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17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17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4-12, 16:57

 
  才启未把戴凡的行李扔进后备箱,开车门上车。才启未上去戴凡也坐上了副驾驶。他把安全带系上,才启未倒车,那一猛子,说明这男人正在气头上。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当一个男人正在气头上,你最好闭嘴不说话。所以戴凡默不作声,看也不敢看才启未一眼。
  戴凡不吭声,才启未气着气着倒把他给想起来了,也是冤,他没招谁没惹谁,受谭琳一身气。
  “你别往心里去,谭琳不是朝着你。她是朝着我来的,让你跟着挨脸色了。”
  戴凡一愣。哈?他瞪大了眼睛。他在跟他道歉吗?
  “没……没事的……也是我不好,这么唐突地跑去。你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微信,问你怎么了你也不说……那我……我就……演出一结束我就来了。我不记得你家具体在哪儿……所以……”
  “把你手机给我。”
  “手机?”
  “对。”
  戴凡不明所以。
  “我把文盛删了,没他号码。”
  戴凡更糊涂了。
  “是他叫你来的吧。或者你直接打给他,告诉他让他滚蛋!”
  “是我自己要来的,跟他没关系。”
  “跟他没关系你找我干嘛?”
  才启未说完,好半天没听见戴凡的动静。放慢车速往他那边一看,好么……那大大的眼眶里水汪汪的……
  嘿!他把他招哭了!
  啧!才启未说你哭什么啊,你别哭啊,戴凡的眼泪噼里啪啦就从眼眶里掉出来了。没辙,才启未并线,把车开去了海滩。戴凡都哭成那样儿了,他不可能无动于衷啊。
  戴凡好生哭了会儿,越哭越伤心,越伤心越哭。才启未的纸巾递了一张又一张。他哭得他扛不住啊。他最拿人家哭没辙了。天生不懂怎么安慰。而且他根本闹不懂戴凡为啥哭。他也没说什么啊……
  戴凡哭得气息不匀,小嫩脸儿都抖动着,那模样儿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再从那颤抖的小嘴里吐出断断续续的呓语,别说才启未,是个有人性的都架不住。
  “我……我来找你……是我……是我在乎你……你……你忽然就不理我……我……我难过极了……我……我不知道我哪里……哪里做错了……惹得你……惹得你不想搭理我……我……”
  “快先别哭了,眼睛都红了。”才启未忙不迭捧着他的小脸儿给他擦眼泪。
  “你到底……你到底为什么啊……根本不是他让我……来的……跟他没关系……没关系……”
  “戴凡你别哭。你听我说。我知道文盛老让你干那些……那些……”才启未措辞不上来,说下做吧,就连戴凡也侮辱了,最后只能以不着调仨字儿概括,“不着调的。但我不是他那些朋友。我跟你干了那事儿我……我挺惭愧的。这属于我欺负你了……我……我特内疚。”
  “……你别这么说……我愿意的……”
  “这不是你愿意。这是文盛让你这么做。我知道。他跟我说了。他说他让你……”
  “你是因为这个才不理我了吗?”戴凡吸了吸鼻子。
  这下换才启未接不上话了。
  “因为这个你把他拉黑了?”
  “也不仅仅是因为……这里面也有好多事儿。我跟文盛本来就不是一路人。我们交恶是迟早的事儿。”
  “他是让我跟你上床来着。”戴凡一边擦眼泪一边说,“但我跟你上床不是因为他让我这么干,是我想。我喜欢你。你对我好,是真的好,已经很久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了。我真的喜欢你。你可温柔了。我是答应过你绝对不把这件事告诉他,可他看见了……”他一边说,眼泪一边往下掉:“他看见了,他还故意问我……”
  “别说了。是我不好。”
  才启未看不得戴凡这么煎熬的模样。太让人心疼了。
  “他还问我你是怎么干的,不说就折磨我,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戴凡泪眼汪汪地看着才启未,抽鼻子抽得呼吸都不顺畅。
  也是奇怪。才启未想。柳未然也曾这样看着他,他明知道她是暗示他想要他吻她,可他就能装不知道。这会儿对着戴凡……他卯足劲也没装起来。
  贴上那双凉凉的唇,才启未觉得像是条件反射。戴凡那么看着他,他就只能这么做。没有为什么。
  唇与唇相贴,发乎于情却只能止于非礼。戴凡圈住了他,轻启双唇,濡湿的舌尖舔上他的唇瓣,才启未不禁战栗了一下。这一吻就有了开始望不见结束。才启未头一次发现,原来一个吻也能引发体内的欲念。要不是动作幅度过大,腿碰上了中央扶手,他觉得自己很可能把戴凡扑倒。
  “没关系的……如果你想要……”戴凡贴着才启未的耳根说。
  “那成什么了……”才启未搂着怀里纤细的男孩,发觉自己心跳得还挺快。要命。
  “总之你别生我气了,好吗?”
