务员登时惊慌失措,站在外间儿的女服务生吓得腿都打颤。
  “韩坤!你这是干嘛!”小万的眉毛皱了起来,由于愤怒,眉峰耸得极高,带得他五官都有些变形。
  “小万,我不是朝你来的。他们俩今儿把事儿给我解决了,我保证不砸你这儿。”
  “韩坤,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让小万把我们都叫来,你等于把我们全搁里头了。你今儿就算遂了心意你能怎么样啊?你就把我们全得罪了!”孙仕杰也火儿了。这是跟谁耍横呢?
  韩坤笑了,“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啊。”
  “坤哥,犯不上吧。”陈子一一贯胆小,这会儿坐椅子上站不起来了。这什么阵仗啊,分分钟能码逼翻车啊!
  “你这胆小鬼,从来都是躲他们后面儿狐假虎威。瞧你那操行。”
  “你胆儿大。你胆儿大你设局堵我们!今儿咱们这面儿就算彻底掰了。来呀,我奉陪。你今儿有本事把我弄死,没本事我明儿就把你沉筒子河里!”文盛咬牙切齿。
  “不用,盛哥,他跟我走,今儿什么事儿也没发生。”
  “做梦你!”
  “他对你这么重要啊?啧啧。”
  “韩坤,你冷静冷静。”孙仕杰一贯沉着,“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儿,文盛这哥们儿人也真不错,你差点儿把命丢了,人家二话不说就出手救你,你还要怎么着啊?咱不说情儿不情儿的事儿,咱就说哥们儿义气,没谁不仗义,你不能不仗义。咱们认识不是一两天了,平时过事儿也好,不过事儿也罢,交情真不浅。”
  他们说话的当口,才启未发现小万一直给他递眼色,他俩一句话没有,比划都没一下,但小万手扶着茶桌,拇指探下边沿,才启未就知道他有想法。然后他听见小万张口道:“仗义值几个钱啊,再贵没面儿贵。欠什么不能欠情儿,丢什么不能丢面儿。坤儿,是吧?你脸面比什么都值钱,你觉得自己丢脸了。莫不如恩将仇报,杀他个干干净净。从此你的脸就捡起来了。”
  才启未瞬间懂小万的意思了。
  “你不用讥讽我。装什么大个儿。你他妈一贯就爱装逼!”
  “我跟你走,咱俩有账算账,这跟他们都没关系吧?”
  “才启未!”手被甩脱,文盛立马按住了他的肩。
  “撒手。”才启未回头瞪着文盛。
  “你他妈疯了!”
  “撒手。”
  “好。有骨气。文盛我劝你也趁早识相儿点儿,我跟他谈谈心,你也保条命,大家还不折面儿。皆大欢喜。”韩坤向才启未做了个请的手势:“来吧,咱俩走。回去慢慢儿聊。我就喜欢硬骨头,你看我怎么敲碎你每一根儿骨头。”
  文盛放开了才启未,那是因为他怒不可遏扑向了韩坤。让他没想到的是,才启未反应迅猛,一肘击在他背上,他顺势就倒在了茶几上。
  韩坤仰天长笑,“小子,我还真挺看好你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啧啧,看来文盛对你来说也挺重要啊。你肯拿你的命换他的命。啧啧,你俩走心啊?哎呦,文盛,你还会跟人走心呐?真他妈让我吃惊!”
  要不是孙仕杰死按着文盛,这红了眼的家伙真就不要命去跟一帮亡命徒拼命了。
  “我操你大爷孙仕杰!你起开!”
  “子一!”孙仕杰怒吼,“过来帮我压着他啊!你他妈傻了!”
  韩坤不理茶几处的混乱,走向了才启未,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脸:“你是有多迷人啊,我这么看是真看不出来,要不这样儿,我把文盛也捆走,你们俩干干给我瞧瞧,我理解理解你俩怎么这么深情。你瞧他呀,眼睛都红了。”
  冷静。冷静。才启未一直在劝自己。小万肯定是有辙的。交给他。交给他。
  “韩坤!我操你大爷!”
  “别他妈骂了,你牛逼给谁看啊!我分分钟让人砍死你!你再他妈骂一句我让这帮兄弟现在就把你办了!当着所有人的面儿!你这辈子别想再抬头见人!操你大爷的!”
  去你妈的吧!能怎么着啊,大不了折局子里。大不了被砍。才启未是彻底给激怒了。他左脚一后撤,右臂出手极快,韩坤指着文盛鼻子叫嚣的声音登时就被切断了。才启未双脚扎得稳当,右臂环住了韩坤的脖子,往后这么一勒,韩坤根本没想到才启未会出击,这会儿人被逮了去,想上手反击,才启未又抓住了他的左臂,被治了个结结实实。他死命踏着地板,右手狠抓才启未的右臂。
  小万早就按了茶桌下的警铃。他有请保安公司。他给才启未频频递眼色想让才启未暂时服软,拖延时间,控制事态不恶化。谁能想,文盛不冷静,他也不冷静。好在他的不冷静还算有把握。
  “韩先生。我现在扭一下就能扭断你脖子。我真不是吓你。咱俩一直也没好好儿认识过。我现在跟你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打冰球的,左边锋,是主要的进攻选手。我在球场上受过无数次伤,骨头断了又长,要多结实有多结实,医学道理你懂吧?”
