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19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19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4-29, 16:56


  文盛换好衣服没马上下楼,他坐在衣帽间里攥着手机把通讯录翻了一遍又一遍。他本来想给土豹子打电话来着,但他没打。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难道要直眉瞪眼问他施沐晨结婚你去不去?也忒傻逼了。万一他不知道这事儿,他却把这事儿告诉他,那才启未得怎么想啊,不得跟他撕逼啊。别说他正跟他怄气,就算没怄气也没这么问的吧?这又不是什么舒坦事儿。而且这事儿在施沐晨,他摆酒、他写喜帖,这事儿不在才启未。施沐晨他了解,这事儿施沐晨也难办,请吧,他尴尬;不请吧,日后让才启未知道了才启未尴尬。施沐晨是一门心思跟那小婊子好了,可文盛知道才启未好么些年也没放下施沐晨,你别听他说什么现在就是普通朋友,你丫缺朋友啊?真逗。施沐晨也不可能不在意才启未,他也不缺朋友,他凭什么这么些年照顾才启未。他妈的,归根结底还是施沐晨操蛋,你他妈结婚就结吧,非他妈得瑟摆酒!
  实在忍不住,文盛给郭映薇发了条微信,对,他没打电话,他这微信发的吧,明明是特意发,却弄得像是群发,就一个圣诞快乐。发完,他起身,溜溜达达下楼了。
  靳少君听见脚步声往楼梯上看,文盛闲庭信步地下来,推了他脑袋一把:“吃饭。”靳少君跟心里冷笑,有种看大戏的感觉。他还真挺喜欢看他演的。你可劲儿演着,回头也弄个奥斯卡。明明听见秦浪跟施沐晨结婚的消息各种按捺不住,还非要表现得云淡风轻。呵呵,各种惦记上才启未啥感受了吧。说起来,他有阵子没去过大连了,才启未也只字不提他,他俩不对劲是一定的,因为啥靳少君却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反正归根结底才启未就那个德行,你进他就退,爱因为啥因为啥,万变不离其宗。
  这顿饭吃的啊,靳少君是半点儿胃口没有。本来他就累觉不爱的,文盛还不闲着,那手机屏幕一会儿一亮,他那手指头就没离开过手机。
  文盛吃得也是心不在焉,郭映薇的回复时时牵动着他的心。她是他们共同的朋友,跟以前他们圈子里的人全熟,所以他想知道的她全知道。她全知道归她全知道,文盛不能直给着问啊,所以就绕来绕去绕来绕去。明明是他打探消息,他却得装着是老朋友闲聊——好久不见,过节嘛,你最近怎么样啊,哦谁谁谁怎么怎么啦。跟老朋友聊天不会心累,套话可是另算。
  一来二去,他就刺探出来了:施沐晨28号摆酒,照顾双方老人就在国内,请了好多朋友,选在了一处乡间别墅度假村,伴郎团就是费彬他们那一票,还是个主题婚礼,有着装要求吧啦吧啦……
  至于才启未会不会去,文盛觉得郭映薇一定不知道,她八成都忘了还有这么一号人,所以他没问。可他得知道才启未有没有被邀请,他会不会去啊。他就转而去找小潘了。他多贼啊。他是这么跟小潘说的,他说他跟才启未吵架了,才启未生他气又把他拉黑了,说他想问问28号他们是不是固定训练,到时他过去,大家一起吃顿饭,多大点儿事儿啊,拌个嘴还过不去了不成?
  微信发了,小潘没回,文盛看看点儿,估摸他跟豆豆出去玩儿了,圣诞夜嘛。他也不急,他等。小潘跟他关系不错,又是个实心肠,他肯定得回他。才启未要是不去呢,小潘肯定张罗他过去;才启未要是飞北京参加婚礼呢,他绝逼会告诉他别来。文盛很清楚,那天正是他们队的固定训练日,周二嘛。才启未要是不去,绝逼提前打招呼。
  文盛都佩服自己大度,他是这么想的,土豹子要是不知道,他就飞大连,他陪他,日后就算才启未知道了施沐晨还跟秦浪那小婊子摆酒了,想到那天他不是孤独一个人,总也好受些。他要是知道并出席施沐晨的婚礼呢,他就给丫架出来,他犯不上活受罪!当然,他这可不是跟他低头,他这是可怜他。情况特殊,他也顾不上跟他生气了,他就那么气人,他又拿他没办法。生气也白搭。才启未那话说的是操蛋,可事儿它也就是这么个操蛋事儿。这操蛋事儿里还有件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才启未竟然从来没跟施沐晨做过……这你打死他,他也想不到。亏得他还曾经在跟秦浪上床的时候问他施沐晨都是怎么做的,并以此勾勒出才启未在施沐晨身下会是副什么模样。妈蛋。那土豹子还真是跟施沐晨走心,一清二白他也能爱得死去活来。当然自己也是够了,明明让才启未气得怒发上冲关,可一知道他可能会伤心难过,他就没气儿了。才启未跟他又怎么着过?小二十年他吧儿吧儿看着他,他也不就那么过来了么……想到这儿他又有点儿沾沾自喜,土豹子原来是头回让男人骑,他到了也让他干了,干得他还挺荡呢。啧啧。他肯定喜欢他。哼。你绝交个蛋啊!你他妈只会越来越离不开老子!