  他还哪儿舍得对他生气啊。他拍着戴凡的背,轻抚他的脖颈,“我不生气。你别再哭了就好。”
  “嗯……”
  这时才启未的手机响了,他放开戴凡,拿过手机。电话是公司打来的,他简单说了两句就挂了。
  “我有点儿事儿要办,这样,我先送你去我一个朋友的咖啡厅坐会儿。我完事儿过去接你。”
  戴凡点点头,大眼睛会说话似的,长睫毛扑灵扑灵上下。
  “那你系好安全带。”
  “我是不是把脸哭花了?”
  “没有。”
  “我要拿化妆包,镜子在里面。”
  “行李箱里?”
  “嗯。”
  “好拿吗?我去拿,外面儿冷。”
  “好拿,一打开就能看见。密码锁的密码是0229,我生日。”
  “2月29?那不是闰年才有?四年过一回生日?”
  “嗯。认识我的人都说省钱了。”
  才启未笑了。
  给戴凡拿了化妆包,才启未起步上路。戴凡在一旁照镜子,照得认真的模样引他侧目。他今天穿得像往常一样素净,只是平时他多穿中国风那类的,今天是常服,也像时下年轻人那样,牛仔裤厚外套,围巾扎得松散,有几分慵懒的感觉。那只化妆包是中式的,小巧雅致,却很能装,一大堆的瓶瓶罐罐。不知怎地才启未忽然想起了戴凡那天发的照片,那个半面妆。一面是女人都赶不上的妖娆妩媚,一面是半赤裸展示身为男性的性感。那裤腰低的……
  
  才启未把戴凡送去了豆豆那儿,豆豆在Cosplay俱乐部工作,说是俱乐部,也是咖啡厅,占了两层楼,二楼俱乐部活动用,也只有周末才用,一楼就是动漫主题咖啡厅兼书吧。豆豆在哪儿做咖啡师。别看年纪轻轻,手艺很了得,还会在培训班授课呢。
  豆豆听说才启未要带个朋友来就挺吃惊,本来嘛,自己这儿来的都是年轻人,偶尔有年纪大的,喜欢动漫都不好意思进——花里胡哨张扬个性不说,服务员全是清一色的光大腿“女仆”。这会儿见着才启未带来的朋友更吃惊——我勒个去,这么年轻不说,猛一看还以为是个大美女!
  戴凡也没想到才启未会把他领来一间动漫咖啡屋,一下车他眼睛就亮了。他可喜欢这些个了。家里堆着无数手办、DVD、毛绒布偶……靳少君头一次去他家整给吓了一跳。
  才启未简单给他俩介绍了一下就匆匆出来了,直奔公司而去。中饭都没顾上吃,就投入到急需处理的事儿里,都是破事儿。忙中必然出乱,旺季就是一团乱。下午还有个会等着他,开会前他给戴凡发了条微信,跟他说要是觉得无聊就随便去逛逛,他忙完给他打电话。戴凡回的特快:可有聊了!!我巨喜欢这儿!!豆豆人真好!!六个感叹号给才启未惊着了。他去前没多想,一是觉着咖啡厅能坐着消磨时间,二是觉着豆豆跟戴凡年纪相近,谁能知道他好这口儿啊。瞧不出来啊!看着多正常一男孩啊……在才启未的印象里,能在豆豆店里瞧见的都是新新人类。非主流。小伙儿能扛着大刀,姑娘能拖着狐狸尾巴……
  散了会才启未又被杨树林逮着了,电话打了得半个来钟头,挂断才是个开始,PPT走起。等把这事儿也铲了,才启未一看表,差一刻七点。嘿,都不知道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把电话给戴凡打过去,那边儿没人接。打豆豆手机,也没人接。啥情况?
  收拾好东西才启未去地库取车,开出来上了大路还挺堵。停停走走,走走停停,拢共没多远的路他开了半个来钟头,说句丧气的,走着也差不多这速度。这会儿车也不好停了,才启未沿街找车位,倒是瞧见了小潘的丰田锐志。呀呵,他来了?一想也是,这又周末了,他跟豆豆每个周末都合体。
  就是没车位。才启未溜车等了会儿,可算有辆雅阁挪了出来,地儿本来就不宽绰,他倒了好几把才进去,车大啊。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