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3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3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6-22, 17:03



  文盛才没心思陪他扯淡,他爱装逼他不管,但不能碍着他的事儿。他当务之急也只有一件事儿,那即是——办他。
  文盛一吼,才启未怔了怔。气势上一败下阵来,他就更没啥胜算了。捕猎技能如文盛哪里能不知道猎物已束手就擒?于是他开始享用这顿大餐,从虐杀开始。
  身上的螺纹棉T恤三把两把被兜头扯下来,才启未的脸火烧似的红,红也烫,烫便更烧得慌。眼见着那单薄的T恤飞到地板上,他是再没回天之术,悲愤还来不及发作,身下的野兽就发动了下一轮攻击。
  这紧绷绷的胸肌可让文盛想死了,他咬上去一点儿不惜着力气。也是奇怪,首先,他并没有于性上施虐的癖好,可不知为什么对手若是土豹子,他就忍不住想撕咬、想破坏、想蹂躏;其次,在跟男人欢好这件事上,土豹子经验值为0,这也就是说,他压根儿不知道怎么讨好男人,这档子事儿他连怎么做都不知道就别提做的好坏了,可他却让他痴迷。他原本以为做爱嘛,跟谁不一样,然而他现在却不这么想了,跟土豹子来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他就是想得要命。
  才启未一开始还真动了力气去推文盛,他这样儿太怕人,他简直像要把他活吃了,可随着他越咬越深越咬越重,他却反而泄了力气,因为这疼开始让他亢奋让他沉沦,他的挣扎也因此显得微不足道。而且那挣扎算哪门子挣扎?他这样撕咬啃噬毫无意外地就让他想起了两人上次交缠,要硬说他不想,那也太虚伪。他不得不承认,他是想跟他这样紧密相贴的,他是想跟他耽于情欲的。欲望这个东西太赤裸,以至于谁都无法违心回避。
  牙齿咬住由于兴奋而凸起的乳头,文盛听出了才启未鼻息的变化,被他的大手攥住的腰肢皮肤热得烫手,身体微微的颤抖也如实反映着他的投入。毫无疑问,他被他弄得舒服极了。这也是必然,他太知道怎么让一个男人在他身下高潮迭起了。
  哎呀。贪婪地吮吸着才启未紧绷绷的乳首,文盛想:他竟然从来没跟施沐晨干过这档子事儿呢。是窃喜也是狂喜。施沐晨就算跟他好了这么些年,可那个完完全全占有土豹子的人到了竟是自己。
  文盛温柔了下来,才启未搭着他的肩膀,腰不免又软了些,软得快要支撑不住这副身体。这与他跟戴凡做爱截然不同,可无论是处于被动还是主动,他都能乐在其中。这样的自己让他有些害怕。这样耽溺于男色情欲的自己。可害怕也没有用,他就是这样的无可自拔。他的欲望先于他的理智掌握了这副身体,甚至是思想。他明明应该跟文盛和戴凡划清界限,可他却把柳未然给甩了。那个他最不应该做的决定却被他付诸实现了。他这根本就是朝着一条不归路狂奔而去了啊!
  才启未走神并没几分钟的时间,可文盛相当敏感,他马上就察觉到了。于是他很不爽——老子这么伺候你,你他妈还敢走神儿?你找死吧!于是他用力咬了才启未的乳头,害他叫出了声来。这声音倒还算美妙。
  “疼死我了!”才启未吃痛,脸都皱了。
  文盛一把捏住了他的下巴,“你他妈想什么呢!”
  才启未瞪视进文盛深邃的眼眸,一字一顿地说:“想、揍、你!”他真是一脑门子的气,这气更多是朝着自己的。莫名其妙的自己,深陷沼泽的自己。
  “你要是胆敢在跟我办事儿的时候想戴凡那小婊子,我绝对轻饶不了你!”文盛也火冒三丈的,一想到才启未也许还牵挂着那小婊子的微信他就挫火!
  “你有病吧你!”才启未用力推了文盛一把,“我他妈是想为什么就不能跟你绝交!为什么偏就和柳未然摊牌!”但他却没能走了,文盛跟个捕兽夹似的抓着他呢。这会儿他干脆把他推倒在沙发上,泰山压顶似的骑在他身上不说,那爪子还往下剥他的裤子。
  “你哪儿来那么多为什么!就好像你自己不知道似的!”三下五除二,文盛让才启未的裤子也飞去了地板上,“你他妈就不喜欢女的!”
  “你给我起开!”才启未恼羞成怒,拳头可就悠不住劲儿了。
  文盛哪管他那个,他就爱生气,动不动就生气,爱生生去呗,气大伤身又不伤他身,“我凭啥听你命令!你少给我发号施令!”他说着,手顺着才启未的大腿摸向了他的屁股,那又圆又翘的屁股。狠抓了两把也不解恨,于是他抓得更用力更粗鲁,这都难以得偿所愿,他现在恨不能把他吊起来,用皮鞭抽他屁股,直抽到他求饶,抽到他服软儿!
  真他妈要命!才启未被文盛压在身下,屁股被他狠掐,阴囊被他碾轧,然后他去咬他的肩窝更糟糕,因为他这稍稍一下滑,他那硬邦邦的阴茎就顶上了他的囊袋,顶得他这叫一个难受。
  于是他伸手下去推搡他,不推还不要紧,这一推换来了文盛戏谑地调笑:“你倒是猴儿急。就这么想摸我啊。”
  才启未很想骂他个狗血淋头,但嘴没张开他变卦了。骂他是便宜他。他就应该抓住他下面儿那根儿,好好儿“摸摸”,反正他满手的药,看烧不死他的!多对症啊——活血化瘀。可他天生不是坏人,他也不想大半夜背他去急诊室看那话儿,丢不起那人。所以他也就只是想了想。想想也爽,想想就罢了。
