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1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1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5-12, 17:08


  吃过饭才启未去把碟子洗了,文盛喝茶看电视,然后他想起戴凡那小婊子了,一想到他正贱兮兮地等着土豹子,他就幸灾乐祸。你慢慢儿等着,我熬不死你的。你还别说,他真有点儿对戴凡刮目相看。本以为他是只兔子,倒是露出狐狸尾巴了。他从来不敢忤逆他,可没想到他竟玩儿起了暗度陈仓这一套。喜欢土豹子啊?我他妈还喜欢呢!我能让他被你拐走?你当我死的!
  “哪儿疼啊?”才启未擦着手出来,把厨房用纸扔进了垃圾桶。瞧文盛那狰狞的表情吧,怪吓人的。
  “肺疼。”
  才启未笑了,“还生气呢?”
  “过来坐我旁边儿来。”文盛收了收腿。
  “我嫌挤。”
  才启未坐到了扶手椅里,心跳的频率又不对了。他哪是嫌挤啊,他是臊得慌。你瞧文盛那样儿,他不好说他色眯眯的,他色眯眯的自己成啥了,可他那德行他绝对不过去。他又没失忆症,他可以表现得坦荡荡,但那也没法掩埋他俩那晚的出格。还不如有失忆症呢,他想,就像陪某个女朋友看过的一电影,那女的每天早起都不记得前一天。如果可能,他真想忘了。因为忘不掉,只能不去想。然而,不去想和忘,根本就是两码事。
  文盛斜眼儿看着才启未,他虽是一脸平静,但那平静之下眼底的慌乱就特别明显。有意思。他嘴角不禁上挑。他本来还真没别的意思,就想他过来挨着他,但他现在不这么想了。你丫害哪门子臊啊,弄得一脸可爱相儿。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老不经意地露出这种可爱呢?
  才启未感觉得到文盛在他看,这就让他更不自在了。可他又不能呵斥他,这一呵斥不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所以他就试图集中精神看电视,尴尬就尴尬在,电视演了两分钟就插广告了。他总不好盯着广告看。
  蹭一下,才启未站了起来,他冷不丁站起来吓了文盛一跳。
  才启未站起来也不知道要干嘛,可直挺挺地杵着显然也不是事儿。
  “我困了,去躺会儿。”他说着逃也似地往客房走。
  钻进客房还则罢了,才启未关了门都不放心,从里面上了锁。锁完才是真窘迫:弄得像他怕他似的。
  文盛动也没动一下,这个没动指的是他的胳膊腿,但那眼珠子可没闲着,从才启未起身到落荒而逃到砰一下甩上房门,他都瞧着呢。他想了一下,他可以现在起来,推门进去,该干嘛干嘛;他也可以按兵不动,继续看电视喝茶,让土豹子抓心挠肝各种猜测惴惴不安。
  当然选后者。文盛往沙发扶手上一躺,乐了。这会儿他过去以土豹子那缩头乌龟的孬种范儿,他搞不好能把门插上,不如让他像惊弓之鸟,他越慌越不安,越不安越闹心,越闹心越绷不住,绷不住他就自己出来了。他想好了,等那时候再杀他个措手不及,给丫吓破胆!
  想着都带劲。追捕这样一头强健的猎物本身就他妈带劲!
  才启未一定是睡不着的,可文盛躺了会儿却困了。是真困。刚吃过饭,他又躺着,体内的大量血液跑到了胃肠,大脑缺血,能不困么?困了就困了,困了就睡。他就这么坦然。反正土豹子且得犯怵呢。
  那么文盛的如意算盘打得究竟对不对呢?
  当然对。
  就像文盛就是文盛,无法无天;才启未也就是才启未,胆小如鼠。
  这会儿他就像关在笼子里的老虎,来回来去蹓跶。从笼子这头儿走到笼子那头儿,再从笼子那头儿蹓跶回笼子这头儿。除了仓皇焦躁,他也没别的可干——钻进来的匆忙,连手机都没拿。蹓跶烦了他一头扎进床里,不解恨,索性翻出枕头,拿枕头压头上隔绝光线。但他的耳朵是时刻惊觉的,丁点儿声音也不放过。然而,令他受不了的也正是丁点儿声音都没有。上不去下不来,心始终高悬的感觉最磨人。才启未想,干脆闭眼睡觉,反正昨儿就没怎么睡,可越是想睡越睡不着,焦躁委实直线攀升。
  在床上翻来覆去烙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启未要崩溃了,他不知道文盛干嘛呢,想干嘛倒是很清楚,也正是这想干嘛让他瘆的慌。
  他翻身从床上下来,踱步走去门口,竖起耳朵听,除了隐约的电视声,啥也听不见。他好生听了会儿,忍不住轻轻拧开门锁,将门开了一道缝。
  没人。
  呼。他瞬间松了口气。
  等了三两分钟,他蹑手蹑脚往茶几走,想着拿上手机再回去,结果刚走到沙发,吓他一激灵——人在!躺着睡着了!
