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2⑤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2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0-12, 16:59

  
  为了打断“亲切的会谈”,才启未表示晚上要下厨所以要出门采办。才妈妈才不乐意儿子把凡凡领走,讲话:你别,不爱吃,吃不惯西餐,我这儿也没你那些家伙事儿。戴凡既明白才启未的心思,也明白才妈妈的心意,他折中了一下儿说:“要不尝尝我的手艺?”
  才妈妈连忙摆手:“别别别,你来做客,干哪门子活儿。”
  才启未乘胜追击:“妈,不是您说别见外的嘛。”
  踏出家门的那一刻,才启未简直要欢呼了——距离此次会晤结束已为时不久,能再缩短一会儿是一会儿。
  戴凡是挎着才启未出门的,这会儿等电梯,他也没有把胳膊收回来的意思。虽然这男人渣渣的,架不住他中意。他负责美,他负责渣,他美给他看,他渣文盛给他看。里外里不吃亏。
  “把你累坏了吧。”
  进电梯,才启未摁了B2看向戴凡。
  “没有啦。”
  “我妈我知道,她跟打了鸡血似的,就盼着我结婚。”
  “那我去变性好了,然后嫁给你。”
  才启未一脸惊恐,戴凡哈哈笑了,“有没有那么可怕呀。”
  “有。特别。”
  戴凡红着脸撅着嘴,才启未登时想到了他老跟微信发那表情:U Bad Bad,那小熊捂着脸来回扭,可爱极了。
  “总之,真是谢谢你了。”
  “哎你干嘛这么见外嘛。我几时需要你说谢谢啦。”
  才启未挠头,一脸的不好意思。
  “我挺喜欢你爸妈的,倒是不觉得他们催你有什么不对,说到底也是想你有人照顾呀。”
  “嗯……是我不好。”
  戴凡的手指按住了才启未柔软的嘴唇,“你很好。你只是迫不得已,你也是为他们好。”
  “但是互相为对方好,其实也都是一厢情愿吧。”才启未说着,眼眸再度黯淡下来,“到头来,也是互相伤害。”
  上了车,戴凡犹豫了良久,问:“你妈妈说你打球受伤了?”
  “啊……是。”才启未的回答明显犹豫。
  “你是不是又跟文盛打起来了。”
  其实问这些对戴凡来说全无好处,但他这般失落,他又于心不忍。
  才启未握着方向盘不置可否,他不知道说什么。
  “年前我回了太仓,他还给我打过电话,大半夜的,让我去陪他的酒局。”
  才启未看向戴凡。
  “喝得酩酊大醉。”
  “啊?”
  “我很久没见他那样失态过了。”
  “……”才启未的心在胸腔里起伏。
  “我刚刚看你妈妈拿来的相册就在想,你们真是认识好多年了啊。”
  “……是啊。”
  “他喜欢你,好像从来没改变过。”
  “没有的事儿。不是你想的那样儿。我们……”
  “你还不如去解释给他听,也省得他痴心妄想。”
  戴凡的声调难得如此冷淡,听得才启未甚是不适应。
  “果然是被偏爱的永远有恃无恐。”
  见才启未盯着他,戴凡指了指调频,“歌词,他刚唱的。”
  “啊……哦……”
  “那天我在电视上看人家钓鱼,说是有条溪流边时常聚集钓客休闲娱乐,有一条鱼特别容易被钓上来,跟钓客都熟悉了,他们总会把它放回去。我就在想,那条鱼是什么感受。它到底是嘴馋喜欢吃鱼饵,又深知钓客不会伤害它就恃宠而骄呢;还是它真的很笨,就是容易上当咬钩,每次被放回去都心有余悸。”
  才启未沉默了。
  “钓客倒是开心得很,一次次将它从水里拉出来,又一次次把它抛回到溪流里。我觉得那笑特别不怀好意。却有种很解气的感觉。啧,掌握生死想来一定是件爽快事。否则他们怎么会屡试不爽呢。”
  “我……”
  “哎才哥哥你别多心,就是闲聊嘛,你最近看什么有趣的节目了吗?”
  过年期间商超里基本看不见人,才启未推着车戴凡选购食材,冷冷清清的氛围里,他俩也没啥热闹可言,并不怎么说话,各想各的心事。
  才启未想,戴凡大概是不悦了,人家千里迢迢跑来,却要遭受他的低气压,可他实在没办法,他就是难以振作起来。他恨不能干脆窝在家里跟啵蒂作伴,连年都不过。他压根儿喜庆不起来啊!
  戴凡倒没有不高兴,他来之前就知道才启未低气压,他阴阳怪气主要是感叹命运不公使然,讽刺讽刺才启未,看他五味杂陈他爽一爽。有点儿替文盛悲哀也是真的,那趾高气昂的男人被人踩在脚下固然解气,他却忍不住有点儿同情他。就算是报应,似乎也有点儿悲凉。他也曾这样全心全意付出,却被冷水浇头,他还是晓得这种苦楚的,谁也不该或者说犯不上遭受这种折磨。这种事没有你情我愿的,都是真心付出的那个人低贱到不如一粒灰尘。
  “我明天的飞机回大连。”
  结账的时候,才启未看着装东西的戴凡说。
  “嗯,我回北京。”
  “哦。”
  也说不上心里是啥感受,他是不想戴凡跟他回去的,他根本打不起精神照顾他,可他又怕自己这样说太鲁莽,惹得他更生气。
  “你是不是不高兴了。”才启未接过购物袋,低头问。
  “没有呀。”
  “哦……”
  戴凡一点儿都不喜欢这样的才启未,黯淡、木讷、了无生趣。他才不要跟他回去,他情愿自己飞回北京。两人一起不自在,还不如自己一个呢。现在他倒有点儿上火了。果不其然,才启未跟文盛闹掰了,自己一点儿好儿落不着。这人跟丢了魂儿似的,六神无主!你到底想怎么着呀!明明在意那个混蛋男人,还硬撑着。活该总被人甩!别扭死了!
