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3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3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0-13, 16:53


  靳少君这个春节过得非常不尽如人意,文盛的家庭大战如火如荼,那是压根儿见不着他人。任性的爹,任性的妈,生出来的儿子不任性才见鬼呢。所以他干脆拖着行李箱飞巴黎了,参加时装周顺带领妈妈来欧洲散心。他妈也是跟着头大,这不靠谱儿的一家子。
  彤彤看完时装周就飞回去了,言宁要杀人,他过完节回来找谁谁不在,一大摊子事儿可不是谁在归谁么。彤彤一回去就给扣下了,谁也好不着。言宁说约了才启未过来,App要上线,他肯定要把握一下。靳少君说好啊,你们看着弄,言宁气结:那他来了问起你,我说什么啊?靳少君答曰:说我去时装周了呗。言宁扶额: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说万一他打听你。靳少君笑了:他不会。才启未他还不知道嘛,一深柜,他才不想从网络走入现实呢。
  母亲有个念书时候要好的同学在英国,所以靳少君在巴黎看时装周,老妈去了英国会密友。那时他在英国念书,这位伯母还挺关照他的。所以他结束日程就去了伯明翰跟母亲汇合,顺道探望她。
  靳少君常常来欧洲,但毕业后却鲜少回英国,他在巴黎买了公寓,即便是来度假,也是待在法国。
  想起念书的时光,要说不怀念,那也不可能,毕竟那是他人生中满载回忆的过往,不仅是他职业生涯的开端,也是他这段苦情的伊始。若不是那年圣诞假期回国,若不是见他撑伞跟来,若不是一瞬间的悸动,大约他的人生就不会是现在这副模样。他也许不会很快建立起自己的事业,也或许转行做了别的,他可能已经遇到了值得他全心付出的男人,也或许还在安静地等待。总而言之,比现在差也好,比现在强也罢,至少他的生命里不会有一个叫文盛的男人。这可能就是最大的幸了。
  等出租车的时候,靳少君打量着这座他熟悉的城市,觉得好像什么都没变,又好像什么都变了。只有这冷雨的天气一如既往。水珠顺着登机箱的外沿缓缓滑落,掉在湿漉漉的地上,瞬间失去了踪影。
  害怕被埋没,又注定被埋没。这多像他自己。对的,他注定不是文盛特别的那一个。在那个男人心里盘踞的人,是才启未。他特别不愿意承认,原来,从一开始他就输了。然就是这输,他都不想放手。
  司机打开了后备箱,靳少君把行李放进去。才上车,手机就响了。微信的语音呼叫。是才启未。
  “喂?不打扰你吧?”
  那边的声音听上去带有试探的意味。
  “不,不会。”靳少君靠在椅背上,告诉了司机地址,“我在出租车上。”
  “噢噢噢,那就好。App上线了,阶段小目标顺利完成。”
  “好啊,辛苦你了。”
  “哪有,举手之劳。短期之内由他们维护就行,后期功能多了用户广了平台大了,可以考虑搭建你自己的技术团队。”
  “是我们的。”
  电话另一端的男人呵呵笑了。
  “你那边晚上了吧?才忙完?”
  “嗯,刚完活儿。”
  “吃饭了吗?”
  “吃过了。你那边还是下午呢吧?”
  “是啊。我正要去接我妈,顺道拜访一下以前照顾过我的一位伯母。”
  “啊,言宁说你在法国。”
  “到英国了。”
  “这个季节啊?下雨呢吧,冷不冷?别穿太少。”
  有人关心的感觉还是很好的。
  “还行。说来也奇怪,挺习惯的。毕竟以前在这边读书好多年。”
  “嘿,还真是呢。故地重游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就跟又年轻回来了似的。”
  “你本来也不大啊。”
  “其实我三十岁了。”靳少君用手划着窗玻璃上的呵气。
  “啊……嗯。我猜到了。但仍旧比我小很多。”
  靳少君呵呵笑了,“我还有好多谎话呢。”
  “不要紧。反正咱俩走心,别的不重要。”
  “没见到我是不是有点儿小失望呀。”
  笨拙的男人不好意思地笑了,“有点儿失望,但也挺好的,万一真见着了,我可能会害羞吧。”
  “我倒有点儿期待你害羞的模样了。”
  “别取笑我。”
  “要回大连了吗?还是在北京玩儿几天?”
  “有啥可玩儿的,我也在北京待过几年呢。明天就回去,回去还好多事儿等着办呢。还有我那狗,也不能老麻烦朋友给看。”
  “你还养着呢?”
  “啊。人家不往回拿啊。”
  “不是说就寄养一阵吗?”
