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2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2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0-10, 16:56

  
  才启未从家里开车出来没多会儿雨就下了起来,淅淅沥沥,算不上大,但这架势一般是下起来就不停的典型。气温较之先前恐怕更低了些,这冷和湿撞在一起,着实能叫人生不如死。他之所以喜欢大连不是没道理,同是海滨城市,北方供暖,南方挨冻。他之所以给爸妈买了现在这套房正是因为室内配备了自采暖炉,要不谁扛得住啊?
  到机场比预计的时间略晚了些,雨天路滑车速自然不太放得开,但那也比戴凡预计到达的时间要早。跟别人约见,他总会提前一些到;文盛跟他正相反,总要迟上十分钟。
  点了支烟,才启未深深叹了口气了。竟又想到了他。
  何以为音信全无?这就是了。自打那天两人闹蹭了,再是半点联系也没有。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点儿主意想不出来。然而他徒然发现,纵使他俩老是这样儿好了掰掰了好,也从来都是文盛突然冒头出来,自己呢,那是向来逆来顺受。说白了,他从没主动找过他。他不主动的原因也特别简单,因为从来都是文盛主动。他这辈子在这种感情事上都没主动过,前有施沐晨后有文盛,再往下排还有戴凡,再加上那些女朋友们,各个儿都是积极分子。始终他都处在一个配合的位置,除了这个位置他也不知道该在哪个位置。球儿过来他接住,一来二去自然就开始了互动,待到发球的人走了,他也只会杵着球杆一脸茫然地望向空无一人的球场。而实际上,他是喜欢打球的,但他不善于开球……这还则罢了,现在的问题是,他不想再站在这儿等新球友了。这么等下去根本没个尽头。他总不能这辈子都在等球友吧?更尤其……遇上个合拍的球友其实挺难的。
  嗯是,才启未特别不想承认,他这些天来经常会想到文盛。平素他俩也动辄翻脸,他只需要堂而皇之的生气就行了,气消的差不多文盛就来报道了。可这回不一样,这回是文盛怒发上冲天的走了,失去生气的优势,他可就茫然无措了,他并不善于冷战,虽然他总能制造冷战,但他只是熟练掌握生气而已,实则,他们比他更不善于冷战罢了,他们都是喜欢激烈交锋的选手嘛。
  手机震动起来,才启未回过神来,来电显示戴凡。
  “才哥哥,你在哪儿呢?”
  “你到了吗?”才启未透过车窗四下踅摸。
  “到了呀,我没看见你。”
  “嘿,我也没看见你。”他说着推开车门,撑伞下来,视线远眺。这都约好了地点怎么能找不见人呢?
  “啊,我看见你了。”
  才启未懵了,他没看见他呀。
  “这里这里!”戴凡说着挥着手往前走。
  也不赖才启未睁眼儿瞎,他满世界寻摸戴凡,走过来的却是个“姑娘”。真的,如假包换。他戴了顶毛线帽,帽子后面是类似于脏辫的彩色装饰笼到一起直垂到腰上,黑色刺绣的斜襟旗袍外面罩着藏蓝色的刺绣夹棉长外套,脖子上一红一黄两条长围巾垂在胸前,长度接近脚上的驼色半高筒靴。口红鲜艳的色彩映得他的脸颊愈发白皙,那层白下面又透着淡淡的红,气色极好。
  戴凡发现才启未直勾勾地盯着他,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哎呀才哥哥,你怎么回事嘛,每次见到我都跟不认识似的!”他说着,小嘴一撅,摆出生气的娇嗲模样。
  “我……”才启未挠头,“不赖我……你每回……长的都不一样。”他殷勤地凑过去把伞罩在了戴凡头顶,接过了他手上的行李箱。
  戴凡笑了,一笑眼睛弯弯的,睫毛自然地上下摆动,那精心修饰过的眉形也弯出漂亮的弧线。才启未的脑海里浮现出四个字:美若天仙。
  “你讨厌死了。”
  “快上车吧,下雨,凉。”
