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2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2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5-26, 17:04


  跟文盛碰杯的时候,谭琳碰到了手机,她扶了一下儿,不小心按亮了屏幕。浅浅喝了一口,她习惯性地解锁,看看通知栏,QQ消息提示数又是99+,显然,群里正聊得热闹。点进去,果不其然屏幕滚得飞快;后退,想关闭屏幕,她发现系统消息也有十来条,肯定都是等加群的。通过了三个人之后,让她万万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竟有一条柳未然退群的消息。
  这是咋了?
  坐在她旁边的向东发现了媳妇神情的异样,刚想问她咋了,就看到才启未推门进来了。
  “诶呦,可算是来了。快快快,坐下吃饭,琳琳,你再把菜热热啊。”
  “我先打个电话。”谭琳站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打电话不成啊!”
  “别让琳琳姐忙活了,没事儿。”才启未在文盛身边的空凳子上坐了下来,尽量表现得神情自若。要知道他进门前,好生运了会儿气,生怕见了谭琳腿软。
  “你这车堵美国去啦?”文盛对才启未表示不满。
  “小柳儿退群了。”谭琳对向东说。
  “啊?”向东有点儿懵逼。
  “我打电话问问她,这是咋了……”
  “琳琳姐……”才启未喊住了她。随着他开口,大家的视线都落到了他身上,“我……”
  谭琳看着他,等他说。
  “我……”才启未语塞,可硬着头皮也得说啊,他不说谭琳也会给柳未然打电话,要等那会儿再等谭琳勃然大怒,还不如他先招了:“我来之前……去小柳儿那儿了……”
  这会儿文盛的视线直直射在了才启未脸上,啥?老子坐这儿干等你半天,你找你女朋友去了?
  “我说我实在太忙了……没时间谈恋爱……不如还当回普通朋友……”
  一时间,桌上在座的诸位神情各不相同:向东如释重负,小潘搞不清状况,文盛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而站在桌旁的谭琳眉头收紧、鼻子微耸,嘴角拉成了一道线。
  “挺,挺好。”向东拿过椰汁给才启未往杯里倒:“你是太忙,先忙好事业,别的不重要。”
  小潘的八卦症发作了,“你啥时候交女朋友了?”说的时候他还偷眼瞧文盛。
  文盛一脸的幸灾乐祸,“没抽你一巴掌?我瞧瞧你脸。”
  谭琳走了,进闺女屋儿了。
  “那什么,酱骨头,啃。我去热热菜。”
  才启未没半点心思动筷子,他也不吭声,低头看地面。
  
