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2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2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5-24, 17:02


  小潘见着文盛略懵逼,哎呦脸上咋又挂伤了?
  “你脸咋的了?”
  “啊?”
  “颧骨,嘴唇下面。”
  “噢……”文盛哪好意思说被人打了?倒霉催的,跟才启未一块儿他净挨打了,“踢球摔了。”瞎话张嘴就来文盛也。
  小潘看着他,他又不傻,文盛那一迟疑他就知道他撒谎呢。那甭说了,又才启未干的呗。诶对,小潘一直误会着呢,以为文盛跟才启未好***那一口儿。
  跟球队的朋友们见了面,大家热情地打招呼拥抱,文盛发觉,他还真好久没跟他们踢球儿了。都是帮子不错的汉子,球技也很可以。这会儿他换好球衣穿上拐子上场,又是斗志昂扬。他从小儿喜欢踢球儿,可说是多少年来不变的爱好。但这跟才启未打冰球还不一样,才启未虽然打业余赛但他是有俱乐部的,也算职业选手,文盛更多的是爱好。
  一场球踢下来那是大汗淋漓,运动量大嘛,球场是20*40米的标准5V5比赛专用场地,来回来去的跑完一场,那真是累。是上岁数了,文盛想,早些年哪会有这种虚脱感啊。当然,斜眼儿瞧瞧走他旁边的小潘,他还是聊表安慰的,小潘比他小好几岁,喘得唉,就跟背着熊猫阿宝上楼的黑金刚似的……他都想问问他:用背么?当然,术业有专攻,打冰球小潘那是相当猛的,人家不用跑嘛,人家滑着。这么一想还真没错儿,才启未踢球儿就不咋地,他俩还一共同特点——爱犯规。为啥?野呗!伤害指数5.0。他俩不打冰球可以考虑打橄榄球。
  去更衣室拿了毛巾浴液,大家奔淋浴室鱼贯而入。小潘刚把气儿倒顺了,抬眼皮瞧见文盛,喘气儿又不顺畅了——哎妈呀,敢情不止是脸,身上才是“刺激”,瞧那青一块紫一块的吧!你俩也不怕闹出人命来啊?这才启未下手是不是要这么狠啊?这文盛就这么喜欢被人打啊?
  文盛径直进了没人的隔间儿,热水下来痛快洗澡,压根儿没注意到小潘跟看怪物似的看他。
  小潘内心是万匹草泥马奔腾,这也太出圈儿了。可他跟文盛吧远不到能说这种私密事的程度,所以他想,他还是得跟才启未说说。这么下去还成?他真怕哪天没搂住出人命……
  文盛围着毛巾出来,瞧见了坐在条凳上的小潘,这位头发都吹干了衣服都换好了,没走,并,一脸苦涩。见他出来,欲说还休的。
  啥情况?要借钱啊?这是文盛的第一想法。
  “这儿离东哥大棚挺近,一块儿吃饭啊?”
  小潘尽量表现得自然一点儿,再自然一点儿。
  “呦,土”土豹子仨字儿几乎脱口而出,文盛及时刹车:“启未晚上做饭。”也透着是跟小潘熟了,没过脑子他就想说才启未外号儿。启未,啧啧,他还真不习惯这么叫他,施沐晨倒是老这么叫他。
  “咳,还做什么啊,叫他一起呗,我给他打电话。”
  “也行。”文盛开了更衣柜。倒是有阵子没见向东两口子了,他盘算一会儿顺路给他们买点儿啥。合适,这样他能搭小潘的车,“诶,你跟丫说,回家把车取上。”这多好,回去也有司机了。
  文盛一转身,小潘又瞧见了他身上那青一块紫一块的。
  唉,作孽啊……他忍不住想捂脸。
  