  一瞬间才启未是五味杂陈:先是惊吓,再是呆愣,接着愤怒。好你个混蛋王八蛋,老子都被你吓死了,还以为你要怎么着,结果你他妈倒是踏实,还睡上午觉了!他恨不能一巴掌拍他脸上,打不死他吓死他。
  凝视着那张熟睡的脸,才启未的表情也是一系列的变化:先是嫉恶如仇,再是一脸嫌弃,跟着吧……你还别说,他瞪眼时候活像门神,闭眼睡觉倒挺……说不上来。才启未在他旁边蹲了下来。这么看也就是个人嘛。还是个挺英俊的男人。他那身乖戾都对不起这么一张出色的脸。盯着这张脸好生看了会儿,他出神了,想起了头一次见到文盛,那是高中一年级报到注册的日子,那时他初到这座城市没多久,没朋友、不熟悉环境,父母也因为工作忙抽不出时间陪他来;反观身边的同学们就不一样了,彼此相熟,嬉笑热闹。在他茫然无措的时候,他感受到一股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文盛端正的脸孔,人都有面目五官,却生得各自不同,组合在一起,有人出类拔萃,有人丑陋不堪,但大部分都是平凡普通,就像他自己。而文盛显然属于前者。这么说还不够贴切,应该说,他活到16岁,接触到同龄人里,还从没有过这样一张精致的男孩面孔。他下意识地就对他笑了,但显然对方并不买账,他挪开了视线,没表达半点友好。后来见到施沐晨,施沐晨也漂亮,无可挑剔的五官组合,但他可比文盛友好多了。在才启未的记忆里,关于施沐晨,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笑,他一笑,他觉得什么都可以融化。又温柔又温暖。好看极了。文盛和他刚好相反,永远都是冷冰冰的,凛冽刺骨,高不可攀。仿佛谁多看他一眼都是对他的冒犯。明明好看,却讨厌被人看。就像他这个人,永远要以冷酷包裹上温柔的内核,以坚硬隐藏内心深处的柔软。矛盾体。
  才启未拿文盛当万圣节过,文盛拿才启未当情人节过。才启未走过来时他就感觉到了,不是他没睡实,是他刚好睡醒了,睡醒了,感觉就灵敏得很。但他没动。一动都没动。他蹲下来他也知道,别看他没睁眼,但视线的高度发生变化他能感觉到。直到听见那声叹息,他才看向他,他不知他因何叹息。双眸映入的男人正凝望着他,还是那双清澈的眼睛,还是那张干净的脸庞,却透露出一丝忧郁。这忧郁让他心生怜爱。
  一个吻,来的突然却不仓促,不容拒绝却温柔动人。才启未接受得平静。是真的平静。那一刻他的精神是放空的。脑海里什么也没有。只有这个吻。他的脖颈被他单手环住,那条臂膀让他略感沉重,于是他顺势下压,这姿势不像是文盛在吻他,而是他在吻文盛。当然,一个吻必然是两人参与的,但总有主动和被动,可这一刻,他分不清谁是主动谁是被动。手压到了柔软的沙发,也压到了沙发上扔着的遥控器,耳朵里忽然传来了老唱片的声音,听不懂的语言像是透过收音机传来,背景里还有沙沙的声响。悠扬的乐曲,老派女歌手的歌唱,浓重的旧时代气息扑面而来。
  他们吻了很久,唇与唇,舌与舌,唇与舌交织缠绕。文盛喜欢才启未的嘴唇,它们厚实而饱满,富有弹性又湿润柔软,这样的嘴唇咬起来特别有劲道。他也喜欢他温热的鼻息,那平稳的节奏也好,热烘烘的气息也罢,他统统喜欢。
  这个吻无可挑剔,这个吻漫长而缠绵,这个吻几乎将他们从现实中抽离,进入到一个空无一物的广阔空间。所以这一吻的结束是叫人恋恋不舍的。由于恋恋不舍,他们紧密地注视着对方,是欣赏也是玩味。
  才启未本以为这一吻结束他会尴尬不已,但实际情况是,他没有。他自然而然地在地毯上坐下来,任由文盛的手搭在他肩上,从他身后抚弄他的脖颈、他的锁骨,若有若无的。他这样他非但不反感反而觉得放松舒服。这样的感觉他遗忘了许多年。被一个人喜欢的感觉。那种踏实与温暖。他曾以为,这样的感觉今生再难寻,然后现在,他发现他错了。
  电视屏幕呈现出一片淡蓝色,频道不知怎地换去了这城市广播。老旧的唱片在沙沙声中旋转,一把特有的、旧时代的嗓音唱着听不懂的歌曲,却令人全身心的放松。就像刚刚那个毫无色情意味的吻,不带侵略性的吻,却叫他无比满足。文盛抚摸着才启未温热的肌肤,指尖传来的触感也是暖的。
  “一会儿咱俩去天文馆看看好不好?”
  才启未的声音打破了这静谧的时刻。
  “可以。”文盛回答得漫不经心,但跟他这懒散的模样不同,他的内心是波澜起伏的,心脏跳动的频率加快,导致他的呼吸节奏都有些紊乱。原来那些回忆,不仅仅被他一人珍藏。才启未不仅记得,并且也会将之与他们两人联系在一起。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1②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5-13, 15:2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赶紧来一发吧,小菜菜和戴小凡都整了好几回了→_→文盛在真爱面前就怂了,明明是肉食动物,却要吃素么。这两装逼范儿在一起着实挺搭的~~~~~~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1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5-13, 17:27

平朵 写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赶紧来一发吧,小菜菜和戴小凡都整了好几回了→_→文盛在真爱面前就怂了,明明是肉食动物,却要吃素么。这两装逼范儿在一起着实挺搭的~~~~~~
且,他俩还都觉得分明是对方装逼……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