  谭琳给柳未然打了仨电话,柳未然一个也没接,女儿春天吃了饭在看电视,她催着她做作业,口气也就谈不上好。春天跟她犟了两句嘴,惹得谭琳更火大了几分。赶上这时有人敲门,谭琳恶狠狠地给了句:“谁啊?”
  “我,启未。”
  谭琳开了门,俩人四目相对,当着女儿面儿她啥也说不出,于是领才启未由东屋去了后院儿。
  晚上温度低,谭琳披了外套也觉着冷,可她却渗着不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还能说什么。
  “琳琳姐……真的,特别对不起。我也没想那么多……可能我跟她说完之后,她气不过就退群了。当时她挺生气的,我想追她来着,但我没有,因为我觉得多说多错。”
  谭琳低着头,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仍旧沉默不语。
  “也不是因为你上次撞见我跟……不是因为那些我跟小柳儿提分手,是我现在不在状态,我确实挺忙,生活上也挺混沌,我自己都没想清楚当下,就更别提以后了。我不能耽误她,小柳儿挺好的,也是你朋友,我真不想辜负你的美意,可……我更不能对她不负责任。”
  “呵,你听听你自己说的话吧,虚伪不虚伪?处处你对她负责,处处你怕她伤心难过,处处你……那你一开始为什么不拒绝?”
  “我……我……你那么诚心诚意给我张罗,我怎么能……”
  “才启未,你什么时候开始的?”
  “嗯?”
  “你这毛病,什么开始的。总不可能哪天一睁眼你就成同性恋了吧?”
  “……”
  “说话啊,你不是来找我解释嘛。你说啊。”
  “我无话可说。我知道你在气头儿上。”
  “那我这么问你,要是我那天没去你家,你会跟柳未然提分手吗?”
  “我会。我刚才跟你说了,是我忙,是我还有许多没想明白的。”
  “我这么问你你都不说实话。你拿我谭琳当朋友吗?”
  “这就是实话……”
  “放屁!你除了逃避就是推脱!你除了虚伪就是掩饰!我认识你多少年了?比小潘早好几年吧?小潘对自己的事从来不隐瞒,他还带豆豆过来了,我谭琳歧视过他们吗?我一样对他们好,我一样拿他们当朋友,谁他妈敢跟我哔哔我能骂丫挺的!我是那种戴有色眼镜的人嘛?我谭琳你不知道吗?我前头那混蛋男的在我怀孕时候出轨,我娘家哥哥把他们家给砸了,我离婚了,我自己带孩子,干过好多工作,三教九流都见识过,我现在嫁给向东,他比我小好些岁,背后指戳我的人多了去了!就因为我遭过白眼儿,我从来不给人白眼儿!你才启未是我跟向东的朋友,你怎么着你都是我们的朋友,可你拿我们当什么?你竟然连实话你都不敢说!你让我怎么瞧得起你!”
  谭琳火力全开,把才启未骂怂了。他无法反驳谭琳的话,她说的都对,可她不是他,她又怎么能知道他的矛盾挣扎?他也不想解释,这就不是能解释清楚的事儿。他能说的只有一句徒劳无功的“我错了”。
  才启未怂了,谭琳也无话可说了,她跺了跺冰冷的双脚,深深叹了口气,“我话说重了,但我不后悔,因为我就是在生你气。但是气完就完了,你能跟小柳儿说清楚,无论是因为什么,我都很欣慰。这事儿就翻篇儿吧,你们以后各走各路两厢安好。你们也都可以跟我翻脸,赖我多事,我活该我受着。”
  “琳琳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没错,小柳儿也没错,过阵子找机会我再跟她谈谈,毕竟你们是那么好的朋友……”
  “用不着。她就是闹脾气,闹过就过,闹不过就算。我都这岁数了,我朋友宁缺毋滥。你也一样,你要是觉得我多管闲事,觉得我小题大做,觉得我……”
  “我没有。”才启未打断了谭琳,“我在乎你跟东子,我真拿你们当朋友,当自己人,但我确实有所隐瞒,有我……但我不是故意的,很多事不是我说就能说清的,甚至我自己都没想清楚。我跟小潘不一样,他特别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我不是,我还混沌着,不是我不想理清,是我就理不清,而且很多事发生根本都在我意料之外,我不是想欺骗谁我是……总之,你骂我的我都接受,我合辙该着,但我懂你骂我的缘由,我也感激你对我的……关怀。就像你说的,翻篇儿过,咱们是朋友,绝对没有改变。”
  “启未啊……”
  “哎呦,你们俩怎么跟这儿呢?”
  向东的突然出现终止了俩人的交谈。
  “不嫌冷啊!吃饭不吃了啊!都等着呢!”
  “这就去了。”才启未抻了抻大衣。
  “深聊什么呐?柳未然的事儿啊?”
  “有你什么事儿。”谭琳白了他一眼。
  “不是我说你,乱点鸳鸯谱,以后少掺和这些有的没的,启未老大不小了,你少操点儿老娘们儿的心吧!谁跟谁能成两口子,就不是咱们这些凡夫俗子操的上心的事儿,那都是月老儿的事儿。喝酒去喝酒去。”

