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0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0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20, 17:08


  才启未去公司点了个卯,两点又出来直奔爱加。忙起来就没注意时间,要不是文盛的微信过来,他还废寝忘食呢。文老爷问他因何还不归家,才启未回曰没注意时间,这就往回走。文老爷怒问你为何老这么卖命,才启未答曰平时老是杨树林忙,这不是得空不帮把手心里过意不去嘛,毕竟是一起做事。文老爷骂:你还有个病人需要照顾能不能别出去装孙子。才启未起身,一边出机房一边问老爷想吃啥,他管做。
  在超市排队结账是个耐心活儿,赶上人正多的点儿,每条队伍都排出二里长。他站定,摸出手机看新闻。今儿就没来及小放松一下,过得跟赶三关似的。本地新闻里的一条引起了他的注意——小偷行窃遭市民追捕坠楼。才启未合计了一把,看时间,大约他们离开医院时候,从救护车上抬下来那血了呼啦的人就是这新闻主角。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嘛,何必呢。
  文盛在才启未回来前吃了半袋腰果。饿。中午他吃了药就昏迷了,睡在沙发上窝窝囊囊。他睡啵蒂也睡,一个沙发上一个沙发下。睁眼天都黑了,还爆饿。中午他就没怎么吃饭,不好吃,他可不像才启未能凑合。饿了他就起来找吃的,冰箱倒是库存丰富,可都是生的,他又不会做,只得给才启未发微信求外援,并顺手拿了一袋腰果垫垫。他吃,啵蒂也要吃。你一个我一个,一袋腰果飞速消失,文盛只吃了一半,另一半全进了短腿小朋友的肚子。
  还是饿。文盛寻思还是去趟便利店吧,才启未回来还得做,开饭也不是眼么前的事儿啊。他前脚换衣服,啵蒂后脚叼来了狗链。
  “嘿!你个小王八蛋!”
  啵蒂摇尾巴。
  “没你事儿!”
  啪啪啪,啵蒂还是摇尾巴。
  最终,啵蒂如愿跟着文盛出门了。这门一出,可就不由文盛说了算了。平时他们夜里遛,见不到别的狗,这会儿可不一样,遛狗高峰期,一会儿遇见一只。这个追追,那个撩撩,文盛真后悔给丫带上——更饿了。好容易到了便利店,他买了个三明治,啵蒂一如既往吃肉丸。吃了两口文盛就给扔了,没土豹子做的好吃,差的还不是一星半点。
  才启未进门,既没瞧见人,也没找见狗,不用说,他俩出去了。别看文盛嘴上嫌弃啵蒂这嫌弃啵蒂那,其实挺惯着,吃啥啵蒂要他都给。说了百八十次狗别吃人吃的,也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换了家居服,他开始准备晚饭。时候不早了,那厮又饿得跟鬼似的,得快。介于他过敏,发物就都不能上桌,所以才启未拟定的菜谱是:凯撒萨拉、煎鸡胸、烤肋排、薯饼以及法国蔬菜汤。
  文盛进门就闻见了饭菜香,啵蒂亦然。论跑得快,文盛注定败下阵来。它都已经蹲在才启未脚边儿了,文盛才挂好大衣。
  “你出来,你都搓了肉丸儿了。”
  即便是下楼买趟东西,文盛也势必穿戴整齐,这会儿他解着开衫扣子喊啵蒂。
  “你怎么又乱喂它。”
  才启未揉着鸡胸瞪文盛。
  “吃点儿怎么啦,又吃不坏。”
  “里面都是添加剂。”
  “能吃成生化狗啊?”
  “你怎么样,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没有,早上就跟你说没事儿了。去医院折腾一通不说,那药吃了把我困疯了,睡了一下午。”
  “挺好,病了就应该休息。”
  “那就不是病。”
  文盛换了衣服去了厨房,检阅晚餐阵容。沙拉一早放在了隔板上,文盛拿了高脚折叠椅打开,自行取了叉子开始吃。吃了会儿觉得单调,又伸手拿了薯饼过来。
  “你能等会儿主菜么。”
  才启未点火,往平底煎锅里倒油。
  “你快,我信任你。”
  “对了,上午咱从医院出来,不是有辆警车跟着救护车送人嘛。好多人围观。”
  “嗯,血里呼啦那个。”
  薯饼外焦里嫩,调味也很香。文盛吃了一只,又伸手叉第二只。才启未开橱柜递给了他一碟子。
  “你猜怎么着?”
  鸡胸下锅,蒸腾出一阵香气。
  “是个小偷。偷东西被群众追,他也傻,跑进死胡同,走投无路又往楼上跑,最后想不开跳了下来。”
  “你问潘大夫了?”
  文盛脸上并无分毫表情,内心里可翻江倒海。
  “哪儿啊,看的新闻。话说,你跟啵蒂你俩怎么这么早出去了?”
