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18⑥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18⑥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4-22, 17:04


  开车送谭琳回去的路上,谭琳安静了,但安静比她哭还吓人。她一句话都没跟他说。自始至终都是无言的沉默。到大棚,谭琳开车门下去了,才启未停好她的车,追进去把钥匙交给她,她还是一句话没有。
  对不起。这是他唯一能说的话。她没有给他回馈,他黯然地走出了大棚。花小姐和鹏子的招呼一如往常地热情,才启未含笑跟他们道别,心想,也许下一次,他们见到就不会这样笑着了,不免心生悲凉。他也不想这样的,但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
  躲不掉。比被别人知道自己的不同更可怕的是,他躲不掉重蹈覆辙的命运。这命运可以说是上天丢下来砸他,可伸手去接的还是他自己个儿。他明知自己绝没勇气去走一条不平凡的路,却次次做不到严词拒绝。要了命了。这样没出息的自己。
  在路边等车的时候才启未脑袋空空的,他茫然出神,以至于司机师傅打了俩电话他才回过闷儿来。上了车,不愿面对只想逃避的他下意识去摸手机,这时他才发现,原来他根本没开机。怪不得这么清静呢。昨晚施沐晨来电话,他把手机关了。
  很好,一开机世界就热闹开了,邮件哗啦啦涌出来,信息噼里啪啦响。然而,他发现,他根本没半点儿心思去处理。就算这是逃避的唯一选择,他也提不起精神去逃避。一想到谭琳知道了,向东就知道了,然后柳未然也会知道,接着,球队的所有人可能会知道,QQ群的花友们也可能会知道……他就不愿再往下想了。即便知道会是这样一连串的后果,才启未却一刻都没想过去求谭琳对谁也别说。这是自相矛盾的。从来都是这样,就像十多年前,他很怕别人知道自己跟施沐晨的事儿,可这事儿其实是纸里包不住火的,很快文盛他们就都知道了,都知道了就都知道了,他不承认也不否认,他也从来没求过大家别往外传。为什么呢?这个为什么才是才启未不想面对的。似乎,一个既定的事实压下来,他就必须去面对了。他就会想,噢,那就这样儿吧,还能怎样呢?
  真可怕。他会想要拿现实令自己屈服,仿佛他成了一颗仙人掌,浑身是刺,他就强大了。
  真可怕。他其实并不想隐藏。
  真可怕。他原本并不打算回头。
  反叛与妥协,像朵并蒂莲开在他内心深处。
  才启未清楚的知道,如果当年父亲没有出事,搞不好他别扭别扭最后也就……
  你还喜欢他吗?
  戴凡的声音冒了出来。
  你后悔么,没抓住施沐晨。
  文盛的声音也冒了出来。
  答案肯定得让才启未心痛。
  喜欢。后悔。
  却,统统没有用了。
  真真失不再来。
  才启未深深叹了口气,还是决定处理这些个冒出来的杂七杂八,他先给施沐晨回了个电话。等着电话接通才启未想,关了机又能怎样呢,到了他还是躲不掉跟他说话。他也是真不想接他电话,别说戴凡在,戴凡不在他也不想接。收着那张喜帖他就恨不能把他抽筋扒皮——你怎么那么欠呢?你要结婚你就结,你要办喜宴你就办,你邀请我你是多他妈惹人厌!
  “启未啊?”
  电话那端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说了声稍等,才启未听见物体相互碰撞的声音,接着他低声骂了一句。
  “怎么了?”他忍不住问。
  “抱歉抱歉。装修弄得我毛躁死了,刚把花瓶碰倒了。”
  “哦……”才启未一阵尴尬。真是结了婚过日子的人啊,装修新房,安居乐业。呵呵。
  “昨儿晚上你不接我电话就算了,你关机干嘛啊。”
  “跟朋友在一起,估计你晚上找我也没正经事儿。”才启未靠上了车窗,望着外面涌动的大海,阳光下,波光粼粼。
  “我非得有事儿才能找你啊。闲聊会儿还不行了?”
  “你不缺闲聊的人了。”
  电话另一端的施沐晨听出了才启未的不悦,更嬉皮笑脸了些:“跟女朋友在一起啊?都没心思搭理我。”
  “男的。”
  “找新女朋友没?”
  “没事儿我挂了。”
  “诶诶诶!就不能好好儿聊天儿了啊!”