  菜又重新热了一遍,才启未开车来的不喝酒,谭琳把椰汁给他加热了,小潘说你还行不行,喝就喝呗,喝了睡东哥这儿不结了,向东说快别,住不下,又不是夏天,对面就没拢火,你跟我们这边儿堂屋凑合凑合还行,再加俩人码放不下。他们租的院子挺大,自己走的土暖气,烧煤,对面那排没人住,就没烧,现烧可来不及。
  “那怕啥,他俩搂着睡,一样暖和。”
  小潘这话一出来,向东差点儿给噎着——咋地啊?才启未跟文盛的事儿成公开的“秘密”啦?谭琳让酒冲了鼻子——啥玩意儿?才启未跟文盛搂着睡?他不是跟那漂亮的跟小姑娘似的小孩儿搂着睡么?
  其实小潘这会儿已经有点儿醉了,饭局开始他们就喝上了,后来才启未来了,找谭琳说话去了,向东跟文盛陪他继续喝,这是俩酒桶,小潘力所不能及,跟着喝下来,就开始飘忽了。所以他说话就没逻辑了:“说起来……”
  所有人都紧张地等他开口。
  “我得去趟厕所。”
  咳!
  噗通,四颗心脏落回了胸腔里。
  小潘方便完回来,早已忘了先前说过啥,马上加入了四人的闲聊,又跟着向东和文盛喝了三圈,彻底懵圈了。
  谭琳一看这别喝啦,都给人撂倒了,才启未来的晚这会儿也吃完了,收摊儿吧!才启未跟向东负责往厨房端碗筷,谭琳收桌儿扫地准备拉开沙发床,文盛的任务是扶着小潘省得他栽地上,妈逼,这孙子还挺沉。
  “你也别往心里去,”向东开了水把碗筷泡上,“琳琳好张罗,本也是一片好心。你跟文盛的事儿她不知道,她不知道可不是就怪你么。”
  才启未正把剩菜往垃圾桶里倒,这下儿彻底懵了,前方高能啊……
  “小柳儿那姑娘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会儿也就是脑子一热,过两天琳琳劝劝也就过去了。”
  “你等下儿。”才启未把盘子放进水池,一本正经地看着向东:“我跟文盛怎么了?”
  向东看向他,用手肘订了才启未前胸一把:“装,再装,还装!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全队都知道,凭啥我不知道!你说你也是的,咱不是那食古不化的人,你跟我装这个干嘛啊。闲的!”
  嘿!他妈说不清了!才启未脸都绿了!什么叫全队都知道?靠嘞!这都哪儿焊哪儿啊!想也不用想,能传这八卦的除了小潘没别人!一准儿他干的!祖宗!他啥时候开始胡说八道的啊!
  “启未啊,你说你也是……”向东一边儿刷碗一边儿巴拉巴拉说,压根儿没发现才启未都走了。他是一直想跟他说这事儿来着,没得空儿,他也不乐意才启未这取向还跟小柳儿勾搭着,忒坑人,好在这是分了,他得好儿好儿说说他。
  才启未回堂屋想跟小潘说的说的,文盛在院儿里抽烟,透过窗户他瞧见谭琳还刚好没跟屋儿里,八成拢火去了,他风风火火就进去了。文盛还没瞧清楚,才启未就消失在了棉门帘后面儿。嘿,嘛呀!火烧屁股啦!
  小潘已经让谭琳裹进了棉被里,这会儿仰在沙发床上似睡非睡,他晕啊。结果啪啪有人拍他脸,他就睁眼了,睁眼瞧见才启未投映进瞳孔里,还杀气腾腾的,一时半会儿没闹明白什么情况。
  “你成天胡说八道什么呢,我跟文盛不是你想的那样儿!”才启未压着嗓子吼。
  小潘懵了会儿,一拍被子,“嘿!我说忘了点儿什么呢!”他依里歪斜地坐起来,盯着才启未的脸,晕,瞧见好几个才启未,“你不说我还忘了!我想不想的不重要,你不能当我瞎啊!今天我们踢球,跟冲淋房我可瞧见了!才启未你不能这样儿,你瞧你把文盛打的!我可跟你说,那天我看快报还瞧见了呢,说日本每年死于***的人数超过三百人!你可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崩溃!才启未都快疯了,他这是胡说八道越说越离谱儿啊!
  “你还别否认,夏天那会儿跟这儿住,你俩跟我隔壁就弄开了,忒大胆!这不健康!你这欲望太扭曲!”
  才启未把被子扔在了小潘脸上,强行给这醉鬼摁了下去,可醉鬼嘴可不停,他隔着被子乌里乌涂说:“都多少回了,我老瞧见文盛挂彩……”
  捂脸在沙发床边儿坐下来,才启未不想活了。没法儿活了。这都是啥啊!他都不敢想队友们看他时脑子里想的都是啥……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2④

帖子 由 雨石见 于 2016-05-26, 17:52

该!活该!让你墨迹,让你优柔寡断,让你自欺欺人,这下给才伪君子几张脸都不够丢的了!
谭琳是东北姐妹儿嘛,骂人一口京腔。。。。。。吼吼!
avatar
雨石见

帖子数 : 198
注册日期 : 11-05-08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2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5-26, 18:44

雨石见 写道::该!活该!让你墨迹,让你优柔寡断,让你自欺欺人,这下给才伪君子几张脸都不够丢的了!
谭琳是东北姐妹儿嘛,骂人一口京腔。。。。。。吼吼!
他确实活该。京腔。。。没有吧,北方人大体来说习惯用语还是近似的。只是腔调和一些标志性方言不同。欢迎指摘纠正=33=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