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6⑤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6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7-26, 17:00


  “我打个电话。”才启未说着推门出去了,一路往楼梯间走。文盛的动作也够快的,这也就是半个月的工夫儿,他就给他来了个一切就绪,让他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电话响了一遍,没人接。再打,被挂了。呵呵,那就是不想接呗。
  才启未都说不上来此刻自己的心情,各种形容词都不足以表达一个“坏”字。一想到他此刻可能正搂着男朋友自在开怀,他就怒不可遏。他把他当什么了,我是你养在外宅的姨太太啊!杀千刀的混蛋!才启未欲哭无泪,他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走到了这步田地。
  内心再是翻江倒海,才启未回到办公室还得一脸平静,他就这么个人。乔乔见他进来,并不知他心情糟透了,笑嘻嘻地问他:“才总,那我等你?”
  “哦,哦哦。好。我忙完送你回去,顺道把狗接走。你也抓紧问问你朋友,看她什么意思,要是还接回去,你们就再问问有没有其他能长期看管的朋友,如果养不了了,就看看有没有人要收养。”他能怎么着呢?他横是不能跟乔乔发脾气。日子还得照过,生活再是一团乱麻,你也不能去死啊。
  “嗯嗯,我一会儿忙完打电话给她,正跟蓝森那边做对接呢。”
  在机房里一待就是仨钟头,App更新上线前要处理的问题虽没有预想中的多,但件件都是急需解决的。也就是大齐在,要是干指着这帮孩子,那可就真没头儿了。期间才启未还给大齐的同学打了个电话,问了问月落乌啼那项目的进展,把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嘱咐了嘱咐。
  原来他叫言宁。挂了电话才启未摸着下巴想,月落乌啼与他想象中……还真是相去甚远,听话语间的描述,竟是个很英挺的商人形象,他还以为搞设计的会另类些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阵子他跟失联了似的,找他几次他也不回,害他对着没有回应的对话框各种发功……那叫一个难拿,也矛盾:既想跟他说话,又怕打扰他;期待他回复,又怕是自己勉强人家。累心。比谈恋爱还小心翼翼。也是没谁了。这素未谋面的朋友在他的生活中竟变得这般举足轻重,没有他的消息让他格外挂心,甚至他想他该不会病了吧,成天飞来飞去又总是埋头苦干,再是年轻小伙子也扛不住吧?总之就是各种揣测,惴惴不安。几次想给他打电话,回回都是硬压下去这份念头。等等吧,再等等。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将近十二点才启未才跟大家一起从爱加走,他顺道送俩搞技术的小伙儿回去,乔乔坐副驾驶,一路上都没跟手机分开。她妈就等在门口,见才启未来接狗,心情大好。狗的包袱皮都已经收拾好了,狗粮日用品一应俱全,狗呢,就在航空箱里,以至于才启未都瞧不清楚这只狗长啥模样,就知道个头不小——航空箱大啊,还有一张大宽嘴,叫声低沉。
  乔乔一路跟下电梯,不跟也不行,这狗太沉。才启未把航空箱连同狗一起放在后座上时想,这狗大约比戴凡还沉呢……
  狗粮、杂物、日用品等等一大堆乔乔一股脑塞进了后备箱,她又跟狗说了好一会儿话才放才启未离去。才启未瞧得出来,乔乔挺不舍得它的。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狗还得不乐意呢,一会儿一家的转着。
  
