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5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5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7-14, 16:56


  这该死的频率。忽快忽慢,时轻时重,在柔软的甬道里肆意撒野,害得他下身不住地收缩,嘴巴被靳少君的阳具填着,又叫不出声音,津液溢了出来,收也收不住。
  含糊的呻吟、剧烈的喘息,靳少君靠在床头饶有兴致地看着怀里的小玩物,他的坏心眼儿发作是一定的,所以他揉捏他柔软臀瓣的手顺着腰际线摸了上来,穿过戴凡的腋下,去袭击他粉嫩嫩的乳首。
  对于戴凡来说,靳少君的那话儿在嘴里本就愈发鼓胀,他又被身体里的跳蛋折磨煎熬,身前的家伙又热又硬也无人来安抚,这会儿靳少君竟来又来拨弄他的乳首,真叫他难以冷静。他按捺不住身体里燃烧的烈火,不觉伸手下来抚弄这坚挺的欲望,随之嘴上的吞吐也愈发急促,全然顾不得靳少君的感受。
  “你这小***。”靳少君拎起了戴凡,凝视着他湿漉漉的眼眸,“瞧把你急得。”
  戴凡顺势就将一侧身体压在了床上,再不肯起来,他偏就要跟靳少君撒娇,反正这时他有十足的把握让靳少君吃他这一套。哼,你瞧他嘛,也没好到哪里去,那玩意儿直挺挺地翘着,硬得不像话。我没男人?你比我更缺好吗。靳少君他还不知道吗,没有文盛从来不会跟其他男人乱来,高冷得不要不要的。我是小***,那又是谁被文盛压在身下不能自已?平素禁欲得不要不要的,上了床简直一发不可收拾。
  靳少君也如戴凡所愿,暂时结束了折磨他的戏法儿。他拽过戴凡的腿,才不管他侧躺着,拖过来就掰开了他的臀瓣,那***粉粉的,湿漉漉的,一道缝隙似再也拢不住。草草地戴上套子,靳少君提起戴凡的腿就把硬邦邦的阴茎捅了进去。跟戴凡预料的一丝不差,他兴奋极了。
  戴凡仰躺在床上,靳少君却是从侧面进来的,他一条腿被他扳着,一条腿被他压着,那玩意儿进来的又深又猛,可他的后穴里还塞着一粒跳蛋呢。所以他尖叫了出来,战栗从发梢传到脚趾尖,穴口越是紧夹,跳蛋和阴茎进入得越深,越深就越触及他的敏感点。靳少君也是毫不留情,戳得不带半分犹豫,那跳蛋同样刺激着他的阳具,再加上不住收缩的甬道的紧束,令他兴奋得要命。
  “不要……不要……好深……”
  “你不喜欢吗,明明夹得这么紧。”靳少君说着,用力地挺动腰肢,换来了戴凡更大声的尖叫。
  “啊……嗯……受不了了……”
  “明明爽的不行,装什么呀。”靳少君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进攻得愈发快速而猛烈。
  戴凡的两手紧抓着床单,腰在剧烈的操弄中起起伏伏,那要命的跳蛋执拗地顶着他的敏感点,火热的阳具紧随其后,一波又一波地推送着、冲撞着,这叫他浑身战栗,阳具胀痛,眼前一片空白。
  太爽了。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会被欲望掌控,在男人身下浪叫、呻吟、哀求,直至白灼的精液喷溅而出,让那最销魂的一刻占领这副身体。但这还远远不够,即便射出来他还是浑身滚烫,后穴蠕动着,拧搅着,爱死了男人给予他的快乐。
  靳少君退出了令他绞痛的甬道,拽出埋在戴凡体内的跳蛋,嗡嗡的声响不绝于耳,还是戴凡顺着线摸到了开关,而后他像一条蛇缠上了靳少君,推倒他,迫不及待地骑上了坚挺的阳具,他全然顾不得男人的嘲弄,跨坐在男人的身两侧就挺动起腰肢,在男人身上寻欢作乐。他起的轻快落得沉重,让那阴茎疯狂地在身体里摩擦,顶撞。
  靳少君的喘息粗重起来,他的两手摸上了戴凡胸前的小颗粒,揉搓、挤压、拨弄,换来身上人放荡的呻吟。那紧窒的甬道热烘烘的、湿漉漉的搅动着他的阳具,像是要碾碎他、榨干他。这小***疯起来也是异常磨人的。看向他潮红的脸颊,他闭着眼,嘴唇一张一翕,甜腻的呻吟流露而出,当真迷死人。这细腰也漂亮,往下,大腿内侧的白皙肌肤吹弹可破,还有那修剪细致的阴毛,以及那粉嫩嫩的阴茎,怎能不讨人喜欢?何以为尤物?也即是这般了。
