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8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8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8-26, 16:50


  “你拿我当什么啊,颐指气使!谁吃你这一套你跟谁耍威风去!”
  “我操!你他妈是爽了是吧!”文盛要是知进退懂冷暖他也就不是文盛了,“妈的回回都是大爷伺候你,让你管管我怎么就颐指气使了!”
  才启未胀红了脸,他自尊心受挫嘛,可文盛一向不知好歹,他还特别喜欢乘胜追击:“老子又不是没给你口儿过,你***儿我都舔多少次了,哪回不是先让你爽!”
  要不是后半句跟出来才启未准要打他了。
  “你以为我想让你舔啊,想也知道你丫准干不好,还不是怕我这么捅进去你嗷嗷叫,真他妈多余管你死活!”
  他打生下来就没学会过好好说话,才启未还不知道他吗,他认识他又不是一天两天,那是真他妈十几年了。但才启未也是向来看不惯他这副端着的大爷模样,他俩掐架也不是一两天了。
  砰。文盛被才启未重重地顶在了身后的隔板上:“你是不是语文没学好,就会说祈使句吧,不说祈使句就不会说话是不是!”
  “没学好也不赖我,反正课都是你补的。”文盛撇嘴。这也是实话。以前他俩就是互助小组嘛,他就喜欢听他讲课嘛,或者说,他就喜欢看他一脸认真跟他说话的模样。咋啊,看不惯啊?有本事弄死我呀!
  他这么一说吧,才启未倒没了脾气。他还真没撒谎,从小到大他都是这副鬼德行。一点儿都不可爱,特别讨厌,但你却完全无法忽视他的存在。他就是喜欢黏着他,他就是狂爱激怒他,他就是受不了他不理他。他只会这样去引起自己的注意。别扭极了。但也是这么一个他,总是默默地关心他、爱护他,还偏要装作我没有,我才不稀罕管你的姿态。
  “你这人阴险得很呐。”文盛挪开了视线,“那会儿我问过你要报什么志愿,你说没想好,其实你那会儿根本就打定主意不留在北京了。你他妈一早就决定报大连理工了吧。”
  才启未沉默了一会儿,“嗯,是。”
  “真他妈没意思,跟丫施沐晨翻了就翻呗,干嘛还跟我撒谎。”
  “我怕你挽留我。”
  “开玩笑,老子为什么要留你。”文盛自己都觉得这话说的亏心,可不说他受不了,不说仿佛就表示他默认了,才启未说中了,他肯定百分之一百不许他走。
  “你开口的话,我会很难拒绝。”
  话音一落,文盛控制不住地看向了才启未,才启未却低下了头,刻意不与他对视。
  “你再说一遍。”
  才启未才不会再说一遍呢,这一遍都够他后悔的了。可文盛不依不饶,他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吻住他,堵上他的嘴。
  文盛被吻了个出其不意,他还想跟他掰扯呢,他还想说你就是喜欢本大爷呢,可才启未啥都不让他说了,他不仅强势地亲吻他,他还来摸他下面儿,害他不能冷静思考。那话儿本来都打蔫儿了,让他这么一通摸立马又抬头了。
  文盛的裤子脱得半半拉拉,这会儿湿哒哒地贴在身上,衣服倒是全去了地上,这会儿被两人踩在脚下犹如一团抹布,大约就是外套好些,被他甩去了门外。
  所以才启未跪下来并不觉得硌,毛衣着了水也仍旧软软的。
  他从来不知道男人的生殖器原来是这样一种味道,腥涩、粗硬却又有韧性。他也十分别扭,这地儿它不仅具备生殖功能还兼具排泄功能。而且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呢,他又不会怀孕生孩子为什么要这样“膜拜”男根。也是脑子一热,身体先于大脑行动了;还是文盛那一脸渴望的神情,祈使句归祈使句,眼睛里可都是期盼。他不舒服,所以热情的温度自然下降,也所以不愉快的事儿马上就会在脑海里翻腾,这厮可是实打实惹火了他呢,从他这儿走全无联系不说,竟搂着男友放浪形骸。尤其,他还敢大言不惭地说出来,当他是什么啊!想到这个才启未就怒火中烧。也是,施沐晨没什么他还捕风捉影呢,文盛这个德行简直是挑战他底线。可情形又是完全不同的。他跟施沐晨好歹是谈恋爱,跟文盛算啥啊。起先他就知道他有男朋友,起先他也没想到俩人的关系会这么“急转直下”,起先……这许多起先按下不说,往后他也不敢想。他疯了他要跟文盛共度余生,而且,他自己跟戴凡还不清不楚着呢。那天,他生日,他自己都忘记了,戴凡却把家里布置得漂漂亮亮,做了一桌子菜,中间摆了个花团锦簇的蛋糕不说,就连啵蒂都被他戴上了生日帽。他无法辜负他的好意,对这样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他怎么忍心辜负?
