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6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6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7-25, 17:25

  
  才启未一觉醒来通体舒畅。回家就是好。对,他自己的家,没有母亲的絮叨父亲的挂怀。爱温暖却也沉重,尤其是血缘之爱,往往深重得叫你喘不过气来。他都不敢想春节还得回去了,也八成回不去了,他总不能把戴凡带回去给爸妈看吧?
  掀开被子坐起来,他并没有马上下床,而是发了会儿呆。好一会儿他才胡噜着胳膊迈腿下来,拉开窗帘,难得的阳光灿烂。
  懒散地上了个厕所洗漱洗漱,他去厨房给自己做早餐。做的时候心情也异常美好,做完端去餐桌上吃忽而就泄气了。以往也没觉得自己吃早餐有什么不对,可怎么这会儿自己对着餐桌,旁边就一台手机会觉得这么……
  他不肯承认,他觉得孤独。好像对面就非得有个文盛似的,凭什么啊。才启未的好心情随着文盛那张脸浮现出来立马儿消失无踪了。
  这厮仍旧没跟他联系,微信都没有一个,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
  你别联系,最好这辈子都别跟我联系!
  他叉沙拉的手都格外用力。
  这火儿来得莫名其妙,明明文盛走了他清净了,明明文盛走了他无需面对躁动的心了,明明文盛走了比不走强,可他却陷入了更纠结的状态。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好像整个人都乱套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他知道他正在一条歪路上跑着,追都追不回来了。
  一边吃饭才启未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翻看新闻快报,其实并没看进去什么,他闹心呢嘛,吃都吃不出滋味来,但还是有一条新闻标题吸引了他——安美禾夜会朋友烟不离手。
  咦?安美禾?不就是转发智能管家的女明星吗,小万的老婆。
  点击进去,图文新闻花里胡哨,字儿还没看呢,才启未先看见了照片。虽然拍得并不那么清楚,但背景里的人他一眼就瞧出来了。那不是文盛嘛!一看就是家夜店。这本来没有什么,如果文盛没搂着靳少君的话。
  炸了。
  对,用这个词儿形容现在的才启未格外贴切。炸了。他能把手机平放到餐桌上已是最大的冷静。更不冷静点儿他会把无辜的手机砸了。也可能是大脑那一瞬间的空白挽救了手机的命运,这都说不准。
  叉子与盘子碰撞的声音将才启未惊醒,他看着托盘里所剩无几的早餐,似乎那半只煎蛋都在不怀好意地嘲笑他。
  他觉得自己像只小丑,站在没有观众的舞台上,却仍旧听见喝倒彩的声音。
  悲凉又可笑。
  他用尽全身力气才勉强站起来,站起来撑着桌子跟那半只煎蛋对视。下一刻,连餐桌带地面一片狼藉。
  他都不知道自己能发这么大的火儿。
  火冒三丈。
  如果文盛这一刻站在他面前,保准比摔碎的碟子下场更惨。
  如果他在也许还好些,这怒火自有去处。
  而今,他砸了自己悉心准备的早餐,怒火却还是无所排遣。
  对,他愤怒极了。
  对,文盛让他愤怒极了。
  即便他并没有愤怒的理由,即便他从来不敢正视同文盛的关系,即便他努力想和他撇清关系,他还是会怒火中烧。
  诚然,文盛从来没有欺骗过他;诚然,他一早知道他有男朋友;诚然,他自己跟戴凡也还在聊骚……他什么都清楚,他什么都明白,但这些对于治理他的怒气却全无帮助。他就是被文盛激怒了。一个放着他不理搂着别的男人作乐的文盛。
  他恨不得把他撕成碎布条,可他却从来不想要那块完整的布。
  不想还是不敢?想到这儿他更加无法冷静。
  点火儿容易熄火儿难。长久以来,他都处于这般境地。他一点儿都不想拿文盛跟施沐晨比较,现实却是殊途同归。他没本事跟谁赴汤蹈火,却总是会被火海吞噬。

  怨气,身体里的这股子邪火总结归纳就是怨气。这一脑门子怨气跟了才启未一天。白天上班眉头深锁,傍晚打球血脉喷张。黄半仙儿都跟他急眼了:才启未我招你啦!你怎么不干脆把球拍我脑袋上啊!我是活靶子嘛!你练射击啊!小潘打见着才启未就发现他气儿不顺了,他多精明啊、他多不惹事儿啊,他一准儿放才启未啊,黄半仙儿可不就惨了么。
  这会儿跟淋浴间冲淋,他试着跟才启未搭话,才启未表现得一脸平静好似啥事儿没有,可小潘不是傻子,小潘知道他这是绷着呢,而恰恰是这下大力气绷着反倒极大程度地凸显出才启未的怒不可遏。才启未一贯平和,队上出了名儿的老好人,平素大家走得也近,彼此的了解不深也不可能。一个绝不轻易起急的主儿,这会儿内心燃着深仇大恨,那指定事儿小不了啊。他势必得关心关心,可才启未不给他这机会,洗完话没说两句匆匆走了。
