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2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2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0-11, 17:01


  一餐午饭吃得才启未味如嚼蜡,明明是家宴的规模,明明都是他爱吃的,可他揪心啊,时刻警惕,生怕露相儿。他妈,犹如女游击队长对戴凡步步紧逼,各种问题层出不穷一个挨一个;他爸,犹如战时特务,旁敲侧击地试探,与女游击队长配合默契。他都有点儿对戴凡肃然起敬了——宠辱不惊、对答如流、随机应变,简直神了。他都怀疑自己请了个职业婚托儿。所以留给他的任务相对就简单了:附和。嗯、啊、是、对。
  “来,吃鱼。”才妈妈笑眯眯地夹了一块鱼肚放进戴凡的碗里。
  “我自己来,都能够着。您快吃吧。”
  “我看你吃得少,多吃,千万别见外,就跟在自己家一样啊。”
  “嗯嗯,好。”
  “那你现在老在北京,回老家还习惯吗?没暖气吧?”才妈妈放下筷子,拿起了酒杯。
  “不太习惯了,冷,屋儿里尤其冷。”
  才妈妈不说无关紧要的话,可谓步步为营,这会儿话锋一转:“你们俩谈恋爱老是两地分居也怪不方便吧?”
  “妈。”才启未起身,拿过酒瓶给母亲续上,“您老说话人家能踏实吃饭嘛。”
  “不碍事儿,边吃边聊,边吃边聊,又不着急,慢慢儿吃。”
  这一脸黑线。
  “要我说啊,你们也谈了半年多了,两人觉得合适,就把婚结了。恋爱不能老谈着,久了反而不好。”
  才启未刚要张嘴,母亲犀利的眼神投了过来。
  戴凡这话不知道怎么接,便扭脸看向才启未,并露出一脸羞涩。那意思是——才哥哥,这得你接。可才妈妈不是他不知道啊,她理解为——这事儿还得看你的意思。于是她喜笑颜开:“启未你说呢。”
  我说个鬼啊!才启未想死。可他死也得说话啊。
  “我知道。他剧团在北京,我现在也在忙项目,看看明后年稳定了,我打算过去。发展嘛,还是大城市好。”也算是急中生智了。
  诶好,这话说得才妈妈爱听,这是有决心了啊,有决心就说明这回势在必得呀!势在必得能失败嘛?必须不能!
  果不其然,把定心丸送下去,这顿饭终于能吃的不那么惊心动魄了。各种试探各种打听也走向唠家常。戴凡喝了酒小脸儿红扑扑的愈发好看,才妈妈是越看越喜欢。光凭她这好看都值了,以后宝宝指定也跟着好看!
  饭后戴凡要去洗碗,才妈妈不让,两人争抢倒叫才启未逮着了空子,他端着碗筷钻厨房躲清静去了。留下戴凡跟他爹妈孤军奋战。
  我的天呐。才启未打开水龙头,水流冲刷而下,他的内心也在疯狂嚎叫,他觉得他挖了个坑,戴凡跟着他是越陷越深,这谎扯到啥时候算一站啊?跟无底洞似的!越急越乱,越乱越慌,越慌越往里掉!
  不多会儿戴凡进来了。
  才启未见他麻利地拿擦碗布擦着碟子,赶忙拉开碗柜让他有地儿放。
  “你怎么来了?”
  “快招架不住了……找你躲躲难。”他说着吐了吐舌头,俏皮可爱。
  才启未忍不住笑了,“都赖我,瞧这事儿闹得。”
  “没事啦。”
  坐在客厅的才妈妈不时朝厨房里看,见俩人一起干活儿闲聊说话,心里甭提多美了。啧啧,这丫头干活儿也很在行嘛,哎呦呦,瞧这小两口笑盈盈的模样吧,嘿,这会儿就差她膝头坐个大孙子了。
  俩人收拾好厨房出来,才妈妈已经摆上了水果备好了干果,才爸爸倒着饮料,老两口有说有笑。才启未见他们笑着招呼戴凡,顿觉自己不孝,他想若这一切都是真的该有多好,父母这般年纪缺啥啊?啥都不缺,就缺儿女的陪伴,就盼子孙满堂。他也曾尽力过,却终是徒劳。文盛怒骂他实在操蛋,他说你不就想借着结婚生子你他妈好甩了我嘛!对,我很想,可我做不到。人一旦直面了自己的心灵,就再难以自欺欺人。你别说戴凡是个男孩儿,他就是个女的,他也做不到自此跟文盛恩断义绝。
  “哎,我给你看看他小时候的相片吧!”才妈妈乐呵呵的站起身来,“那天我收拾杂物,可巧就给找出来了。”
  “好啊好啊。”戴凡还真想看看。
  才启未想说别但却没理由。坏了,他想。之前他跟他妈说跟文盛再没联系,这等下戴凡瞧见文盛,说露相儿了咋办啊?
