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4⑤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4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7-05, 17:03


  靳少君从闹哄哄的俱乐部里出来,外面和里面根本是不同的温度,但这猛然而至的寒冷反倒叫他觉得舒服些。走去路边设立的吸烟区,他点了支烟,把电话拨了出去。跨年的时刻即将到来,街道上的行人熙熙攘攘,很多小情侣搂在一起,步履匆匆地路过他而去,那份温馨和喜悦很难不感动他。
  电话的呼出戛然而止,靳少君看到“通话结束”四个字,不甘心地,他又拨了出去,耐心地等待着。
  但显然对方并没有收到他的心意,这一次的联络仍旧以无人接听结束。
  他叹了口气,打开微信给文盛发了条文字信息:我只是想跟你说新年快乐。
  累。不仅仅是这闹哄哄的跨年轰趴叫他觉得累,更是这看不见摸不着的男朋友叫他觉得累。
  他都不用想,文盛指定跟才启未在一块儿呢。他走前就知道,知道也没办法。瞧他听说秦浪跟施沐晨结婚那样儿,恨不能立时三刻跑去安慰才启未。他来日本这几天文盛就没主动跟他联系过,他倒是给他打过一个电话,那会儿他说他跟戴凡那儿,他都懒得拆穿他,那天刚好是婚礼的日子,他能放着才启未不理去找戴凡?当然,他也可能没撒谎,他本来也不是爱撒谎的人,或者说他从来都懒得撒谎,戴凡那小子越来越机灵,嘴里实话越来越少,他倒是问过他才启未的事儿,他眨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相儿,就跟听天书奇谭似的,以他对文盛的了解,他把戴凡推给才启未就跟钓鱼撒鱼饵似的,弄不好这俩人狼狈为奸,那文盛是带着才启未去戴凡那儿的也不奇怪。但无论是怎样,其结果不外乎是文盛又追着才启未去了。你倒也真不怕摔跟头,是不是越摔越带劲了你!
  手表的指针在12上重合成一线,靳少君终究没收到文盛的回复,倒是收到了才启未发来的消息:新年快乐!
  真是百感交集啊他。真是。
  动动手指他也回复了一条新年快乐。
  不曾想,这似乎并不是礼节性的问候,紧跟着他又发来了信息:最近怎么样?又在哪里飞来飞去?感觉好久没联系了似的^_^
  靳少君回:有吗?没几天吧,我在日本。
  小小才:果然在忙啊。
  靳少君跟心里翻了个个儿,瞧他这架势是想聊会儿啊,难不成文盛没跟他在一块儿?
  月落乌啼:你呢?不忙?
  小小才:忙翻了。我不是跟朋友们做了个项目嘛,焦头烂额的。
  月落乌啼:忙忙有钱赚~
  小小才:这倒是。忙点儿也好,唉。
  月落乌啼:有心事?怎么唉声叹气的?
  小小才:一言难尽。
  靳少君想了想,回:要打电话吗?
  小小才:不了,朋友在。
  靳少君深吸了一口气,冷空气直入肺部刚好营造出了万箭穿心的感觉。看吧,他还真没猜错。可他不甘心,所以他追问:高中同学?
  小小才:嗯。
  靳少君真是忍住了才没把才启未拖黑,远处的烟火声此起彼伏,他硬生生地转移了话题:说起来我正要联系你来着,有事儿求你帮忙。
  小小才:怎么用上求字了?你尽管说。
  月落乌啼:先前你跟我说的分享经济那个。闲置资源。
  小小才:记得。
  月落乌啼:我仔细想了一下,可行,正着手做。我这次来日本也是想看看同行们,另外的朋友被我发去了香港、纽约,我们今天通过电话,还是挺有信心的。但我们有资源却不懂技术,所以技术这方面……
  小小才:语音电话说吧。
  
