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2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2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5-23, 15:26


  “你这办公室怎么越来越乱。”
  文盛大摇大摆地往沙发上一坐,坐得四仰八叉,再点上支小烟儿,那派头,简直跟在他自己办公室似的。要多自在有多自在,要多没德行有多没德行。
  “我让你来了?”才启未脱了外套挂起来,坐到办公桌前,该干嘛干嘛。
  “可不就是你让我来的么,我说回家,你非要来公司。”
  “我一堆事儿压着呢,我说没说让你别跟着。”
  “不跟着你我干嘛去啊?”
  “你爱干嘛干嘛。”
  浏览着屏幕上的诸多待处理事宜,才启未不搭理文盛了。与文盛相比,工作都显得那么喜人。
  这两天他过的啊……他都不想回忆。先是跟戴凡跟文盛同一屋檐下的尴尬,再是施沐晨发简讯问他跟文盛到底怎么回事,接着向东来电话吼他你是不是不想打球儿了你他妈到底来不来训练……
  天都要塌了。
  那天在戴凡家吃过晚饭,文盛一点儿走的意思都没有,才启未如坐针毡,也不好意思自己张这个嘴说走,仨人就那么耗着,别提多别扭了。文盛就是存心的,他还不知道么,看他出糗他简直乐此不疲。才启未是真恨自己啊,真恨!没把柄他都不饶人,现在话棒儿落在他手里了,他可不就没完没了了?最后还是戴凡替他解围,说明天还要早起去排演,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收拾。没这道逐客令,文盛还不抬屁股呢,他能坐那儿把手机玩儿到没电为止。但折磨可并没有因为他俩出来就能停止,进电梯文盛那破嘴就来讨厌了:呦,看你挺低落啊,要恋恋不舍咱回去?才启未给了他一句你有病吧,文盛不依不饶:难道是我会错意了?应该是我走你回去?之后,俩人你一言我一语,一直掐到回家。全是恶言恶语。进门才启未直接去洗漱,洗漱完直奔客房。嘭一声把门甩上,文盛却大言不惭地在楼上喊开了:你要想跟我睡你就上来呗,你摔门干嘛。才启未吼了声滚,拉灯睡觉。这一天给他累的。心累。早起睁眼床头柜上又摆了只花瓶,里面插了朵山茶花。花朵开得艳丽饱满,虽没有香味,却仍旧很讨人喜欢。才启未拿过来,细细抚摸了一会儿柔软的花瓣才下床。此时,文盛已经出门了,他刷牙洗脸给自己做了早餐,吃完洗了盘子,才启未无所事事,便就上楼去了空中花园。适逢冬季,庭院里的月季都已剪掉了枝杈,一些喜暖的地栽植物已经被塑料布包裹,腊梅迎寒风屹立,是庭院里唯一艳丽的色彩。温室就不同了,春兰和莲瓣已经钻了花骨朵,还有他叫不上名字的兰花开了花,山茶和杜鹃也正次第开放。还有他的肉肉,钻花芽的、抽花剑的,比比皆是。不得不说,文盛养得非常好,株型、颜色样样无可挑剔。他想,等到春天,他就在庭院里挪一块地,填上颗粒土,把这一相框的肉肉挪出去,它们一定会长得又大又饱满又鲜艳,再架个防雨棚,有雨挡雨,晴天可以挂遮阳网,等到冬天,就拉上棚膜做保暖。想时候开心得不得了,想完他整个人就不好了——那岂不是说,他还要无休止地跟文盛纠结下去?好烦,这是他现在最不愿去想的,首先他就不该跟男人揪扯不清,其次文盛绝对不应该被列为对象,再来……戴凡楚楚可怜的脸庞又冒了出来。
  然而,还不等他的纠结症发作,手机响了。是简讯。竟是施沐晨发的。只有短短几个字:你跟文盛到底怎么回事?才启未瞪着眼前的汉字,瞪了一分钟回:度你的蜜月吧,哪来这么多废话。短信回传:我们是补办婚礼,蜜月已经度完了,你忘了吗,你一个电话搅和了我的蜜月,然后,又带着文盛搅和了我的婚礼。才启未绷紧了嘴唇,按手机屏幕打字的力道格外大:你是埋怨我呢?那我诚心诚意地跟你说声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搅黄了你的婚礼你的蜜月,但我不是故意的。如果我是故意的,我就不送你餐具了,我会祝你孤独并长命百岁。诶好,这条发出去,施沐晨把电话打过来了,他急了。也是怪可笑,他俩分了这么些年,竟然还能吵得不可开交。最后也没吵明白什么。本以为吵过就完了,反正他俩就这么吵了小半辈子,且施沐晨从来也吵不过他,可……让才启未没想到的是,最后的最后,施沐晨撂下一句话:随你便吧,以后我也不能处处关心你了,你好自为之,千万别惹上麻烦。这么一句甩出来,才启未知道自己输了。谁难受谁知道,他难受他没法跟自己装没事儿人。
