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6⑥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6⑥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7-27, 16:58


  月落乌啼:我是不是应该截图一下?
  小小才:别闹。
  月落乌啼:没闹。
  小小才:我今天问了App的进度,还是很喜人的。等差不多框架出来我就过去看看。没问题就可以上内容了。
  月落乌啼:那到时我请你吃饭。
  小小才:别别别。
  月落乌啼:干嘛呀,不敢见我?
  小小才:想让你保持神秘。
  月落乌啼:¬_¬
  小小才:我请你。
  靳少君发了一个羞答答的表情。
  小小才:不过说真的,我有点儿不敢见你。
  月落乌啼:为什么呀?
  小小才:我也不知道,说不上来,不好意思?
  月落乌啼:你有啥不好意思的?
  小小才:就是不好意思啊!总觉得太熟了……
  月落乌啼:陌生才会不好意思吧?
  小小才:不不,你没懂我意思,我意思是……感觉我那点儿破事儿你全知道……就怎么说呢……其实我不这样,你懂吧?
  月落乌啼:我也一样啊,别人不知道的我,才是你看到的我。
  小小才:你果然秒懂。
  月落乌啼:嘿嘿。
  小小才:你朋友圈怎么从来不用?
  月落乌啼:因为这是我小号儿,只加了特别近的朋友,就不用发什么了。大号儿因为有很多圈内朋友,有时还是得发发没营养的东西。说起来你也不怎么爱发?偶尔发发不是美食就是球队再要么就是肉肉^_^
  小小才:不瞒你说,生活枯燥嘛。
  月落乌啼:你其实挺不安于室的,但特别向往平凡。
  小小才:别老洞察真相。
  月落乌啼:最近没听你提起“高中同学”。
  小小才:别提了。
  月落乌啼:呦?听起来有点动气?
  那边儿好半天没动静,靳少君都快以为网断了。然后,一句话迎面拍了过来。
  我跟他上床了。
  虽然他早就猜到了,可是这话才启未自己说出来,他还是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下去。
  简直一言难尽,我后悔极了。
  靳少君平复着内心里的翻涌,动动手指回:要说说吗?
  小小才:我看你一直打字,说话不方便吧?
  月落乌啼:也没有,我换个房间,BF在我旁边。
  小小才:别了别了,就打字吧,这话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可乱了。
  月落乌啼:没事儿,我反正气管炎犯了,破晓时候老咳嗽,挺影响他休息的。
  小小才:啊?你别你别,嘿你老没回我,我还猜你是不是病了,你快休息吧。
  月落乌啼:都说不碍事了。你猜我病了?
  小小才:可不是嘛。
  月落乌啼:还挺心有灵犀。
  小小才:这事儿还是别心有灵犀了,我情愿你好好儿的。老跟你说了,别太劳累,就不听。气管炎我记得有一个什么藏药好像特别管用,我一朋友原来得过,就吃那个好的,我明天打电话问问他。
  月落乌啼:好呀。你也别紧张,不是大毛病。
  小小才:容易拖成慢支,马虎不得。这也不早了,你赶紧睡吧。
  月落乌啼:不睡了,这会儿睡了过不了一会儿又得咳嗽醒,你说你的事儿吧,就当陪陪我。
  这注定是个不成眠的夜晚,要不是一直靠在床头看手机,靳少君觉得他脑袋非从脖子上掉下来不可。把才启未送睡,时钟显示已是清晨五点过一刻。很好,他又咳嗽开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像被下了降头,我其实就想娶个姑娘生个孩子特别安稳平淡地过完这一生。结果却是,我把朋友介绍的对象给拒绝了。
  你知道我纠结坏了,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竟能这样,一方面被男人压在身下神思恍惚,一方面又骑在男人身上驰骋忘我,我明明不想这样,可总是拒绝不了。就跟着魔了似的。
  不,我不想确定什么,如果可以,我想干脆跟他撇清关系,可是你问我我为什么会生气,我也不知道,就是特别生气。
  翻看着冗长的聊天记录,靳少君深深叹了口气。你生气?你也该生会儿气了。我都生多长时间气了!他下了床,虽然轻手轻脚,但文盛还是醒了。
  “几点啊……”
  “还早呢,你睡吧。”
  “我问你几点。”
  “不到六点。”
  “你是醒了还是没睡?”
  “醒了,咳嗽。”
  “吃了药也不管用?”
  “哪有那么立竿见影。”
  “你这是要干嘛去?”
  “倒点儿水喝,然后我去客房睡吧,省得吵你。”
  “回来睡。”
  果然,靳少君端着水杯回来,文盛还醒着。他放下杯子,他朝他招招手。爬上床,靳少君被文盛搂在怀里,他拱了拱,他便揉揉他的脖颈。
  “瞧你这儿僵的,别老伏案工作,要不脊椎得换个塑料的了。”
  “又把你吵醒了。”
  “没事儿,快睡吧。”
  靳少君的手搂着文盛的腰,轻轻摩挲中,他想的却是才启未。你别说他迷茫,他都替他迷茫,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呢,听他那意思他有点儿喜欢文盛,也有点儿喜欢戴凡,可是他压根儿不想跟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确定关系,他也不想找姑娘结婚了,整个儿一乱七八糟。
  “瞧你咳嗽的,小脸儿红扑扑的。”
  文盛的声音打断了靳少君的思绪。
  “好多了,喝了热水舒服些,也是奇怪。看着病恹恹的吧。”
  “没有,好看,红润。”
  “瞎说。”
  “快点儿好起来,别让我担心。”
  靳少君仰起头,看着文盛,笑得很淡却透着丝丝的甜。
  “能不能好好儿睡觉。赶紧睡。”
  “你让我睡吗?”文盛那玩意儿硬邦邦的,靳少君当然感觉得到。
  “你睡,我起。”
  靳少君却死死搂着他的腰不放开他。
  “嘿你到底有病没病!”
  “现在就是把小凡凡给你叫来你也等不及了吧。”
  “你又不想。”
  文盛还不知道他吗,靳少君对这档子事儿并不是那么……怎么说呢,也不是不喜欢,应该说不那么渴望,可这么说似乎也不确切,每次跟他做,他倒是都乐在其中,只是如果你不要求,他基本没这方面的需求。说白了,从来都是他迎合他,他想要他就给,花样百出倾尽全力地满足他;与之形成反差的是,他基本不会主动要求。这也是他们好了很多年后他才发现的,起先他还以为是寻常的性行为让他觉得无趣了,可即便把新鲜的肉体扔到他怀里,丰富一下床笫之间的乐趣,他也并不怎么兴奋,他还是配合你。他一定是个好的床伴,但他其实有点冷感。
  “想啊。好久没做了。”
  文盛挺身起来,把靳少君压在了身下。他的体温略高,平时冷冰冰的身体这时竟很温暖,这说明他可能有些低烧,脸颊也是白里透红,虽漂亮,却透着倦容。他俯身吻了吻他干燥的嘴唇,“等你好些的。”
  “那你陪我睡,不许起床。”
  “好。”
  “再亲亲我。”
  文盛捏了捏靳少君的脸颊,“撒什么娇呢。”
  “那你都说我是病人了……”
  
