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7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7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8-18, 18:41


  靳少君再睁眼天都黑了,浑浑噩噩地坐起来,他咳了两声,拿过手机看看,嘿,竟是这个点儿了。去了医院回来他有些头疼,文盛让他把下午的安排推了,命令他卧床休息。看了会儿电视他就睡着了,睡得很沉。缺觉嘛,昨夜根本就没睡,也就是早上睡了会儿,还被文盛挖起来去医院。
  拿过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口水,他倚着床头坐起来,看着水杯他想,文盛不知道回没回来。他躺下他就走了,说是回来陪他吃晚饭。看看手机,才启未给他发过微信,问他怎么样了,咳嗽厉害不厉害。中午他也给他发过微信,说是给他买了药寄过来了,单号一并发了过来。
  顺手回了一句:还那样,白天还好,主要是夜里咳,不用太挂心,没事。靳少君掀开被子下了床。头疼好了很多,他走去浴室放了泡泡浴盐给浴缸放水,抬眼看向窗外,华灯初上,大都市的夜景如常上演,璀璨、绚丽。这座城市,每天都有人来,每天都有人走,交替的面孔一喜一悲,却都透露着同样的疲惫。夜,却是最好的保护色,每当夜幕降临,它的灯红酒绿就会冲散白天的慌张与虚伪,敞开怀抱,迎接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
  泡进热水里,泡沫马上吞噬了身体,捧起一汪泡泡,靳少君认真凝视着,他很怕他的感情就像这丰富的泡沫,即便充盈一时也终究会黯然消没。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这样地怕着,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因何会爱上那么个渣男呢?你问他,他也不知道。原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人也该稳定踏实下来了,不曾想,他又一转身追上了初恋。你是不是有病呀你!
  深深叹了口气,靳少君躺下去,闭上眼,出神冥想。烦躁的时候,他喜静,唯有静心才能静气。只是他才平静了没一会儿,手机响了。本来他并不想理会,但这提示音可并不遂他心愿。
  小小才:静养,多喝水,按时吃药。
  小小才:你明天收到我寄过去的药也吃上,我朋友说很有效。
  小小才:注意保暖,天气寒冷严防感冒。
  小小才:祝早日康复。
  靳少君拿着手机,把擦过手的毛巾随手丢在了地上。
  他无法无动于衷,对于来自这个男人的好意。尽管,他是他的头号情敌。
  回了个“好的”,那边又给了回复,一来二去俩人聊了起来,并没什么主题总归也就是些闲话,但他们似乎乐此不疲,一句接一句。
  文盛回来时张婶正在做饭,他径直上楼去了卧室,靳少君没在,倒是浴室亮着灯。推门进去,就见他躺在浴缸里,举着手机,泡沫堆满了浴缸,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态。
  “好点儿了?”
  “嗯,头不疼了。”
  “又烧了没?”
  “没觉得。”
  “什么叫没觉得,试表没?”
  “不用,挺好的。”
  “我他妈跟你说话呢!你把那手机撂下!”
  “干嘛呀,大呼小叫的。”靳少君抬眼看向文盛。
  “不是不让你抽烟嘛。”文盛瞧着浴缸台阶上的烟盒与打火机问。
  “我没抽啊。”
  “没抽摆着看啊?”
  靳少君撇嘴。
  “你他妈赶紧把烟戒了吧。”
  “来吗?”靳少君看着文盛问。
  “刚踢球儿去了,洗过了。”
  “哦。”
  “再泡会儿出来吧,该吃饭了。”
  文盛说着收了靳少君的烟和打火机走了。靳少君仰头看着浴室的门被合上,够过手机继续跟才启未聊天。不料,他杀了个回马枪。
  “怎么又摆弄上手机了!”文盛是回来放洗漱包,瞧见靳少君全神贯注盯着手机的样子他大不爽,打他进门儿他几乎就没正眼儿瞧过他。
  “玩儿手机又不会咳嗽。”
  文盛撂下洗漱包就朝浴缸去了,靳少君眼角余光瞥见他过来,立马儿切换去了游戏界面儿。
  可你当文盛瞎呀?
