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16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16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4-07, 16:59

  靳少君听见手机响时正歪在床上看卫星电视,是才启未发来的微信。一个表情符号:HI~
  他动动手指回:你还没睡?
  靳少君正在斯里兰卡,他这儿都夜里十二点半了,他那儿得三点了。
  小小才:没啊。
  靳少君回:失眠了?
  小小才:也不是。才进门。你怎么还没睡?
  靳少君回:我在斯里兰卡,才过十二点。
  小小才:喔喔。度假?
  靳少君想了想回:哪有那么好命,出差途经。
  他是来斯里兰卡采购一批猫眼,但这不能跟才启未说,才启未以为他做时装,斯里拉卡跟时装没半毛钱关系。这个对时尚毫无概念的男人听他说自己从事时尚行业,自动就脑补去了时装。可能大多数人也是这么觉得吧?当然他这么理解也不算错,他也着实投了钱做潮牌。
  才启未倒也没深究:够辛苦。不过想想满世界飞也未尝不是好体验。
  靳少君调低电视音量,拨了语音电话过去,打字麻烦。他先就网站的事感谢了一下才启未。这感谢是真心的。其实他也没想到才启未会热心帮他。他总让他意外。Jin的非订制系列已经有了稳定的客户群,文盛一而再再而三地让他打开更广的销售渠道,那现在互联网是主流,虽然早就有个站,但这么个手机时代,App已经是大趋势。才启未却不这么认为,他建议他优化网站并与大平台合作。他提出并非所有商品都适合App营销,打个比方,你是个卖布的,有多少人会下载你的App跟你买布?你自己想想都不靠谱。服装亦是。个站和集成平台是高档与低档的两端走向。卖是一定的,互联网也是载体,但卖和互联网并不一定非要产生关联。靳少君想了想他说的确有道理。谁会下载个App买珠宝?还不是集成App。又有多少人是Jin的受众?这样的少数人也不会下载你App买珠宝,他们更热衷去门店。你把大把的钱砸进去,用才启未的话说,就跟在荒郊野岭笼个火盆烧钱一样。他还提出了个令他耳目一新的观点:资源闲置。这是个资源过剩的时代,人们不停买买买,买似乎只是一种占有,你并不会去享受它太久。他说打个比方,我历任女朋友都爱买衣服,真是分分钟换啊换,可对着一柜子衣服,她们还是觉得缺那么一件,并且永远都会说,唉当初我怎么会把它买回家,那些衣服闲置在衣柜里,有些甚至吊牌都没拆,衣橱越塞越爆。还有首饰。参加个这那场合,缺衣服不说还缺首饰,那么接着买买买,可能那些东西真正佩戴就那么一次,却要付出高昂的费用。这些闲置资源就只能闲置吗?是不是可以考虑给它们一个平台,将它们流通。谁让它流通起来,谁打通这些闲置资源的壁垒,谁就能捞金。你做时尚这行,你可以考虑考虑。那他问倘若人们都去租礼服租配饰,那么设计师和我们这些公司去干嘛?才启未说你傻啊,先得有才能租,这样搞不好还能给很多新锐设计师以空间。不是非要量化才能挣钱,尤其你说到礼服和首饰,它不日常,但你恰恰更改的是这一属性,你让不日常的日常化了,你让一样只有一件的衣服,一样只有一件的首饰去流通,就是反复将它们的价值流通,你当然比把它卖给某个人挣钱!这都什么年代了,不能再干数人头挣钱的买卖了。当然这一块也要分为两部分来看,一是高端的这些礼服珠宝,除了那些就怕撞衫的明星外,受众也还是幅员辽阔的,太太们,小姐们,简而言之需要出席各种场面的女人,都可以涵盖,它是少数资源重复利用这么一个概念。那另一部分是老百姓,她们上班就得穿衣服,衣服还最好不重样,她们的需求不比太太小姐们低,这个呢就是闲置资源的再生利用这么个概念。嘿,真真说得他茅塞顿开。后来才启未给他介绍了几家从事品牌互联网形象的公司,还有一些时尚类的集成平台供他参考,他是确实把他的闲聊当事儿办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在互联网方面广阔的人脉,据他所知,才启未是做广告的。这不免让他好奇。他侧面了解了一下,却也没个所以然。实际上也不只是他纳闷,行业内的人还不得其解呢。眼看马上平步青云风生水起,他却一转身就走了。靠着互联网背景,他做广告业做的倒也挺顺当,可由甲方换乙方,图个什么呢?
