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6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6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7-21, 17:05

  
  “你……头发……”
  文盛盯着靳少君看,惊讶得合不拢嘴。
  “怎么了。”靳少君顺手合上了他办公室的门。
  “没,没怎么,挺好的。”
  文盛这么说着,视线仍旧没从他身上挪开。靳少君穿了件靛蓝色的长大衣,很衬他白皙的皮肤,也衬他这一头黑发,剪裁利落的长裤勾勒出他的高挑挺拔,干净的鞋子一尘不染。这视线有多留恋呢?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最后落在他修长的双手上,食指夸张的戒指是全身唯一的亮点,将整个人从黯淡中烘托出来,显得他神采奕奕。文盛甚至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好像他第一眼见他,被他吸引的那一霎。干净、透亮、孤独而冷淡,这迫使他渴望温暖他、点燃他。
  “你死盯着我干嘛。”靳少君走到他宽大的办公桌前,双手撑在台面上,凑近他、凝视他。
  “我觉得我很长时间没见你了。”文盛说着,手抚上了靳少君的脸颊。冰冰的、细嫩的,极富弹性的脸颊。
  “久吗?一个月?二十天?”
  “不,不是。”文盛难得地露出了柔和的表情。
  靳少君脸上一副懵懂不知,心里却在冷笑,老子不把头发染回来我看你都要忘了咱俩好了十来年。你是很久没见我了,你那心简直长在才启未胸腔里了。
  “你忙完没有啊?”靳少君的语速很慢,透出一股撒娇的可爱,“安安可说了,让我们别迟到。”
  “哪有完。不看便是了。走。她怎么这么急,约了几摊儿啊。”文盛合上了笔记本,起身。
  靳少君去挂衣架上拿了他的大衣,伺候他穿上,“她不是忙那个古装戏呢嘛,还没杀青,请假出来的。”
  “呵。”文盛拿了手包,跟靳少君一前一后出了办公室,“老万呀老万,真把老婆捧成大明星了。”
  “小苏没在?”
  “啊,我让她办点事儿去了。”
  靳少君开车,文盛坐副驾,小苏来了俩电话后他把手机关了。
  “你怎么又凶人家。”靳少君看向他。
  “活该。不长脑子。什么全问我。”
  “消消气。”
  “没生气。有你陪着我有那闲工夫儿跟她生气。”
  “嘴怎么这么甜呐。”
  “怎么着?想找不痛快?”文盛点烟,斜眼看向靳少君。
  “你看你嘛。”
  文盛其实心情挺好的,首先今天是哥儿几个歃血为盟八年庆,其次靳少君又很得他心,并不是小苏惹恼了他,归根结底还是才启未。
  小苏干嘛去了呢?被文盛发大连去了。他是让薛华叫回来的,叫回来也是风投项目的事儿,项目就是才启未那项目,薛华觉得他有公私不分的倾向,他认为他此举过于草率,首先评估报告就不是那么完善,其次这个项目他交由专业人士评估结果也并不乐观,仅是物联网安全漏洞的问题就没有做出说明一点,就可能致使整个项目陷入危机。文盛不懂这时髦的电子科技,也根本不愿看薛华的总结报告,他就主观了他就徇私舞弊了怎么着吧,才启未想干点事儿他就支持了,大不了全赔,赔了又怎么样啊,一年这么多项目,总有赔也总有赚,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他就任性了。薛华就窜了,就跟他撕逼了,他说你追男仔你去追,你也有钱任性但你能不能别拖公司下水,这不是就你一个股东,你豁的出去我豁不出去,我脸上还有皮呢。这文盛才飞回来跟他掐。顺手把小苏发走了,让她去处理杂事,杂事即是:把爱加那层楼隔壁的两间办公室租下来,那他妈破地儿太小,人挪兑不开,更别提他还要发几个人过去呢,公关方面对接总归要方便些。
  全是围着才启未转吧,没错吧。才启未本人呢?
  嘿!这丫挺的!从打他走,就没联系过!这是文盛恼火的根本原因——才启未不理他。这回俩人可没打架,别说打架,吵架都没有。就这他都不理他。活生生的给他玩儿人走茶凉。我操你当本大爷是啥啊,是你按摩棒啊,是你慰安妇啊!还他妈我拿你当玩意儿,你他妈拿我当玩意儿呢吧!
  他回来多少天生气多少天了。他生气他还绷着——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扛啊,你丫跟我扛,我就跟你扛!文盛抗得住不代表文盛能消气,这气可是随着时间推移愈发往上窜的。
  也就是今天看见靳少君他心情好了许多,尤其他染回一头黑发,可触动他心弦了,可让他我见犹怜了,可萌发初恋情怀了,但这好心情并没能持续多久,小苏的电话过来,又让他想起才启未了,就大不爽了。
  “我春节前不走了。”车流行驶缓慢,靳少君开得也不畅快,走走停停,也就是跟文盛闲聊,“要好好儿歇歇。”
  “哦?不忙了?”