  文盛从卫生间出来,看见才启未站在落地窗前,举着手机正讲电话,竖起耳朵听听,又是App啊什么的那些事儿,心想好么你可真敬业,这都元旦了你还大夜里的忙。他闲着也是闲着,往沙发上一坐,摸过了茶几上的手机,俩未接电话,都是靳少君打的,他还了发了条微信。
  抬眼皮瞄了眼才启未,他蹑手蹑脚往卧室去了。回拨,电话没人接。发了条微信,也是石沉大海。他看看时间,寻思他这是睡了啊还是参加什么跨年活动听不见?按住说话键他回了条:新年快乐。我刚洗澡呢。你什么时候回来?太晚就别回了,我睡了。
  他哪可能睡?他一点儿都不困,才跟土豹子那帮队友喝酒回来,精神还亢奋着呢。他是怕一会儿靳少君再打回来才启未看见。这他都不知道刚刚靳少君来电话才启未看见没有,虽说手机是静音的,但他可就坐在客厅,而手机刚好跟他眼么前的茶几上。
  开了电视,文盛爬上了床,万年不变地找纪录片频道,顺手拿过极软熊靠在了床头。这玩意儿就不像土豹子会买的,可它就趴他床上了,文盛寻思大约是戴凡的,他看着碍眼,就拿它当靠垫靠。压不死你小丫挺的。
  才启未跟靳少君打电话从来都没时没晌,这会儿他都喝完一罐运动饮料了,也没收线的意思。正经的说完了,不正经的他又不好意思开口,但扯闲篇儿都没让他起挂电话的念头。他是真把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当知心朋友的,所以当他处于不安中时,跟他说说话他就很安心。要不是靳少君说还得回去跨年party朋友们在等,才启未这再见还不知道哪时会说出来。毕竟他俩平时电话一打就是仨小时起步。
  握着断线的手机,才启未怅然若失,他想说的一句都没能说出口,磨叽半天也张不开嘴……
  叹了口气,他把手机连上充电往卫生间去了。
  一点儿都不出乎他意料,文盛洗完从来不收拾。罢了,谁让他占地儿快呢,为了不收拾,他老是先霸占浴室。挤上牙膏,才启未开始刷牙漱口。月落乌啼同志会找他做联合创始人委实叫他想不到,他说他不懂技术想让他给他把把关,这没什么不行,但谈到合作……这还跟杨树林找他不一样,他们老同事他们熟嘛,大家合伙儿做事儿也稳当,各司其职利益风险共担,一是一二是二;但月落乌啼不一样,说到底他们是陌生人,姓谁名谁都不知道,说不知道也不对,是他从来没想知道,因为那些他绝不会跟别人谈起的话题月落乌啼是个好的倾听者,而他之所以可以毫无保留也正是因为“陌生”,交心和陌生并不冲突,但要是一起合作,免不了最终他们要正面相对,哪可能有绝不见面的合作伙伴啊……这要是见了面,有些话他哪里还再敢跟他说?他会害臊的。他不想打破这种“陌生”关系,因为他确实需要有个能倾吐心声的知己,可他跟他这么交心,他提出需要他他也没法拒绝。所以说来说去,他只能以先办事别的日后再议推脱。事儿他不怕帮他,可他打死不想跟他从网络走进现实。他那点儿脏心眼儿,他那些不堪、见不得人的心事月落乌啼可真真全知道。
  吐出嘴里的泡沫,瞥见一旁的马桶,才启未不免就想到了昨儿夜里跟文盛交欢的情形,糟心得很呐!他之所以给月落乌啼发微信,还不就是为文盛的事儿。要不是文盛的男朋友来电话,他还想不起来给他发新年祝福呢……当时俩人才进门不久,抽了支烟给文盛玩儿了会儿智能管家文盛去洗澡了,然后他手机亮了。他真不是故意要看,是恰好瞥见了,文盛把手机静音了,那电话就在茶几上无声地亮着,来电显示:少君。那个霎那他脑袋嗡的一下儿,就跟让人捉奸在床了似的。是的,他知道文盛有个男朋友。可时下复杂的情况弄得他不知如何是好。
  他不高兴是一定的。他就这么个人,你别说文盛有个男朋友,施沐晨啥事儿没有他还经常吃味呢。可他吃味他还没辙,他要是跟文盛撕那他简直自投罗网,他就不想面对跟文盛的非正常关系,他撕他以什么立场撕?难道他还真要跟文盛确定什么?打死也不。而且,他没法撕还有一方面,那儿还有个戴凡呢,他跟戴凡不该干的全干了,戴凡很认真地跟他说了喜欢他,他也没能拒绝他。没能?还是不想?这他也没想明白呢,他就知道他要是把自己择干净戴凡准要哭,他哭他可受不了,受得了也不会让事儿荒唐至此。关键,他也弄不清文盛是什么意思,他喜欢他他知道,他跟戴凡的事儿他也知道,今儿下午他俩撕起来还掰扯来着呢,他就寡廉鲜耻嘛他,他就荒淫无度嘛他,他大言不惭他全认,可他压根儿不提他男朋友……
  简直一团乱麻。
  男朋友是一直存在着的,文盛提不提也存在着,提还则罢了,不提才……
  好了,现在男朋友跟电话上出现了,才启未就没什么底气自欺欺人了。假装没这么个人好像也不管用了。他时常以道德败坏抨击文盛,时常以拈花惹草抨击施沐晨,现在他自己呢?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愿意不愿意他也成一第三者了。