  “你慌什么。跟谁聊天儿呢,见不得人似的。”
  “你在乎啊。”靳少君说得漫不经心。
  “不在乎。”文盛一梗脖子,明显上火了。
  “那你问什么。”
  哑巴吃黄连。
  “我随便问问。”
  诶对,打死不露底儿的主儿文盛是也。
  “哦。”
  靳少君一个“哦”字儿更加激怒了文盛。这满不在乎的态度是什么鬼?
  砰。文大少爷摔门走了。
  靳少君回头看向浴室门,门上的挂饰摇来荡去足可见刚刚那门被摔上的力度。他急了,竟然。
  大大出乎意料,万万想不到,这男人急了。
  从浴缸里出来,靳少君围上浴巾拔了浴缸的塞子想:也是怪逗的,我跟我情敌你新欢谈谈心,你这吃的哪门子醋?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居然会吃醋?
  相交十余年,他有种不认识他了的感觉。
  这是中了什么蛊了?
  靳少君特别不想承认,自打文盛情情儿的去追才启未,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这个不一样表现在:嘴不那么贱了,待人细心了,稍许有耐心了等等等等,方方面面。
  叹了口气,靳少君开了花洒冲淋,刚刚聊天才启未还赌咒发誓死也要跟文盛绝交呢,斩钉截铁毫不犹豫,表示根本不想和文盛演变成这样的关系。他问他那都已经这样了,你又确定了自己喜欢男人,何不顺水推舟就这么过。他回答得无比坚定:打死也不,我讨厌他。
  靳少君站在水流下想,才启未说得固然是实话,他没必要跟他说谎话,可是……没有喜欢,又哪来的讨厌呢?也就是不想确定关系这一点,比较诚实可信。呵呵,欲拒还迎还真是他的拿手招数。
  遇上了难缠的敌手,却又似乎不是什么坏事。也真是活得久了什么都能遇见。
  还能怎么办呢?姑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换好家居服靳少君下楼去,张婶还在准备晚饭,文盛在客厅,笔记本开着,显然是正处理公务。他没吭声,坐到了他身旁。这人显然还在生气,并不理会他。靳少君也不在意,靠着沙发扶手半躺下来,够过茶几下方的杂志随意翻看,脚呢,顺着就揣进了文盛怀里。撒娇谁不会呀。
  “你要躺着不会去贵妃椅上躺着啊。”
  “那脚丫就不暖和了。”
  “穿袜子。”
  “干嘛呀,生气啦。”
  “我好么泱泱为啥要生气。”
  “我也奇怪呀,我和朋友聊会儿天儿你怎么就火冒三丈了。”
  “我闲的啊。”
  “你吃醋了。”
  “你有病吧!”
  “我是病着呢呀,气管炎~”
  “有病瞧病,赶紧好,好了回家别在我眼前晃悠。”
  “你好接着出去浪是吧。”
  “诶,你说对了。”
  “可是我没瞧你有新欢啊。”
  “多了去了。你一天到晚不在国内你知道个屁。”
  “哎呦,你怪我不陪你了。可是你得讲理吧,是你让我发愤图强的吧。”
  “起开!没看我忙着呢嘛!”
  啪嗒。靳少君一探身把文盛笔记本合上了。
  “你大爷啊!”
  啧啧,竟然没发脾气?
  “我来陪你了~”
  “真他妈烦人。”
  这嘟囔可一点儿听不出恶意来。
  靳少君笑了,脚丫也不老实,故意碾轧他两腿间的玩意儿。
  文盛抓住了那只凉凉的脚,“你穿个袜子能死啊,也不怕着凉感冒,看不咳嗽死你的。”
  靳少君的感觉一点儿没错儿,文盛就是生气呢,这生气也正是因为他吃醋了。他不说他还不知道呢,他说了他也懵住了。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对他来说靳少君的存在理所当然,似乎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真的是这样吗?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俩的关系始终是靳少君在维持,说白了,这段感情并不由他主宰,所以,倘若有天靳少君放手了,那么这段感情势必烟消云散。这么想的时候,他发现,他不想,他不乐意,与靳少君的关系实际上是他的舒适区。窝火。到底是哪个傻逼胆敢来挖他的墙角!靳少君的追求者历来不少,但靳少君这样的态度可是前所未有。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7③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8-26, 13:10

哎哟喂!!!!千万别!!!该放手就放手,要么就好好在一起,噗!!!果然是大戏啊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7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8-26, 17:11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ԅ(¯ㅂ¯ԅ)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