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3⑤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3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6-24, 17:03


  才启未躺了很久都没换姿势,硬让自己把自己压麻了。他翻身,紧夹的双腿一放松,就感觉到有东西从肛口流了出来。这让他觉得羞耻。被男人操干羞耻,欲求不满更加羞耻。他还生气,他本来就爱生气,或者更确切来说,他喜欢的人他就容易对着他们生气,可偏巧文盛比他气性还大,也属于说急就急的选手,这就让他更气。跟他生气他就气,意识到他跟文盛生气与他跟施沐晨生气竟有些如出一辙他就气懵了。他觉得这根本不应该啊,文盛怎么能去跟施沐晨等同呢。他跟施沐晨是谈恋爱,跟文盛才不是!这个才不是也扎他,他发誓他没跟他谈恋爱,可他竟把谈恋爱后该办的事儿全跟文盛办了。这男人还混得不行,爽完没事儿人似的走了。我给你个后背怎么了,你推我两把你就烦了,你什么意思啊,你反正爽了是吧,你拍拍屁股就走是吧,混蛋王八蛋!
  这会儿卫生间传来水声,才启未更火大了,可他火大他也没辙,文盛不是施沐晨,他也不傻,他才不会追着他去吵,你找个混不吝的对手你肯定吃亏。大半夜的他也没心思跟他吵,诚实点儿说,他是没精力跟他吵,他被他弄得半死不拉活的……
  懊恼地爬起来扯下床单,就好像床单跟他有深仇大恨似的。可能也确实有,你瞧着床单上的斑污,可不是就在嘲笑他吗。跟文盛的浴衣一样,床单也被摔进了洗衣筐。
  铺新床单的时候,才启未听见卫生间的门咔啦一声响,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下意识就伸手关了灯跳上床。死寂一般的黑色里,他听见脚步声走近,停了一会儿,又听到脚步声走远。一颗怦怦跳的心这才慢慢平复。
  是怂,也是见人下菜碟儿。这要换作施沐晨,他指定要拉开架势跟他撕,还是冷暴力的撕法儿,你发狂我也不理你。
  要知道,才启未的拿手绝活儿可多着呢。
  他竟然睡着了。文盛也是怪无语的。他不是生气呢么,怎么转眼就拉灯睡觉了?他本想去嚯嚯他,有什么的啊,大不了干一架,大活人能硬被他气死不行?结果这丫的偃旗息鼓了。也是,文盛想,上回搞完他也是睡死了过去,就那么脏兮兮地睡着了,他都亏他睡得着。
  罢了。文盛悻悻地回了客房,弄这么僵,他哪还好意思去睡他的床……反正丫的都被他睡了,他的床被他睡不睡也不是啥重点。日子长着呢。
  往床上一趴,文盛有点儿懊恼,按理说他也是重量级选手,做爱这件事他从来都是得心应手,可怎么对手是土豹子,他就特难把持住呢?上回是硬憋着,这回憋都没憋住……也是够熊的。
  才启未竖着耳朵听了好么会儿才蹑手蹑脚起来,委实没再听见文盛有动静,这才敢摸黑下床奔卫生间走。他得洗洗,后面儿黏糊糊的他实在受不了。不是说黏糊糊脏的他受不了,他又没洁癖,是这黏糊糊熬得他受不了,不洗干净他前面准要一直憋得慌。多新鲜啊,被那混蛋那么一通猥亵,搁谁谁也难熄火儿。
  走到卫生间门口,才启未往文盛的房间张望,黑漆漆的也不怎么瞧得清楚,门是关是开都不能确定,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灯关了。没有一丝光亮透出来。
  一抹身,他钻进了卫生间。开灯都悠着劲儿,生怕弄出响动来。更没敢拉浴帘,那哗啦一声,太响。
  糟心。跟自己家里像个贼。而其实那真正偷人的贼正高枕无忧睡在大炕上。
  憋屈。明明揍他一顿易如反掌,可他压根儿提不起劲儿揍他。
  劳神。这样的日子他竟看不到个头儿。他也算看透了,文盛是万万甩不掉的。
  热水从头上浇下来,才启未扶着墙感觉自己身上驼了个地藏菩萨那么沉。
  手指没入股缝,外面的粘腻很容易被水流冲走,可里面感觉却还是那么异样。说不清道不明的。酸胀、酥麻、还隐隐……他索性将手指捅了进去,这却也没帮上他什么忙,反而令他更焦躁了几分。
  
