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0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0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5-06, 17:00


  一出来他就骂开了,真是骂:“你他妈疯了吧你!你跟施沐晨有多大仇儿啊你!今天他结婚!你让他以后想起这样精心操办的婚礼冒出来一个跟他爱人……你让他作何感想!文盛你怎么这么混蛋王八蛋呢!”
  “你他妈才疯了!你还惦记他作何感想?你眼瞎啊你!他眼里还有你吗?你他妈怎么这么贱啊!你想过你自己以后回想起来,回想起施沐晨,回想起你掏心掏肺爱过的一个人男人,他他妈跟别人执子之手去了,跟他妈别人相濡以沫去了,跟他妈别人神坛发誓了,你舒坦是怎么地?你脑残你他妈参加他婚礼!我告诉你,施沐晨活逼该着!他他妈也够可以了,爱他妈秀恩爱你就去秀,他秀恩爱还非让你睁眼看着,他怎么那么操蛋呢他!”
  “请柬是秦浪寄给我的,你骂施沐晨干嘛?”才启未脚步快,嘴也不慢,“他知道我跟施沐晨以前的事儿了,他发了请柬,我不来?我不来他怎么看我?让他以为我还对施沐晨耿耿于怀?让他以为我对他有意见?他好歹跟我共事过!他发都发了,你让施沐晨怎么着?不让我来?我们不是仇人!”
  “你以为秦浪请你来就是好心好意啊?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啊?他他妈这是跟你摊牌呢!这是告诉你,以后没你事儿了!那他妈就是个扬起胜利旗帜的婊子!你也别替施沐晨说话,他要真在意你的感受,他就不该让秦浪给你发请帖!真在意你感受就应该即便秦浪犯贱,他也能帮你圆!说你出差了不行啊?说你二舅母今天办丧礼不行啊!”
  才启未的心窝又被戳了。怎么每个人都不让他好过呢?怎么就非得组团儿参观他身上的创口呢?
  “你给我滚蛋!咱俩完蛋了你知道不知道!绝交了!你再别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这话我跟你说过了吧?沾上你就没好事儿!”
  “嘿才启未你真逗,你跟我说说,今天怎么才叫好?目送他俩走入婚姻殿堂,从此携手漫漫人生路,你特高兴是怎么地?”
  “你别跟我说话!”
  “你看,你他妈不高兴啊!你不高兴,你还假装自己送祝福,你虚伪上瘾啊你?”
  “我就虚伪了,我乐意!我虚伪、我难受,但至少……至少……”才启未都能听出自己的声音有些许哽咽,他强压着,“至少施沐晨有权利幸福。”
  “你这话说的自己听着不伪善啊!”
  “我说的是实话!我没勇气走非同寻常的路,也不敢高看自己在别人心里占什么分量,归根结底,我与施沐晨,错更多在我,不在他。他值得更好的人。”
  “好个屁!你他妈不许给我自降身价去跟烂货比!他秦浪算什么东西!他配跟你比吗?施沐晨是眼瞎了,可我眼睛亮得很,再没人比你更好!一个都没有!”
  才启未被文盛这气势给震住了,他说的……跟真事儿似的。他这样看着他,看得他犯怵。他本能地就想逃开。他穷凶极恶也好,他蛮不讲理也罢,他不可一世怎么都行,他随便去恶劣,可他扛不住他这样儿……
  “你他妈给我过来!”
  冷不丁被文盛攥住胳膊,才启未使劲儿甩,“你撒手!你拽我干嘛!”
  “取车!”
  “你取你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跑着走啊?”
  “我爬着走也跟你没关系!”
  “有。他妈给我丢人现眼!”
  “你!”才启未竟被他这神逻辑给弄崩溃了。我又不是你的,什么叫给你丢人现眼?
  一路被文盛拖着来到车边,滴滴两声响,车锁开了,才启未硬是被文盛拉开车门塞进了车里,他关门之前恶狠狠地对他说:“你要敢开门下来,我就把你摁地上干你!你不要脸,我陪你不要脸!”
  才启未都傻了。是真傻了。我怎么就不要脸了?我参加个施沐晨的婚礼,我就不要脸了?我招谁惹谁了?好么这口气顶得他啊,肺都要炸了。
  文盛倒车驶离停车场,才启未没系安全带,就听那叮叮叮的提示音狂响,他扭脸瞪着他说:“你丫把安全带系上!”