  “你说实话,你真是做广告方面的?”
  靳少君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浅浅啜了一口,又挪了挪靠垫让自己躺得更舒适些。也是奇怪,随着跟才启未接触的深入,最开始的动机他都有点儿忘了,经常一恍惚觉得他就是结交了个新朋友。他会好奇他,会想要了解他,不知不觉竟开始对他抱有善意。他还真想过这是为什么。然后他发现,是因为才启未对他抱有善意,他真诚、温和,倾诉和聆听都很得体,这得体又不是伪善。挺说不上来的。
  “我骗你这个干嘛。”
  “也不见得就是为了干嘛才骗人啊。咱俩隔着网线,可能一辈子都见不着面,说瞎话又有谁知道。”
  “这样反而才会说真话。因为安全。说了就说了,说了你也不知道你在对谁说。难道我思维方式有问题?”
  “大有问题。你刚刚在现实生活内帮助了我。我也知道你姓谁名谁,生活在哪里,甚至会细节到你的日常,上班打球养多肉。喔喔喔,还有你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好像还真是。”
  靳少君听到电话那端的才启未笑了。
  “我以后要注意。好在你这个人比较靠谱。至少是个体面人。”
  “不好说。不是有句老话么,知人知面不知心。”
  “正正好啊,我对你是不知人不知面,倒还挺知心。”
  “知心人哈。”靳少君也笑了。
  “我感觉,我也是时候了解了解知心人了。”
  靳少君心里一紧,言语上却很淡定:“你想知道什么?姓谁名谁?”
  “不不不,在知心人这个层面,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
  “聊聊你呗。你很少说你自己。老是在听我说破事儿。”
  “你想知道我的什么?”
  “你的生活。工作之外,肉肉之外。”
  “哦……你要来八卦。”
  “是有点儿八卦……”
  “那就满足一下你?”
  “啪啪鼓掌。”
  “那你快去找个靠垫抱着,我得说上一夜。”
  “可别,吓人。我这五大三粗的,抱哪门子靠垫啊……”
  “我就抱着呢。你不抱我就不和你聊了。”
  “我床上没这些个,我抱被子行么?”
  “嘁。等我回头寄一个给你。”
  “那现在就凑合吧。我把被子抱好了。”
  “其实也没什么可八卦的……你这么正经问吧,我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逗我?”
  “我想想,组织组织语言。”
  “组织。我手机插着充电器呢。绝无后顾之忧。”
  “我有一个交往了十一年的男朋友。”
  “真的?”
  “假的你就不听了?”
  “你欠不欠。”
  “你才欠,什么叫真的。”
  “我是吃惊。感觉你不像是……怎么说呢……男人和男人不可能长久,不是你说的吗。”
  “我是说可能长久吗。还是实际点儿来的着调。”
  “这不是一个意思嘛。”
  “No。一男一女就能长久吗?也未可见得。反正我爸妈在一起没几年就离婚了。”
  “这……”
  “我们一起十一年,到现在也是聚少离多。有时候大半年都见不着。我忙,他也忙。我忙事业,他忙花心。”
  “啊?”
  “不对,不能说花心。他那人就没心。”
  “……这是一什么人啊?”
  “你应该问我是一什么人,怎么能跟个渣男混这么久。”
  “你别这么说啊……你挺好的……”
  “咱俩第一次聊天儿,我跟你说包子配狗天长地久,把你给气坏了。你别生气,我不是骂你,我也是包子。”
  “……”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