  才启未果真很笨,他的牙齿时常剐到他的宝贝,他的舌头也远不够灵巧,他的吞吐也一点儿都不热烈,那文盛自然不满意,搁别人对方肯替自己这么做也足够感动了,可他是文盛,他向来有啥说啥:“你能不能卖力点儿,好歹嘬得紧点儿。”
  才启未要是不回击他就不是才启未了:“不会。觉得谁好你找谁去。”
  “你老让我找谁啊!没完啦!”
  “有完。”才启未站起来了,“你别来找我不就完了。”
  “我就爱找你,怎么着吧。”
  “滚蛋!”
  “你再跟我厉害一个试试!”
  才启未转身不理他了,自顾自开了花洒。
  “我操,你什么意思?你!”
  他不搭理他,囫囵冲洗着身体。
  文盛当然不干了,有他这样儿的嘛,给他煽乎起来又置之不理,还是来来回回。我操你不怕我落下毛病是吧?二话不说他就关上了混水阀。
  才启未才不理他呢,反正他冲完了,拿过毛巾开始擦。
  文盛只能去抢他的毛巾,“你说,你说吧,怎么着才成。不是你看看,我这玩意儿挺着呢,让你折腾起来,起来下去,你不是男的啊,你不知道我难受啊?”
  “那你能把嘴闭上嘛。”
  “能。”
  才启未伸手过去握住了他惨兮兮的小弟弟,套弄了两下,人就被他裹进了怀里。着了水,他的身体很凉,就显得文盛的皮肤滚烫,其实他也被浇到了,毕竟就这么点儿地方,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他滚烫。
  嘴不怎么地,手不一样,平时谁不***啊,讨好自己谁又没点儿技巧?他喜欢他的拇指抚弄他的马眼儿,喜欢他频率时快时慢的撸动,喜欢他紧贴着自己胸口与胸口的摩擦。他忍不住张嘴咬他的肩膀,咬得用力,咬得深重。
  才启未当然感觉得到疼,但他一声不吭,忍着。他知道他觉得舒服,他知道他兴致高涨,他知道他疯狂地渴望他。他全部都知道,包括这个男人身体每个细胞散发出的爱意。统统知道。他还知道他是个坏极了的男人,可他是喜欢他的。如果最开始,不假思索一腔热情来向他告白的人是文盛,以他这副死缠烂打的性格,没准儿,他们倒是能相携走下来,也许他就不会退缩,不会举棋不定,不会寻不到安全感了。只是,这仅仅是如果。事实是,他离开北京一走了之,他与他相隔千里,他也交了男朋友,而他,成了个尴尬的第三者。是的,这最让他难过,难过继而激愤,他竟无法拒绝他,跟着他一脚踏进了让人不耻的境地。甚至,文盛从来没有说过会离开他的男友。一次都没有。他只是不提及。不提及还能自欺欺人一下,这次他说出口,当真让他难堪。
  文盛射了出来,全射在了才启未身上,他搂着他的脖颈,呼吸剧烈而急促。他的肩被他咬出了深深的牙印,但他自始至终没吭过一声任他啃咬。
  我怕你挽留我。
  你开口的话,我会很难拒绝。
  他实在不懂,为什么这个男人总是把什么都藏在心里,还能装得一脸平静。从小到大都这个德行。
  才启未开了花洒,热水兜头浇在两人头上,他看着他,他也看着他。
  “手还算灵巧。”
  “闭嘴。”
  “干完了也不许说话啊,你怎么那么牛逼呢。”
  才启未捡起毛巾洗了洗,用力拧干,边擦边推门出去了。
  “我操你把毛巾拿走了我用什么啊!”
  才启未顺手捡走了文盛扔在过道里的大衣,其实也湿了,穿是不太可能了,但手机和钱夹都在里面,倒是没被水浇了。他把手机和钱夹给他放在条凳上,擦干头发草草套上了衣服。更衣柜里幸亏还有平时放的衣服,否则文盛就只能光着了。他也是服了他,做事从不想前后。
  “土豹子!”
  冲姜茶的时候才启未听见了文盛的哀嚎。
  “你他妈不是想把我自己扔这儿吧!”
  拎了条干爽的毛巾过去,才启未推门看着站在水流下的文盛。
  “谅你也不敢这么大胆!”
  你看他嘛,得知获救立马又开始耀武扬威了。真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多冲会儿,毛巾给你搭在这儿了,别感冒。”
  才启未走了,文盛仰头迎向水流。也是奇怪,他明明就很温柔,以前也一直对他特别温柔,怎么俩人关系近了,他竟那么凶恶阴险。可那也架不住他还是这么喜欢他,越来越喜欢。跟他越近,越了解他,他越对他着迷。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8④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8-27, 09:40

这俩就是野兽,互相撕咬,不服输,却又禁不住靠近。真特么烦人→_→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8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8-30, 16:58

来,跟我高唱: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