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1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1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23, 19:26


  靳少君开门进来刚好看见文盛抱着垃圾桶在吐,他的到来引得一屋子正high得上瘾的男男女女清一色的侧目,他也顾不上那刺棱人的视线,蹲在文盛身边给他拍背。文盛吐得五脏六腑都要进垃圾桶了,他抬头看向靳少君,靳少君看见了他眼眶里红肿湿润的眼睛。他吐得眼泪都出来了。
  “你这是喝成什么样儿了啊。”他说着囫囵抓了茶几上的餐巾纸给他擦嘴,手过于急,胳膊撞倒了酒杯,酒杯又砸进了果盘里。
  “少君来了啊,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啊。来玩儿啊。”孙仕杰忙活着也不忘跟他心心念念的靳美人调情。
  靳少君不搭理他,他又喊文盛:“瞧瞧你媳妇儿多关心你,我给他打了一下午电话他不理我,微信发一张你睡着了的照片人就立马儿来了。”
  文盛也不搭理他,任由靳少君给他擦嘴。这吐得他啊,难受疯了。
  “来来来,漱漱口。”靳少君伸手够过一瓶冰凉的纯净水,拧开盖子递给了文盛。
  文盛接过来,漱了口,把剩下半瓶浇在了脑袋上,他不愿意靳少君看到他这副狼狈相儿。
  “诶你!你不怕着凉啊你!”
  靳少君也是崩溃。他跟彤彤吃完饭,彤彤拉他去跟另一伙儿朋友耍,他婉拒,把彤彤送到地儿就开车回了家。到家他去了书房,为排遣时间想着昨天完成的设计图应该作何修改,他总觉得差了点儿什么。冥思苦想间,他修改了宝石既定的切割方式,顿觉完美。还没来得及给自己倒杯酒庆祝,手机响了,孙仕杰发来一张照片儿,文盛仰头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他也是服了他。匆匆出门赶来接他,嘿,真是热闹,乱交派对显然到了最高潮,文盛呢,吐得跟王八蛋似的,北都找不着了。
  从腋下插过去把文盛架起来,孙仕杰连喊他们别走,靳少君头也不回,摆摆手开门拖着文盛出去了。走廊里的侍应生见状过来要搭把手,文盛一把推开了,倚在靳少君身上摇摇晃晃摆手:“不用,好着呢。”
  好你大爷。靳少君跟心里骂。他觉得自己也真是有毛病,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块料。要说年轻不懂事都是冤枉了十来年前的小小少年。
  从电梯里出来,靳少君脱了身上的卫衣搭在文盛脑袋上,扶着这么个醉醺醺的爷上车也多亏了泊车场的小伙计帮忙。惦记着给他扔回家吧,他说不回家,去他那儿。靳少君才不干呢,他上午刚指挥小时工给他规整完屋子准备过年,都这时候了你让他上哪儿再找帮佣去?
  文盛一路被靳少君拉回了家,电梯门一开,玄关灯一亮,他嚎嚎儿开了:“不是说去你那儿了嘛。”
  靳少君让他站好帮他换鞋,任他嚎,话都懒得说一句。把他架上二楼卧室,衣服也是他帮他脱得,就连洗澡他都得陪着。为啥?他根本走不了直线,一步三晃,就别提站稳站好了。他呢,可倒好,一直跟没长骨头似的,脱光了洗澡倒是来劲了,把他顶在冰冷的瓷砖上一通乱摸,上下其手,那张喷着酒气的嘴胡乱地亲着他的脸、他的唇。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靳少君才把文盛推开,文盛不干了,还急眼了,跟他嚷嚷开了:“你什么意思啊,你他妈嫌我啊?”
  “对,我嫌死你了。”靳少君关了水,凑合冲冲得了,你瞧他这德行,还洗什么洗啊。
  “我其实一直想问问你,”文盛晃晃悠悠的,人被靳少君拽过去擦,“你是不是性冷淡啊。”
  靳少君囫囵给文盛擦着,有种给一条湿淋淋的大狗擦干的感觉:“分对谁。”
  文盛乐了:“你还有谁啊。”
  “我有谁没谁不重要,是你那根儿四处乱捅的家伙事儿……”
  靳少君没说完肩膀就被文盛抓了过去,“什么叫有谁没谁不重要,还他妈有谁。”
  “撒手,擦完睡去。”
  “问你话呢。”
  “咱们不是开放式的关系吗。”
  文盛看着靳少君,他头晕,眼神不容易聚拢。酒量他是不差,但喝快酒喝闷酒谁也架不住,更别提顿顿大酒压根儿没醒过了。
  “我刚刚把你从一场乱交派对里架出来。”
  “那孙仕杰留你你怎么不一起。”
  “好。我性冷淡。你满意了吗?满意了睡觉去。”
  文盛趴床上就不起来了,睡衣也不穿,被子也不盖,他拉着靳少君的手说了句你留下,就合眼睡了。睡得窝窝囊囊,鼾声渐起。靳少君深深叹了口气,把他翻过来,被子盖好,自己却睡不着。他鼻息里的酒气都快让他醉了。看着一旁的男人,他忍不住伸手去抚摸他五官的轮廓。他的眼睛、他的指尖、他的心里,无一不深深记录着这个男人,他实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谈这么一场伤神虐心的恋爱。搭进去青春,搭进去感情,搭进去一生的八分之一。怎么都是赔本的买卖。真他妈想不开。
  头两天他妈妈还打电话问他过节什么安排,闲聊中提及要孩子的事儿,也让靳少君一脑门子官司。文盛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呢,他哪可能养孩子。再来一个他非折寿不可。
  