  “忙。但不用飞来飞去了,主要着手弄一下App的项目。”
  “你不是不做App了么。”
  “找到方向了,言宁和彤彤都过来做。”
  “嚯,还真当回事儿。”
  “以后都是手机时代了嘛。”
  “那你低端厂牌那边着手做了嘛?”
  “做呢呀,做这个App就是为了推下属厂牌。”
  “哦。反正我也不懂,你喜欢你就弄,搞不好哪天你比我都能赚了。”
  “那你高兴吗?”
  “高兴啊。我为什么不高兴。青出于蓝胜于蓝,迟早的。”
  “你就哄着我高兴吧。”
  “嘿你看你,我这是夸你,真的。挺好。”
  “下半句不会是羽翼丰满就该离巢了吧。”
  文盛笑而不语。
  “你想的美。”
  “别斗气儿啊。难得你今天赏心悦目的。”
  “我哪天寒碜着你了。”
  “我不是那意思,我意思你懂。”
  “我也有不懂的时候。”
  文盛拍了拍靳少君的腿,是温存也是安抚。
  
  到小万会所,俩人瞧出了清场的意思,他俩前脚进门,服务生后脚掌门。不用说,他们果然到的最晚。但也没辙,出来不早还则罢了,路上也确实堵。
  侍者接过他们脱下的外套,靳少君远远就听见安安喊他:“少君~就和你说别迟到!”
  “我也没辙,太堵,全是出城的车。”
  “快来快来,坐我旁边儿,想死你了~”
  大堂清了出来,就摆了一张大桌,这会儿桌旁围坐了一伙人,靳少君认识的都是正主儿,不认识的想必就是莺莺燕燕。
  看吧,孙仕杰张罗开了,“文盛文盛,来来来,坐我这儿来。”
  靳少君都懒得搭理他,又带了俩小鲜肉,巴不得跟文盛同享呢。
  让他挺意外的是,文盛不理他的茬儿,侍者凳子都给他撤开了,他自己拉椅子坐在了他身旁。
  陈子一吹了声口哨,安安团了餐巾飞过去,段昕远惯常捡乐儿。
  “别闹了。”小万拍巴掌,“静静啊,人全到了。”
  小万说话的工夫,文盛和靳少君手边的酒盅都被满上了酒。曲酒的醇厚香气窜入鼻腔,靳少君闻着都快醉了,他喝不惯曲酒。
  但话自不用由他嘴里说出,坐在他斜对面的段昕远开腔了:“你说祝酒词之前先把酒给我换了,赶紧着。”
  “你丫不能凑合凑合啊。”陈子一笑嘻嘻地说,“你让万哥先说。”
  “说完举杯我什么时候说?”
  “换换换,真他妈受不了你。”
  小万朝侍者摆摆手,侍者走到段昕远身边俯身询问他需要什么酒。这会子工夫儿好容易安静下来的局面又闹开了,靳少君也喊住了侍者,他也要换酒。等候的时候靳少君发现韩坤没在,这叫他挺意外,门已经掌了啊。意外他却也不多话,一声儿不吭地观察在座的几位,见他们神态自若,像是从没缺过谁,不免心生疑窦。
  最终小万的祝酒词也没能顺利说完,这帮子人就没正经的,文盛也讨厌,人家说风雨同舟、白驹过隙,他说你快别拽了,你就说大家还老样子,我们单身你没离婚这就很不错了。小万拍桌子骂他:你他妈才离婚呢,会不会聊天儿!
  觥筹交错,谈笑风生,文盛的手自然地搭在靳少君身上,这份亲昵靳少君享受得安逸,可安安不干了,文盛搂着靳少君她就没人唠嗑了。她是硬把文盛的手掰开的,掰开还不忘替小万报仇:“秀恩爱死得快!你小心哪天少君就把你甩了!”
  靳少君陪安安聊天,看着对面孙仕杰左搂右抱忽而觉得更不对头。按理说文盛应该叫上戴凡的,可他没有。显然这派对并没要求无关人等不得参加。也是太沉浸于二人世界,他竟才反应过来。
  “诶,”话题告一段落,靳少君压低声音问安安:“坤哥怎么没来?”
  “呦,你不知道呀。”安安也随着他压低了声音,“韩坤跟他们翻车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靳少君惊讶也不惊讶。韩坤人没来他们还都当没这个人,可这友谊的小船儿能说翻就翻?多少年的铁瓷了。
  “头俩月。”
  “因为什么啊?”
  “戴凡。”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