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3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3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6-23, 16:59



  才启未没动静儿,文盛可是该干嘛干嘛,还心想呢,操你丫就是想我弄你,往老子怀里一躺你消停了吧。这会儿他三把两把给他内裤扯下去,手揉着那浑圆的屁股蛋儿简直是乐开怀。能不乐么,一会儿他就能操干他了,那紧绷绷的***,咬人咬得多紧啊!那粗硬粗硬的阳具,撸着多带劲啊!虽然他一点儿都不想承认,可弄这么个大男人,实在是带劲。以前他绝不是这审美。绝不是。
  手埋入双丘之间,那儿热烘烘潮乎乎的,拇指沿着股缝摩挲了没几下,文盛下面儿就立正了。要说他从来也不是个能伺候人的主儿,换别人这会儿他就直接上了,可土豹子不一样啊,他喜欢嘛,喜欢可不是就爱哄着嘛。再说了,给他哄好了,他喜欢跟他干了,以后还不定谁求谁呢,不吃亏。
  才启未起先心猿意马的,脑子里想这想那,可这会儿不行了,谁不是血肉之躯啊!文盛结实的胳膊起先圈着他的腰,可等到那只贼手插进他两腿间,本来老实的胳膊也不老实了,连着胳膊的手跟着就盖上了他那话儿,又是揉又是搓,嘴也不老实,牙隔着Tee咬他的背肌。那呼吸热热的吹在他背上,那唾液湿湿的洇透他薄薄的T恤,还有他那硬邦邦的阴茎,时而划过他敏感的大腿内联儿。
  感觉是没法撒谎的。这样跟文盛挤在一起,被他亵玩,他又兴奋起来了。就这么快。仿佛刚刚根本没断片儿过似的。他也是真不明白,为什么是男人他就这样的难以自已。然后该死的,他竟想到了施沐晨。曾经,他也曾和他这样贴在一起,被他掌握自己的欢愉。那应该是他们最最亲密的一次,施沐晨是想跟他真枪实弹的,但他不敢,死也不要,最后他只得在他两腿间摩挲,直到射出来。他还清楚地记得那时的感觉,两腿间黏糊糊的,热烘烘的,甚至是精液的腥气,他都没有忘记。那时无疑他是兴奋的,兴奋至极。他还没来得及伤感这男人已再不属于他,脑子就已自动将回忆跳转。肛口被文盛一下下挤压,他不想起他操弄他的感觉也难。那种疼,那种酸胀,那种五脏六腑被翻搅的扭曲快感,粗硬的阴茎似乎都已埋进他体内了。
  “真他妈硬啊,舒服啊?”
  才启未的兴奋一丝一毫都被文盛所掌握,这会儿前列腺液从铃口渗出,那火热的阳具又硬了几分,他当然感觉得到。其实他也比他强不到哪里去,他用硬邦邦的阴茎摩擦他娇嫩的大腿内联儿、摩擦他光溜溜的臀瓣,渐渐有了濡湿的感觉。为啥?他跟他一样啊,马眼儿流水儿了。
  黑暗里,怀中的男人一声不吭,除了渐渐粗重的喘息,什么也不愿流露给他。
  “你这屁股夹我的手越夹越紧。是不是想我的宝贝儿干你了。”
  才启未拿胳膊肘狠狠顶了文盛一把,谁叫他说这种没羞没臊的话!
  文盛吃疼,也没手软,他也是奇了怪了,你家伙事儿跟我手里攥着你怎么还能下黑手呢?
  “你大爷!”才启未低声骂了一句。
  “你会说话啊,我以为你丫哑巴了呢!”
  才启未又不吭气儿了。
  文盛虽然手没闲着,嘴上他可不饶人:“你是不是这么害臊啊,说句话能死啊。”
  “你怎么不说你话多。”才启未声音黯哑地说。
  “我怎么就话多了,我一共没说两句话。”
  “没得可说。”才启未难以维持声音的平稳,文盛委实把他弄得很舒服,可你要让他说出来,杀了他也不可能。所以他稍稍欠身,拽下了T恤,这对他来说也就够可以了——我把衣服都脱了,你还想我说什么?
  文盛想他说什么?他告诉他呀:“你不好意思夸我器大活儿好,你可以说你喜欢我啊。”
  要不是文盛舔才启未的脊椎线舔得才启未太舒服,才启未非一巴掌呼他脸上不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死鸭子嘴硬。文盛也是瞧出来了。才启未就是打定主意不搭理他了。你爱理不理!你不理老子,老子还不能理你啦!真是的!他伸手摸过扔在一旁的润滑剂,囫囵往才启未身上倒,倒不是他看不见,处在黑暗中久了,眼睛自然能分辨出物体,更别说这大活人就被他抱在怀里了。他就是想这样胡乱在他身上抹,他都有点儿可惜没开灯了,这一身刀刻似的肌肉跟抹了蜜似的,得多好看啊。
  本来才启未就被文盛撩拨得要死不活,这会儿他在他身上一通摸、一通掐,更叫他欲火难耐。等到粗硬的手指摸进紧夹的臀瓣间,才启未忍不住哼出了声。
  “你还别说,”文盛咬着才启未软软的耳垂说,“你***儿可真够敏感的,你瞧瞧,我才顶顶它,它就蠕动上了。是不是特想我插进去啊。”他说着,就把粗硬的手指捅了进去,与此同时,他的舌头钻进了才启未的耳廓,舔着他耳朵里细小的绒毛。
  “嗯……”才启未即便咬紧了嘴唇,也架不住文盛这样的攻势。呻吟声短促地由喉咙里溢出,再也来不及阻挡。
  文盛的手指抽插了起来,一下比一下凶狠,一下比一下快,他的左手也不饶他,重重地撸动着手里才启未硬邦邦的阳具。这样前后夹击也不算完,他咬他的耳朵,咬他的脖颈,咬他颤抖不已的肩窝,咬得时轻时重,咬得他难耐咬得他低吟。他恨不得把他吃了。