  “趴下。”靳少君掐住了戴凡的腰,他想看他光洁的背、圆乎乎又Q弹的屁股,还有他的颈项,那细小的绒毛可爱得要命。
  戴凡很听话,趴下分开腿,等着男人给予他更多的欢愉。
  “掰开屁股啊。”
  靳少君在他身后跪下,戏谑地发号施令,这时的戴凡早已被性欲冲昏了头脑,对男人的渴望会令他全然不顾羞耻心。
  看吧,多么听话。他乖乖地掰开屁股把后穴曝露出来,就连里面的媚肉都看得到,淡淡的红,混着润滑剂亮晶晶的。靳少君忍不住伸手去揉弄,时轻时重,很怜爱地、小心翼翼地揉弄。
  “嗯……好舒服……插进来嘛……”
  靳少君将手指捅了进去,那甬道瞬间将他的手指紧紧包裹。
  “嗯嗯,不要手指……”
  “那就是嫌不够粗嘛。”靳少君说着,又捅进了中指。
  “咿……嘶……”
  另一只手揉弄够了丰满的臀瓣,转身摸向了他身前的阳具。
  “嗯……你讨厌……”
  “啧啧,马眼儿真粘,越捅你它越湿呢。舒服吧。整个***都滑滑的。”
  “嗯……”
  “还是你更喜欢我撸动它。像这样。”
  “啊……啊……”
  “真是诚实呢,开始硬了。”
  “少君……嗯……给我……”
  热流一股一股地在身体里荡漾,被反复套弄的阳具火一样烧灼,贯穿后穴的手指搅起了欲望的火焰,戴凡的腰摆荡起来,配合着男人极致的挑逗。他的身体微微颤抖,脚趾弓了起来摩擦着床单。再晚一秒,他就要歇斯底里了,再没人比靳少君更能折磨到他。要到不到,欲罢不能。还好,他终于闯了进来,让那粗硬的阴茎填满他空虚的身体。
  靳少君掐着戴凡的细腰狠狠抽插,插得越深越觉得不够,插得越用力越觉得煎熬,他肆意地驰骋,疯狂地掠夺,全然忘情地投入到性交当中。拜才启未所赐,他的男人还远在天边呢,可他深重的欲望已实难压抑。不拿戴凡发泄,你让他去找才启未撕逼吗?
  “嗯……啊……太深了……慢一点……”
  靳少君才不理戴凡的哀求,反正他从来都是这样,喊着受不了,身体却要不够,哀求不过是他的慰安剂。
  持续的猛烈冲撞叫戴凡爽透了,本已发泄过一次的阳具又涨得不得了,他塌下软腰仅用一条手臂勉强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早已迫不及待地撸动那火热的阴茎,快而重,丝毫不温柔。
  靳少君勾住了戴凡的腰,两腿卡在他腿间给与他支撑,他并不是怕他爽不够,他要他爽,要他射,因为他要他咬死自己的阳具,他的那话儿也已经胀痛到不行。
  疯狂的交合间,两人已将彼此的情欲烧至沸腾,待到高潮来临,就连靳少君的喉头都抑制不住地露出呜咽,汗水从他的额头滴落在戴凡洁白的背脊,静谧却好似发出巨大的声响。射出来的霎那,靳少君死死地箍着戴凡的腰,将自己全身的力气下压到了他身上。戴凡比他更早射出来,此刻随着这份沉重瘫软到了床上。呼吸与呼吸交织,汗水与汗水相融,剧烈起伏的胸膛叠加在一起,仿佛一首交响诗。
  两人疲累地躺了好一会儿,戴凡去冲凉了,靳少君换了床单,展平坐下来,拿过了戴凡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竟然用了指纹锁。他的嘴角勾了起来,笑得不屑。原样放回去,他从卧室出来下楼去了。
  楼下的浴室较大,但靳少君平素并不怎么用,除了偶尔慢跑回来冲冲凉,多数时候都是当洗衣房。开了花洒,他囫囵脱了衣服扔进洗衣筐,就钻到了水流下,热水兜头浇下来,他仰起头闭着眼享受着水流的按摩。
  出来他只随手裹了件毛巾浴袍,但室内很暖和,他连头发都懒得吹。给自己倒了杯酒,他喝得很慢,不是品酒,是他的头脑在飞速旋转。以至于戴凡出声叫他,他都没能及时作出反应。
  “我回去了。”
  靳少君向楼上看去,“留下来吧。”
  “哦……”
  “床单我换好了。”
  “要我陪你睡?”
  “不用等我,我还有些事儿要处理,留个床头灯就好。”
  戴凡走了,靳少君去了工作间,改了改未完成的设计图,若不是肩颈的酸疼提醒他,他几乎已经忘了时间。总是这样,一旦投入到工作中他便废寝忘食。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