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8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8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8-23, 15:33


  “你怎么还没把烟戒了?”
  靳少君刚把烟点上,言宁就看向了他。
  “偶尔抽一支。”
  托才启未的福,他吃了他寄来的藏药,气管炎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已经是第二个疗程了,咳嗽等不适症状都不再出现,用文盛的话说,小烟卷子又叼起来了。最近他身边的人清一色都劝他戒烟,光电子烟他就收到了好几支。不是不想戒,是心瘾太难熬,所以即便明知不好,他也还是偶尔会抽上一支。
  “掐了吧。”
  “你让我抽两口。”
  “我怎么那么怕咱事业还没立起来你就住院去了呢。”
  “晦气不晦气!”够过一旁的烟灰缸,靳少君把烟灭了。
  “咖啡给你,省得嘴里没味儿。”
  “彤彤都没你婆妈。”
  “他是忙的没空儿理你,成天跟那些厂牌打交道就够他炸毛了。”
  “嗯,我每天接到他吐槽的电话。”
  “所以你快拿事儿吧。我也是倒霉催的,怎么那么想不开,跟你们俩闲散鬼过事儿。”
  “那你过年快去庙里烧柱高香。”
  “我还不如请道士捉鬼。”
  “烦人。”
  “我来啦!”
  随着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说曹操曹操到,彤彤来了。
  “我和你们说,我最近把一辈子可能会遇见的贱人全遇到了!”
  靳少君和言宁相视而笑。
  “哎呦,少君你看着容光焕发的唉,这病养的,人儿可真水灵。”
  “有吗?”
  “文文把你滋润得很是红润嘛。”
  靳少君冷笑,“没他我还好得快点儿。”
  “呸,你这是炫耀。我倒想有个人给我添堵呢。再单身下去,我都要枯萎了。”
  “诶诶诶,少爷们,咱们回到正题可好?”言宁把笔记本推了过去。
  “我们有正题吗?不是姐妹们的聚会吗?”彤彤拉开靳少君旁边的椅子坐下了。
  “你给我闭嘴。少君你看看app的初步搭建,基本确定是这样了。”
  “我不想看,看了也看不明白,好累。”
  “……”
  “我们中午吃什么?”彤彤打开小镜子审视着自己的脸。
  言宁默默地拿过手机,在他们仨的微信群里发了张熊猫发飙胡噜一地东西的图。
  “你电邮给小小才吧。他看得懂,有问题的话,他会发现。”
  言宁皮笑肉不笑,瞧瞧他这几个合伙人吧,俩闲散份子,还一个是闲散份子的网友。他要不是脑袋被驴踢了,如何会答应加入这么个战队啊?
  “你把才启未电话给我吧,这事儿我跟他单线沟通。”
  “我微信发你,就是还是记住别说我叫靳少君,就说是月落乌啼的朋友就行,不过他倒是知道你叫言宁,你说你是言宁他就知道了。”
  “我忍不住想八卦。”彤彤放下了化妆镜,“你干嘛不告诉人家你叫啥呀。”
  靳少君不紧不慢地喝着咖啡说:“因为文盛正在追他。”
  他说得云淡风轻,好像这是多么平凡的事儿。
  言宁惊掉了下巴,彤彤瞪大了眼睛。
  “你没病吧你!”言宁声儿都变了。
  彤彤倒是恢复常态笑嘻嘻地说:“哎呀你这个小婊砸,你故意接近人家呀!哎呦哎呦,天呐天呐,被你蒙在鼓里,还要替你干活儿,啧啧,好狠毒呢!”
  “哪有。”靳少君放下了咖啡杯,“我们是花友。”
  “你说瞎话打个草稿敢不敢,触目所及我就没见着一朵花儿。”
  “少君你这不合适吧。”言宁看着他,语重心长:“首先咱们这是做正经事,你们是这样的关系,随时可能分崩离析,技术这一块咱们没人扛得起来,这不是儿戏。再者,于情于理,你们有什么矛盾你也不应该背后捅刀子,人家拿你当朋友,你却将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这太不光彩,你万不至于此。”
