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0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0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20, 17:11


  他是很有热情的。文盛感觉得到。无论是缠绵的吻,还是他在他身上游走的手,亦或是他内裤下显现出形状的阳具。可文盛并不高兴,因为他知道,反正干完他又会冷淡下来,他一走,他又会当作没他这么个人。想到这儿,他捏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与自己对视,他从那双眼眸里看到了映出的自己,但那只是眼,谁知道他有没有把他装在心里。他曾以为自己了解他,但现在他发现了,他所认识并熟知的不过是十多年前的那个少年,甚至,那也仅仅是一部分的他。他真的很难敞开心扉,他总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看起来热情,实则冷淡得很呐。
  被文盛一把拽起来才启未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摇摆,过于突然,也过于粗鲁。他跨在他身侧,膝盖陷入柔软的床垫。俯身看着男人,没来由的,他觉得他似乎生气。然而他的脸上其实并无变化。
  “把润滑剂给我。”他看着他说。那颐指气使的态度叫他大不爽。他这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总是惹恼他。但他却不给他拒绝的余地,他欠身起来脱衣服,脸也埋没在棉质的T恤后面。
  算了。他也不想跟他吵,反正吵完下次总还是这样。对,下次。无论他多么想摆脱这不耻的关系,他和他也总有下次。且虽为不耻,但才启未要承认,他喜欢跟他干这档子事儿。
  文盛去扯才启未的内裤时,动作也是粗鲁的,甚至带着点儿不耐烦。可他的吻却是温柔的,他揉捏他硬邦邦的胸肌的手也不乏爱怜。脆弱的布料被他拉扯到变形,他也会恶意地用那内裤去勒紧他的囊袋,亦或蹭他的股缝。他的手攀上来去制止,他却捉住他的手腕迫使他自己将内裤脱下来。
  “掰开呀,要不然润滑剂又会弄得哪儿哪儿都是。”他咬着他耳根说。那耳根红红热热的,又软,小绒毛泛着淡淡的金色,他忍不住含住它,细细地啃咬,贪婪地吮吸。
  热腾腾的两具躯体交缠在一起,才启未觉得自己像正被焚烧,身体里外都是烫的,唯有顺着股缝流下来的、黏腻腻的润滑剂冰冰的。也因此,更让他战栗。他听从他的指示,掰开紧夹的屁股,男人的手便跟着滑了下来,肆意地搓弄。他把热热的脸颊埋在他的肩窝里,他不想他看到自己的表情,那一定很不堪。
  文盛抚弄着柔软的穴口,感受着它紧绷的弹性,他实在想不出身上的男人如何能做到这般分裂,在床上热得像火,干完却冷得像冰。他拉过他的右手,让那手指碰触到他自己的后穴,他是不愿意的,他却用力控制住他的手腕。
  这是力量的交锋,谁都不让步,挤压在一起的身体也相互抗衡起来,互不相让。
  “你至于这么害臊嘛,都跟我干过多少回了。你来,我帮你弄下面。”文盛说着,另一手绕到他身前,握住了他硬邦邦的那话儿。
  “我不……”才启未的声音非常微小。
  “你又不是没自己弄过。”文盛所言不假,上次他欲求不满,站浴室里***时候他看见了嘛。
  “闭嘴。”才启未都要羞愧至死了。
  “弄啊,让我看看,我看了***硬,还不是捅你让你舒服。”
  他就是这么惹人讨厌,在这条路上,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才启未若不强行以实力碾轧他,他势必还要耀武扬威下去。从力量抗衡上来说,才启未总归要比文盛更有力,他辖制他虽谈不上易如反掌,但较量下来总归是他占优势。
  文盛被才启未压在身下,挣拨了几次未果,倒有些恼羞成怒,“你怎么着?”他瞪着他,别看他处于劣势,气势上可输人不输阵。
  “你那嘴能不能闭上,说话十年如一日的招人讨厌。”才启未居高临下俯视着文盛,他也是纳闷儿,怎么他就这么不开眼跟他搅和到一起去了。
  “我说什么了,我说的不是事实啊,你就是让我操的爽啊。爽你还不承认,装什么啊。这会儿来害臊那一套,你晚点儿不晚点儿。”
  他要是只说这么两句也就罢了,大不了两人对弄两句也就过了,可他生气嘛,平时说话就不招人待见,发起火儿来更加口不择言:“我都替你累的慌,有事儿没事儿的装,你他妈明明让我操的神魂颠倒,还他妈惦记着娶老婆生孩子!有劲嘛!”
