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17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17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4-13, 17:04


  一进店才启未就看见了小潘,他窝在沙发里低头摆弄着手机,才启未凑过去一看,哎妈,看他那一脸严肃还以为在弄工作上的事儿,哪儿啊,消消乐……亏他能这么专注!
  “你还行不行啦。”才启未落座,小女仆笑眯眯地过来了,“美式咖啡。大杯。”
  “我行不行。我坐了俩钟头了,我又不看漫画。”小潘把游戏关了,顺手将手机扔在了桌上。
  才启未看向吧台,里面是个女咖啡师,“豆豆呢?”
  小潘伸手指了指天花板,“楼上。”
  “这是下班儿了是没下?”
  “三点下的。”
  才启未看着他,等他一口气说完。
  “我五点来的,那会儿他就在楼上折腾了,跟你带来那小美人儿一起。”
  才启未还看着他。
  “别想歪了。一起折腾那堆戏服。就他们那Cosplay。连带着描眉画眼儿那一套。我来时候他俩还有俩姑娘,等他这会儿又上去了四个。”
  “咱得吃饭吧?”才启未看瞄了眼手机,“都这点儿了。”
  “我随时啊,要不你叫他俩去?”
  “你怎么不去啊。”
  “我叫不动啊。”
  “你这是怄气呐?”
  “怄气。”
  “哎呦你多大一人了,自己待会儿能死?”
  “我这不是喘着气儿呢么。”
  “气儿是喘着,就是不能自理呗。”
  “我这是求哄。没人哄不开心。”
  才启未乐了,“你快算了吧你。你哄哄豆豆还差不多。”
  “诶,这你就不懂了吧。俩人儿得互相哄。”
  “你快打住,快打住。我瞧不得你这么……”
  “我怎么了?”
  “严肃点儿。你个大老爷们儿,你撒个哪门子娇。不硌应啊。”
  “嘿!大老爷们儿就不许撒娇啦?铁汉还柔情呢。话说,老没见着文盛了。他怎么一直没过来啊。老曹还等他踢球儿呢。”
  “忙。”
  才启未能说什么呢。小潘这属于哪壶不开提哪壶。当然这也不赖他,话赶话嘛。他这圈队友文盛全熟。人家问问他也正常。唉,这不知不觉,也是往一起掺和半年多了。啧啧。忙吧。一个忙能解释一切。不说忙说什么,说我俩绝交了?这么幼稚的话才启未可说不出口。对,他也知道动不动就绝交幼稚。他不是不知道。才启未也想不明白到底咋回事儿。他跟别人不这样儿。几岁啊,动辄就绝交。但对象是文盛,他就觉得绝交和文盛可配了。那广告怎么说的来着?下雨天和巧克力最配喔。幼稚如文盛,他就爱跟他绝交。其实也不是他要绝交……不对,是要绝交来着,可他跟他那个了……那个混蛋王八蛋,硬是把他……其实,才启未挺不愿意承认,虽然他俩做了吧,他也没生气,兴许是气大发了过劲儿了,这个先不管,他要是真为这个跟他翻脸,完事儿一准儿就走了。是那个混蛋王八蛋……不会聊天儿!先拿他跟他那些莺莺燕燕的比,然后又提施沐晨……才启未的脑袋开锅了。这些他就从来没想清楚过。反正现况是,他把文盛骂了,一摔门走了,文盛倒不理他了。明明他不得理,现在换自己没理了。就说他是个宇宙黑洞,被吸进去愣是出不来了。他还压根儿不知道自己啥时候掉洞里的!现在他就知道晚了,却不知道啥时候算早。也许打一开始,他就不该见他!他就没带来一件好事儿!可这么说似乎也不恰当。内心深处,他无法否认,和他在一起的日子,还是挺快乐的。虽然那个混蛋王八蛋一点儿都不招人待见吧。一定要追溯这乱七八糟的源头,他想,那他该别去北京念书,那可能现在就真是截然不同的人生了。只是那样的话,他会觉得可惜。虽然并没能跟施沐晨有个好的结局,但那开始始终是令人怦然心动的。还有文盛那个不可一世的坏小子,他们也曾有过同一段神采飞扬的青春时光。唉,那时候多好啊,安静的图书馆里斜阳透过高大的玻璃窗洒进来,照耀在他们身上,说过的话早已忘了,可那时的认真从不曾遗忘。
  “诶诶诶诶!回魂儿!”小潘拍了一巴掌,“你咖啡都来了!”
  “啊……”
  “你最近也够忙的啊,老跟上了发条似的。打完球儿就不见人影儿。瞧瞧,说着话都走神儿。”
  “咳……是忙得累。那也没辙。总得干点儿事儿。”
  “何必那么拼啊。美好人生还是多遂自己的意吧。”
  “你还年轻,到我这个岁数你就知道了。哪儿是你想拼,是有人拿枪在后面儿顶着你走。”
  “你快歇菜,我才比你小几岁啊。还是你不放松。”
  这话月落乌啼也说过,才比你小几岁。呵呵。过了三张半岁都是压力啊。想到月落乌啼,才启未还是很佩服的。年纪轻轻,干练成熟,事业有成。比自己强。强多了。就是谈了个不着调的男朋友。倒也傻得可爱。花心。又长情。但这么个渣渣也比文盛强。那混蛋就没心。没心没肺。缺心少肺。
  “聊天儿聊天儿。快我八卦一下儿,你带那小美人谁啊?哪儿认识的啊?你战斗力可以啊!一旦露出真面目,你这是火力全开啦?”
  “什么呀。”才启未拿过咖啡杯,浅浅抿了一口。他不渴,饭前也不习惯喝咖啡,主要是不点单坐这儿觉得不合适。
  “你说什么呀。还装!左一个文盛,右一个小美人。”
  “越说越没边儿。我上去叫他俩。”
  “哎呦你害臊啊?”
  才启未给他比了根中指。
  “我操我手指头不比你短!不服来战啊!”
  “回来比,谁短谁请吃饭。你可以先练练拔苗助长。”
  
