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0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0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20, 21:17


  才启未的愤怒遭遇到文盛的挑衅与抵抗愈演愈烈,这愤怒里既有他这桀骜不驯颐指气使唯我独尊的霸道之气,也有他将他领上一条不归路的绝望之火,以及,他对他无端的揣测与猜忌,他的双重标准。他还要他怎么样呢,他既付与了真心,也投入了情感,甚至他们的事已是众人皆知,他却不曾否认过。而他呢,来即来,走即走,他还有个交往多年的男友,他可以一转身就从他的生活里消失,投入到另一个男人的生活中,他也认了。天知道他有多不愿意,天知道他看着他搂着别人有多愤懑,可他说什么了吗,他大言不惭地说着另一个男人说得理所应当天经地义,他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承认,他不愿正视这段关系,可他仍旧付出了,那么你文盛呢,你不是也没想改变现时现刻的种种吗?那你凭什么来要求我?你若不是亏心,你干嘛会设想我要娶妻生子离你而去?
  根本都是理不清的事。他与他。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往下怎么可能不是错上加错?可他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还要错下去,这错的尽头又是什么。早就回不去了,单纯的少年时光;早就回不去了,那时的简单干净;早就回不去了,这样的他与他与他。
  才启未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俯身吻住文盛,这吻是苦的、酸的,充满怨恨,也有无奈。这吻一开始很浅淡,却由浅入深,就像他们的关系,根本无法浅尝辄止。他曾以为这个男人站在他与施沐晨身边,他的眼睛里映出的是施沐晨的模样,不曾想,他始终望着的人竟是他。他到底喜欢他什么呢?他既不好看,也不突出,他平凡而普通,他却能惦念他这么多年。那时的自己,根本做梦也想不到。他只当他是朋友,他不是不知道他对他好,他还曾以为那是他爱屋及乌,他们的关系本来也是可以不变的,多年的疏离后,再亲密起来他也是欢喜的,只是如今却全变了味,面目全非,就像当初他怕他挽留,因为他并不知道留下来到底是何立场。他谢他的不留,却恨他现在直白的禁锢。他曾那么投入地爱过一个男人,他本以为今生再不会有这样的感情,他为什么非要告诉他,你错了?当初的相识简直是孽,无论是与他还是他。如今的无法拒绝与当年的无法拒绝,像也不像,只有内心的伤痛更深。他恨这样蛮不讲理的文盛,也恨这个浑不知前路的自己。有人说,能预见未来四十年的生活是件悲哀的事,但他们没有告诉你,完全看不见的未来会更加可怕。就像你在海上看见风暴即将来临,即便慌乱无助你至少还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可如果是黑漆漆的一片海上,无风无浪,你的船只却断了无线电信号,那才真叫可怕,因为在你的想象里,一切皆可能是敌人。
  悲凉。假若与施沐晨的种种像一部青春叛逆的小清新电影,那么与文盛就是赤裸真实的伦理默片。显然,后者比前者更摧毁人心。
  文盛从一个吻里读到了太多东西,怨恨、愤怒、不甘、沉沦、迷失与迷茫。这正像他们俩,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唯有怨怼特别清晰无误。他们,越近,越远。从打他来到他的身边,每时每刻他都会发现他与他印象里的他截然不同,十多年,他活在他的心里,那并不是说他美化了他,应该说是他塑造了他,根据少年时代的一个模型,他重新捏制了一个他所以为的才启未。而现实中的他,反倒让他觉得迷惑,他照样儿不能免俗地会被美色诱惑,他也不是向来坦坦荡荡,他也会勾三搭四甚至明知自己的取向也不惜自保去接触姑娘,进而自欺欺人。他并不强大,也并不像看上去那么阳光坦荡,他很懦弱,他会向现实低头,他不叛逆,他保守过头,他总是想两全其美,他也总是空手而归。可这样的一个他,叫他更加欲罢不能,他更想保护他,他更想占有他,他想把他需要面对的一切是非对错全部抹去,只剩下一路平坦,可他却想逃开他,好像他才是他人生不幸的源泉。他伤害他、他刺痛他,他现在真真体味到了父亲口中的无奈。怎么都是错的,付出感情就是错的。人只有不动感情,才可能刀枪不入。所谓爱,真的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亲吻、爱抚,啃咬、揉捏,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缠绵的热吻无休无止,待到四片唇分离,唾液都顺着文盛的嘴角淌下。才启未伸手去抚弄他的嘴唇,湿漉漉的唾液沾染上了他的指尖,那细嫩的唇瓣在他的吮吸与啃咬中透出不自然的红,那红濡湿着,随着他的挤压与揉弄愈发鲜艳。
  文盛的腰肢不安分起来,他想把骑在他身上的男人弄下去,他那弩张的阳具直指着他叫人不寒而栗。
