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0⑤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0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21, 17:25


  愤怒是最好的催情剂。才启未掰开文盛的两条腿,直挺的阳具恶狠狠地顶上了他的后门儿,文盛挣扎得剧烈,两腿与两臂的较量极其激烈,实则拼的是谁的下盘儿更稳,因为最终发力的既不是那双腿也不是那双臂,是腰背的核心力量。在此,就一定是才启未更有力,可他即便有力,也不可能强上这么个大男人,他就算比他弱,也还是极具反抗能力的。他又不能打他打到他服了,他也下不去手啊。你看,即便是这样愤怒当头,他也还是会保有理智,他还有能逻辑分析能力呢。想当初文盛也不是硬把他办了他就从了,他是采取热情碾轧攻破防线的。但这招儿他却学不来,此刻他并非想跟他缠绵,他更多的是想打压他的嚣张气焰。这混蛋伤了他的自尊心,他现在恨不能把他抽筋扒皮。
  这么一想,才启未的愤怒指针几乎爆表,而他的愤怒刺激着肾上腺素分泌,就让他更加孔武有力。文盛却刚好跟他相反,长时间的对峙消磨着他的意志也消耗着他的体力,再加上双手被束缚在床头,肩颈受力致使他背部处于拉伸状态本就不利于搏斗,这会儿愈发显现出颓势,那双踢腾的双腿越来越沉重,若不是被才启未抓着,准要掉下来。
  确定了自己处于上风,才启未的信心更足,身体里的力量备受肯定继而持续发力,他的腰身挺进,直接以腰腹压制文盛扭动的身躯,便于腾出一只手来去够身旁的润滑剂。他照样挤得生猛,瓶子都在他的力量之下弯曲变形,湿滑的液体浇在文盛的***上,浇在他自己硬邦邦的阴茎上,反正干这档子事儿再多润滑剂也不嫌多。
  股缝间淋满湿滑的液体,肛口被硬物全力顶着,文盛两眼一黑,知道自己是真废了,压在他身上的男人简直像怪物,他到底哪儿来的这么大的劲儿?完全没被松弄过,也从来没接纳过外物的穴口就这样失守,那玩意儿冲进来全是靠着蛮力,文盛疼得几乎要昏死过去,一句“我操你大爷”骂得还不如蚊子振翅的动静儿大。
  猛然的挺进让才启未也是一阵震颤,脊椎线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也巨疼。男人和女人,括约肌和阴道,完完全全是不同的东西。如果说女人的阴道是个管道,那男人的后庭更像个圆环,阴道开口松越往里越紧,肛门是入口紧里面松,这个紧让人特别不舒服,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部,气儿都上不来。这也不要紧,真要命的是,文盛剧烈的痉挛,可想而知,那就像你被人反复扼喉,真他妈是死去活来!怎么会这样啊?才启未脑仁都疼,他也不是没跟男人做过,戴凡就让他可舒服了,怎么这会儿倒像是进了绞肉机。
  交叠在一起的两人头脑神同步,都是共同的一个“疼”字儿,疼得恨不得拿砖头拍自己的脑袋,我死还不行吗?我不让你死了,我死,我死行不行!
  这个僵硬至少持续了一分钟,文盛不甘心让才启未给捅了,他是拼死也要给丫那玩意儿挤出去,才启未不甘心就这么被他挤软了挤残了,这非让他留下阴影不可,再落下什么毛病!所以最终又变成了力量的角逐,一个扭腰抬臀乱晃,一个死抓着屁股扳着大腿固游,俩人统统大汗淋漓。
  对弄中,两人倒是渐渐放松,最开始“我死不让你死了行吗”的坚持也发生了质的飞越,回归到“看我不弄死你”。文盛不再痉挛,那紧就让人不再难以承受;才启未不再我顶死你,那***塞在屁股里好像也不那么要命。
  丢杆上垒终究也是操人的才启未反应更迅猛,那穴口虽咬人,可润滑剂好使,里面湿润光滑又不咬人,他就扳着他的腿挺进起来,摩擦一开始,原本略不精神的小弟弟有所缓解,一来二去恢复了元气。相对的,文盛龇牙咧嘴,疼是一方面,别扭也是一方面,他又没让男人操过,他能不别扭嘛!他别扭他也无法阻止,他也只能使劲夹他让他别想顺当,最好能把他那根儿***推出去。
  碰撞的肉体间,润滑剂拉出细丝,随着相贴、分离,或长或短。文盛的奋力抵抗非但没能阻挠才启未,倒是让他酣畅淋漓,他反复地在他体内抽插,那紧束的肛口叫人欲罢不能。兴之所至,他甚至大力提起他的腰,以便让他的进攻更为顺畅。与此同时,他的手掐着他大腿根部,与之相连的结实臀瓣圆而滑嫩,撞上去的触感极佳。