  他就慌了。他就乱了。他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他就想起来月落乌啼了。新年好是个引子,他是去搬救兵的。结果可倒好,他倒先求救了……也怨自己脸皮薄,说正事、唠家常,闲篇儿都扯上了,他也没好意思把自己这点儿烂事儿跟他说出来。
  归根结底也是太丢人!真他妈说不出口。他活了这么些年也没想到自己能办出这些事儿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不想走弯路,现在不止走了弯路,还走得九曲十八弯。无论是在戴凡身上驰骋,还是被文盛压在身下蹂躏,他都乐在其中。择了半天他只把柳未然择出去了,而实际上那才是正途。
  没救儿了。这么个自己。
  寡廉鲜耻自己套自己身上倒也合衬……
  文盛纪录片儿都看完一集了才启未也没进来,耐着性子等着,好容易听见脚步声往卫生间去了,靳少君的电话来了。不接更惹事儿,他就接了,靠在床头叼着烟陪他闲聊,说话声音不敢太大,压着嗓子倒叫少君说他声音性感。这电话打的也没什么主题,无非围绕着:新年、我想你,这么两件事儿。要不是彤彤叫走他,他还真不好意思挂他电话。无论怎么说,我爱你都是件不容拒绝的事儿。爱它本来也是件极简单的事儿,可它复杂起来又顶天立地的难。
  “你在我床上干嘛?”
  才启未进了卧室瞧见大爷似的霸占他床的文盛一愣。
  “我不在你床上你想我在谁床上?”
  嘿,这话说的,小锥子扎心。
  “滚回你自己那屋儿。”
  才启未说的坚决。
  可坚决没有用,文盛不吃他这一套。文盛不是施沐晨,文盛不好欺负。他挪了挪,给才启未让了地儿,接茬儿看他的纪录片儿。
  不能撕是主旋律,才启未很怕撕起来就撕去地雷阵。所以他也不说话了,掀被子上床,关灯,留了个后背给文盛。
  文盛刚好困了,给电视定了个时,滑下去手搭上才启未的腰,挪挪枕头贴着他躺下了。
  才启未拿胳膊肘顶他,换来他没皮没脸的一句:“别闹,困着呢。”他说着,还亲了亲他的脖颈。
  糟心。才启未糟心坏了。这比他傍晚打球时候还糟心呢,如果说身上留下的、文盛给予的伤痕还能被千方百计去隐藏,那么心里的苦闷与彷徨便是无处躲无处藏的。下午在更衣室他就疲惫极了,遮遮掩掩,生怕队友看见他身上的齿痕、大腿内侧的淤青,坦诚相见的地儿他偏得武装到脖颈。对啊,脖颈上还满是吻痕呢。
  怎么一不留神他就将自己置于这般境地了呢?
  “你身上有汗味儿的时候最好闻。”
  一明一灭的昏暗光线中,才启未听见文盛说。与此同时,电视里声音低沉的男主播幽幽地说:交配的季节来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4⑤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7-05, 18:23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搞了最后,对文盛和才启未的神补刀和神点题是纪录片里的男主播幽幽的声音,交配的季节来了→_→低等动物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么聪明的少君娘娘,还是弃了文盛吧,让那俩在一起。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4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7-11, 16:29

平朵 写道::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搞了最后,对文盛和才启未的神补刀和神点题是纪录片里的男主播幽幽的声音,交配的季节来了→_→低等动物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么聪明的少君娘娘,还是弃了文盛吧,让那俩在一起。
要能弃坑,他早就弃了╮(╯_╰)╭也是real想不开。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4⑤

帖子 由 繭 于 2016-08-30, 15:49

妳太壞了,還派個解說來刺激小才。


帖子数 : 10
注册日期 : 16-03-01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4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8-30, 16:56

伦家没有,伦家无辜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