  后来他去处理一些力所能及的公务,对着笔记本屏幕逃避现实,向东又把电话打来了。跟他窜了,问他到底想什么呢,连着几次不参加队上活动!那真是劈头盖脸一顿骂。才启未想,自己胆敢在微信上跟他请假也是蛮蠢的。礼拜五他约了下午去杨树林那边,当然要说不是逃避也不真诚,有点儿逃避的意思,AI+那边的事儿并没那么棘手。是的,上周他们注册了自己的品牌为AI+,找代理公司办的,杨树林喜欢他的创意,AI人工智能,用汉语拼音念刚好是爱,再来个加号,简直太高度概括他们的产业了,他说我找你做联合创始人果然太对了。嘿,真的,现在最让才启未高兴的事就是工作了。工作再麻烦也能找到解决办法,它不像生活,越梳理越顺当,生活呢?那简直是一团被捯乱的毛线,你还找不见椅子背儿!向东骂得铿锵有力,才启未举白旗,说我礼拜五一定出现,我错了,我跪下。向东说你少跟我打哈哈,你也是忒不像话,我都多久没见着你了?大棚你也不来,活儿都没人干啦!才启未顺着轻松的气氛调侃:我是你请的长工啊。向东约:错,长工要钱你不要,你是不知道现在竞争多激烈,多肉火啦,跑出来好多南蛮子瞎砸价儿!俩人好生聊了会儿,听说他在北京,那边赶紧收线了,讲话你他妈也不嫌漫游费贵。才启未挂了电话,长出一口气。听得出来,向东啥也不知道,那即是说,谭琳什么也没说,一切如常。可出了这口气,他也轻松不起来,毕竟,还有柳未然那档子事儿没了。他想,这么躲下去太不像话,他还是得找谭琳说清楚,然后跟柳未然断了。这么想完他也是一身冷汗。按理说,他应该跟文盛、戴凡断干净,然后好好儿跟姑娘谈恋爱结婚,然而,他却没法这么做。以前也就算了,现在他这样清楚地意识到男人之于他所带来的吸引力,低俗点儿说,性吸引力,他做不到去有意欺骗姑娘。绝做不到。他不是那样操蛋的人。
  这就是才启未这两天来的生活,你说天能不塌么?
  “我约了小潘的哥们儿踢球儿。”文盛放下手机,对埋头干活儿的才启未说。
  “好。”才启未头也不抬。他看报表看得眼花。
  “小潘说也去跟我们踢会儿。”
  “嗯。”
  “你去吗?一起?”
  “不了,我得把手头儿这点儿事儿铲了。”
  “之前他说你老不去你们球队的活动。”
  才启未抬起头来,看向文盛:“你怎么那么爱跟我朋友聊天儿啊?”
  “我乐意。他们跟我就不是朋友啦?不跟他们交朋友,我能知道你傻逼兮兮跑施沐晨婚礼?”
  嘿,才启未这个气结,敢情他是让小潘豆豆两口子一人卖一回!
  “谁跟你是朋友,少自作多情。”
  “呵呵。人家还真爱跟我当朋友。我多有魅力啊!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多金又大方!你嫉妒啊?”
  “钱多人傻速来。”
  “你大爷的才启未!”
  “走,赶紧走。我得保持好心情才能把这堆烂事儿铲完。”
  “给我叫车。没点儿眼力见儿。我得回去取球衣球鞋。”
  “你是手机坏了还是手坏了?”
  “我就没你那软件儿!我一个有司机的主儿,我安什么叫车软件儿!”
  “那你再雇个司机?”
  “你再废话我现在就把你事儿全嚯嚯了!”
  “你行你能我不惹你。你回去顺手儿把我行李箱带回去。”
  “叫车司机管搬东西吗?”
  才启未一脑门子官司:“不管!”
  “那你叫个人帮我搬车里呗。”
  “我笔记本都拿出来了,基本就是个空箱子。”
  “本大爷从来不干粗活儿。我字典里就没负重俩字儿。你晚上做饭啊,我回去吃。”
  文盛也就是走的快,要不才启未非拿文件夹拽他不可。他走他也不推行李箱,他让前台小姐给他送下去的。才启未看着这一幕,心想,也是没谁了。他也好意思,让个大姑娘给他推行李!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2①

帖子 由 雨石见 于 2016-05-25, 17:37

秦浪嘲笑文老爷不会玩男人,你看人文老爷也是有情调的,就这床头的花儿就不错嘛。
avatar
雨石见

帖子数 : 198
注册日期 : 11-05-08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