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9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9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02, 17:03


  嘴唇碰触到包裹糖衣的浆纸,文盛回过神来。鼻子嗅到了牛乳的味道,唇瓣沾染上了甜甜的滋味。才启未把一块奶糖塞进了他嘴里。
  “什么啊。”
  “大白兔。早上春天给我的。”
  “我怎么没看见她。”
  “我出去掀棚膜的时候她推自行车出去的,假期她们乒乓球队也训练。”
  “日子过得快啊,再一眨眼儿东子该嫁闺女了。”
  “哪儿有那么快。”才启未笑了。
  “过的时候觉不出来,往回一想就吃惊。”
  “倒也是呢。”才启未把肉肉放到托盘里,眼睛看向了虚空的一点,“有时候觉得小时候近在眼前,可自己竟已是这般年纪。”
  “再一眨眼,黄土就埋半截儿了。”
  “别说了,马上过年了,没点儿喜气。”
  “诶,”文盛拿过才启未的毛巾擦手,“别那么快老去。”
  才启未笑了,“你跟我不是一样年纪啊。”
  “跟你说话你就听着。没让你发表意见。”
  货配齐,文盛跟才启未一起端去了前面儿,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花小姐正拆外卖的盒子。
  “快快快,放下洗手吃饭啦~”
  “鹏子呢?”才启未问。
  “外面儿卸货呢。我叫他了。”
  “啥货?年底还有花儿到?”
  “不是,柳姐那边儿送花盆来了。”
  他俩正说着,谭琳跟小马进来了,小马是柳未然的学生,才启未认识。他跟他点了点头算打过招呼,全然不似往日热情。也对,柳未然指定恨死了他。他们后来再没联系过,谭琳也没在提及过她,东子倒是叫他放心,说姐俩儿没翻脸,闹了会儿别扭也和好如初了。
  “那谭姐我走了,柳老师说节前封窑了,节后等她回来再联系您。”
  “小马你等会儿,这个你们拿回去,都是年货,过节你们也都不回老家,别懒着啥都不弄。”
  “哎呦谢谢谭姐。”
  “别跟我假客气。鹏子,你帮着搬一把。”
  “我来吧。他跟外面儿听不见。”才启未过去了。
  帮小马装上车,才启未跟他挥手告别。互相说的那些个过年好,也都是没滋没味的客套话。
  回来他去洗了手,文盛已经坐在了沙发里,正抽烟解乏。
  “你前女友那边儿的啊?”他的话语间是掩不住的揶揄之态。
  “你烦嘛。”才启未本就有点儿过意不去,文盛还来刺激他。
  “分了就对了。”他说着起身凑近才启未,贴着他耳根小声说:“跟我岂不比跟女人来的爽。”
  才启未一点儿没客气,狠狠给了他肋杈子一手肘。
  “我操……”文盛疼得咬牙切齿。
  才启未腾腾冒火,他到底哪儿来的这么大脸!你他妈洋洋得意个什么大劲!
  