  才启未当然知道小潘关心他,可他现在不想被人关心,他打死不承认自己身上都是怨气,他怨不着文盛,他只是生气,生气他也没辙,他气他认,他自己排遣。
  本来嘛,排解怒火的绝佳方式就是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不想不结了嘛,当文盛是空气看不见摸不着不就成了嘛,忙起来他哪里还有空生气啊。但是!原来有些事真不是你不想就能不存在的。
  搭电梯直达八楼,电梯门一打开才启未就听见了装修的噪音,这让他挺诧异——有新公司搬进来了吗?他去了深圳一周,走前还风平浪静的。爱加的写字间亮着灯,透过毛玻璃,光线朦胧而黯淡地投映出来,走廊亦不明亮,而这样的光线与装修噪音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越走近声音越大,原来正在装修的写字间就在他们隔壁。
  推门进去,乔乔缩在工位上,鞋子翻倒在座椅两侧,桌面上堆着快餐餐盒,手上打字速度飞快,见他进来,草草打了个招呼,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周末还不早点回去。”
  才启未把搭在手臂上的大衣随手放在了一张转椅的椅背上。
  “不回。正跟我妈吵架呢。”
  才启未果然瞧见乔乔嘟着脸,一副气死老娘的神态。
  “为什么啊。”
  “我闺蜜怀孕了要生小孩,她把她的狗放在我这儿寄养,我妈嫌麻烦,让我送回去。”
  “这……”
  “那我工作忙嘛!起早贪黑的!有空我都遛它啊!狗粮也是我买啊!她就帮帮我又怎么了,我也是受人之托啊,又不是我存心弄条狗回去给她捣乱!”
  “这怄气也不解决问题啊,还是跟妈妈好好商量商量吧。”
  “不是我不商量,是她不跟我商量。今天早上出门时候她跟我说了,我和狗只能留下一个。”
  “……那拜托拜托其他朋友?”
  “没别人了呀,要是有人能帮忙,我也不用死撑着把狗留下了!”
  说话的工夫儿,乔乔的手机响了。说曹操曹操到,她妈发的短信,瞧得出来那坚决,都直呼乔乔大名儿了,命令她今天必须把狗送走。
  “才总,你看我先把狗带单位来行么?”
  才启未崩溃。必须不行啊,这是写字楼,他行物业也不行啊!可你看小姑娘走投无路那个劲儿,这话还真说不出口。他又一贯耳根子软,特难拒绝人。
  “要不这样吧,你先得回家不是,我帮你照看两天,你再做做你妈妈思想工作,做不通就得想别的办法了,你朋友这是要跟你家寄养多久?她怀孕得小一年,生下来孩子也得带吧,这日子可就长了。”
  “好呀好呀!您先帮我管两天!转移一下我妈的火力!”
  才启未看着乔乔一脸喜悦不免笑了,每个家里都有一个慈禧太后啊。
  “启未来啦。”杨树林从机房探头出来了。
  “来了。”
  才启未进去,大齐也在,里面也没比外面强多少,咖啡外带的杯子左一个右一个,餐盒插在垃圾桶里歪歪扭扭。空气也差,禁止吸烟的标志彻底沦为了摆设。几个小伙子埋头苦干,大齐跟他打了个招呼又低头敲打键盘去了。
  “还没出来?”
  才启未接过了杨树林递过来的烟。
  杨树林把火儿凑了上去,“快了,再有半个点儿吧,你看看没问题就更新。”
  “嗯嗯。”
  “启未,老杨说你去工厂把事儿给咱们铲了。”
  “嗯,初步解决了产量的问题。后期产检多投入些把把关吧。赶鸭子上架也得上。”
  “最主要还是资金问题,你这就算帮老杨把路铺平了。”
  “资金到位了。”杨树林满脸喜色,“文盛真厉害。”
  “这么快?”
  “可不是嘛!”
  才启未一点儿都不想谈及文盛,所以转移了话题:“隔壁租什么公司了?装修得如火如荼。”
  杨树林瞪大了眼睛:“你逗我呢?”
  “嗯?”
  “文盛没跟你说啊?隔壁空着那两间他拿下了。他说咱们这儿太挤,他那边儿过来接洽的员工怕没地方,咱们也能挪兑挪兑,省得全扎在一起。”
  这时大齐开口了:“我这儿马上就完啊,启未你过来看看。我连轴转两天了。这辞职了比不辞职还忙!”
  才启未真是眼前一黑,“你辞职了?”
  “辞了啊,咱这边事儿这么多,一时半会儿也聚不上人,我反正干的也没意思了,就辞了。来呀,大干一场呗~”
  头疼。一失足成千古恨。一个麻痹大意就着了文盛的道。忙中出乱这话是万万没错,现在他真是把自己搁进去了。可这世上绝没有卖后悔药的,他就是再崩溃,他也没法从新选择风投公司了。现在好了,他领着一伙儿人上了这条贼船。他跑的了他不能把其他人撂下啊!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