  才启未一进门就开始拾掇屋子,没辙,乱呗。省得文盛回来又叨叨。食材他也采买好了,都是些文盛爱吃的。他对自己也挺无语,嘴上说着你别跟我回来,结果飞机上被文盛握着手又安心无比,高空飞行的耳压不适似乎都消失不见了;嘴上说着我没空搭理你,结果还不是给他忙前跑后,又是提早从公司走,又是买他爱吃的蔬菜水果肉类海鲜,还他妈情情儿地收拾屋子;嘴上说着不收留不提供住宿,这会儿新的床单被罩都准备齐全了……
  也是够了。
  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手机响了,才启未去茶几上拿手机,一看是小潘。
  “喂?”
  “晚上东哥那儿吃饭啊。”
  “哈?”
  “我们踢完球儿了,这就过去。文盛说让你回家把车开上。”
  “你们约了向东?”
  “是啊,我们就在他大棚这边儿一球馆踢的,谭姐饭都做上了,你赶紧啊。”
  靠。挂了电话才启未脑子嗡嗡的。小潘这哪是商量啊,这是通知啊!他压根儿没拒绝的机会……要知道,他现在最怕看见谭琳。虽说他是打算跟谭琳说清楚,然后跟小柳儿断了,可他还没准备好啊……当然,何时能准备好他也不清楚。可这事儿没听说过择日不如撞日的。
  妈的文盛。才启未一边收拾水池里的食材一边跟心里骂。你不是回来吃饭么,怎么小潘一叫你就走!可这事儿他也赖不着文盛,他跟谭琳的尴尬遭遇文盛又不知道。他是一贯爱跟他的朋友们就合!
  现在才启未骑虎难下了。去吧,他犯憷;不去吧,颇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
  
  一路上小潘开车跟文盛闲聊,委实是闲聊,并没什么主题,都是话赶话走。小潘几乎都快说到***的事儿了,文盛却给他打了岔。他看见沿途路牌上的楼盘广告了——私人海滨、品味园林、独栋宅院生活,等等等等。那广告词写的叫一个热闹。
  “诶,我听才启未说,你们做海滨别墅的项目?”
  “啊……”小潘不得不把嘴里的话咽回了肚里。
  “这广告牌是你们项目嘛。”
  “不是。我们二期卖的差不多了,三期还没开。你也知道,最近地产业不景气啊。”
  “哦。”
  “你想跟大连置业?”
  “随便问问。你要是有资料什么的,下回见面儿给我带一份儿。”
  “行,有的是。”
  “二期卖的不错?”
  “还可以。压了几套大的,剩下差不离都卖了。现在出太亏,再捂一捂。”
  “哦。”
  “大连不错哈。节奏没那么快,基本没空气污染。”
  “不错。比北京强多了。诶!停一下儿。”文盛透过车窗看见了路边有机农庄的牌子。
  小潘踩了刹车。
  “那边儿。有机农庄。我看看给向东他们两口子买点儿什么。”
  小潘调了个头,斜插过去奔着有机农庄去了。
  
