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9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9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08, 19:42


  才启未呆若木鸡,一道帘子竟叫他有了阴阳两隔的错觉。还是谭琳拉了拉他的袖子,“办手续去吧,大夫这不给瞧上了嘛。”
  可他不肯走,他觉得他一走,文盛就没了。他默默把钱包递给谭琳,硬是不肯挪开半步。
  才启未这样儿了,文盛的助理吧……也没好哪儿去,瞧着年轻轻身子骨单薄的像一张纸,大抵也是派不上用场。她叹了口了,得,我来吧。
  让她没想到的是,小苏跟了上来,办事能力跟她的小模小样儿成反比,回过神来一是一二是二,干脆利落、井井有条。嘿,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不是她说,别看那些个大老爷们儿人高马大,关键时候双商都欠费,除了慌张、发火、崩溃,好像啥都不会了。作为人类,进化的非常不完全。
  才启未瞪眼等着大夫出来好问问情况,可时间就像故意跟他作对,流逝得像慢镜头。急诊室里的吵闹在这样一帧一帧播放的慢镜头里,竟像鸦雀无声一般。他的世界仿佛是真空的,无光、无声,高度压缩。
  不知过了多久,久得就像一个世纪,随着哗啦一声响,才启未有种被阳光照亮的感觉,实则哪里有窗户啊!
  “大夫,大夫他什么情况?是脑袋吗?严重不严重?”
  女大夫看得出他焦急,但声音仍是冰冷平静,安抚家属不是她的任务:“过敏。”
  “啊?”才启未瞪大了眼睛。
  “别拿过敏不当回事儿,耽误了也是致命的。”
  “对什么过敏啊?”
  “还不知道,要筛查过敏原。”
  “我没见他起疙瘩啊,不是头的问题吗?之前他被床垫子给砸了,竖着拍下来的。”
  “过敏有很多种,不是见着疙瘩才是过敏,看不见的时候内脏都浮肿了。你说他被什么砸了?”
  “床垫子。要不您给他做个CT?”
  “你是大夫我是大夫,他就是过敏了。”
  “我我我……我没别的意思。”
  “旧床垫?”
  “对对。”
  “那很可能是尘螨过敏,小侯儿,你给检验科挂个电话,病人很可能是尘螨过敏。”
  女大夫回头,才启未跟着抻着脖子往里看,帘子并非全拉开,他瞧不见文盛。就这么抻着也瞧不清楚,倒是看见了悬挂的吊瓶。
  “嘿嘿嘿,别看了,让让。”女大夫说着往急诊室外走。
  “诶大夫,大夫,他这……”
  “一会儿会送急诊病房,你问护士吧。”
  “不是我……”
  “别在这儿站着了,赶紧出去。”
  谭琳跟小苏坐在急诊外的长椅上,见才启未臊眉耷眼出来,那样儿简直跟世界末日似的。
  “怎么样?”
  “说是过敏。”
  “过敏?”谭琳看向才启未。
  “嗯,可能是尘螨过敏,之前我们挪东西,床垫子不倒了嘛。”
  “过……过敏这么厉害啊?”小苏瞪大了眼睛。
  “文盛家属,文盛家属。”一个生脸儿小护士出来了。
  “在呢在呢。”才启未赶忙上前。
  “缴费,然后办理留院观察。”
  “诶诶诶。刚大夫跟我说他要转急诊病房。”
  “对,要不让你办手续呢,这就推他过去。”
  “好好好,那……那个过敏原筛查要多久拿结果?”
  “不好说,看检验科,你可以到那边儿的机器上自行查询,怎么也得三四个小时。”
  “这么慢?”
  “这还是加急呢。”
  “那他这不知道过敏原,怎么治疗啊?”
  “怎么治疗是大夫安排,你快去吧。”
  “我去吧才总,您去看看文总。”小苏接过了一叠单子。
  谭琳的电话这会儿响了,她接起来是向东,他人已经到医院了,问他们在哪儿,她说我们在急诊这儿,向东说知道了挂了吧。
  “启未,东子来了。”
  “咳,这闹得……我先看看文盛去。”
  
