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18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18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4-15, 16:59


  才启未取了行李从机场出来,走向出租车等候处,排队的人不多。他开了手机,通知栏哗啦啦响个不停。把没用的推送一一关掉,他点进了微信。戴凡给他发了消息问他落地了没有。他回了一个都上出租车了,出租车果然就排到了他。
  微妙。
  他稍稍放下车窗,看向窗外的夜色想。
  他和戴凡,很微妙。
  真就是那种说不出道不出的……
  本来呢,他跟戴凡有了那档子事儿就特别特别无法言说。明知不该,也明明可以拒绝,但他没有。然后又因为知道戴凡之所以如此是受文盛指使,他就怒了。这个愤怒既是因为文盛算计他,也是戴凡欺骗他。再后来,他就不理他了,他自认倒霉还不行吗?结果可见——不行。戴凡跑来了,说文盛逼迫他一头扎进他怀里哭,边哭边说喜欢他。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了,竟忍不住吻住了他。这一吻不要紧,一吻小戴凡竟说他想要他就给。这成什么了啊!他怎么可能这样寡廉鲜耻。再说了戴凡是谁啊,是文盛包养的……小三儿?反正无论是什么,都不是他该染指的。不对,就不是该不该染指的事儿。是他为啥陷入了这么个怪圈啊!陪柳未然聊两句QQ他都累,怎么能一脚踏进这混乱逆天离经叛道的大戏里出不来!
  然而……
  让才启未崩溃的还不是这。
  是……
  戴凡是周五来的,他来的让他措手不及,他把他扔豆豆店里是他手上一堆事儿得办。办完事儿,接了戴凡,两人坐在吧桌两端没主题地聊到大半夜,然后他把文盛一直占用的房间收拾了,让戴凡休息。第二天他去打球,戴凡黏着他一起跟去了,向东追着他说谭琳没别的意思就是心情不好他躲都来不及,把戴凡塞进车里他俩就跑了,时间不算晚,他就载戴凡去玩儿,俩人过的还挺开心,然后戴凡又睡在了他家,文盛那张床上。周日他起来做姜饼,戴凡一直陪他在厨房,玩儿的可开心了,一会儿要来压模子,一会儿吵着要裱花,才启未一瞬间都有种错觉,似乎他某个女朋友在他身边……他晚上的飞机飞北京,戴凡说那我要不要去住酒店,他赶忙说别啊别啊,我就去一天,你住着,我录入你指纹就行,你跟豆豆也熟了,可以去找他玩儿。多奇怪,戴凡没有走的意思,他也没有让他走的意思。然后他就飞北京了,是跟乐购合作众筹的事,见面、磋商细则、签合同等等一系列。晚上回酒店,戴凡打电话给他,说豆豆带他去看他们跑酷了,巴拉巴拉说得热火朝天,他累都要累死了,却喜欢听他说,听得还挺放松。再然后,就是今天,现在了。
  这些也都不是主要的。
  人无法对自己撒谎。
  戴凡在他这儿住了好几天,他俩相处的挺愉快,可这不是全部。虽说这已然非常不合理了吧,但更污的是……他忍不住总会想……戴凡会不会跟他上床。这个把他煎熬得够呛。
  就是这么矛盾。他一方面害怕会有污里吧涂的事儿发生,一边又因为什么都没发生而坐立不安。他可想把自己从这摊匪夷所思的事儿里提溜出来了,但就是提溜不出来。
  那么,他到底想不想跟戴凡那个啥呢。他肯定想啊,他不想他煎熬个屁!只能说他有答案却无法认可这答案。多卑鄙呀,他想。多荒唐啊,他想。可自制力这种东西只能用来约束身体,约束不住精神。也就足可见他被自己的精神怎样地折磨着。他想,但他不能。尤其戴凡一点儿那种意思都没有,人家一口一个哥哥叫他,纯真得不行。除了求他别生他气的时候向他示好过,但那不也就是为了求得他原谅吗?越是这样,他越愧疚,越愧疚越煎熬。
  也是奇了怪了,这欲望。就像摔碎了花盆,根扎在了地里,你再把它挖起来,它硬不服盆了……
  以前才启未还真想不到有天他会被欲望这个东西煎熬。他压根儿不是这样的人啊!在这件事上他向来跟姑娘们相敬如宾。差不多该做做,不做也没啥,做时候挺爽,不爽也没什么不行。本来不是那样的吗?可为啥现在会这样儿呢?
  然后他好死不死的想到了文盛,如果可能,他一定要倒带重来,把那晚上全抹了。抹得一干二净。跟戴凡那个了还不是最要命的,跟文盛那样儿才是。因为文盛差点儿要了他的命。是真差点儿要了他的命。
  混蛋王八蛋。才启未现在一想到文盛就来气。混蛋王八蛋!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再让我见着你!