  文盛直到把靳少君哄着了才下床,洗漱冲凉从浴室出来也才七点半。披了件大衣他上到空中花园,霎时间冷气就将他包裹。天有些阴,不知道会不会下雪。腊梅还在盛放,他驻足了一会儿,进了花房。较之外面的寒冷,花房里要暖和得多,兰花的香气扑面而来,而景致可却不仅仅来自这五颜六色的兰花,小肉肉们表现也不错,抽花剑的抽花剑,吐花蕊的吐花蕊。
  他动动手指给才启未发了条微信:找本大爷干嘛。
  他倒不是存心挂他电话,是他打电话的时候不好。少君病了,他没心思跟他撕扯。也是生他的气,多少天了,他对他置之不理。文盛都替自己不值当的,天地良心,他真是掏心掏肺对他好,可这土豹子就他妈的不领情儿!不领情儿也就罢了,还耍两面派!跟他一起的时候还则罢了,怎么他一走他就当他不存在了!消失个一干二净!
  至今文盛也不明白才启未到底怎么想的,临走那天跟往常一模一样,才启未做了早餐,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吃完,他聊得半点不专心,扒拉着手机看新闻。听他说下午的飞机回去,他也只是哦了一声。既不问他怎么忽然要回去,也不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仿佛,在他生活里,他可有可无,有就是添双筷子,没有也无所谓。
  文盛觉得自己还不如他养的花儿,一盆花他还想着搬来搬去晒太阳、摸摸土见干浇水呢!可你要说他对他多差,也倒不是那么回事儿。上床挺热情的,跟他干那档子事儿委实带劲;平常吃喝也伺候得勤勉,他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他门清儿,从来都按着他口味来;哪怕是无所事事靠在一起看场球赛、看个电影,那也是周全地照顾着,陪聊、陪看、管伺候。他并不知道以往才启未跟施沐晨是怎么相处的,但他想肯定不是这样儿。他老不自觉地想起他看着施沐晨的眼神儿,不自觉地想起他说到施沐晨的神色。
  他妈的。归根结底文盛最不愿意承认的就是,才启未远没有喜欢施沐晨那么喜欢他。
  十点多,文盛收到了才启未的回复,就仨字儿:打错了。
  你大爷的才启未!文盛恨不能把他活吃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6⑥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7-27, 19:13

只能想到→_→糟心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6⑥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8-26, 17:09

糟心着啵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