  由于壮劳力缺乏,下午才启未被抓壮丁帮着鹏子拌土;文盛比较清闲,花小姐算账他种花儿。
  筛子坏了,才启未找谭琳要新的,谭琳好生想了会儿,说可能杂物房里有。才启未听着就头疼,那地儿乱的,简直不能下脚。
  谭琳把钥匙给了才启未,才启未非常想支派鹏子,可鹏子多精啊,鹏子一听话头儿不对立马找花小姐去了,闪得要多远有多远。
  这会儿人不多,文盛没活儿了,见才启未走了,他也跟着去。
  “你嘛去啊。”
  “拿筛子。”
  “我觉得你上工地也能寻着活儿干。”
  才启未斜眼儿看他。
  “显你瞳仁儿大啊。”
  “我要去工地上干,头件事儿就是和泥把你埋里面儿。”
  “呵呵,我绝对伸出手来把你也拽进去。”
  嘴炮儿俩人一直打到杂物房门口,要不是这屋子破得令人发指,文盛都要说到把才启未流放新几内亚了,下个戏码儿是食人族。
  “我操,这房子咋不塌了啊。”
  才启未拿钥匙开挂锁。
  “还锁啥啊,鬼都不进去!”
  “你非要跟来。”
  杂物房不仅瞧着像危房,门一开一股子潮味儿,黑得不见天日。
  才启未拉灯,拉了两下儿全无反应,啥别说了,肯定是坏了。遂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照明。文盛这才得以见到里面儿的真容,要他说,全是破烂儿。这他妈席梦思垫子不扔是能下崽儿啊?
  才启未苦寻筛子未果,铁锹耙子拢火钩子简直一应俱全,工具箱也堆了仨,铁丝网、大棚膜,钢架铁棍一应俱全,就是不见筛子。都想放弃了,光往上一打,嘿,可算瞧见了,竖着的席梦思垫子上呢。还不止一个。
  伸手去够,一手拿手机就只能一手拿筛子,竟有些勾扯,一用力大事不妙,眼瞧那席梦思垫子就拍下来了。单手指定扶不住这垫子,上头一堆乱七八糟呢,不等他把手机扔出去,这些破烂儿就秉雷霆之势而下简直倒得摧枯拉朽。
  文盛瞧见那垫子要倒,一个箭步窜过去顶得住垫子顶不住上头堆得破烂儿,他下意识就把才启未裹进了胸膛,劈了啪啦、叮了哐啷,谁也没能扶住那垫子,俩人一起给拍了下去。
  “操他妈的!”
  才启未从文盛怀里错出来,肩颈发力顶起了床垫,乒乒乓乓又是一阵东西落地的声音,乌烟瘴气都不足以形容这危房里景象。
  “你没事儿吧?”
  才启未也不敢把床垫靠过去,谁知道后头是什么啊,再倒一次他俩还活不活了,他就只能往出拽文盛,连拽带架。
  文盛一通爆咳嗽,才启未身上本来就脏,也没法拿啥捂他口鼻,只得挥手拍打灰尘并迅速把文盛带离杂物房。
  他咳得厉害,才启未帮他拍背,嘿,瞧他这灰头土脸的模样吧,论辈子也见不着啊。
  “进屋儿进屋儿,你先洗洗。”
  才启未带文盛去了厨房,三把两把扯上了浴帘。冬天院儿里的露天冲淋房是用不了了,他们一家洗澡就跟厨房里凑合,闺女嫌公共浴室脏,后来就谁都不去了。
  文盛还懵着呢,围裙是才启未给解开的不说,衣服也都是他给伺候着脱。厨房倒是暖和,烧土暖气嘛,炉子就在这儿。
  “来来来,我看看我看看,哪儿疼吗?”
  身上倒是瞧不见哪儿破了,毕竟是长衣长裤,可他怕他摔着骨头。
  一抬眼,才启未的眉头拧了起来,“哎呦,嘴这儿磕破了,牙没事儿吧?”
  文盛机械地感受了一圈,无恙。这会儿回过点儿神儿来,他看见才启未脸上两条大血道子,一把握住了他的下巴,“你脸划了。”
  由于太过于在意文盛,才启未一点儿感觉没有,他这么一说,他才伸手一摸,好么,真见血。
  “别他妈拿你那脏手摸!”
  “没事儿不疼。”他在围裙上蹭了两把,“你磕着骨头没有?”
  “怎么就没事儿啊,破相了!”
  “皮外伤,不要紧。你先洗洗,我叫鹏子过来。”
  “你先把你那脸洗了。”
  要是不洗脸,文盛指定不让他走,才启未去水池子那儿开了龙头,浮皮潦草把水往脸上拍。你还别说,见水是疼了。
  “洗了洗了,没事儿。我照镜子了,可浅了。”
  文盛掰着他下巴认真审视,伤口是不深,但这也是脸啊,而且谁知道是让什么划的,万一破伤风呢!
  “你先让谭琳给你找创口贴,一会儿我带你上医院。”
  “哪儿至于啊!”
  “别跟我废话,谁知道这什么划的啊!感染了怎么办!”
  “好好好,你洗,我去叫鹏子收拾。”
  “就他妈应该把这屋儿拆了!收拾个蛋!”
  “拆拆拆。我给你拿换洗衣服。”
  “别他妈给我工作服!”
  谭琳跟鹏子一起过来了,俩人瞧见这一片狼藉瞠目结舌。才启未也是上火,说谭姐你怎么什么都堆,花棚用的跟生活用具咋还混放,放就放吧,没一个稳当。
  谭琳感觉得到才启未急了,一边解释实在是没空收拾一边问文盛的情况。她还真没见才启未急过,他老是温吞吞的不爱表达情绪,为着文盛,这可倒急了,急得毫不遮掩。当真是感情深。从没见他这样儿过。
  文盛听见吵吵声时正在穿衣服,这他妈土豹子,说了别拿工作服,还他妈是工作服!讲真,他也没听才启未这么粗声粗气过,光他俩人单拎,对别人才启未一贯客气有分寸,压根儿没跟谁红过脸的主儿。
  才启未声音粗,谭琳声音尖,鹏子声音哑,这仨人搁一起说话还不是啥愉快话题,形成的冲击力也着实不能小觑,文盛一向是跋扈的主儿,这会儿却不得不充当老好人,只因这冲突是由他而起。对,才启未始终都在说他受伤了,他的怒气也都是来自于此。
  这家伙,平时动辄跟他翻脸,这会儿倒是关心他关心得不得了,瞧刚才那副心焦的模样吧,啧啧。
  对,文盛有点儿沾沾自喜。就说你喜欢本大爷吧。
  “没事儿没事儿,你跟谭姐嚷嚷什么啊。”
  “我没嚷嚷……”才启未见文盛全须全影儿的出来,声音终于降了下来。
  “谭姐没事儿,你别往心里去,就是这杂物房真该拾掇拾掇了,都快成危房了。诶你脸怎么还没贴创口贴。”
  “有有有,我给拿去。真对不住你们俩,我也没想到,这就让鹏子收拾,该扔扔,该规整规整。”
  谭琳进屋儿了,鹏子知道他是躲不过去了,轮胳膊干吧。
  “你去我那屋儿吧,头发都没干,再感冒了。”
  “哪儿他妈至于,大爷身强体健的。”他说着,凑近才启未耳根:“没砸着宝贝儿,不耽误你使,瞧给你急得。”
  才启未忍住了才没抡圆了给他一巴掌。臭不要脸!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9②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9-03, 12:47

啧啧,真是死鸭子嘴硬,受不了~~~~~~~~~~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9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23, 17:05

抽!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