  “没那闲工夫,忙着呢。”
  “你昨儿不搭理我,我特无聊,就出去找费彬他们了。听小飞说,他瞧见你跟文盛来着。你来北京也没跟我说啊。”
  “我跟你说得着么。”
  “好好儿聊天儿!来北京干嘛啊?”
  才启未可想顶他一句了,就跟他说仨字儿:找文盛。又觉得这样大约就得吵起来了,他不想跟他吵,所以他说:“办事儿。”
  “公司的事儿?”
  “要是你就看见我了。”
  “私事儿?”
  “对。”
  “那你咋跟文盛在一起?”
  嘿!他还就作死!
  “我乐意。”
  “才启未!”
  才启未不想在就这件事跟他扯皮,他再不想听见文盛的名字,于是他张嘴道:“我跟几个老同事起了个公司,做人工智能,去北京是接洽业务。”
  对,他撒谎了。这是他周一去北京办的事儿,而小飞看见他跟文盛是一个月前,那天,他跟文盛上床了。
  “哦?是真想大干一番?”
  “对。”
  “那咱们的分公司怎么办?”
  “既然你问起,我一会儿就把辞呈递了?”
  “你大爷才启未!”
  “你先问这么隔路的问题的。该怎么办怎么办,我又不耽误。真要走,一定提前告诉你。”
  “你是不是因为请帖跟我生气呢?”施沐晨话锋一转。此时,他已踱步到庭院里。他一直想有一座自己的花园,春看百花秋赏月。也可以说,他一直想有一座他们的花园,与他春看百花秋赏月,花草园艺曾是他们共同的爱好,只是,那永远都不可能了。
  “什么呀。你快别逗了。还有完没完啊,好像谁稀罕你似的。”才启未的语气是轻佻的,内心却是沉重的。生气?你以为这俩字儿就能概括他的内心感受?他是懊恼、激愤、艳羡以及……失落。手拿喜帖的那一刻,他瞬间失去了呼吸的节奏。他觉得你施沐晨也太狠心了,何以要如此折磨人!
  “那不是我要寄给你的,是秦浪。我跟他说咱俩的事儿了,他觉得不请你好像他介怀似的。”
  “你有病啊!你跟他说得着嘛!”
  “不是我要说,咱俩打电话他听见了,就我俩跟美国那时候。”
  “他请我他才是真介怀。”才启未冷笑。
  “那你让他怎么着,横竖也不对啊。请你,是他介怀;不请你,还是他介怀。我觉得他真没别的意思。他情商挺高的。”
  “我情商低,是吧?”
  施沐晨笑了,“你情商还真不高。不说这个了。说真的,我其实也想请你来着,我想请你当伴郎。这辈子我是不可能跟你成为一对儿了,但我想你陪我走上红毯,那样儿,我会想,假如那时我们成了,这就是我们的婚礼,我就此生无憾了。想一想总没过错。”
  “我才不会去。”
  “我知道呀,你会存心让我此生有憾嘛。”
  “但我祝福你。”才启未伸手捏着眼角说,“真的,我祝福你。”
  “怎么还聊伤感了呢。”
  “哪有。”
  “但你结婚要找我当伴郎。这个你得跟我一言为定。”
  “凭什么呀。”才启未死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他的语调故意升高,以装出调侃的味道。
  “我颜值担当啊!多给你长面子!”
  “你快算了吧,我老婆再跟你跑了。”
  “我抢你也不会抢新娘。”
  “唉我挂了,有电话进来,正事儿。”
  “诶,你一定要找到好老婆,才不枉费我退出。”
  “你退出个屁,是我不要你。”
  “好好好。”
  “挂了。”
  把手机插回外套口袋里,才启未伸手抹了两把脸。原来,笑着哭是这样的心酸。原来,在这个年纪跟青春告别还会这样的疼。
  
  进门,才启未看见戴凡迎到了门口,他换了件青绿色的长袍,头发上传来淡淡的清香,想来才梳洗打扮过。
  “还好吗?”他的声音清清淡淡。
  “嗯。没事。”
  “我正准备午饭。”
  才启未这时注意到戴凡的衣袖挽着,手湿漉漉的。
  “你会做饭?”
  “简单的还可以。放心,我准备得很清淡,我知道你不吃油腻的。很快的,不会耽误你下午去公司。”
  “不,我今天不去了。没什么急事,休息一下。最近太累了。”
  “好呀。我陪你。”
  “是我陪你。”才启未摸了摸戴凡的脑袋。
  戴凡笑了,“就说你很会撩妹。”
  “哪有……”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