  向东见文盛和小潘进来,还以为要过年了……
  确切来说,应该是小潘来回三四趟,搬了好几个箱子,说是文盛给他们买的有机食品……
  “你来吃饭就来,怎么还老带东西。”向东说着,递了烟给文盛。
  “咳,刚好路过瞧见了。吃呗,吃能有多少钱啊。”
  “我可有阵子没瞧你来了。”
  “鹏子,”文盛招呼东子的伙计,“你找个推车给谭姐拉过去呗。”
  “行嘞~”
  “忙啊,年底了,公司事儿多。”
  “也是,大老板嘛。”
  “你不是大老板啊,生意怎样啊最近。”
  “别提了,”仨人在沙发上坐下,向东从茶几下面拿出一次性杯子,给文盛和小潘一人倒了杯水,“不好干。那天我跟启未打电话还说呢,多肉火啦,干的人多了,砸价的就多。”
  “但是你们有公司的绿植项目吧?”文盛弹了弹烟灰。
  “更不挣钱,谁给你管啊,半死不拉活就得找你去,老得换新。油儿钱也涨。”
  “那是不好干。就没想想别的辙?”
  “想也没用啊,没钱。从我们这儿再奔西,空出来一大片地,早先说是弄养老院,后来黄了,我本来寻思给接了,想弄个主题度假村,就让城里人周末来住住玩儿玩儿,给他们代种菜代种花儿什么的。谭琳说不着调,一听贷款她就急眼了。说现在经济环境这么差,让我别整邪的。”
  “我听着行啊,北京周边也好么些干这个的,不差人去。”
  “孩子正是上学的关键时候,她不愿意弄了,就指着孩子考重点上大学找好工作呢。”
  “地给签多少年啊?”
  “二十年,全款。”
  “呦,挺实诚啊,现在谁还跟你二十年一签啊。”
  “我也是觉得啊。要不动心了呢。”
  “你这样儿,你把你想到的,打算做的,你写个东西给我,我细看看,不就是差钱么,我有投行。”
  小潘一直喝水没参与聊天儿,这会儿他看见坐在对面的向东眼睛都亮了。
  “真的啊?”
  “钱的事儿我从来不说假的。一块儿挣钱的事儿哪能来假的。”
  “行!这项目绝对靠谱儿,我琢磨好一阵子了!”
  “你什么琢磨好一阵子了?”
  听见谭琳的声音,仨人都看了过去了,只见她缓缓走过来,脖子上还挂着围裙。
  “没什么,聊天儿呢。”向东往里挪挪,给媳妇儿腾地儿,“你怎么过来了?”
  “骨头酱上了,慢慢儿咕嘟着。文盛给我扛来这么老些东西,往冰柜里塞了这老半天,要不早来了。”
  “咳,慢慢儿吃呗。”文盛把烟碾灭在烟灰缸里。
  “酱骨头了?嘿,还真来对了!”小潘最爱吃谭琳做酱骨头。
  “可不是么,你掐点儿啊。做好我给豆豆装一盒,你走时候给他带上,他也爱吃。”
  “那他得美坏了。”
  “启未呢?”谭琳装没事儿人似的问。打那回从他家走,才启未再没来过,听向东说队上训练都没去,谭琳挺不是滋味。她发脾气归她发脾气,她骂他归她骂他,但她可没有断交的意思。她之所以生那么大气,恰恰是因为大家关系太好太近了,他这样的欺瞒怎能不叫人火大?确实,这不是件应该到处宣扬的事,但他才启未采用欺瞒的手段就太卑劣了。小潘跟豆豆何尝不是这样,但他们从没想过去欺瞒谁。这欺瞒还特别触动她的女性神经,这毛病想也知道不是突发疾病,才启未一装这么些年,小柳儿按下不说,他是骗了多少姑娘?这么些姑娘在最美好的年华付出最宝贵的青春去跟他谈恋爱,他把这些姑娘当什么了?这确实上升到品格问题了。这阵子柳未然也没怎么跟她联系,想来也是被才启未惹恼了,连带着她这大媒都跟着挨臊行。谭琳不怕跟着才启未挨臊,她做的媒给俩人牵头她活该挨冷脸嘛,保媒拉纤也没说包送洞房的,介绍人就是介绍俩人认识,成不成还在他们俩,不成也没啥,不成痛快白白也不至于落埋怨。她难受在,才启未那暧昧不明的态度,自己明知真相又不能明说劝小柳儿别瞎耽误工夫儿。她确实活该挨虐,她这是助纣为虐呢她。可她没办法啊,她是恨不能给才启未两巴掌,可她打他有用吗?没用。她去跟柳未然说才启未是个同性恋能行吗?当然不行啊!才启未装了这么多年,想也知道最怕别人知道他的这倾向,她再是跟他生气,他也是她朋友啊,真是朋友,对她对向东对春天他才启未做的够够儿的,挑不出理儿来。她不能害他。她不能害他,她也不能害小柳儿,小柳儿也是她朋友。可她这样知情不报,其实就是在害小柳儿,耽误她时间浪费她情感。那既然在才启未和柳未然中间她选择了替才启未守口如瓶,那她就活该挨臊。
  “没来呢,一会儿到,他跟文盛今儿的飞机回来的,好像去公司处理事儿去了。”小潘喝水。
  “对。我们俩中午到的。”
  “噢。”
  “诶,他也没说他参加谁婚礼去了。”小潘顺嘴一问。
  文盛耸了耸鼻子,“我们一高中同学的婚礼。”
  “哦?那怎么没请你?”
  “我这样有身份的人从来不轻易参加谁婚礼。”文盛是压着气儿说的。
  小潘乐了,“你咋这么逗呢。”他还亲密地推了他一把,“神烦。”
  文盛心里苦,可文盛从不说出口。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2②

帖子 由 雨石见 于 2016-05-25, 17:43

文老爷玩S M ,还是受 虐的那个,想想就醉了。。。。。。
avatar
雨石见

帖子数 : 198
注册日期 : 11-05-08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2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5-26, 17:29

雨石见 写道::文老爷玩S M ,还是受 虐的那个,想想就醉了。。。。。。
哈哈哈哈,还是挺喜感的呢!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