  才启未心里没鬼,他确实是从新闻里看见的,而且就是闲聊嘛,这事儿说完自然跳转下一个话题了。可文盛不这么看。他觉得才启未有鬼。首先他从来不看社会新闻,所以不知道这样的小事儿新闻还会报道;其次才启未话题转的很硬,就像是不想再说了似的,让他觉得他故意回避。然后,他拿过他撂在隔板上的手机翻看,标注为潘大夫的头像是个卡通河马,里面只有一行系统消息,表示对方已加了他。他大爷的。文盛火冒三丈。显然,他把聊天记录删了!否则怎么会是空的?他不是加了她问他病情嘛?怎么连那些对话都没有?而实则才启未冤枉,他就没给她发过微信,他多精啊,发现她微信号是手机号,直接打电话问的。
  文盛把手机放回去,坐那儿运气。才启未一贯狡猾,想当初还不是把跟戴凡的聊天记录删得一干二净。为啥?不想别人看见呗!如今他删小潘大夫的聊天记录,你能说他没鬼?他准是不想他看见!你这条公狗!公母你都想拱是吧?他也算是看透这土豹子了,他就是惦记找个女的结婚生子好跟他白白!贼心不死!
  
  吃过饭,才启未收拾了厨房,扔垃圾顺手又带啵蒂去遛了一趟。回来要给啵蒂擦脸擦手文盛占着洗手间,他说他们等会儿吧,文盛说不用,洗完了。
  才启未推门进去,觉得有些辣眼睛,这家伙一丝不挂站在镜子前吹头发。
  “你就不能穿上点儿吗?也不怕着凉。”
  “我哪儿知道你现在回来。”
  才启未先把啵蒂的脚丫洗了擦干,又放下它换另一条毛巾给它擦脸,蹲在那儿极力不去看一旁的男人。
  吹风机的声音大,文盛叫了才启未两声见他不理,上脚踩上了他的背。
  才启未回头,他蹲着他站着,他还一只脚踩他,好么,真真看了个通透。
  “我说给我递下儿浴巾!”
  热。脸热。身上也跟着热。
  文盛当然看见他脸红了,揶揄道:“啧啧,看本大爷看得脸红心跳吧。你这草民理应跪下来膜拜,但本大爷开恩,就免你行礼了。”
  才启未把浴巾拽在了他脸上,开门跟啵蒂走了。
  文老爷一贯是管杀不管埋,洗完浴室就给你那么放着,就好像他眼睛里有过滤器似的,自动把墩布过滤不见。为此才启未老得跟着洗刷,因为无论他洗不洗,卫生间都归他收拾。那还不如洗一个。冬天他本来没有天天洗澡的习惯,反正去训练就跟冲淋房顺道洗了,又不像夏天,老出汗。可文盛一来,就没戏了,他也得跟着洗,洗完还得收拾。他倒不怕水钱上涨,他是怕了这收拾,总得有人干,文盛不管只能他来,都快成老妈子了。
  这一天实在累,才启未洗完收拾好出来就催着文盛吃药,文盛在沙发上玩儿手机,也就是嘴上应承,半点儿实际行动没有。才启未回了卧室,拉开被子钻进去,顺手开了电视。斜眼儿看向一旁的枕头被子,深深叹了口气。
  随手拨着台,也没啥有意思的,电视剧从这个换到那个,不是婆媳大战就是儿女情长,再要么就是家庭伦理。最后他停在一个频道,演的是儿子为了躲他妈催婚,让他同事冒充女友,又雇了俩临时演员演女友父母。他想,也许他也应该这么对付他妈……
  文盛进来时候看见才启未靠在床头,右手揉着左肩,眼睛盯着电视屏幕。他拉开被子爬上床,手伸过去帮他捏肩。啵蒂也跟他进来了,往自己的小毯子上一趴,长出一口气。
  “疼啊。”他问。
  “还行。昨儿可能趴你床边眯瞪那会儿姿势不对。”
  “有伤自己还不注意。”
  “伤多了,在意不过来。”
  “这是看什么呢。”
  “你换台吧,我就是随便拨过来的。”
  “不用,我没什么想看的。都纪录片荒了,来回来去就那么几个,老重播。”
  文盛的手吧,起先还是很敬业的,揉、捏、捶,始终就在才启未肩颈那块儿活动,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它就不老实了,顺着才启未上衣的圆领钻进去,揉捏他的胸肌。
  才启未呢,又不是没知觉,文盛不老实他却也没制止,所以这男人变本加厉开始啃咬他的颈项,另一只手也蠢蠢欲动,向他结实的臀部发动袭击。他也算服了自己,明明累的要死,可这事儿上倒还挺精神。
  很快,他的睡衣裤就跟他剥离了,文盛想往地上扔,才启未拿过来塞在了枕头后,啵蒂跟地上呢,俨然睡熟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