  文盛醒过来是这几天以来最舒服的一回,头不痛,身上不酸疼,还有些微微冒汗。他望着天花板想了想,略有点儿断片儿。侧过脸去看向身旁,躺了个人,让他略懵逼。支着胳膊起来往过看,哦哦,是少君。然后他想起来了,他又是让靳少君给架回来的。说起来,昨天回来的大约是早。
  靳少君侧躺着,背对文盛,睡得很沉,应该是觉得热,胳膊、腿都伸到了被子外面,也可以说,一条被子就搭了个肚子。文盛支在那儿看着靳少君的背影,觉得他似乎瘦了些,或者也不该说瘦,他瘦但身形更好了,白色T恤下的肩膀筋肉紧实,背肌也能隐约浮现出来。
  睡得好心情佳,难得的晨勃也让文盛不安分,他凑过去贴着靳少君,左手抚上他的细腰摩挲。啧啧,小腰儿也挺结实嘛。
  靳少君是被文盛鼓捣醒的。他昨夜有点儿失眠,举着手机看了部电影才睡。睡得倒是蛮舒服,他还做梦了,梦见小时候母亲带他去游乐园。好像是个夏天,天气炎热。对,他是给热醒的。文盛像个火炉子似的贴着他,他能不热嘛。
  细密的吻落在他的肩上,他甚至轻轻啃咬他,咬得不重但咬得起劲。他转过头来,他的唇就贴了上来,满载情欲的吻,吻得缠绵吻得深重。流连在他腰上的手滑下来钻进了他的内裤里,挤压、搓弄、撸动,另一只被他压着的手也探进他宽大的T恤里揉捏他的胸膛,拨弄他的乳首。
  “几点了?”靳少君迷迷糊糊地问。他倒是被他弄得挺舒服。
  “你管几点呢,有事儿啊。”文盛拿他那硬邦邦的玩意儿顶着靳少君的屁股。
  “嗯……没事儿,马上过年了还有什么事儿。”
  “我觉得你结实了。”他仍旧色眯眯地戳着他的屁股。
  “有么?我倒是最近在打拳。”
  “怎么想起来健身去了。”
  “不想老病恹恹的。”
  爱抚间,两人低声说着闲聊的话,靳少君觉得他俩得有好一阵子没这样放松地交谈过了,这样的氛围他很是喜欢,心情自然就非常愉悦。
  把润滑剂挤进靳少君的股缝间,文盛戴上了套子,他并不急着插进去,而是用手指帮他放松着。靳少君侧躺着,享受着男人温柔的爱抚。前面鼓胀着的家伙无人照拂,他便小幅度地摆动腰肢蹭着柔软的被子,与布料的摩擦多少也能带来愉悦的感觉。文盛支着胳膊看着靳少君微微颤抖的背脊,他觉得他很可爱,乌黑的头发、修长的脖颈、白皙的背脊,哪哪儿都可爱。他忍不住探身去亲吻他,亲吻他背上的每一寸肌肤。而后,他贴上去,就着侧面的姿势掰开他的臀瓣将硬挺的阳具插了进去。靳少君下意识地收紧身体,呼吸缓慢而深重。
  “疼么?”
  “还好,没事。”
  靳少君缓和了一会儿文盛才动起来,他抓着他的腰,贴着他的背,抽插得并不急促;他掰开他的臀瓣,待他全然放松下来才挺动腰身进入得更深一些。
  很紧,也很湿滑,他细碎的呻吟声更是调情的好作料。
  这是一场并不激烈的交合,但两人都觉得很舒服,文盛的温柔让靳少君很温暖,靳少君的缠绵同样也让文盛觉得很窝心。他们已经很久没做得这么到位过了。温吞吞的情欲远比激烈碰撞来得更动人。
  “你什么时候跟我一起养个小baby。”
  身后的冲撞慢却深入,撞击着他的敏感点,靳少君抓住了文盛的手臂,“再快一点儿。”
  “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文盛的两手抓住了靳少君的腰,操得用力。
  “嗯……嗯……”
  “爽啊?”
  “嗯。”
  “夹得真紧。”
  靳少君咯咯笑了。
  “浪笑什么。”
  “我开心啊。”
  “那我让你更开心点儿。”他说着够过手边的润滑剂,顶开盖子,将湿滑的液体挤在了靳少君的阴茎上。那玩意儿也是硬邦邦的,贴在他小腹上微微向左歪着。
  “你坏死了。”
  那话儿被套弄,靳少君的呼吸急促起来,文盛很知道如何让他更舒服。
  “我猜我弄几下儿你就会射出来。”
  “我夹死你。”
  “来呀,看谁先不行。输的人准备早餐。”
  “坏蛋。”
  “小坏蛋。”
  “不小了。”
  “反正永远比我小。”
  “你压根儿不会做早餐。”
  “对,反正我也不会输。”
  “你不是说我性冷淡嘛。”
  “我这不是放火呢嘛。”
  “让我骑上去。”
  “甭想。”
  “你耍赖。”
  “我活这么大靠的都是耍赖。操,真他妈紧,你个小婊子。”
  “嗯……啊……啊啊……来啊……”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1②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9-23, 22:04

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1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0-10, 16:17

平朵 写道::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嗯……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