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0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0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5-04, 16:59


  文盛睁眼头一件事从来都是一个字“洗”。睡前洗,睁眼还得洗。洁癖。靳少君老这么说他。这会儿他站在花洒下也是够纠结——明明下定决心让那土豹子去自生自灭,可事到临头他又反悔了。
  对,事到临头。今天施沐晨大婚,昨儿个夜里丫临闭眼反悔了——他得去把土豹子架出来。
  没出息。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没出息。可出息值几个钱啊他想。真值钱也没土豹子值钱。要知道他花了多少时间精力才把土豹子哄高兴了,凭啥施沐晨一毛不拔去气他!没门儿!
  关了花洒,他囫囵套上浴衣走到镜子前端详着镜中的自己,一边刮胡子他一边想:老子哪儿也不比施沐晨差嘛!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还聪明睿智潇洒多金!土豹子这个瞎眼货!欠揍的!
  文盛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他出门时候十点都过了。为啥呢?跟衣帽间里折腾。这套衣服比比,不好;那套衣服比比,也不好。来回来去,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不知道怎么才叫好。可他就想最好。一是许久没见着土豹子了,二是不想被施沐晨这个新郎官儿盖过风头……
  整儿一个神经病。
  开车在路上他还想呢。神经病。还不是神经病一两天,是自打又跟才启未联系上,整个人就不正常了。都他妈活得不像自己了。说真的,他哪儿是那种会跟人服软儿的主儿啊?可遇上才启未,他他妈回回跪着唱征服。也是邪了门儿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想怎么着了。
  但无论怎么着,归根结底才启未不能跟他掰。以前没怎么着他望梅止渴,现在梅子进嘴了,你说以后不让吃了?你谁啊你?老子就他妈要吃!不砸吧到没滋没味老子绝不吐!
  甭他妈拿糊弄施沐晨那一套往我身上使!我又他妈不是施沐晨!没用!
  所以,文盛就这样一路雄赳赳气昂昂杀将去了施沐晨的婚礼。可临到庄园门口,要往里头去了,文盛又犯怵了。
  为啥呢?
  去趟那孙子的婚礼不要紧,进去给土豹子架出来也不要紧,可是吧……去,就免不了遇上那帮子熟人。这帮子熟人即是小飞、费彬、宁一鸣他们这一伙儿。
  文盛把车滑向了路边,距着庄园门口还不到一百米,丫踩了刹车。
  这是个问题。他特怕他们知道自己这点儿见不得人的心思。
  嗯,喜欢土豹子对他来说委实是件见不得人的事儿。
  甭说丫以前跟着施沐晨了,就他这德行这出身就够不上台面儿的。
  回头这帮孙子得怎么看他啊……
  不得笑话死他?
  点了支烟,文盛深吸了一口,一边瞟手腕上的表一边嘬牙花子。他急啊。
  可急也不解决问题。左思右想,他给薛华发了条微信。
  有这么个事儿,我问问你。我马上要干一件八成会让人笑话的事儿,你怎么看?
  隔了三四分钟那边儿才回。就这么三四分钟文盛如坐针毡。
  你干啥事儿不让人笑话啊?天底下不够揍的事儿你都干绝了,我也没瞧见你让人笑话死。你怕谁啊?天不怕地不怕,你怕让人笑?谁值当你在意他笑话不笑话?
  文盛碾灭了指间的烟。对啊!他们算老几啊!谁在乎他们啊!笑你妈逼啊!
  得合。起步上路。
  就是这路不大平坦——跟庄园大门口,他就被行车杆子给截住了。他没请柬。人家管理员说了,今天不对外开放。
  文盛脑子飞快转了一下,伸手递给管理员一张名片,并气定神闲地说:“这是我们下辖公司的一个项目,我本来没时间过来,耐不住新人盛情邀请,我硬是挤时间来了,没让他们写请柬。”
  管理员看了看名片,再看看文盛,寻思这也不是啥可疑人,瞧这豪车,瞧这派头,还是大公司老板……
  “要不是仪式都开始了,我就直接给施沐晨打电话了。”
  管理员伸手按了摁钮抬杆放行。新人他都认识,显然是参加婚礼的嘛,可别再耽误人家了,“直行,第一个路口左转开到底是停车场,到那儿你就看见花门儿了。”
  文盛合上了车窗,顺着甬道往里面开去。
  停车场停了不少车,他找个空位还挺艰难。瞅这一排排豪车吧,足可见宾客的来头。
  花门高而宽,一道又一道,扎满了这个季节并不会盛开的花朵,白、粉、紫、红,颜色层层递进,一直把宾客送往气派的会场。古堡样的建筑被花朵削去了冰冷的气息,双开门的入口处两侧都摆着陈列墙。
  文盛停住脚步,不畏深冬的严寒打量起陈列墙上的照片。啧啧,瞧瞧这施沐晨笑得,你有多开心啊?啧啧,再看秦浪那小子,原来他笑起来是这副模样。哎呦,还养了条狗呀,脖子上挂着个小牌子:Just Married!卖什么萌!
  虽然文盛嗤之以鼻,却还是把这一系列的结婚照全看了一遍。
  另一边的陈列墙上也满布照片,瞧得出来,都是宾客的。文盛一张张看着,有他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一水儿生活照。直到他看见才启未,眼珠子才不继续乱窜。他不知道这张照片是哪时拍的,相片里的人看着熟悉也陌生,但他认得背景,那是土豹子的办公室嘛。只见他靠在窗边,阳光从他身后投映过来,那脸上的笑容吧……恬淡且真诚得叫他目眩神迷。
  他妈的。他想。这张照片肯定是施沐晨拍的。这样的笑容他实在太为熟悉了。每每,当才启未和施沐晨面对面,他的脸上总会洋溢这样的笑容。那里面有爱慕、有深情,有诉说不尽的温柔。
  这是他的办公室,但一定不是近期,因为陈设还是有不同的。
  他妈的。文盛心里升起一股无明业火,你他妈倒是也朝我这么笑笑啊!
  你的笑在他那儿那么廉价,你倒是给的大方;在我这儿我这么当回事儿,你丫却压根儿不给!
  他已无心再看,却一晃眼瞧见了高中时代,他们冰球队的合影,这让他忍不住凑过去,瞧了个仔细。
  内心里的惊涛骇浪凶狠翻滚,注视着照片,文盛仿佛被吸入了旧日时光里。那时所能给他的触动太多了,多得溢于言表。仿佛透过一张相片,他又一脚踏入了无所事事的高中时代。那时的才启未有着一张青涩的脸庞,那时的施沐晨笑起来神采飞扬,那时,他们与他是密不可分的。那时每一天都那样漫长,这让漫无目的的他们过得晃晃荡荡。曾经,他总是这样对自己说;他们好好儿的,他就满足了。是真的,那时的所思所想,他真的认为只要才启未能那样笑着,自己的心情一点儿都不重要,只要施沐晨那样呵护着他,自己就可以在一旁缄默不语。什么都不要改变。
  抬头看向敞开的厚重门扉,文盛心里是种说不出的滋味。现实就是现实,这个现实是,最终,他们分道扬镳。他、他和他。他们无忧无虑放肆开怀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