  他像只热锅上的蚂蚁,才妈妈却已经抱着两本相册出来了。回来就往戴凡身边一坐,翻开相簿喜滋滋地给戴凡讲解:“这是他百日时候。”
  “呦,好胖呀!肉呼呼的!”戴凡笑得眼睛都弯了,恨不能从照片里把婴儿才启未抓过来,抱在怀里掐他的小胖脸儿,还有小鸡鸡!可爱爆了!
  “胖。我生他那叫一个费劲啊,你叔叔跟产房外面站了一宿,给急坏了。”
  “可不是嘛。”才爸爸插话,“好几个产妇,人家都顺畅,就你阿姨老不给推出来。”
  “这是他刚到哈尔滨。”
  “这会儿好瘦呀。”
  “瘦,猴儿瘦猴儿瘦的,也矮。”
  “哗!这么早就打冰球了?”戴凡指着右上角的相片问。
  “他喜欢,那会儿也没什么其他活动,冷啊。他们校队教练还挺看好他的。也不知道从哪儿看出来的。”
  “瞧您说的。”才启未焦虑,焦虑他就爱抽烟。
  “你就不该去。”才妈妈说着跟戴凡嘀咕,“你说他都这年纪了,又不是职业运动员,还不从俱乐部退下来,那天进门我就火大,带着个护颈,又受伤了!”
  “是呢?”戴凡看向才启未。
  “没事儿,你听我妈说呢。”
  “还没事儿!怎么叫有事儿啊?小凡我跟你说啊,就他打这个冰球,没少受伤,骨折都好几回,怎么劝都不听。你也得帮我说说他,有时有晌儿!”
  “诶。”
  相簿一页挨一页被翻过去,戴凡看着才启未从咿呀学语的婴孩长到了青春期的少年,才妈妈翻完一本又拿过了另一本,才打开,才启未咳嗽了一声,咳嗽声巨大。才妈妈看向才启未,戴凡也看向才启未。
  “嗓子有点儿不舒服。”
  “少抽点儿烟。”
  接下来,毫无疑问,文盛要进入戴凡的视线了,才妈妈还跟着讲解呢:“这会儿他爸爸工作调动,我们去了北京,他跟那儿读的高中。这是他高中时候的小伙伴们,这个是他现在的领导。”
  诶好,连施沐晨都出现了。这个戴凡也见过,出现在结婚喜帖上。
  那一声咳嗽戴凡之前不懂,见着文盛那张脸,他就懂了。但惊讶是抑制不住的。人还是那个人,可你说不上来怎么会看着那么不同。不仅仅是年岁,也不仅仅是稚嫩的样貌,是怎么说呢,虽然也是不可一世那劲儿吧,但……眼眸很干净,眼神里,尤其是凝望着才启未的眼神里,满是温柔。那眼眸像一潭湖水,映着心爱的人。还有喜帖上的那个男人,美男子倒退回了美少年,揽着才启未的肩,那青春飞扬太容易感染到人。反倒是才启未,不像现在这般持重、自信,有些怯生生的感觉,他也不似现在这般强壮高大,没长开呢,瘦、黑,个子也不如那两人高。其他的面孔他隐隐也能对号入座,跟文盛一起,他见过几个。
  戴凡没表现出认识文盛,更加没提及文盛,这让才启未把悬着的心放回了肚里,眼神交汇间,他体味到了两人之间的默契,这默契即是——放心,我懂。
  啧啧,戴凡脸上平静心里可是惊涛巨浪——他实难想象以文盛那个跋扈劲儿,当年陷入这三角恋,如何做到这委曲求全,也忒不是他性格了!这仨人到底经历过怎么样的一段岁月啊,才成长成如今的模样?原来,这个前男友竟还是才启未现如今的领导。何以为领导?才启未都是执行CEO了,显而易见,就是他幕后大老板呗!嘿,你说这人和人差距咋这么大呢?戴凡也是不禁唏嘘——自己吧,是生得貌若天仙,情商也不差,然而,命途多舛,总遇上渣男;反观才启未,长的吧你反正不好组织形容词夸赞,情商基本是负数,直的比尺子不差,他却永远遇上痴情郎。这真让戴凡懵逼了,在被渣和做渣之间,到底是由啥决定的啊?一个总跟渣男谈恋爱的自己,和一个渣了别人的渣男才,他俩又是如何得以维持不互碾的?真是特么莫名其妙的平衡。
  才妈妈还在绘声绘色描摹着才启未的成长历程,戴凡的魂儿却已经飘去千里之外了。他都开始严肃地思考人生选择题了——究竟是美美的被渣好,还是丑丑的渣别人赚。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