  “我满手的药,下去,我洗手。”
  文盛看向才启未,瞧他说得真诚,这也是不假的事儿,他先前就是给他涂药来着。可他却不想放开他,他怕他跑了。他跑了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他属性就是个缩头乌龟。
  “你死瞪着我干嘛!”
  “洗!”文盛欠身起来,眼珠子可没离开才启未。
  才启未从沙发上站起来,刚弯腰捡衣服,就听文盛嚎嚎开了:“你丫洗个手穿衣服干嘛!”
  “我不太想对面儿楼的人大半夜参观我裸体。”
  “你真可笑,就跟谁爱看你似的。”
  说完文盛想了想,加了一句:“也就是老子还爱看你。”越往下声音还越小。
  砰!才启未不是关卫生间的门,是摔。他简直要让文盛弄崩溃了。他老是这样儿,一下宝贝你宝贝得什么似的,一下张嘴就欠揍。嘴贱。让他无比懊恼的是,他嘴这么贱,他却老是讨厌不起来他。也都不是不讨厌的问题了,是……
  他狠狠用凉水洗了把脸,不敢再往下想了。
  洗了手,才启未并不想出去,因为出去等着他的是啥他门儿清,可他总不能跟卫生间里站一宿。也是够了,他明明在自己家里却受人胁迫!怎么一不留神竟落到了如此地步!
  引狼入室。
  也不对。他就没领这头狼回来,是丫死乞白赖尾随回来的。
  这交真不知道哪辈子才绝的上了!
  气呼呼拉开卫生间的门,才启未一愣,沙发上那头狼没了。一瞬间,才启未有点儿安心,却还有那么点儿失落。也是,这玩意儿断片儿也就断了,谁那么好接啊。他忽而想起有那么一回,他跟某女友办事儿,忽而停电了,女人搂着他咯咯笑,一边说吓死我了一边往他身上缠,他说你等下儿就够过手机买电,明明没几分钟,下面儿却软了,一点儿都不想做了。
  随手关了客厅的大灯,才启未往卧室走,去床边想开床头灯,脚踢到什么的同时,他忽而被一双冷不丁冒出来的胳膊卷了进去。
  吓他这一大跳,人重重地倒在床上,一声“啊~”脱口而出。
  “我操你丫吓死谁!”文盛搂着才启未,没想到他能喊这么大声儿。
  “你才吓死谁!你跟我床上干嘛!!”
  “沙发太小,你五大三粗,不够跟你挤的。”文盛说着,往下拉才启未的裤子。妈逼洗个手磨磨唧唧,他都找了一圈儿润滑剂了。起先他一拍脑门想:干了!后来一琢磨他这儿肯定有!为啥?戴凡都跑这儿腻歪来了,他俩办事儿能没家伙事儿?所以他就找。翻了才启未的床头柜,要啥没啥,正寻思这玩意儿他藏哪儿了,横不能扔了吧?也不是不可能,一个微信聊天记录都追着删的主儿。可一想也不对,润滑剂就算他能给扔了,保险套总不至于。拉开衣柜瞧瞧,放内衣裤的抽屉里也一无所获。那他妈能搁哪儿啊?也是事发突然,他也没想到今儿晚上会有这么一出儿,压根儿就没买。他要是敢现在出去买,土豹子就敢把他锁门外头。他是才启未嘛,他有什么干不出来的?矫情的有一逼!鬼使神差的,他蹓跶去客房,哎嘿,真就让他找见了。在客房的床头柜抽屉里呢!呵呵,你这客房敢情是间金屋儿啊?哪个男的来你都往里藏!大爷论辈子没被谁藏过,这屋儿大爷正好也不想睡了!我睡你床!我他妈当然应该睡你和你的床!
  文盛这话说的让才启未不爱听了。谁能跟你沙发上挤啊?戴凡行,细胳膊细腿儿的;你男朋友也行,我看也不占地方儿。想到这儿他更郁闷了。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他别扭他还说不出道不出的。压根儿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他妈有男朋友你缠着我干嘛?这话说出来八成惹出更大的事儿。这不是言外之意自己想跟他怎么着嘛!文盛不是施沐晨,文盛浑身都是毛病文盛天天耍混蛋,所以他反倒是拿他没辙没辙的。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3③

帖子 由 honeyfunnybunny 于 2016-06-22, 17:13

占个先

honeyfunnybunny
游客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3③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6-28, 16:07

文盛这一发拖得真够久的,也就是才启未了,噗,这醋吃得,要让文盛知道觉得干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3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6-28, 23:15

平朵 写道:: 文盛这一发拖得真够久的,也就是才启未了,噗,这醋吃得,要让文盛知道觉得干
可惜文渣渣永遠也不會知道,哈哈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