  在地库停好车,才启未把航空箱抱下来,放了狗出来,牵引背带很结实,但这么一只大家伙出来,没点儿劲儿还真拽不住。四目相对,才启未不知道这条狗在想什么,他是属实很震惊——真胖啊,还丑丑的。原来是只斗牛犬。皮毛光滑,矮胖健壮,头大额宽,嘴往上翘还是个地包天。别看它丑丑的,却莫名喜感。再看那宽阔的肩膊、强壮的四肢,总体来说敦实极了,敦实就显得憨厚,憨厚就讨人喜欢。哈哈一吐气,舌头耷拉下来也甚是讨喜。
  “嘿,我忘了问你叫什么了。”才启未试着拍了拍狗头,斗牛犬仰起短粗的脖子看他,并没有流露出不爽的意思。
  “走吧,咱爷俩儿先回家吧,您家当我一会儿给您搬来。”
  才启未这一天的坏心情竟被一条狗治愈了。
  进门,才启未松开狗链这位就巡视开来,乔乔妈说晚上已经遛过了,才启未搬了狗的家伙事儿上来觉得还是再遛一趟的好,就牵着他去了小区的花园。就像乔乔说的,小家伙儿喜欢草地,可劲儿撒欢儿了一阵,撒了尿,没拉屎,玩儿够跟他回家了。
  没有狗窝。不是乔乔没给狗窝,是打它主人那儿就没预备狗窝,只有两张毯子,据说从来都是铺哪儿睡哪儿。但似乎这个说法存在水分,它趴地毯上了,对它的毯子置之不理。
  在墙根放好这位爷的水盆食碗,才启未给他倒了水添了粮,这位爷却不赏脸,仍旧趴在地毯上。直到才启未洗漱出来,它也没离开那一亩三分地儿。啥别说了,就瞧这儿好了呗。
  才启未往沙发上一坐,这位爷默默抬眼瞧他,伸手胡噜胡噜脑袋,狗露出了迷之微笑。
  戴凡十二点的时候给他发了个晚安,才启未这会儿拍了一张他的手摸狗头的照片给他发了过去,附带一句晚安。让他没想到的是,戴凡回的飞快,先是一串叹号,接着一串问号,然后是俩字“英斗”加一个问号,最后是句:“你养狗啦?”
  才启未动动手指回:同事的,帮她照看两天。
  紧接着戴凡就发起了视频聊天,才启未把手机支在茶几上,跟狗一起坐到了地毯上。让他挺意外的,戴凡超级喜欢它,在屏幕那边一会儿一摆手,言语间的兴奋劲儿显得他很孩子气,却十分可爱。
  “才哥哥我明天飞过去找你好不好,我要抱抱它!”
  “啊……”才启未略迟疑。
  “我知道你忙啦,但明天周六呀,我也基本放假了,我和狗狗玩,还可以给你做晚饭~”
  “这……”
  “你都说狗狗就待几天了,我刚好可以帮你照顾呢~”
  “行,那我安排一下日程,也不能真叫你照顾狗呀。”
  “没事啦,我超喜欢小猫小狗!”
  “它可不小,挺大个儿。抱它比抱你还沉呢。”
  屏幕上的戴凡眨了眨眼。
  “也比你结实,你软乎乎的,他硬邦邦的。”
  “你讨厌~”
  那边一脸害羞,才启未方觉自己说话不妥,但说出去的话跟泼出去的水一样,那都是收不回来的。
  “我去订票。”
  “别,我来吧。把你身份证号儿给我。”
  “不用啦,我订票很方便。”
  “我来我来。”
  戴凡也不再坚持,心里美滋滋的——多么温柔细致的男人。
  挂了视频,才启未回卧室了,订好票把电子信息给戴凡发过去,斗牛犬已经挪步过来了,噗通,趴在了他床边。
  这……这意思是要睡这儿?
  才启未没养过狗,只有高中时候养过园艺社的野猫,还属于散养,这会儿他看着狗、狗看着他,他乖乖下床给它拿毯子去了。
  安顿好,这位爷像是满意了,吧嗒往地上一躺,侧卧,四肢都顺了出去。才启未调暗了床头灯,拢了拢被子躺下,挺累但睡不着。辗转反侧间,他拿过充电的手机,打开微信,犹豫了一下儿还是把信息给月落乌啼发了过去。
  你叫言宁?
  
  手机响了一声靳少君才想起来他没静音,欠身起来去拿手机,搭在腰上的手滑了下去。他把被子拽了拽,文盛动动并没醒,甚至他压着声音咳嗽了几声,他也仍旧睡得很沉。也是,他想,一连三天他都是被他五六点种咳嗽醒的。没办法,气管炎又犯了。今天也是他把他架到医院去的,拿了药,吃了也就那么回事儿,又是戒烟、静养。
  静音之后靳少君才点开微信,动动手指给才启未回:不,那是我合伙人。
  才启未不到九点的时候给文盛打过电话,那时文盛正陪他看美剧。他瞥见他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了,文盛先开始没接,再打来他索性伸手滑了挂断。才启未这非找文盛不可的架势,与文盛冷若冰霜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靳少君很舒心,他可不想文盛一个电话被叫走,难得的俩人能过一段悠闲的日子,他还病了。而在那之后,手机便干躺在茶几上毫无用武之地。
  那边儿回的很快:哦哦哦。外加一个笑cry的表情。你最近是不是特别忙啊?老找不见你,又出国了?
  靳少君皮笑肉不笑,我他妈是不想理你!真受不了这直男,到底有没有情商!还我特别忙?忙你大爷!
  紧跟着又是一句:今天我这边的项目更新上线,遇到点儿问题,我就联系帮你搭建App的小伙伴,跟他嘱咐了几句,他叫你言宁,还说你挺英挺的,一副十足的商人派头,哈哈哈。
  也就是人在病中提不起戾气,也可能是觉得跟这么个愣头愣脑没情商的主儿置气白搭,还可能就是也算气够了,他终究还是回他了,只不过带着点儿嘲讽。
  月落乌啼:你喜欢这一型的?
  小小才:说啥呢……我就是好奇了一下你。
  月落乌啼:那么就是你有点儿喜欢我呗。
  小小才:哪是有点儿,我非常喜欢你。
  姥姥!我讽刺你,你倒是当我跟你调情!真不愧是个伪直男,撩得一手好妹啊!心里骂归骂,但谁听了蜜语甜言不心软呢?罢了,到这会儿那顿气也算烟消云散了。靳少君也是得承认,他不搭理才启未,才启未各种找他,还是让他蛮爽的。且比文盛强,文盛属于软硬不吃的主儿,你不理他他还不理你呢,看谁扛不住,反正不是他。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