  “哎言宁,你话说太重了。”气氛急转直下,彤彤有些尴尬。
  “我要想背后捅刀子,我就不跟他合作共事了。”
  言宁还要说什么,彤彤制止了他,“说回正事儿吧,少君做事自有分寸。我这边儿洽谈的厂牌已经敲定了十六家,但是合作模式上略有分歧,我是这么想的,我们尚不具备一言堂的资本……”
  靳少君听得很认真,也与彤彤认真讨论了合作模式多元化的问题,同时跟大家报备了珠宝饰品这方面他的进展,他谈下的第一家也是业内最具影响力的正是晶彩,言宁相当震惊,要知道当初靳少君离开晶彩和文兴的关系几乎跌至了冰点。可虽然貌似专注,其实靳少君思想还是开了小差。不得不承认,言宁的话戳了他心窝。
  毫无疑问,他与才启未的关系相当错综复杂。一开始他还算目标明确,了解地鼠,打掉地鼠;可慢慢的,他竟迷失了目标。才启未的阳光与真诚是他的世界里少有的存在。文盛那个德行,他想开朗乐观也难,如果不是同才启未聊起,他都几乎快要忘了曾经的那些美好;工作呢,又很封闭,应酬不算交际都是场面人,虽不至虚情假意,却也远不会推心置腹。面具戴得久了,长在脸上是一定的,但心却趋向于荒芜,可不就演变成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与其说才启未是他的情敌,似乎他更像他的知心朋友,那些压在心底的话,那些快要遗忘的单纯的小快乐,还能有这么一条渠道可以疏通。背后捅刀子?呵呵。想捅早就捅了。就才启未那个迷茫劲儿,他只要一煽风点火,不用说太多大约都能给他树立起决心跟文盛一刀两断。可他没有。他只字不提。他完全不想参与进去,去左右事态的发展。也是他清楚即便左右,也是一时。才启未摇来荡去,文盛志在必得,说与不说,其实并没所谓。他从来不想跟谁share自己的男人,他却偏是个烂人四处拈花惹草,这许多年下来,他确实心力憔悴,地鼠层出不穷,他却没了抡锤子的力气,也想过干脆一转身走开,却终究迈不开脚步。再多个才启未又如何呢?打掉这只地鼠又如何?下一只不是还会破土而出吗?都是套路。与其无限循环下去,他倒甘愿文盛去跟才启未纠缠。至少纠缠了这么些时日,他倒是像换了个人,优胜于劣。其结果也不外乎就那么几种,他俩好不成,文盛还得回到他身边;他俩好上了,才启未也万不至于来撼动他的位置,他自己还跟戴凡掰扯不清楚呢;他俩不好不坏,日子照旧。没别的了。反倒是他想不出有天他跟才启未面对面,才启未会作何感想。第一想法大约跟言宁一样吧,觉得他心机觉得他下黑手。然后呢?他会怎么做呢?一拍两散?奋起反抗?也或者会跑去跟文盛撕逼?可悲呀,还不如幻想中的朋友呢,至少他永远不会背离你。每个人的心都揣在自己的胸腔里,你既看不见,也摸不着。挺傻的吧,明知虚幻还寄托了真情的自己。他用画笔勾勒出一幅幻想,看的人上当不奇怪,奇怪的是同样被迷惑的自己。文盛知道了又会怎么样呢?靳少君不禁冷笑。他是那个最活该的。十余年的青春他全耗在了他身上,他休想全身而退,大不了一起粉身碎骨。爱是什么?在靳少君看来,它就是一张网,你黏在上面,进退不得。吃掉你的蜘蛛,刚好就是那个爱神。以爱为陷阱,捕捉世人。越是渴爱,越是深陷,生死都可置之身外。爱是苦的,也是涩的,只不过是一瓶毒药装进了精美的香水瓶里。你闻见香气,却饮下苦涩。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8①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8-26, 13:30

花样作死吧!!!!!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8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8-26, 17:12

嗯呐,不等天亮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