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18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18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4-18, 17:02


  才启未一进门,就看到戴凡一溜小跑出现在自己眼前。他甜甜的笑着,这甜里还有着恬淡。他穿了件暗紫色的长袍,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白皙纤细,甚至有种病态的美感,而这美感又跟他温暖的笑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反差,就让人更加疼惜几分。简单来说就是他很虚弱,却要拿出最坚强的一面示人。
  “冷不冷?”才启未把行李箱留在玄关往里走。
  “不冷啊。暖气实在是贴心的东西。我在南方,在屋里要穿得里三层外三层,跟掉进了冰窟窿似的,越待越冷。”戴凡把手里的衣服折好,撂在了沙发上成摞洗干净的衣服之上。
  “唉,你怎么把衣服洗了,我这太不好意思了。”
  “没事呀,反正我在休假,你那么忙,我来你就不用管了。行李箱里的脏衣服呢?快交出来。”
  “别别别。”
  戴凡往玄关走,才启未赶忙跟了上去。怪不好意思的,他走时就是戴凡给他装的行李箱,回来哪能再麻烦他。不过你还别说,在这件事上,戴凡比他高明。他把所有东西码放得紧凑而整齐,省地儿极了。
  “有啥我不能看的吗?”戴凡看向才启未。
  “没啊……”
  “那就行了。我来。”
  戴凡手脚麻利地把才启未的行李箱清了出来,文件文书一类交给他,洗漱用具各归各位,换下来的衣服西装挂起来,衬衫裤子丢进了洗衣机。才启未呢,被他发去了洗漱。
  等他洗漱出来,看着整齐的客厅,坐在沙发上用小果盘切橙子的戴凡,以及电视里以小小音量播放的综艺节目,忽然有感而发:“我想起了之前交过的一个女朋友。”他在戴凡身边的扶手椅上坐下,伸手去茶几下拿烟盒。
  戴凡把烟灰缸给他递了过去,“哦?”
  “因为她,我买了这套房。我们准备结婚来着。她特爱整齐,总是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
  “那我打扫得还行吗?哪里不足?”戴凡一边给橙子去皮一边问。
  “这可对比不了,交房前,她跟我分手了,一次都没收拾过这儿。”
  “我要是问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不会聊天儿么?”戴凡抬头看向才启未。
  “不会不会。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对我你不用这么谨慎,或者说拘谨?总之你太拿捏分寸,我也会很紧张。”他说着不免有些脸红。
  戴凡瞧着才启未,笑了,这个笑是毫无准备的,却流露得特别自然。这笑也就感染到了才启未。他喜欢他这样笑。
  “喏,橙子。我把籽去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才启未将一瓣橙子放进了嘴里,“之前都挺好的,临门一脚倒分了。”
  “那你问她了吗?”
  “问了。她说觉得我老像应付她,说不够爱她。”
  “你说什么了呢?”
  “什么也没说。”
  戴凡抽了纸巾擦手,“那看来她真没说错。”
  “话不能这么说啊……我又不是女的,我哪会说话谈心啊……她这么说了,我再说什么也是……”
  “后来你又交女朋友了吗?”戴凡去捏橙子。
  “交了啊。”
  “为啥又没成?”
  “你问哪个?”
  “有几个啊?”戴凡看向才启未。潜台词是:你别这么吓人好不好?这么花啊?
  “你别误会,千万别误会,我不是那种花花公子,真不是。就是那两年太急着找对象了。想赶紧成家立业……”才启未说到这儿忽而有点儿心虚。跟戴凡说这些不合适吧?但究竟为什么不合适呢?到这儿他就不愿意深想了。
  “现在也着急吗?”戴凡眨巴着眼睛看才启未。
  “我不急……从来也不是我急,是家里催。”
  才启未就没步调可言,戴凡问啥他说啥,完完全全被牵着鼻子走。
  “那最后一个女朋友,目前为止最后一个,是因为什么分的?”
  戴凡问得不紧不慢,特意让一个问题不挨着一个问题,以达到将这场打探粉饰为闲聊的意图。才启未开了个头,他顺着就搭上了,合情合理。
  “这……”才启未答得可不经大脑了,“我一朋友说我们不合适,就分了。”说完他反应过来不像话了,但晚了。
  “你还行不行啦!”