  这低气压待到回家自然需要纾解,这一点上才启未跟戴凡倒是配合默契,出现在父母跟前又是喜气洋洋。才妈妈提出要帮厨,才启未说我来吧您歇会儿,以防他妈逮着机会又跟戴凡聊些有的没的。
  戴凡做饭很娴熟,收拾起鱼来灵巧又有力,一双手却白皙细嫩,根本不像个会操持厨房的主儿。他的装扮细致到什么程度呢?就连指甲都武装上了,甲片圆润饱满,中国风式样的图案以蓝色为主,碎钻只有一两粒,却成了点睛之笔。视线下移看到他及踝旗袍下黑色裤袜包裹着的纤细脚踝,当真是怎么看都瞧不出他原是男儿身。
  “才哥哥你把那个小钢盆递给我。”
  才启未递过去,戴凡把收拾好的鱼放进去,切了粗姜蒜腌制,而后挪步开了水龙头洗手。这点儿眼力见儿才启未还是有的,他赶忙递上毛巾,看着那双美手将之拿过去擦拭。
  戴凡笑了,由衷地笑,他喜欢男人这份细致温柔。
  “啵蒂你送去大棚还好吗?”
  “还行,它吃百家饭嘛,我明天回去就接上它。”
  “我还挺想它的。”
  才启未想了想说,“过阵子我不那么忙了,你去看它啊。当然,如果你有时间的话。”
  “好啊。”
  才妈妈的眼珠子一直围着厨房转,哎呀这多好呀,她嘴角是掩不住的笑,这才叫喜临门呢!这屋子可算有点儿人气儿了!再添个小的更来劲!
  
  晚饭老两口吃得美滋滋,戴凡厨艺好,人又讨喜,他俩都觉得儿子摸着彩票了——这女朋友,提着灯笼也难找!
  饭后才启未把碗筷洗了,出来就看见他妈拿出了首饰盒,戴凡连连摆手,他妈喊他:“来,你来,你给小凡戴上。”
  “阿姨不用,真的。”
  “特意给你买的,你不喜欢啊?”
  “我……”
  “来我给你戴上吧。”才启未接过了首饰盒。
  才妈妈高兴了,“你看,多好看啊。你平时戴也不显眼,素净。”
  戴凡不好意思地摸着脖颈,才启未的大手附在了他手上,“好看。”
  “谢谢阿姨……”
  “谢什么呀,这孩子,乖巧的很。我跟你叔叔可中意你啦。就盼着你早点儿嫁过来。我跟你说啊,你年轻呢,生了小孩儿恢复得快着呢,到时候我给你们带,保证不耽误你工作生活。”
  “妈。”才启未一个头有两个大,怎么又来了!
  “我说的是实话,你们工作都忙,带孩子没精力,到时候我跟你爸过去也成,你们不方便给孩子送来也行,都看你们。”
  “这还都没影儿的事儿呢!”
  “怎么就没影儿了,你别老不当回事儿,这是人生大事儿!小凡你说是吧?”
  梗被抛到了戴凡怀里,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爸,喝点儿什么?”才启未转移话题。
  “都行,看你们的。”
  这一晚上过的啊,才启未都佩服老妈的编排能力,说得他都快信以为真了。好么,就说这谎扯不得吧?这都要见人家父母了,他是不是还得雇俩群演去啊。崩溃!
  送二老歇息下,戴凡去卫生间卸妆,才启未回了卧室,往床头一靠,身心俱疲。够过手机,除了软件推送并没其他消息。过年了,人人都忙年,手机也就这时候清净。就连新闻都懈怠,没啥可看的。与之相反的是朋友圈,秀晒炫一波跟一波,各自的喜悦都呼朋引伴来分享。
  文盛什么动静也没有。仿佛从这个世界里消失了。或者说,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
  这样好吗?最近他常常想这个问题。如果好的话,他为何这般牵肠挂肚?也只有这样的时候才启未才发现文盛当真没啥人缘儿,他们连个共通的老朋友都没有。他就算想打听打听他的近况都没去处。还是今儿个戴凡提起他,说他喝大酒喝得酩酊大醉,他却不方便追问。
  这样不好的话,又该怎样呢?
  才启未理不出头绪。
  门吱呀一声响,戴凡洗漱完钻进来了,见才启未靠在床头一脸的生无可恋,不免在心里跟着叹了口气。
  “冷不冷?”才启未见戴凡穿的单薄,“上床吧。”
  “你呢?”
  “我去洗漱。”
  “才哥哥。”
  “嗯?”
  “没,没事儿,那我先睡了。”
  “哦,行。”
  才启未走了,戴凡拉开被子钻进去,盯着天花板出神。这人果然魂儿飘着呢,他洗得香香的,涂的白白嫩嫩的,他却只见他单薄。还真是心无旁骛只剩愁思呢!啊呸,你俩慢慢儿互相折磨吧!一对混蛋!
  洗漱回来,戴凡已经侧身睡下了,才启未关了他那侧的床头灯,给他拢了拢被子才小心翼翼地爬上床。身边有个人,倒是不觉得冷了,可是吧,空落落的感觉犹存。戴凡不占地儿,他却很怀念那个占地儿的。对,怀念。因为大约那些都要成为作古的事儿了,跟以往那些回忆一起。他知道自己,再怎么难过,也还是会吞吐消化。施沐晨不也是吗。他那么喜欢他,却也还是会睁眼看他离去。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