  “咳。也就是那么说说吧,我看压根儿没拿走的意思。”
  “那你就养了?”
  “养呗,有个伴儿也挺好的。”
  “诶,你都人在北京了,不去看看你同学?好久没听你提他了。”
  靳少君明知故问。
  “别提了。”
  呵呵。靳少君支着下巴等他往下说。
  “我把他惹毛了。”
  诶,好,在多次闪躲后,他可要竹筒倒豆子了。你还别说,靳少君确实有点儿好奇他俩怎么着了。不仅文盛反常,才启未也很反常。那架势,俩人要老死不相往来了似的。
  “他就不搭理我了。一直杳无音信。”
  “因为什么啊?”
  “就……也说不清。我都不知道打哪儿说起。”
  “慢慢儿说,我有的是时间听你说。”
  “就……前阵子他在我这儿边儿过敏来着,我送他去急诊,有个女大夫挺帮忙的,他就急了,非说我跟人家有一腿。我说压根儿没有的事儿,他却说我要结婚生子甩了他。”
  诶呦呦。靳少君直翻白眼儿。好你个文盛,你是真投入啊!
  “就为这不理你了?”
  “起因就是这事儿。后来吧……就反正一言不合,我就……算了不说了。反正他急眼了,还动手儿了。”
  嗯。可以,这很文盛。
  “那他不理你,你也不理他了?”
  “我……我觉得特……挺尴尬的。我不知道怎么着好了。以往吧,我俩生气谁也不理谁,都是他先理我。我也不知道……嗯……怎么理他。”
  我靠你俩几岁啊?靳少君也是服。这俩还真是一个级别的选手。幼稚到一块儿去了。情商双双不在线。
  “那你想理他吗?”
  “我……我起先也觉得干脆闹翻了这糟心事儿也就算完了。可是吧……可是我吧……就一天一天的,心里挺惦记他的。”
  “你又把他拉黑了?”
  “没有。”
  “那他把你拉黑了?”
  “也没有。”
  “……”靳少君捏额头,“那你发微信给他啊,问问他呗。”
  “就……我估计他不会理我。”
  “好办。那你也别理他。这不就是比谁先绷不住么。”
  “不是。这回没那么简单。”
  “那你倒说啊。”
  “哎我不好意思说。”
  “你到底是不是想问我拿主意?”
  “诶我问你,就平时……就你男朋友要是惹你生气了,都怎么跟你和好啊?”
  “拿钱砸我呀。他惯是这套路。有参考性吗?”
  “没有……”
  “你是想跟他好吗?”
  “我……”
  “我记得你说过,他有男朋友?”
  “啊……嗯。”
  “那你怎么想的?”
  “我……”
  “让他跟那男的分了?”靳少君试探地问。
  “没有没有,我没那意思。”
  略懵圈。搁谁谁也懵圈。你到底想怎么着啊!
  “我有点儿懵。”
  “我自己也不知道,要不慌张呢。”
  “你喜欢他吗?”
  “嗯……哎……你别老问我这么尖锐的问题。”
  “我还有更尖锐的呢。你想听吗?”
  “你觉得我特卑鄙是吧?既不想跟他确定什么,又不愿意放手。”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真实想法。”
  “我不知道。心里特乱。”
  靳少君深深叹了口气,他发现一切都不受控制了,才启未喜欢上文盛了,明摆着是。他把他也闹乱心了,这要怎么办?再这么任由他往下发展,他俩两情相悦了,自己干嘛去?
  “哎别说这些了,闹心。”
  嘿!王八蛋!你还闹心?我他妈才闹心呢!
  “你怎么样啊,和你男朋友。年都没过完你就忙上了,老这么没日没夜的忙,别回头他又四六不着。”
  呵呵。靳少君跟心里冷笑。是啊,我忙,我不忙他也往你那儿贴啊!
  “那天我还想呢,我那同学,跟你那男朋友有点儿像,都是让人不省心的,惯坏了的。但人不坏,对感情还是挺认真的。”
  “……”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靳少君想。若再放任自流,他可能只会收到出局通知书了。这眼见着地位要不保呀!他文盛对他才启未草木皆兵的,那在乎,简直比海深了!起先还是他剃头挑子一头热,现在可倒好,才启未也上瘾了!
  不行不行。靳少君要沉不住气了。他得想辙了。万万耽误不得!这叫什么事儿啊,自己这是要养虎为患啊!不能再迷惑了,首先他是他的头号情敌。他是地鼠!糟蹋粮食、破坏生产的大地鼠!他怎么能真把他当朋友呢?疯了吧!他打死也不能把万里江山拱手让人啊!
  快醒醒吧,你!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