  “哎也不是……就怎么说呢……”
  “呐说实话才哥哥,你喜欢女人吗?”戴凡直视着才启未的眼睛,拿过了手边的北极熊搂进怀里,他的下巴压着北极熊的脑袋,还蹭了蹭。熊皮可舒服了。
  这问题把才启未弄尴尬了。他自己想想之前说过的话,都觉得他要是回答喜欢都站不住脚。可他那会儿也不觉得自己不喜欢啊,虽说淡淡的,却也没不舒服的感觉啊。而且,要说不喜欢,那他成什么啦,他绝对没有对姑娘不负责的意思!尤其,他跟戴凡关系还挺拎不清的,他要说他喜欢姑娘,戴凡怎么看他啊?怎么想怎么都是个大写的“渣”字。要命啊。怎么成这样儿了啊?他以前跟姑娘处的挺好啊,成没成不说,单说过程真没毛病啊!这才一眨眼儿的工夫,他竟一不留神跟男人拎不清了。是真拎不清。他先后跟两个男的上了床。还有个神补刀:都特爽。要了命了,这会儿他不敢去看戴凡的眼睛了,他脑子浮现出需要打码的画面了。
  “呀,我这么问还真挺不礼貌的。不说这些了。不过忍不住吐槽,你那个朋友也挺不着调的……哪能给朋友这种建议呀……”
  “他没坏心。他……他了解我吧。其实他说的对,他感觉不到我喜欢那个女孩。是我的问题,不是他。”才启未辩解到。施沐晨确实是了解他的,他指出他的心不在焉,又说适合他的是让他怦然心动的女人。然而,这么多年来,从没有过任何一个女人让他怦然心动。这是最可怕的。他曾以为早已把过往抛诸脑后,现在看来他始终就没踏出来过。从对男人的欲望中。渴望中。那大约并非少不经事,而是赤裸的本性流露,因为那时还不懂何以为拘束。就是这个才可怕。会点燃他欲望的,不是女人,竟是男人。更糟的不是,一旦这闸门被打开,他就合不上了。就没法再去粉饰太平了。譬如现在,看着眼前的戴凡,戴凡明明穿了件长袍,明明抱了只那么大的熊,可他的眼睛总会“不经意地”瞄见他从领口裸露出的肩头,瞄见他伸出长袍外的小腿和脚踝。他是不会这样去观察女人的。他曾以为那是因为他绅士,可他现在对着戴凡怎么就绅士不起来了呢?明知道不对,但眼睛就那么瞟来瞟去。
  才启未的眼睛不老实戴凡一清二楚,他矜持也矜持得够本儿了,这会儿也该把他勾到裙摆下来了。他要死死夹住他,夹得他又疼又爽,夹得他欲罢不能。
  “我们聊得有点沉重唉。跳脱一下?”戴凡的脚趾似有若无地碰触到了才启未的大腿。
  “啊,是,不知不觉就……主要是我的头儿起的不好。”
  “才哥哥你是喜欢跟女人做,还是男人?”
  戴凡说着这样露骨的话,眼神儿却纯洁极了,他压着大白熊柔软的脑袋,就像是在问才启未喜欢吃巧克力还是吃饼干。
  “哎你怎么问这个,这这这……我跟你还是头一次……头一次跟男的……”才启未就是这么老实,人家问他就答,说完深觉不妥也没的可挽回了啊。
  “啊真的吗?”戴凡瞪大了眼睛。这还真让他想不到。
  “不是你这话题转的真不怎么样。”
  “真的吗真的吗?”戴凡抓住了才启未的手腕,直起腰来凑到了才启未身前。
  “小凡那个这件事我必须跟你说清楚……”
  才启未刚起了个头,手机震动了。他往茶几上瞄了一眼,来电显示:施沐晨。他不想搭理他,视线从新回到了戴凡身上:“我跟你发生了……那件事,是我……首先是我不对,我喝多了。然后,然后……是不是文盛让你这么干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确实发生了。我道歉也改变不了这个情况,我只能保证肯定不会有下一次。我绝对不会再……”
  戴凡的小嘴抿成了一道线。
  “你别误会,不是我对你……不是我对你有看法,不是你有什么问题……是它就不应该。你能懂我意思吧?”
