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9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9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01, 17:28

 
  “对,对就这样,一起就出来了。”
  “哦。”
  “你不用下手,在边儿上这样磕磕土就下来了。”
  “然后就扔育苗盘里是吧。”
  “嗯嗯,那我接着去拿下一批。”
  临近春节,快递都停了,但买花的人只多不少,都愿意装扮装扮嘛。向东和谭琳的伙计好些都休息奔年货去了,大棚人手儿严重不足。向东还不能算人头儿,他成天忙活度假村的事儿,走程序、办手续跟上了发条似的,就想节前都办利索,节后就找施工队儿正式动工。谭琳忙得快死了,必须喊才启未来帮忙,你还别说你忙,我只比你更忙。文盛跟才启未在一块儿,自然也被拉来了。
  才启未并不知道向东搞度假村的事儿,他自己还忙得两眼一抹黑呢,还是谭琳抓壮丁怨天怨地他才听闻这事儿。钱,是文盛投的。对此文盛表示——我觉得这项目不错啊,大连也很有发展,不像一线城市过于饱和,反而风险大利润低。才启未斜眼儿看他,曰:你这半年怎么这么青睐大连啊。文盛瞪眼,曰:你薛华附体啦!可想而知,薛华没少骂他。但你还说不出他什么来,他一脸我正经干事儿不许啊的神情。罢了,他高兴就好,反正也不可能亏钱。他也就是没长毛,长毛比猴儿还精呢。在赚钱这件事上,才启未还是很佩服文盛的。如果说施沐晨是专注于干事业闯名号,那文盛刚好跟他相反,闷头赚大钱的典范是也。好像也说不上说对说错,只是才启未和施沐晨比较像,更青睐于闯出一片天地。
  “怎么这么热啊。”
  文盛坐在小马扎上挖肉备货,大冬天的竟汗流浃背。大棚里即便是冬天只要光照强,照样儿聚热,温度不低于28°。
  “就说让你脖子上搭条毛巾吧,你偏不干。”
  才启未把两托盘多肉放在文盛旁边的空地上,拿下脖子上搭的毛巾给文盛擦汗。他也热得够呛。闷是一说,空气流通性也不强。
  “干不了,穿你工作服就像种地的了,我再搭条毛巾?”
  “种地的怎么了?你不吃粮食啊。干活儿还穷讲究!”
  “我他妈想干活儿啊!”
  文盛叫屈。礼拜六他跟着他在爱加忙了一整天,今儿又被拉来大棚当壮劳力。奶奶的,我到你这儿上山下乡来了?
  “干都干了,你瞧你。”才启未也累了,直接在文盛旁边儿席地而坐。
  “对了,本大爷就任劳不任怨!”
  点了支烟,才启未看向文盛问:“你哪天回去?”
  文盛斜眼儿看才启未:“我刚来你就撵我走是吧。”
  “你春节不回家啊。”
  “回。”
  “我下礼拜五回深圳。”
  “嗯。”
  才启未几乎就要脱口问出节后你啥时候过来了,硬是咽了下去。好像他多盼着他来似的,才不是呢。
  身边儿的男人抽烟不说话了,文盛大不爽,嘿你他妈小王八蛋的,光问我啥时候走不问我什么时候回是吧。你还真行!冷血动物!他特别想把才启未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比石头还硬。他也想把他脑子挖出来,看看他都在想些什么。提了句靳少君他火冒三丈,见面儿倒只字不提。你几个意思啊?
  “你回深圳,臭蛋儿咋办啊。”
  臭蛋儿是文盛新给啵蒂取的名字,就他自己叫得欢实,才启未抗议无效干脆漠视,我们怎么就臭了,我们每天洗脸!
  “我初四就回来,琳琳姐说能帮我看几天。”
  “哦。”
  “你还挺关心它。”
  “谁关心啊。要我说你赶紧给它送走,脏了吧唧的。”
  “哪儿脏啊,每天洗脸洗脚,你洁癖。”
  “不掉毛儿啊!蹭我身上哪哪儿都是狗毛,又短又硬!”
  “让你来了。”
  “你他妈……”
  这时候才启未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沐晨。
  文盛就在才启未旁边儿,他又不瞎,他当然也看见了。
  瞬间,才启未有点儿尴尬,但文盛没事儿人似的站了起来,端着两大盘子挖好的肉走了。他的内心戏可远没这么平静,首当其冲的就是疯狂的呐喊——你把丫姓加上能死吗?沐晨。你他妈多少年了换过多少个手机倒是永远叫得这么亲密!
  才启未拿了个空盘子起身,接了电话。
  “忙呢?”
  这声音明明如此熟悉,不知为何这会儿听来竟有些陌生。
  “啊,嗯。怎么,有事儿吗?”
  “没事儿。这不是年底了嘛,上礼拜年会你也没过来,问候一声。”
  “哦。”