  你他妈从来都知道我是混蛋。也没碍着你跟我往一块儿凑。
  想起文盛这句话,才启未一拳打在了座椅上。
  气死他了。
  这生气正是因为无法反驳。
  
  戴凡把洗完的衣服一件件挂起来,伸手拿过了手机。才启未说上了出租车了。他赶忙整理了一下衣服,撕下面膜,钻进卫生间按摩小脸儿刷唇油。瞧着镜中映出的美丽脸孔,他对镜笑了笑,不满意,再换一种笑脸。他可以变换出各种各样的笑脸,但他不知道才启未会最喜欢哪一种。
  对,他是小心翼翼的。
  戴凡心里很清楚,以他和才启未的相识来说,如果恒定值是0为基础,那他拿到的一定是负分。他被文盛包养,他被靳少君推出去辗转于男人间,他所有的不堪从打一开始就暴露无遗。然,这也并不见得就是坏事。至少它有一点好:再坏也到头儿了。分数一减到底不要紧,退不下去那就剩进了呀。
  对,进。进得还要快。拿下才启未必须得短平快。为啥?因为他妈文盛在后面呢啊!他都拉好绳子就差把才启未捆上了!哪还容得他慢慢儿来啊?可这个快也得讲究策略。欲速则不达。他势必没靳少君的精明,但跟他相与了这几年,他至少不缺心眼儿了。他哪可能感觉不到才启未对他的欲念?他知道,就因为他知道,他反而不主动。他主动就掉价儿了。他不能掉价儿。既然才启未知道他随便,他就要不随便,越不随便,价码越高呀,要让他刮目相看呀!也只有才启未主动自己被动,他才能占上风嘛。男人喜欢主动出击而不是被俘获。你俘获他是设计他,他没本事。相反,你让他去追,追上他觉得自己有能耐。就是这么简单。想当初他就是太容易被文盛搞到手了,太容易把自己给出去了,以至于你越是顺着他越是讨好他,他越轻看你。今时今日,戴凡看通透了,自己于文盛早没了新鲜感,他还没腻烦他就是了,可你也不能保证他永远不腻烦,而且很可能立时三刻他就烦了,他现在不仅有靳少君,他还追着才启未,那自己还算个什么呢?再好看的娃娃也有玩儿腻了那天嘛。毫无疑问,戴凡扪心自问也不怕,他挺喜欢才启未的。为啥不喜欢?才启未善良、温柔、体贴、强壮,他是不干不脆啊,但他不干不脆正是他的机会。他干脆他还轻易睡不了他呢。而除了这喜欢,才启未对他来说还有更现实的意义,那即是——文盛喜欢。换而言之,抓住才启未,他就抓住了文盛。文盛就没法轻易甩开他。对,他对他谈不上喜欢了,可他也不讨厌呀,英俊潇洒又多金的男人你去问问谁讨厌?一是不讨厌,二是不甘心,在付出这个层面上,他把他能给的全都给了文盛,反过来文盛呢?他给的再多也无非是他的九牛一毛,他对他来说就是个可有可无的玩意儿!这事儿这些日子戴凡盘算得可清楚了,有靳少君在一天,他就一天被他辖制,他就得低眉顺眼对着他,他也该找点儿新筹码了。也可说找个退路。对,退路。就算最坏,有天文盛真和才启未掰了,那也没啥,指定不会是眼么前的事儿,瞧文盛那德行吧,都快为才启未失心疯了,他俩一时半会儿想掰了也难,往后再说往后的呗,那会儿他指不定要才启未不要文盛呢!落下个好男人不行吗。再说了,才启未这么靠谱,兴许哪天比文盛还实惠呢。文盛虽长情却也冷情,才启未大不同,这种男人你吃上他他就老老实实任你啃,他永远不会亏着你。总之,搭上才启未,怎么都不吃亏。最好借此机会斗垮靳少君!那个心机婊!戴凡一想到他就来气。要不是因为他,他哪会落到如今的地步!本来他有机会当个太太,他却让他当成了婊子!他一定不是他的对手,但这也不意味着他就得甘拜下风。他是惹不起靳少君,他也不惹,他坐山观虎斗也不错呀。
  当然,矜持固然好,却也不能太过。人不是驴,你在脑袋上拴个胡萝卜驴能一直往前走,人不能。不随便不代表不风情。光风情也不行,你还得让他爽。说白了你得让他伸手够着胡萝卜。介于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文盛,介于文盛正跟才启未冷战,介于他年底马上还有一个重要演出,今天他决定收网。钓了他好几天了,鱼饵还是让他吃了吧。
  对镜展现出无数种笑容后,戴凡终于选定了一个。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