  才启未瞠目结舌,文盛这话说的他冤!是他一头扎进他的生活里,把他原本平静的日子搅和得天翻地覆,霸道不容忤逆地就跟他上了床,管他乐意不乐意就赖在他地头儿上称王称霸,他说什么了嘛,他轰他了嘛,他哪次叫他不如意了!还什么惦记娶妻生子,他跟他掰扯不明白他倒是把柳未然甩了,他还想叫他怎么着啊!
  “我都送急救中心了你都不忘勾搭女大夫!你他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这人实在操蛋!你不就想借着结婚生子你他妈好甩了我嘛!门儿也没有!你给我听好了,我就霸着你了!这辈子你都甭想躲!”
  “我怎么就勾搭女大夫了,你怎么含血喷人呢你!”
  “算了吧,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清楚什么啊我,根本没有的事儿,你别学猪八戒倒打一耙,你抨击别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自己啊?我不愿意说罢了,你倒来劲了!”
  “我就来劲,你怎么着啊?我现在就把你办了,我看你还厉害不厉害!我看你还有没有心思追姑娘去!俩腿一劈我让你服服帖帖的!少跟我这儿装大尾巴狼!回回浪叫回回腿抖得站不住你都忘了吧。趴那儿求着我的时候你睡一觉就以为没有啦,操的你射出来那样儿我是不是应该给你录下来啊?你跟谁好我就拷贝上寄给谁!我看你还动不动贼心思!你他妈这辈子都得被我操!”
  由于两人争吵的声音丝毫不加节制,原本已睡下的啵蒂被吵醒了,悻悻地出了卧室,远离是非之地。
  “你这人怎么这么肮脏龌龊!”
  “比不了你,一边儿装着直男跟姑娘恩恩爱爱,一边儿跟施沐晨没完没了,谁龌龊啊!也就是他面没把你办了,要不我看……”
  文盛成功把才启未惹毛了,他着实不想再听他说下去了,那一拳出的又快又狠,结结实实打在了他脸上。这也才是个开始,不等文盛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才启未一把拽过掖在枕头后面的睡裤,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的手捆了个结实。
  “你他妈……”
  文盛也不是吃素的,他腰腹绷紧,踹出来那脚一点儿没含糊,也就是才启未躲得快,否则他肯定被他踹下床去。才启未擒住了那只又要蓄势待发的脚,提起来让他失去重心,那双被捆住的手又上来了,合力向他迎面砸来,与此同时另一条被他压着的腿也拱起来想要发动攻击。
  才启未重重地挨了文盛这一砸,他连躲闪都没有,也可说是迎了上去。这就像壁虎断尾,他是豁的出去的,豁出去也不是没原因,较之上肢,他下肢更有力,文盛的两手砸下来,他右肩吃疼,可他借此控制住了他连连发动攻击的两腿。
  手与肩接触,文盛双手的手腕震感极强,疼痛扩散开来的同时,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手腕而是才启未的肩,他也没想到自己下手如此之重,可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天真了,身上的男人岿然不动,似乎全然无所触动,他还向上挺进了几分,强大的身躯刚好压在他的腰腹上,核心力量受制,他竟再难发力。
  才启未当然疼,但这疼于他来说远不到难以承受,多年的新伤累旧伤下来,他早已对疼痛麻木,承受力之强也非寻常人,常年从事比赛的运动员又有哪个不是这样呢?有多少荣誉就有多少伤痕,痛,早已成为了生命的一部分。他也好强,不愿显现出自己的脆弱,所以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分毫变化。
  文盛呆滞的几秒钟里,双臂被才启未拉了起来,被束缚的双手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霎那已经被才启未用一旁的睡衣捆在了床头上。这下好了,一节败退,节节败退,他手被捆着,腰被压着,全无了战斗力。小腿徒劳地贴着床面划拉,就连抬起来都不能。
  “你想干嘛。”
  这话文盛自己都觉得问的多余,只是他这会儿特别不想相信自己的直觉。他想干嘛?这不是明摆着呢么。可真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啊!
  才启未俯视着文盛,他这会儿的表情可真是精彩,明明慌张得不行还硬是拿出老子才不把你放在眼里的横劲儿。手摁上他的胸膛,他的身体明显紧绷着。
  把文盛压在身下跟把戴凡压在身下是截然不同的感受。戴凡是柔软的,纤细的,你生怕一不小心他就会碎了,他像水,无形无态将你淹没。文盛呢,你便全无这种顾虑,他越是强硬你越想摧毁他,他就像一团火,他想要把你燃烧殆尽,煎熬你、烘烤你、吞噬你。对,把你拖入烈火地狱。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