  从意淫中回神,文盛发现本坐在他对面的靳少君不见了。抬眼皮踅摸,他瞧见靳少君在茶海那儿,正淋罐烫杯。冬天他不去楼上的茶棚,喝茶都是跟厅里。瞅着他仔细专注的模样,他才发现靳少君换了头发的颜色,从灰蓝换做了浅金,淡淡的夹着灰,这让他看着更清冷了些,却很干练。他最近也是忙,自己也不清闲,两人并不常见。盯着他咬姜饼的模样,他想到了那俩活灵活现的姜饼小人儿。什么朋友会给他做这样的姜饼呢?靳少君并不好接触,要好的朋友也就那么几个,据他所知,他们没人有这手艺。交了新朋友吗?没听他提起过。倒也是,他想,这两年他还真没怎么关心过他。
  “好吃吗?”文盛走到靳少君身边,大手握住了他的脖颈,揉捏的力道不轻不重。
  “你尝尝。”
  接过靳少君递过来的姜饼,文盛咬了一口,肉桂和姜的味道恰恰好,又脆又香,“手艺不错。”
  “你吃好了?”
  “没怎么吃,事儿多,忙完也不想吃了。”
  “最近你也挺忙啊。”
  “年底谁不忙。”
  靳少君点了点头。
  “底下那些爪子是什么。”
  “棉花糖。”
  文盛笑了,“什么姑娘啊,这么用心。”
  “男的。”
  “追你啊。”
  “你关心?”
  “我只是嘲笑他。”
  “说不定哪天我就真走了。”
  “你走个屁。今儿为啥哭啊。”文盛在靳少君身边坐了下来。
  “累啊,不告诉你了吗。”
  “你最近忙什么呢?”
  “无数事儿。”
  “别太累。”
  “你不是让我拿事儿么。”
  “那也别太累。”
  “你怎么没叫戴凡过来?”靳少君点烟。
  “你想他了?”
  靳少君斜眼看着文盛。
  “那你问什么,我陪你,你不想他,我叫他干嘛。”
  “我不想的多了,你全照办么?”
  “分什么。”
  “那就别扯淡了。”
  “别老染发,太频繁对身体不好。”
  靳少君看着文盛,内心里十足十地叹了口气,他就是拿这个男人没辙,再是累觉不爱,却还是爱。
  “一会儿咱俩干点儿啥啊。”文盛拿过了靳少君指间的烟。
  “歇着。我后天要飞趟日本。”
  “去多久。”
  “一周左右吧。也可能更久,跟彤彤一起。”
  “哦。采购啊?”
  “嗯……他shopping,我看些项目。你要一起吗?度个小假。”
  “我不了,手上事儿多。”
  靳少君皮笑肉不笑,心想,你快拉倒吧,啥事儿?呵呵,还不就是坐不住了,又想去跟才启未犯贱。靳少君都想了,干脆他让才启未虐死才好。臭男人。欠虐。
  最终俩人看了会儿美剧,也毫不免俗地温存了一番。靳少君心情确实不怎么好,他骑在他身上几乎要掐死他,虽然那种半窒息的感觉还是很爽的。事后靳少君也不似往日粘他,直接下床去了浴室。
  这会儿文盛靠在床头,盯着手机屏幕出神。小潘回了他微信,他是这么说的:你逗我呢吧?你俩吵架了?启未最近常飞北京,我还以为去找你呢。礼拜二他不来,说参加朋友婚礼。你干嘛了他把你拉黑了?还……又。不能够吧?不像他能干的啊!
  文盛没回。矫情如才启未他都懒得去拆穿,尤其他很不爽——常飞北京?他飞北京干嘛?然后他就想到了戴凡。戴凡还好死不死发了朋友圈,是一张***聚会的照片,带着定位昆仑饭店,文字是这么写的:圣诞快乐我亲爱的们。文盛就琢磨开了,这就是说他人在北京呗。除了演出,除了千里送***儿,这小婊子就在北京。在他还不言语,不联系自己。啥情况?这不明摆着呢么,不缺操。才启未常飞北京?找他啊?
  我就操了。
  文盛大不爽。他又想到了才启未刻薄的话——我对他欲擒故纵你上什么勾啊?
  施沐晨结婚你丫爱去就去,我管你丫挺的呢!
  对,他又反悔了。火儿更大了。
  以为他可怜,其实他可恨。以为他正纠结难过,其实他跟小婊子打得火热。
  你大爷个逼的才启未!
  “你去洗吧。我换床单。”
  靳少君洗漱回来,头发还带着微微的潮意,他弯腰去扯床单,将一股湿冷的氛围带给了文盛。
  见靳少君这样儿,文盛也顾不上跟才启未运气了,他这样儿还弄得他挺闹心。
  “我说你没完啦,就他妈高兴不起来啦。”
  他明明很挂心他,可话说出来却是不耐烦的口吻。他一向如此,就不愿意曝露自己的真实感受。
  “我没不高兴啊。”靳少君倒是云淡风轻。他也是习惯了这样的文盛。
  “那你老丧着张脸干嘛?”
  “我挺好的,是你看到的我不好,那也许是你心情不好吧。”
  “你随便。谁难受谁知道。”文盛下了床,往浴室去了。
  “这话你还真说对了。”
  “你还别拱我火儿。”
  靳少君不理他了,抱着扯下来的床单下楼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