  才启未瞥了他一眼,伸出另一只手够过了扔在一旁的润滑剂,打开盖子捏得用力,湿滑的液体淋在文盛的胸膛上,多得淌下来。才启未伸手胡噜了两把,湿冷的感觉覆盖上文盛耷拉在身前的阴茎上。
  “才启未,你敢!”他说着,奋力想将他从他身上推搪下去,但全是徒劳,他在他身上压得稳若泰山。虽然他一点儿都不想承认,但他颓然发现,他委实不是他的对手,他比他更有劲儿,在体力上占上风的人是他而不是自己。这也就是说,就算第一次他强要了他,也是他让了他,否则以才启未的实力,他做梦也别想得逞。这是一件非常伤他自尊的事儿。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不是耀武扬威嘛,你不是还扬言这辈子我都得被你操嘛,你接着耍威风啊。我是该了你的,还是欠了你的?”对,该与欠从来都是这男人衡量任何事物的方式,在他的世界里,诸事以此计算。
  文盛既愤怒又懊恼,他的唇抿成了一道线,身不由己的巨大愤怒几乎将他整个人都点燃了,可他再是怒,却也使不出力气对付不了这般羞辱他的男人。他也绝不相信他活到这么大能被人给办了。
  才启未话说的刺人,但他断不是心硬的人,瞧着文盛这副丧家犬的模样,他觉得算了、够了,他还不知道他嘛,打死不服软儿,嘴上没把门儿的,嘴坏心善死要面子,他也从不会真跟他发火儿,他们不确定的关系叫两人都不冷静了,小潘大夫是个激化点,他也一向口不择言,他俩吵架他惯不是对手,急了必定就要提施沐晨刺激他。罢了,跟他认真上火也是白搭,与其这样撕扯恐吓跟他一个水平咬架,莫不如把话跟他说清楚,他真的千真万确没想过毁人姑娘,他不想理他、他想抽身而退也万不可能这么去做。只是,他不想告诉他,他想过全身而退却也只是想想,他已实难结束这样的关系。这跟他的性取向全无关系,是因为……感情是付出难以收回的。对,他无可否认,他是喜欢他的,即便他每天都在试图否认。
  然而,文盛并不可能洞察才启未此刻内心所想,他受到羞辱就会全力反击,他即便虎落平阳也不会甘心遭犬欺,所以他依仗唯一还能发动攻击的嘴开始了致命反击:“好,现在是你厉害、你威风,我不是你对手。你就是把我办了你能怎么着啊,能证明什么啊,你这么神勇你当初为什么让我骑啊,你他妈少给我装硬汉,你就是想让我捅,你就是喜欢让我操,你他妈结婚你跟女的干你也得想着我操你的感觉!”
  错把好意当杀心,显而易见,文盛确实还不够了解才启未。他一贯进攻性的性格也是推波助澜的好手。实话,也往往是争吵时的杀手锏。
  才启未被刺痛了,这话扎他心窝里了。究其根本,文盛所言并不假,他当初确实让了他三分,他也明知这三分让出去就让他得了逞,而他之所以让他得逞是因为他也并非不愿意,他热情的攻势着实攻陷了他,而自此之后的每次交欢他也都如鱼得水,他沉沦其中,他被那***所点燃,甚至说,与戴凡的床事他不是不畅快,但那与跟文盛的交缠相交总还是差了那么点儿滋味,就更别提他早就没心思琢磨女人那档事了。可他被激怒,纵使看清事实,嘴上也还是会反击,且,他伤的有多深,他就会让对方更深也是他性格里大大的自保使然。
  “你这可笑的逻辑我都懒得戳穿,你自娱自乐开心就好。我不在乎。”
  “对啊,你他妈在乎什么啊!”
  “在乎什么也不会在乎你!”
  “你以为我在乎你啊?我玩儿的男的多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还以为自己特别是怎么地啊,你他妈这自信都是打哪儿来的。”
  凡事图一个痛快这是文盛的典型性格,他不似少君那般有心机,做事瞻前顾后也总有目的;更不似戴凡那般察言观色,只言片语也求谨小慎微。他没有,他就是要爽。其实在才启未被他气疯的当口,他完全可以抓住他变换姿势的间隙发起反击,也只有在这个当口他能占上一丝先机以及那些微一点的逃脱机会,可他都错过了。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也玩玩儿你。”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0④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9-21, 00:14

要玩大了!!!吃了文大爷,才小弟这辈子都翻不了身!!!肯定就是女王和奴才的关系!若是不吃,这辈子也别想着逃离!!!绝逼要被文老爷骑一辈子!!!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0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23, 17:07

横竖都好不着!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0④

帖子 由 繭 于 2016-09-24, 09:23

感覺本文可以加個副標題——花式作死博覽會


帖子数 : 10
注册日期 : 16-03-01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0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26, 17:29

哈哈哈哈!花式作死!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