  挪开“非请莫入”的牌子,才启未上了二楼。一上去吓他一跳。好么,还以为穿越了。一水儿古装大美女。还是玄幻修真那一派。这都啥兵器啊?
  “才哥哥~”
  才启未凝神看过去,不知道哪个叫他。这时就看一个正专注地给另一个姑娘上妆的姑娘停下手上的活计朝他招手。
  好么!才启未给看傻了。这是戴凡?你打死他他也瞧不出来啊!他化的不是戏装,就是……就是姑娘的那种妆容,古代姑娘,纯姑娘……穿了身儿水蓝色搭配白色也不知道叫啥衣服的衣服,不是电视上武侠片儿那种古装,瞅着有点儿现代又挺古代,要不说玄幻呢,这衣服也够复杂,里三层外三层的,横是穿上也够费劲的。头发显然是假发套,淡蓝色的,满插发簪朱玉的,假归假吧,套他脑袋上你却不觉得假。整体这么一看,就像那么回事儿……不是等会儿。那C罩杯的胸是打哪儿来的?
  等戴凡都扭到他身前了,他还纠结于那“波涛汹涌”呢。以至于他一靠过来,他想都没想就摸上了那C罩杯。
  原本在收拾道具的豆豆恰巧瞧见了这一幕,捂脸姿势极其标准。
  你讨厌。
  戴凡的声音要多甜有多甜,骂得才启未都酥了。
  假的。摸完他就清醒了。姑娘的胸不是这手感。也是怪了,姑娘的胸他从来不惦记,这会儿怎么明知戴凡这胸不可能是真的却忍不住伸手摸呢?
  “别动别动,我帮你们拍一张。”豆豆也是个好事之徒,举着手机按按按。
  “你个死小孩儿。”才启未笑得尴尬,“你俩什么时候完事儿?吃不吃饭了。”
  “啊,我是不是耽误太久了……”
  戴凡眨巴着眼睛看才启未,一脸我错了的神情,反倒叫才启未于心不忍了。
  “没没没……我就是随便问问。”
  “最多一小时吧。”豆豆伸了个懒腰。
  “行。那你们玩儿。”
  才启未无功而返,小潘斜眼看他:“还一个钟头?九点吃啥啊?”
  “饿吗?给你叫客蛋糕先垫垫?”
  “饿倒也没多饿,你看这一个钟头咱俩干点儿嘛?”
  “你玩儿跳棋么……”
  才启未解桌子底下拿出了跳棋,小潘翻着白眼儿看他,嘴上说着你丫也够无聊,接过来却玩儿得不亦乐乎。

  戴凡跟豆豆下来已经是九点多了,咖啡厅里加上才启未和小潘一共三桌客人。豆豆过去坐在小潘坐的沙发的扶手上,一看那棋局就崩溃了:“你咋这么笨呢?起开起开,我来。”
  “你来个屁!你要把我饿死啊!”他说着伸手环住了豆豆的腰。
  豆豆拿着黄色的玻璃球,跳了一步两步三步四步,“吃吃吃。”
  “吃什么啊。”
  “火锅。”才启未跳完,豆豆拿起另一颗玻璃球接着跳,“24小时营业。”
  “别他妈玩儿啦!”
  “走啊?”才启未起身。
  “不下完了?”豆豆撅嘴。
  “别下了,小潘肯定输。”
  “也未可见得。”
  “还未可见得。你走这儿这儿这儿这儿。我跳这儿这儿这儿。你再走……”才启未指着棋盘比划,“你最好成绩也就是晚我三步了。”
  豆豆叹了口气,心服口服。可不就是么。
  “我去拿包儿。”
  四人出来豆豆踩着滑板,这属于他上下班通勤工具。戴凡瞧着有趣,豆豆就让他试试看。可他哪儿站得住啊,才启未就帮扶着。小潘车停的近,豆豆和小潘上了车,才启未扶着戴凡往前走。
  滑板不稳,戴凡就难免左右摇摆,有时一个突如其来的失去平衡,还真吓得他小心脏突突跳。这小惊慌的模样逗得才启未忍不住笑。毫无疑问,戴凡可爱极了。也是奇怪,他想,你说戴凡给文盛包养,又经历过那么些事儿,可怎么身上没有半点烟火味儿呢?单纯得不可思议。一个滑板也能叫他如此开心。
  小潘开车从他们身边路过,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亲上啦?哎呦我操你个才启未唉,真他妈够花的!你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也不对,你瞧他原先那四五六七八个女朋友,他一直就花!不是个好东西!小潘这会儿有点儿替文盛鸣不平。文盛多好呀,你就背着人家搞这个!哼!
  也是小潘高看才启未了。你借他俩胆儿他也不敢当街亲男的。是戴凡圈着他脖颈,他扶着戴凡。到车那儿才启未把滑板扔在了后座底下,戴凡上车,笑盈盈地看着他,上午来时候的郁闷委屈一扫而光,就剩下开心了。他越看才启未越喜欢。甚至他会想,如果他是才启未的小BF那该有多好。当然这也不过是自欺欺人地想一想。他都有点儿佩服自己敢想了。他来找才启未文盛半点儿不知情,他也不敢让文盛知道。那还了得?上回还是他的意思让他去陪才启未睡觉呢,那事后他都恨不能掐死他……嫉恨。赤裸裸的嫉恨。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