  文盛仰躺在床上干瞪眼,好么半天他也没能进入睡眠状态。这会儿隐隐听见水声,他更焦躁了。翻了个身,头钻进枕头下面,才启未制造出来的声音却犹如在耳。他从不是一个在意别人感受的人,也一向没有讨好、附和别人的习惯,他自我为中心惯了,也被人巴结逢迎惯了。伤害别人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可怎么对方是土豹子他就硬气不起来呢?也可以说总是硬了又软。就像现在,他明明想置之不理,可他却不得安生。
  你大爷的。他低声骂了一句,掀开被子就下了床。
  卫生间的灯光在漆黑的客厅里格外显眼,门虚掩着,水声就是这样流泻出来的。他悄悄拉开一道缝,怕惊着才启未,可事实是,他没把才启未惊着倒叫才启未把他惊着了。
  哎呦喂,哎呦喂,丫居然在***!
  文盛屏住呼吸往里看,忍不住舔了舔嘴角,他***原来是这么副模样,还真他妈给劲!那结实的胳膊,那大长腿,***够粗的,瞧着也够硬,撸得真够狠的,啧啧,那眼神迷离的模样也透着股子男人特有的性感。一想到这么个大老爷们儿被他压,文盛没来由的就得意起来。
  啧啧,他都不知道自己啥时候开始好这口儿了。
  刚想推门进去调戏土豹子,他却瞧见才启未的左手伸进了自己的股缝间,哎呦,这分明是想他捅他了嘛。准是想的不行啊!就说这大男人也荡得不行!
  他还等啥啊,啥也别等了。他故意很大声地推开了门,推拉门吱嘎一声响,紧接着他就瞧见了土豹子惊慌失措的眼神儿,嘿,跟头受惊的驯鹿似的。
  “你……”
  啥你啊我啊,文盛管他那些个呢,他连自己穿着衣服都不管,就扎进了水流下,一把抱住了才启未。
  “你要疯啊!”才启未伸手去关水,他胡噜把脸的工夫儿那话儿已经叫文盛抓了去,那玩意儿在他手里被挤压、套弄,马眼儿被他摁得生疼,却叫他舒畅极了。他也算是明白了,这男人就这么无法无天,他想怎么着你就得怎么着,他不跟你讲理,你也别想跟他讲理。他就是理。
  连拖带拽文盛把才启未摁到了马桶上,按着他的背,用脚抵着他的脚,就把粗硬的手指往他后门儿里捅,里面还勉强有点湿润,肛口却很干,于是他退出手指,掰开他的屁股,跪下去舔了起来。这也就是土豹子,别人休说让他舔这儿,你让他跪下都别想,这下贱事儿向来跟高贵的他没关系。你再找不出第二个能让他这么卑躬屈漆的主儿。
  才启未险些没撑住自己,文盛的舌头一贴上来他胳膊就软了,明明是这么丢人的事儿,可……他极其不愿意承认这样的行为会给他带来冲击的快感。实在太舒服了。那次跟他做他就发现了,自己喜欢这样肮脏的接触。
  文盛舔舐得卖力,他都有点儿爱上舔弄这柔软穴口的感觉了,那紧密的缝隙被他有力的两边拇指分开,露出里面娇嫩的媚肉,舔一下它收缩一下,用舌尖往里探,他能明显感觉到才启未负荷不住地摇摆腰肢。可见他是多么喜欢被他这样舔。这又反过来刺激了他的情欲,令他舔得更欲罢不能。
  “嗯……你让我起来……”才启未的腿都有些微微打晃,不仅仅是因为文盛在舔他,也因为他这样舔舐他前面涨得发疼,他想***却知道自己一定无法单手撑住这样的身体。
  文盛的手伸了过去,他当然知道才启未怎般难耐,一摸到那硬邦邦黏糊糊的家伙,他比才启未还受不了,他忍不住想知道这玩意儿舔起来会是什么滋味。也是够了,他想,堕落真是件停不住的事儿。数不清的男人跪在他身前吃过他的家伙,他却从来没做过这种下贱事儿。也不知道是这浴室太热热糊涂了他的脑袋,还是才启未的阳具太具有诱惑力,这粗硬简直叫他甘于作贱自己。
  吐了两口唾沫作为润滑,文盛把手指捅进了紧绷绷的穴口里,这让他如愿听到了强壮男人抑制不住的呻吟,似乎这就够让他满足。但其实还远远不够,所以他直起身子,撕咬他潮湿微凉的背脊,撕咬他汗涔涔的脖颈,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他狠狠地抽打那翘挺的屁股,让那***一张一翕地咬着他的手指。他是故意的,故意不去安抚他前面汹涌的欲望。他想他求他,以此来证明他才是掌握他们性爱关系的主导者。
  才启未被欲火煎熬,又无法靠自己来纾解,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越是濒临极限他就越是崩溃,后面越爽前面越痛,而这胀痛又实打实地刺激着他更深的情欲。他恨不能嚎叫出来,可自尊心却要他硬忍着。其实他只要告诉文盛他想他弄自己的阴茎就能得到解脱,然而以他对他的了解而言,若他说了,简直就是授人以柄。他可害怕他用这档子事儿来挖苦他了,根本不敢想象。他绝对不想在跟文盛的关系中处于劣势。
  两人胶着不下,率先败下阵来的人一定不是文盛,施与受他是前者,更何况,他之前才上过他,他自然比他游刃有余,虽说这会儿他那话儿也并不安分吧,岂止不安分啊简直也是座活火山,但相较于才启未,他多少占点儿便宜,这厮简直可说是欲火中烧。
  “受……受不了了……”
  才启未的声音很低,几乎全被啪啪的拍臀声盖住了。但文盛听见了,他这人品性最差的地方就是最喜欢将人打落谷底,所以这会儿他故意装听不见。他享受被他压在身下的男人的哀求。
  才启未又有什么办法呢,他只得再一次去暗示他。
  文盛呢,文盛故意拿腔拿调,“你说什么,大点儿声儿,跟蚊子嗡嗡似的我哪听得清。”他还故意弯酸他,“想让我操你啊。”
  好在,他还是有分寸的,身下的野兽实在不属于好驾驭的类型,你把他惹急了不定他会不会暴走。别尝试为妙。所以他一伸手勾住了他的腰,将他整个裹进了怀里。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3⑤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6-28, 17:04

啧啧,这才对么,之前的根本就不过瘾,干干干!这才爽,噗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3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6-28, 23:42

鸡血满满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