  要死不活。与才启未的如鱼得水形成强烈反差,文盛此刻是求死不能。精神折磨这些虚的就算能忽略不计,肉体的疼痛与撕裂可就无法忽视了,这他妈该死的王八蛋毫不收敛,简直就是个畜生!他在他身上寻欢作乐却丝毫不顾他的死活。也就是他被绑着,否则拼死也要暴揍他一顿!他他妈到底把他当什么了,泄欲不够还要泄愤是吗?你是有多恨我啊你?戳穿你内心戏你他妈怎么不觉得无地自容啊!较之才启未上了他这个事实更为可恶的是,他上他并非他想这样而是他想通过这样的行为来告诉他,他能掌控他。对,没错,在他们俩的关系中,他永远是占上风的那一个。这最叫他挫火。他的喜欢、他的付出,在他这儿统统都那么廉价。他甚至还不如一个嫖客,花了钱人家至少还能买到几分钟的虚情假意。他呢,可倒好,全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就连最后这么点儿尊严都让他夺去了。
  单纯的活塞运动也能带来单纯的快感,只是这单纯的快感并不能抚慰性欲之外的任何东西。它是空洞的。它也是廉价的。它还是肮脏的。射出来的同时,才启未就后悔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伤害别人又不可能抚慰自己,他这是图什么呢?他真的搞不清楚,为什么文盛总能令他这般混蛋,面对他,他永远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不是恶毒的人,他却总逼着他审视这样一个恶毒的自己。这样一个懦弱、逞强、刻薄、凶残的自己。这他妈哪儿是恋爱啊,这是挥刀相向啊,赤手空拳的两个人却自在必得的相互叫嚣:来啊,互相伤害啊。
  文盛的腰背终于贴上了床垫,他整个人陷进去并不是因为身上男人的体重重压,而是他自身的坍塌,精神也好、意志也罢,还有这副皮囊,统统如坠深渊。他不想说他刚刚经历了农夫与蛇的故事,只能说他通读了猴子捞月。才启未于他,也正如镜中花水中月,全是抓不住的东西,他也该看清事实了,即便他付出得再多,哪怕是倾尽所有,他也是一丛尖冰,既不会热也不会融,你受不了要汲取热量时,他又冰冷坚硬了回去。
  撑起疲惫的身体,软下来的阴茎滑了出来,跟着流出来的液体白白红红,叫人看了好生难受。他被他气了个头昏脑胀,哪里还想得起保险套这回事,这可倒好,他也真是把文盛折腾惨了。一脚夸下床够过纸抽,他想给他擦擦,却听见男人低沉的声音:“别碰我。”
  他看向他,那张英俊的脸庞疲惫不堪,是的,疲惫盛却狼狈。
  “爽够了吗。”
  歉意内疚的话卡在喉咙里就是出不来。对,此刻才启未非常内疚,文盛他还不知道吗,那张嘴里从来没有实话,那张嘴里从来没有好话,就只有这样他才能保护自己,他就从没走出过青春期嘛。他是明知他心意的,他是感受得到他的真情的,他也不是不知道他对他多好,可他就是会被他刺伤,被他刺伤也会暴躁到发狂,回回都是这样。
  “那总可以把我解开了吧,还是说你没玩儿够呢。”
  他看不得他这般模样,看得他五脏郁结脾胃翻搅。
  文盛是万念俱灰,文盛是失魂落魄,文盛是心灰意冷,但捆束他的睡衣裤一解开,愤怒也便跟着破茧而出。也唯有动手,才是发泄的根本。他一拳揍在了他脸上,跟着又是一拳直捣他的心窝,手肘也上来,砸在他的肩窝上,腿当然不会袖手旁观,被他压得弓起来的腹部接连收到来自他膝头的进攻。他恨不能干脆打死他,一了百了。这无数年压在心里的求而不得此时拧成一条仇恨的绳索,鞭挞这该死的男人、扼杀这该死的男人。对,是老子一厢情愿,是老子飞蛾扑火,可怎么你偏就是一条喂不熟的狼,该吃就吃,该咬还咬!希望的烛光被他点燃,又亲手被他熄灭,那感觉真是比死还冷。
  才启未一下儿都没还手,直到他被他踹出去,背重重地砸在衣橱的门上,人滑下去,蜷缩成一团,一下儿都没还手。啵蒂跑来了,横在他身前汪汪朝着文盛叫喊,他是什么时候走的他不知道,那声重重的摔门声余音久久不散。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0⑤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9-21, 22:41

哈哈哈⊙▽⊙终于要玩完了吗→_→这回才小弟还不追着文大爷跑→_→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0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23, 17:07

跑起来!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