  文盛左胳膊上扎着点滴,右胳膊上连着监测仪器,人还是没醒。才启未急啊,这叫啥事儿啊,无论是摸他的脸,握他的手,回应全都没有。他怎么可能坐得住,他还是找大夫去了。
  急诊室一如既往的忙碌,才启未记得那个女大夫姓潘,见不忙的人他就打听。后来还是一个戴眼镜的男大夫说:小潘啊,走了吧,你去我们综合办公室问问。
  潘大夫果然下班儿了,综合办的人说她四点就下班了。才启未挠头,他们到医院那会儿都四点半了吧,那小护士是问她怎么还没走来着。原来是因着他们耽误了人家。得,这就什么也问不上了呗。
  “诶,诶你怎么追到这儿来了?”
  才启未浑浑噩噩地走着,猛地听见喊人的声音也并不入耳。
  “诶,诶。”
  长头发的姑娘走到他眼么前儿,还真给他吓了一跳。他首先闻见的是她头发上散发出来的玉兰气息,这在来苏水弥漫的空间里格外出挑。然后他看向了她的脸孔,眼睛不算大,内双,但鼻梁高嘴唇薄,额头饱满额发生得高,也算是美人儿了。瘦却不羸弱,个子也不矮。牛仔裤运动鞋,线衣是禅黄色的,衬着她小麦色的肌肤。
  他看见她手上拎着的洗漱包时,听见她问:“病人有情况?”
  哎呦喂,这可吓了才启未一跳,原来这是小潘大夫。也不能赖她,她之前戴着帽子口罩,就露出个眼睛来,白大褂儿也宽大,过宽就显得人矮。
  “他……他还没醒。”
  “嗯,正常,没那么快。我给他挂上药了,应该再一会儿就醒了。”
  “可是我拍他脸他都没反应。”
  “瞧把你急得。这样,你等我一下,我跟你过去看看。”
  “诶诶,谢谢您,太谢谢您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穿便服的缘故,才启未觉得小潘大夫较之当班的时候平易近人许多。
  她动作很快,不一会儿胳膊上搭着羽绒服、肩上背着双肩包就出来了。
  “不好意思啊……耽误您了。”
  “你好意思。都追这儿来了。”
  才启未脸红了,这客套话说的是挺装蒜。
  到急诊病房,小潘大夫看了看监测仪器的数据,又挂了电话给检验科。文盛的过敏筛查还没出来,她挂了电话跟才启未说:“报告还没出来,但我估计八成是尘螨过敏。”
  “哦……”
  “你说他来之前吐过,中午吃什么平常不吃的了吗?或者有什么特殊的调味料?”
  才启未认真想了想,“没有。家常菜。”
  “行,等筛查结果吧。我跟检验科说了,结果出来让他们给我打电话。”
  “诶,诶谢谢您。那我留您一个电话?微信也行。”
  小潘大夫看向才启未,“那你加我吧。”
  才启未知道人家不情不愿,可那也没辙,万一文盛有事儿呢。
  大夫走了,才启未拉过一旁的圆凳坐下来,凝望着昏迷中的男人,百感交集。平常吧,他动辄就骂他去死,这真往鬼门关去了,他是玩命儿也得给他拉回来。他讨厌归讨厌,真没这讨厌鬼他也受不了。
  “才总,单子给您。”
  不一会儿,小苏踩着细高跟哒哒哒来了。
  才启未接过来,放在了床头柜上。
  “文总什么时候能醒啊?”小苏站在病床的床尾,忧心忡忡地看着昏迷的男人。这瞧着倒挺温和的,平素耀武扬威,闭上眼倒是乖得很。
  “不知道啊。哦,那什么,没事儿了,休息日把你叫来怪不好意思的,你回去吧。”
  “没事儿没事儿。”
  “这病房人来人往的,病人也多,医院毕竟都是生病的,有事儿我打你电话。”
  把小苏劝走,没多会儿东子夫妇也来了,谭琳把卡给才启未,问了问文盛的情况,才启未也是照样儿把他们劝走了。
  握着文盛的手,才启未忧心忡忡,他不睁眼他急,急又没办法,只能盯着点滴一滴一滴落下,盼着他快快醒来。
  
  文盛醒过来给自己吓一跳,啥情况,这是跟哪儿呢?一扭头,更崩溃,咋全是监测器?往另一边看,好家伙,胳膊上扎着点滴。然后他想起来了,吐疯了他了。先是咳嗽再是吐。
  手很暖,原是被握着。顺着胳膊往下看去,才启未枕在两人交握的手上一动不动,大约是睡着了。文盛伸手去摸他的头,粗硬的头发摸着并不舒服,但他却欲罢不能。
  才启未猛然惊醒,看向文盛,见他睁眼了,整个人为之一振。
  之前他去自助终端取了他的过敏筛查结果,粉尘螨、屋尘螨后面都是加号。他也不是看不懂,他没瞎也识字,可他没忍住还是骚扰了大夫。小潘大夫那边儿听着有些吵,大约是跟外面,她说她接到检验科电话了,没什么问题,让他别操心了,没事儿赶紧回家,说急诊病房都没处下脚了求别占地儿,并问他能不能给予医务工作者基本信任。说得他面红耳赤。
  “醒啦?”那激动根本掩饰不住。
  “你这不废话嘛。”
  嘿,这人一睁眼,又是趾高气昂那劲儿了。
  才启未不跟他一般见识:“哪儿难受吗?还想吐吗?”
  哎呦喂,才启未不说文盛还不觉得——怨不得嘴里一股子怪味儿呢!
  “你水啊?”他看见了一旁的矮柜上放着的水瓶。
  “啊,是。”
  文盛拿过来,漱口。
  “诶你!”
  才启未疯了,这哪儿给他找痰盂去啊?而且这这这,他怎么起来了,你看看吧,噼里啪啦身上连着的线一劲儿往下掉!
  不摁护士铃儿也是没招儿,小护士来的挺快,见此情形立马拿了痰盂来。文盛吐完非但不感谢反而挑剔上了:“你怎么不知道拿个干净的啊?这恶心,看了都要吐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才启未赔笑。
  “躺下。”小护士也不是吃素的,“谁让你起来了,瞧瞧这线弄得。”
  “大爷起来不起来你管得着嘛!”
  “诶你,你怎么说话呢你!”
  “文盛!”才启未也是崩溃,“你快躺下。”
  “您别往心里去,他病着不舒服脾气不好。”
  “谁病着舒服啊!不舒服就能乱发脾气啊!”
  “我挺舒服的。”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才启未吼文盛了。
  “嘁。”文盛哼了一声,不情不愿躺下了。
  小护士不解恨,帮他弄线格外用力。
  “你轻着点儿不行啊!”
  弄好小护士白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