  韩坤被勒得说不出话来,气儿都难出。
  “是让你朋友们现在走呢?还是我扭断你脖子以后看完热闹再走?”才启未说完,看向面前的一众人等,“哥们儿们是什么意思呢?现在走,他活着,你们还能拿酬劳。一会儿走,我把他脖子拧断,大家都摊上事儿,他也死了,非但没钱拿,咱们还都一起吃官司。”
  毛汉们面面相觑。
  “我还得如实相告,检察官是我队友,守门员。他律师同学特别多。你们出来混,难保都摊上过官司,这要是再二进宫,我觉得代价就大了点儿。”
  叮哐啷,有人扔家伙了。
  文盛这时上来就给了韩坤肚子一脚,卯足了劲儿,可他却连声音都发不出。
  没有一个人出来劝,只有小万冷冷地说了一句:“别闹出人命来。我会所还开呢。”
  陈子一跟着冷笑:“坤哥,这会儿心理阴影面积大么?我是胆儿小,谁都知道,可我不惹事儿啊。”
  “都走吧。”小万瞧着持刀不下的江湖人士,“现在走还能走,我早摁了警铃,保安队马上就到。我花了钱的,他们办事儿可得利了。你说你们也是,搁哪儿混的啊?谁带着啊?有大哥没有?现在谁还出来打打杀杀啊?有空儿赚赚钱,钱现在是亲大哥!”
  一片吵闹声中,乌合之众作鸟兽散,但也没得着好儿,跑出去的被堵在了逃跑的半路,没来及跑的都给按了。小万端起盖碗儿喝了口茶,下一刻又吐了出来:“都他妈凉了。”
  “万先生,后续怎么着?人都控制住了。”经理这会儿跑了进来,把他也给弄蒙圈了,忽然闯来一帮人,直接就给他们摁了,幸亏是没什么客人,什么路子啊,黑社会窝里闹黑社会?脑残啊!什么年代了,他们都改炒股圈地皮了,怎么还有操家伙砍人的啊?这都二十一世纪了!
  韩坤再多一会儿就没气儿了,才启未放开了他,他咕咚就摔在了地上。
  “散钱,都打点,告诉他们以后别瞎闹事儿。我向来以德服人。”
  “不报官?”
  “报你大爷!”
  韩坤蜷缩在地板上,小万端着盖碗儿走到了他身前,“起得来吗?起不来就给我爬,我一分钟也不想再看见你。你丧良心不要紧,别他妈拿我当垫背的啊!你以为我万屹是谁啊?跟我来黑社会这一套?你缺心眼儿吧?你是我带进来的,你今儿也折了我面儿,咱俩本不是一拍两散这么简单。可是我觉得你忒恶心,账都不想跟你算。现在赶紧滚蛋!”
  “让他走。”孙仕杰拦了文盛。地上这只已然是落水狗了,小万说的对,恶心,不值当跟他再一般见识。
  但韩坤还真走不了。腿软。最后是小万叫人把他扔出去的。
  “走吧走吧,换个地儿待,这都乱成什么操行了。晦气!”
  “不了,不再打扰。今天给你添麻烦了。”才启未看向小万。
  “你这话说的就是连我们都瞧不起了。他那个操行归他那个操行,可能在你看来我们也好不到哪儿去。但兄弟,换个地儿,咱坐下来,我跟你喝一杯。今儿我谢谢你,你要没拦住文盛,大家都得挨砍。仗义。我万屹敬你。”
  “你言重了。”
  “我还佩服你冷静。佩服你好身手。真他妈稳!交个朋友。”
  看着万屹伸出手,才启未出于礼貌握住了,“太客气了。他也说了,都是我自己惹得事儿,是我对不起各位。”
  “他他妈就是傻逼!”小万用力握了握才启未的手,“我是诚心诚意跟你搭个朋友,你问问他们,问文盛,我早懒得跟人交朋友了。”
  陈子一猛点头。
  “我不管你跟文盛是什么关系,你跟他睡觉也行,你跟他是哥们儿也罢,你就是你,我跟你交朋友,跟他都没关系。跟他睡觉的多了,跟他称兄道弟的也不少,但那就是文盛的那些关系,跟我没关系。你,不一样。我认你了。”
  “万哥……你江湖气都上来了……”陈子一笑。
  “别他妈跟我扯江湖。现在就没他妈江湖,就他妈只有钱!你要想知道江湖,上我们家跟老爷子聊去。佛堂多你这根儿香不多。”
  “哎呦哎呦,万哥万哥,让万爷好生睡着吧,我谁啊我,我哪敢造次。”
  “我插一句嘴,”孙仕杰点了支烟,“你们守门员真是检察官啊?”
  “嗯。大连人检的。”
  噗。不仅陈子一,孙仕杰都乐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