  那道线收得更紧了。
  “别哭,千万别哭。”才启未伸手,以拇指去抹戴凡的眼睛,“你听我跟你说,首先我……我不愿意走这样一条路。我没法跟男人在一起。我可以特别坦诚的告诉你,我曾经和一个男人彼此喜欢,可即便这样,我也不愿意去走一条,一条怎么说呢,注定不被祝福的路。我担不起这种责任。其次,其次你是跟文盛在一起的,不论他对你如何,不论他是不是还有别人,但你们之间是……维持那种关系的,我是他的朋友,我就更不能……”
  “可是我喜欢你。”戴凡的声音低低的。
  原本停了震动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才启未看着施沐晨三个字,直接把手机关了。
  戴凡抿着嘴唇,原本弯弯的眼睛此刻眼角向下,眼眶红红的,眼泪落在熊脑袋上,又滚落至他纤细的手臂上。可是我喜欢你。他说。他老是把他弄哭了。他真不是故意的。他真挺喜欢看他笑的。
  脑子一阵一阵地胀痛,才启未也挺不好受的。说实在的,他不是不喜欢戴凡,也不是对他没感觉,他打头一次见他就觉得这个男孩怎么这么好看。他只是知道他不能这么干。而这个不能跟他想与不想形成了鲜明的对立关系。你看他梨花带雨的委屈模样,他恨不能一把将他裹进怀里,亲吻他湿漉漉的眼眸,可他不能。这个不能是硬性的约束。这约束并非是谁强加给他,而是他自己给自己的约束。这是会触底的问题。可是底线又是个什么呢。人跟人的底线千差万别。他文盛管他乐意不乐意呢就那么把他给睡了,他施沐晨管他乐意不乐意呢就能一边追着他求复合一边扭脸就把秦浪领上了床。这在他们的底线上全都不是事儿,他们想他们就干了。
  “你接电话吧……”戴凡说着放开软软的白熊起身,“别耽误你的正经事。”
  才启未一把捉住了戴凡的长袍,他可真瘦,他本以为他会抓住他的腰,可手真正触及到的却是粗糙的麻布。他以胳膊将他的细腰环绕,只稍稍一勾,就把他拢进了怀里。
  我管他那么多。才启未想。凭什么老是我去考虑别人的感受。我就是喜欢男人,就是喜欢我也没办法啊。漂亮女人他见得多了,他也没少睡,但这跟他喜欢漂亮男人压根儿不是一码事。反正都这样了,还他妈描补什么啊!曾经他真以为天性不过就是那么回事,谁不是压抑天性活着,都照自己想做的去做这社会就乱了。可回头看看,这社会还不够乱么?多一个乱少一个乱,它也是乱着。他倒是真想听爸妈的话,踏踏实实工作,安安稳稳成家,一辈子顺顺当当。不是一次两次,爹也好妈也好,总是说着要吸取我们的教训,做人千万要擦亮眼睛夹着尾巴,枪打出头鸟,站错队伍就会倒霉,可这算哪门子教训?这都是事儿找人不是人找事儿啊。他倒是有个稳定工作,施沐晨知道他想要求稳,开了这间公司够稳了吧,可他就真不受制于人了吗?未见得。真有天施沐晨跟他翻车,他一样得去自谋生路,且这一天越晚到时他越惨。那都是拼自己,他情愿弄点儿他感兴趣他喜欢的去做,干不成也无所谓啊,再坏也能收获一份经验吧?他倒也诚心诚意找姑娘成家无数年呢,不到了也没成?姑娘都指出来了啊,你心不在焉。是,他在焉不起来,他就提不起兴致,他就是想抱火热火热的男人。他也没办法。归根结底,他把一切往顺当上搞,却没让自己顺当了。为啥?因为你应付不出一个未来。骗别人都容易着呢,骗自己太难。你让人家一把扯下面具,你就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想的清楚,不见得能干的出来,因为你把什么都想清楚了,就真剩应付差事了。
  戴凡把才启未的火给拱起来了。他现在不想灭火了,他还随手捡起把柴火往火堆里扔。快别想他会不会跟你上床了。你想你上了他不完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