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19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19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4-25, 16:59


  靳少君从车上下来,迎面拍来一阵冷风,他本能地打了个哆嗦。瞪了眼占去他车位的那辆阿斯顿马丁,他快步钻进了工作室。本想问问接待小姐谁这么不长眼却看到两个男人坐在会客区,他的接待小姐正笑意盈盈地招呼他们。让他震惊的是,这俩人他都认识,不,这么说还不确切。是施沐晨他认识,他就是跟他约了见面。俩人也仅止于认识,这个认识还是通过Herlin,施沐晨是Herlin老公的老朋友以前在一块儿上学,他结婚要订婚戒Herlin就把他介绍了过来。而Herlin跟他也不是那么熟,她是安安朋友的朋友,订过那么几次首饰,算是他的客户。总体来说,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至于秦浪,他不认识他,但他知道他,文盛带了他一阵子,倒是没等他拿扫帚他就走了,后来不是把文盛给坑了么,就前不久的事儿嘛。
  “施先生你好。”
  靳少君是谁啊,脸上十八张面具滴水不漏的工夫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少君。”施沐晨伸手与之交握,“这是我爱人,秦浪。”
  “啊,你好。”靳少君心里骂你这个贱货,脸上可是笑得温暖。
  “你好你好。”
  “怎么样戒指还合适吗?要不要调一调?”
  靳少君坐下,一副娴熟的应酬嘴脸。
  “合适,尺码一点都不差。太漂亮了。”
  施沐晨的笑容却是真诚的。他过来订戒指是费彬的老婆介绍的,他们的婚戒风格他很欣赏,Herlin又热心爱张罗,马上就给了他联系方式。第一次见面他就对靳少君印象不错,这男人深具匠人气质,话不多却精准到位,难得谈吐举止还特别优雅,长得又精神,要不是他收心了,肯定要追一追他。他的活儿急嘛,靳少君本没有档期,是他极力说服了他,这当然是靠他的人格魅力。靳少君接了他的急单,设计却仔细耐心,一次次同他沟通,半点不马虎,职业精神叫施沐晨敬配。
  三人坐在一起并没有聊多久,施沐晨和秦浪就起身告辞了。出于礼貌,他们给他带了礼物——就是那种你参加婚宴会收到的礼物。他们28号婚礼,他不出席,细致如施沐晨特意带了伴手礼给他。靳少君目送他们离开,看着秦浪钻进了那辆可恶的阿斯顿马丁里。哦,原来那是他的车。
  啧啧,这世界还真是不公平呢。文盛被他害得焦头烂额,他倒是活得潇洒。
  施沐晨要结婚,他的爱人是秦浪。
  靳少君觉得这世界也够疯狂。怎么秦浪一扭脸就成了人生赢家?捆了个无敌帅的男人,这男人还超级有钱,传媒大亨的儿子。他都怀疑是不是今天自己起床的方式不对了。像施沐晨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走一辈子也不见得遇见一个,更别提有机会俘获他了。他头一次见到施沐晨真真眼前一亮,抵不过那份八卦之心,他还特意谷歌了一下呢!毕竟也不是谁都能出手大方还眼都不眨的。啧啧,他的bulingbuling宇宙无敌美的戒指居然戴去了秦浪那个小婊子手上!气死他了!
  气完他想这事儿一定不简单。肯定不简单。但至于怎么不简单,他现在是没空想了,施沐晨跟秦浪前脚走,后脚言宁就来了。他还有正经事要办呢。
  “少君,有你快递。”
  上楼前,靳少君被接待小姐喊住了,“昨天送来的。应该是你的。”
  “应该?”