  才启未深呼吸了一口:“咱俩先把一件事儿掰扯明白了。是绝交了吧?你跟我。”
  “没有啊。”文盛一路驶出庄园,“你先把那安全带系上,不系你从背后插过去也行,听着闹心。”
  “怎么没有?”
  “我没跟你绝交啊。”
  “你!”
  “至于你怎么觉得那是你的事儿,搁我这儿,我没跟你绝交。”
  “你少他妈跟我混淆视听!”
  “我这是跟你讲道理。你不是爱讲道理吗?你是说了绝交了,可我没说啊,我没说那就不存在咱俩绝交这么个说法儿。”
  “我求你别跟我讲道理。”才启未也被叮叮叮的提示音搞烦了,恶狠狠地系上了安全带。
  “你想我不讲道理啊?”
  “对,千万别再跟我讲你那些狗屁道理。”
  蹭一个急刹车,文盛杀了才启未一个措手不及。要不是系着安全带,他非撞上挡风玻璃不可。这也没啥,是他妈他瞬间松开了自己的安全带,然后饿虎扑食似的给他挤在了车座里。对,挤。咳,岂止是挤啊,根本就是碾轧。哪来的这股子蛮劲儿,要给他挤碎了不说,这嘴也真不饶人——他亲得这个使劲唉……
  才启未浑身都是紧绷的,腰直挺挺,胳膊上的肌肉硬邦邦,那真是卯足了劲想推开他。可文盛岂能被他推开。他要想不被他推开,就得死劲儿亲他。咬他的嘴唇,他松几分劲儿;舔他的唇缝,又松几分劲儿;吮吸那柔软饱满的上下两片唇,就再松几分劲儿。这劲儿卸下去,那双唇自然就开启了。门户大开文盛便游刃有余,舔他的牙齿,逗弄他的上牙堂,追赶他滑溜溜的舌头,简直是如鱼得水。一个人由硬到软,被文盛攥了一个结结实实。
  才启未真叫文盛给气坏了,他想这混蛋王八蛋怎么老这样儿啊!嘴上不讲理也就算了,怎么这不讲理后面老跟着动手动脚!他被他吻得上气不接下气,吻得胳膊腿儿都酸软,吻得大脑停止摆荡两眼一抹黑。
  矫情逼可算老实了,文盛在跟才启未的唇舌翻搅中终于顺了点儿气儿。妈逼,迟早有天被你老丫挺的气死,他想。他也终于温柔了下来,亲吻得细腻,亲吻得温柔。你以为他想跟他摔跤啊?他闲的!可他倒是想好好儿的呢,才启未老不配合:他就爱踩他尾巴。他要是不蹂躏他,好像就没见他一样。这孙子!
  文盛舒服了,不高压碾轧了,才启未还一肚子火儿呢,真真一肚子火儿!先是瞪眼瞧着施沐晨柔情蜜意凝望秦浪憋闷,再是文盛大闹婚礼害他没法儿做人,接着又他妈摁小鸡子似的给他摁车里,还骂他!奶奶个熊的,你骂就骂,你嘴骂人还不够,还他妈咬人!他能饶了文盛吗?他当然不能!他不能他一把捏住了文盛的下巴,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他给他亲了回去。亲得凶猛而粗鲁,近乎啃咬。是嘴唇也好,是舌头也罢,他统统不放过!你大爷的,你当老子好摆弄是怎么地?
  “你大爷的!你他妈是不是饥渴的不行啊!”
  终于逃脱魔爪,不对,魔唇!文盛瞪眼瞪得能活瞪死才启未——他让他给整懵逼了,你他妈忽然这么热烈干嘛啊!
  才启未也没比他好到哪儿去,他已然歇斯底里了:“我讨厌你!讨厌死你了!我他妈一定要跟你绝交!”
  “绝交你大爷!你就快现在脱我裤子了!”
  “怎么有你这样儿的人啊!文盛你他妈混蛋王八蛋!你这人怎么能蛮不讲理至此!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我认识你!”
  “那你就活该倒霉吧!你他妈有本事造个时光机,没本事活受着!”
  文盛系上安全带直接起步上路,他不跟他打嘴仗,打不过,他获胜的唯一筹码就是——及时停止。
  “往右!”
  到岔路口才启未一声喊给文盛吓一跳,条件反射地他还真往右拐了。
  “你瞎他妈喊什么啊!往右干嘛去!”
  “回酒店!退房!下午的飞机我回大连!”
  “不许回。”文盛说得理所应当,就好像才启未是跟他商量似的。
  “你有病看病去。”
  “少跟我哔哔,把我惹毛了我给你身份证铰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