  “说发小狗给我看,也没发。”
  对,才启未是以“养狗了走不开”为托词没飞北京参加公司年会的。反正怎么说都是他,施沐晨也不能硬把他捆去,他不去他也没辙,他从来都对他没辙。
  “咳,我一忙就给忘了,等会儿就发你。”
  “我不是想看狗,我是想看看你。这阵子你就没怎么跟我联系过。”
  “也……没什么事儿啊……公司都挺顺的。我也忙,你也忙。”
  “那也没忙到电话都顾不上打一个的程度吧。”
  “你不是让我好自为之嘛,我就别烦你了。”
  才启未把烟蒂扔在地上,伸脚碾灭了。
  “怎么说不到三句话你就抬杠呢。”
  “我没有啊,你感觉的问题。”
  “我感觉老有问题。”
  “没什么事儿挂了吧,我接着忙去。”
  电话那边的男人叹了口气:“注意身体,别太拼。年后吧,我看看能挪兑出时间来,去大连看看你。”
  “你看我干嘛呀,我有什么好看的。”
  “我看看我公司行吗?”
  “那你随便看。”
  “得,打住,我又不是找你来掐架的。提前拜个年,代我向你爸妈问好儿。”
  “我也问你爸妈好。”
  “启未……”
  “嗯?”
  “没什么,那就这样,我挂了。”
  把手机扔回身前的工作围裙里,才启未伸展了一下身体,他从没觉得跟施沐晨这样陌生过,不仅仅是他,施沐晨亦是。也就是这半年多吧,好像什么都变了。也对。他结婚了嘛。他早就不属于他了,只是他从前不愿承认罢了。
  文盛拎着两只空托盘回来,花小姐跟在他身后,端走了另外两盘挖好的肉。文盛呢,坐下来,继续处理之前才启未端过来的两盘。
  才启未偷瞄文盛,他半点没异样,还是那般认真地干活儿。反观自己,倒是有些心不在焉,看单子像看天书,手里的空盘子一盆花也没捡上来。
  低头干活儿显然是逃避尴尬的绝佳途径,才启未深呼吸一口,继续照方抓药一一备货。找齐两盘子又是汗流浃背,他去水龙头那儿冲了把脸,身上的卫衣都湿透了。毛巾他也投了,拧干给文盛送了过去。
  文盛也热,但不用像才启未那么走来走去相对好一些,可那也是满头汗。这会儿才启未蹲下来给他擦汗,他也不上手,就擎等着。不是他懒,是他嫌自己手上粘了土不干净。
  “弄完这点儿咱俩去前头吧,也该吃饭了。”
  “他找你干嘛呀。”没绷住,文盛还是问出了口。
  “没事儿,拜个早年,问我爸妈过年好。”
  “管的够宽泛的。”
  才启未从文盛脚边儿的托盘里又拿了个小铲子,蹲在他旁边儿跟他一起挖肉。
  “他应该给秦浪那小婊子爸妈问安才对,到你这儿瞎起什么哄啊。”
  “你能不给人加后缀么。”
  “我乐意~”
  “行了吧你,有完没完了。”
  文盛一想到秦浪心里就相当憋闷。他那冷冰冰的劲儿莫名的会让他想起十几二十出头的靳少君。要不是这一点点相似,他也不会那么轻易上他一当。他多少是有些怜惜他的,本能地他就想给予他一点点温暖。他呢,倒真是蛇蝎心肠,阴毒至此也是叫人刮目相看。
  不回首不知岁月长。遥想当年初相识,少君那冷冰冰的容颜就像一缕清风吹进了他昏暗不见天日的心底。曾经他以为这辈子他都会心里装着个人游戏人间,却在不知不觉中让这样一个男孩走进了他百无聊赖的生活里。这一待也是十几年了。他从未因他改变什么,他却为他变了那么多。这其实本该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因为他们都不是主动的人,但少君却宁可附和他,将冷冰冰的自己燃烧,耗尽了十余年的青年年华。他总说你跟着我简直是失心疯,总说你走吧没我你只会活得更精彩,实则,他挺怕他走的,他不知道倘若他真的走了,他又该当如何。所以他喜欢先下手为强,装作不在乎,也许真的会不在乎。但这也是自欺欺人罢了,他还曾觉得才启未跟施沐晨地久天长不错呢,可要真觉得这样就好,又何苦总在默默观望总在心里百转千回?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9①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9-03, 12:14

所以这些不舍其实都是因为害怕失去还有长期陪伴的光阴,啧啧,咋整,啥时候才有个尽头?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9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23, 17:05

啧啧,再是明白也注定过不好这一生。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