  “嗯嗯,收件人写的是月落乌啼。它一定不是我的。”
  “行我知道了。”
  原来是才启未寄的。他是说有礼物给他来着。
  “彤彤还没来?”言宁在沙发上坐下,把外套随手扔在了一旁。
  “他说要晚点儿,”靳少君搬了张凳子,反向跨坐在上面,“飞机晚点了正补眠。”
  “你桌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乱。”
  “我是乱而有序。”
  靳少君笑了。他跟言宁是同学,言宁比他高两届,在设计这件事上他还算挺有天赋,然而跟他的社交能力相比,就不显得那么璀璨了,所以研究生时他就转去学了艺术经营,后来也是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他这次找言宁跟彤彤也是想合作项目,至于这个项目就是才启未给他的启发。他着实给到了他启发,他觉得他提出的设想特别可以做。
  这件事他想了个通透。他现在正在着手创建Jin的子牌,这个子牌的推广、营销其实并不如想象中容易,但是如果他有个时尚App,就可以事半功倍。他是这么构想的,就按才启未说的,把事情分成两部分。或者说两种受众。一是普通人,向她们提供日常着装和基础首饰搭配。二是贵妇群体,向她们提供礼服和高端配饰。这里面有很多可做的,潮流资讯、社交场合、时尚搭配、用户交流等等等。珠宝这方面他接洽了文盛的哥哥文兴,就这一想法与他洽谈,他挺有兴趣跟他合作,觉得这个想法特别具有可操作性。要知道去找这位先生靳少君还真有点儿勇气,毕竟当初他离开晶彩文兴被他气个半死。那这次如果可以合作,对于修复他们的关系就特别有帮助。服装方面他有两家潮牌,跟经营者以及一些设计师聊过,大家也都觉得可行。然而服装方面他人脉并不广,这才找了言宁,言宁也觉得这是个好项目,能做,想做。跟着他找彤彤,这位资深时尚编辑也可以给他提供资源与帮助,超级感兴趣。这才有了今天的接洽。
  言宁有备而来,已经梳理出了一套方案,他提出我们并不是要做二手物,也不回收二手物,就像租书店,我们要采购,可以多方聘用国际买手,组建一个强大的团队,也要与各个品牌合作,这也是对他们产品的推广。毕竟,一套衣服你喜欢,一套首饰你喜欢,你是会想要购买的。
  靳少君给与了肯定。
  然后彤彤来了,见面就是亲爱的、亲爱的两个热辣贴面吻,整得言宁一个大直男要死不活。彤彤一边喝果汁一边笑嘻嘻调侃他:怪不得你做不成设计师,一点儿Gay细胞都不长~他是个思维发散的人,是来谈事儿,更是来跟靳少君吐槽,响当当的跑题大王。当他称赞靳少君在个人情感上采取开放式关系,言宁已经要崩溃了,他企图扭回正题,彤彤却跑题更远了:我看见了你橱窗里新的宣传海报,戴凡还真是美的超凡脱俗,怪不得你还挺中意他。直到言宁拍桌子,彤彤才笑嘻嘻说哎呀你个直男癌晚期,你就让我们姐妹淘一下你能死呀!
  彤彤喝完一杯果汁才放过言宁回归正题。他听了他们的构想,不仅指出了不严密的地方,落实了细节,还顺手发布了最新消息:我辞职了!言宁说你疯啦,彤彤笑嘻嘻说:早就腻烦了,少君,我可是百分百投入你的项目喽~
  靳少君苦笑:你还真是逼我开弓没有回头箭啊。
  彤彤眨着眼睛说:当然!这个事儿真可以做!我最近搞了调研,国外已经有人做并且做的很成熟了,大同小异的。然后他就拿出了一叠厚厚的资料,看得出,他确实用心。
  最后剩下的就是技术层面的问题。这些他们都不擅长。言宁和彤彤问靳少君这方面是怎么打算的,靳少君说他在接洽了。言宁问你有没有这方面可信的人,咱们不懂这方面,就必须要有个懂的人,虽然这些事并不需要咱们来做,花钱就有人做,但如果没有人懂这些,咱们就没法运筹帷幄,很容易被人糊弄。靳少君说人是有的,但不一定能说动他,他会试试看。
  这场磋商整体来说还是很成功的,丰满了他们的架构,可操作性上就更近了一步。彤彤本想约靳少君一起晚饭,但靳少君约了文盛晚上一起吃饭,就没能成行。彤彤退而求其次,逗着言宁玩儿去了,他可喜欢逗这个直男癌晚期患者了,屡试不爽。
  文盛最近也忙,年底了,再是甩手大掌柜事儿也多,靳少君回国这阵子一共也没见他几面儿,今天还是文盛说有空,可以一起吃饭。
  送了言宁和彤彤离开,靳少君拿了快递盒子也上了车。
  文盛最近一步没离开过北京,似乎跟才启未也没联系过。至少才启未近期就没提及过他。他约莫他俩在冷战。文盛碰壁了呗,这都不用想的。但才启未不说,他也不好问。
  靳少君想找才启未当技术顾问,他知道他行,有能力也有人脉。但他俩的关系很微妙,要想合作,免不了就要见面。一见面……他们是不能见面的。可不见面怎么来合作呢?这是个无法解决的难题。他知道他有这个想法就很疯狂,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他很需要他。
  需要合作,又不能见面。
  愁人。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