  才启未热极了,虽不至于到大汗淋漓,却也汗流浃背。两人紧密无间地贴在一起不说,身上搭着的被子又将湿热闷在两人身上。不爽利,黏黏腻腻,汗、唾液、润滑剂,以及热烘烘的呼吸。可他爱死了这种感觉,像是珍珠被包裹在蚌壳里,像是芝士被包裹在面团里。滋润、发酵。
  简直无可救药,他想,这样的自己。
  你他妈就不喜欢女的!
  文盛大约真没说错。同样是搂在一起,同样是交媾,女人却不会像这样将他点燃。从来都是。
  猛然而至的强烈光亮随着文盛的体重压在他身上同时到来,才启未下意识用手臂遮住了眼睛,晃眼。黑了这么久,忽而亮起来,还是全无防备。
  文盛也被晃了,但他至少有所准备,就他手欠开的灯嘛,他摸了半天没摸着保险套。这也不赖他,盒子掉地上了。他弯腰拾起来,看向才启未,嚯,好一道风景,这厮仰躺着,脚自然地张开,下面儿那根儿***直翘翘地挺着,那腹肌那胸肌刀刻似的线条儿,去你大爷的,他可等不了了。仓促地扯开保险套套上,他就像拖尸体似的把才启未拖过来,掰开他的腿就往里捅。
  不是那么润,才启未甚是吃痛,本能地就往后缩,文盛也觉得干,够过润滑剂挤了两把,他那玩意儿也硬,竟是靠着股子执念楞顶了进去。
  爽。又热又紧。
  才启未可就遭罪了。疼。又粗又硬。
  文盛扳着才启未的腿就干了起来,一点儿不悠着劲儿,一下儿是一下儿,半点不含糊。妈的,他想干他都快想疯了。绝交?呵呵。你这辈子也甭想跟老子掰!
  也是生气,也是狂喜,也是太投入。文盛干的猛烈,全然忘了底下那位是不是受得住。
  底下那位当然扛不住。走后门儿这事儿他这才是第二回……
  “疼死我了!”才启未一把抓住文盛的胳膊,那劲儿也是够狠。直奔着谁也好不着去了。他撞得又深又猛还则罢了,他那根儿***还他妈特别粗硬。
  但这呵斥一点儿都没起到好效果——他的扭曲表情、他的生涩毫无技巧、他的疼痛与挣扎都在提醒文盛,这厮是他的,他想怎么对他都可以;这厮也从来不曾是别人的,今后更不可能。他切实的、完完全全的占有了他。
  你不能怪他霸道,他没拍个视频发施沐晨就算他成熟点儿了。
  兴致高涨兴奋点来的自然快,理智早已被汹涌的欲望冲垮,文盛哪还管得了三七二十一,比他射精反应更直接的是他的手劲儿,他十根手指几乎陷进了才启未被他抓着的大腿里。
  文盛重重地压在才启未身上,喘息剧烈,胸口每一次起伏似乎都在攻击才启未。他挤压着他,软下来的那话儿还在他体内蹭着,他啃咬他,嘴唇、脖颈、锁骨无一幸免。他的手也不老实,抓着他的腰他的臀一通狠揉。
  与文盛的舒爽大不同,才启未难受坏了,他疼啊,文盛是射了所以软了,他是疼软的。况且这疼还在持续,文盛咬他太过用力,他现在又异常敏感,这对他来说就简直是煎熬。
  好半天文盛才从身下人身上下来,囫囵摘了保险套团进纸巾里,他仰躺到床上,呼吸还很深重。侧脸看向才启未,他脸上汗涔涔的,胸口往上被他咬得齿痕遍布。他发现他在看他,竟一翻身晾给他个后背。
  在他发火之前,心里先一咯噔,糟糕,土豹子貌似一点儿都没爽到……
  “喂。”文盛伸手推了才启未一把。
  才启未不搭理他。既不吭声还一动不动。
  “诶诶诶。”文盛又推了他一把。
  仍旧没收到反馈。
  他本来都想凑过去哄他了,有啥啊,气什么气,老子歇会儿再伺候你还不行啊?结果土豹子这冷漠态度给他弄毛了。我靠!本大爷跟你示好你他妈装听不见!本大爷凭啥热脸贴你冷屁股!你爱理不理!我还不理你呢!
  于是,文盛还真就不理才启未了。他躺了会儿,一身汗弄得他也烦躁,蹭一下他起来了,起来下床趿拉上拖鞋去了客厅。他也没开灯,借着点儿卧室传来的灯光他找见烟和打火机,点了支烟,顺手捞起沙发上的浴衣往身上裹,潮乎乎的,不免带着一股寒意。烟没抽几口他就掐了,他烦啊,抽烟搞得他更烦。
  像泄愤似的,文盛脱下浴衣恶狠狠地摔进洗衣筐里,回屋从衣柜里翻找出新的浴衣,拎着去了卫生间。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3④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6-28, 16:45

第一次还能爽一把,第二次反倒疼苦逼了,真是糟心哟,噗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3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6-28, 23:40

噗,瞧你这幸灾乐祸!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3④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6-29, 20:15

你是始作俑者,噗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