  才启未给戴凡拉开车门,待他上去才收伞往后备箱走去。A6的车型略显局促,车内不如才启未那辆凯迪拉克宽敞,戴凡系上安全带整理着衣服、裙摆,穿这样的长裙害他脚只能倾向一侧坐得端正,以免踩到裙角。
  才启未上车关上车门,侧过头看着戴凡,视线起先在他精致的脸颊上,接着不自觉地向下,瞥见了他饱满的胸脯。意识到自己这样很不礼貌,他转过脸去,仔细地扣上安全带以避免尴尬。
  “你要摸摸看吗?”戴凡的浅笑里不自觉地透着一股挑逗。
  “啥?”才启未的耳根红了,这显示出他的装无辜。
  戴凡拉过了他的胳膊,让那只大手安放在他饱满的假乳上。才启未像被针扎了似的,慌张逃开。也太真实了些。戴凡把头发拢到耳后,咯咯笑了,蜜蜡耳环的光泽润而温暖。才启未注意到这对耳环异常美丽,从做工到材质无可挑剔。可这样的当口他想到的却是文盛,若不是有文盛这么个金主,戴凡哪可能永远穿戴得这样华美。
  眼眸一瞬间的黯淡自然逃不过戴凡的注意,他果然心情糟得很,也仅仅刚见面时这男人身上散发出荷尔蒙,这会儿你瞧他吧,简直跟如坠寒潭似的。特意开个玩笑哄他笑,看来是有点儿过于激进了,适得其反。
  才启未不是瞎子,戴凡的神情跟着低落下来他注意到了,于是他打起精神配合他,装得开朗些。他心情不佳,总不能连累人家都跟着低气压。再怎么说,这也是过年呢,这也是人家不远千里救他于水深火热中,家中父母还等着“新媳妇”上门呢!
  想着也是糟心,这都什么事儿啊!这谎他都不知道怎么往回圆了!摩挲平一个,下一个雷还不知道要在哪儿炸。他比那些个过年租个女友回家的没强儿哪儿去,都一个水平里晃荡。全是扯出来头儿收不上尾的烂毛线团儿。要不怎么那天戴凡微信一叫他他就哈巴狗儿似的摇头摆尾跟上去呢,他妈端枪等他呢——小凡到底哪天来!嘿,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才爸爸听的出来才妈妈心情大好,这不搁厨房做饭小曲儿都哼上了。对于这个他素未谋面的儿子的女朋友他反正是一无所知,都孩儿他妈念叨,说是唱戏的,人漂亮,年纪轻轻的南方姑娘,反正怎么听怎么好,怎么说怎么不像儿子能追上的对象。悬殊似乎大了点儿。自己儿子自己还不知道么?嘴笨,不会哄人,有什么不爱说,贯不是讨女人喜欢的类型。这前前后后也交了几个女朋友,到头来全都没成。他也是佩服老婆子这心气儿,你这会儿高兴得什么似的管啥用啊。
  咔哒一声门响,顺着一句“我回来了”才爸爸往玄关看去,好么,老头儿基本定那儿了——这姑娘也太好看了点儿,这美的,跟仙女儿似的。
  才妈妈听见动静儿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从厨房迈步出来了,“来啦?路上冷不冷啊?”
  “叔叔好,阿姨好。”
  “来来来,站着干嘛呀,快坐快坐,他爸,你怎么也不知道招呼人呀。”才妈妈狠狠瞪了才爸爸一眼。
  “诶诶,坐,快坐。”才爸爸这才解了定身咒起来招呼客人。
  “启未你去把外套给人家挂起来,没点儿眼力见儿了。”
  “啊没事,我来我来。”戴凡必须是受宠若惊,这阵仗……
  “让他去,你坐。马上开饭啊,他爸,你给张罗张罗,我炒菜去。”
  才启未的心这会儿提到了嗓子眼儿,戴凡脱了宽大的外套身材倒真似女人婀娜多姿,可他伸手要摘围巾!好么,他就是喉结不大可也不是没有,露出来咋办?红黄两色丝巾随着戴凡轻盈的动作搭在手腕上,才启未长出了一口气,他穿了件高领旗袍……
  才妈妈回了厨房,留下爷俩儿招呼姑娘,她把芦笋扔进锅里的时候想,她胯可真窄,跟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似的,以后生娃恐怕费劲。人倒是真漂亮,漂亮得出类拔萃。儿子的女友她也见过几个,各个都漂亮,但都没她漂亮。她的儿子她知道,专喜欢这些个漂亮姑娘。虽说没人不喜欢漂亮的,但你谈不成不是瞎忙活嘛。这个说死了也得结婚摆酒,再拖着黄瓜菜都凉了!这把岁数不结婚你也不怕别人戳你脊梁骨!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