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3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3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2-06, 12:56

  
  从订票,到退房,到奔赴机场,才启未是一路紧赶慢赶,他也是想不明白,他为啥要听他吩咐,他脑残他怎么也跟着着道。
  登机安置好行李坐下,才启未有种将死的感觉——赶死他了。问空姐要了条毛毯系上安全带他就睡下了,期间送餐隔壁乘客将他喊醒,他摆摆手说什么也不吃,立马接着睡。睡也是难受,脖子疼。落枕了嘛。更尤其,肩膀也不得劲儿,那护肩他还带着呢。
  到飞机落地,才启未也没睡醒,拖着行李箱下飞机,魂儿还在天上飘着。耳朵刺痛,他鼓起腮帮子吹气。飞了四个来钟头,除了耳朵疼他压根儿没感觉。
  大理机场至双廊没有直达车,才启未用叫车软件叫了个车,回应还挺快,立马有人接客了。可真不近呢,小五十公里。一路上风景倒是不错,沿环海路走,司机跟他闲聊的同时,还介绍着风景,说白了想问他到双廊住哪儿,用不用他给介绍一处客栈。才启未婉拒,司机登时没了聊天的欲望。
  好事儿。才启未巴不得清净会儿。一路上赶三关外加补眠倒没什么,这会儿越来越靠近目的地,他就慌神了。这……说话就见着文盛了。开场白他还不知道说什么呢。略尴尬。这跟每次不一样,每次都是文盛摇头晃脑的出现,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这回……
  车毫无征兆地停了,停在古镇景区,无论才启未怎么说,司机都表示到了。到个鬼啊!再问吧,人家不跟你讲普通话了。
  硬着头皮,才启未给文盛打电话,真是硬着头皮,还十分紧张。
  接电话的文盛正睡得熟,他陪他妈吃完早饭又说了会儿话才躺下,躺下就着了。安心呀。睡醒那厮就提头来见他了啊。这会儿电话铃声骤然大作,他是给惊醒的。奇了怪了,他想,他明明上了闹钟,竟然没听见。
  “到哪儿了?”文盛趴着撑起来接了电话。
  “古镇景区。”
  “你丫不会看地图是么?”
  “是司机执意让我下车的。无论我怎么说,他都说到了。大约是因为我没赏脸光顾他介绍的客栈。”
  “他大爷的。”文盛坐了起来,“我还没起呢。”
  “哦,那行,好歹赶上您睁眼之前我到了。”
  “妈的,你找的什么车。”
  “网约车啊。我决定给个差评。实不知道这里民风彪悍。”
  “你这样,找个咖啡馆儿,发定位给我,我接你。找他妈道儿宽敞的,别找巷子里的。”
  “道儿是多窄啊?还是说你开拖拉机。”
  “你他妈找抽呢吧土豹子!”
  “别,千万别动手,我现在还戴着护颈呢。”
  文盛把电话挂了,一轱辘下了床,奔洗手台洗漱。
  才启未长出了一口气,还行,挺自然,没他想的那么尴尬,文盛还是那个摇头晃脑的文盛。就是他现在有事儿干了,拖着行李箱找“道儿宽敞”的咖啡馆。最好提供简餐,他饿了。
  
  我下手有那么重吗?
  文盛开车出来一道儿都在想。
  也没有吧。
  他给自己开脱。
  他人高马大的,打两下儿能咋啊。再说了,每回都是他先动手的,我偶尔急一下不行嘛。
  可即便是开脱,他心里也不大是滋味。
  然后他又急了。
  妈的,打你一顿咋了,你他妈都把老子上了!这他妈怎么算啊!
  杀气腾腾。
  文盛最挫火的还不是他把他给上了,是他妈丫理亏丫还通过把他给上了的方式企图彰显自己。
  要不跟丫翻了呢!
  要不有那么几分钟他想跟他死生不复相见呢!
  妈蛋!
  思来想去文盛想再把才启未揍一顿,那都不见得解气!
  发呆。
  才启未端着咖啡杯凝望着眼前的一片湛蓝发呆。连绵不绝的云朵悬在头顶之上,天蓝得再蓝也沦为了绵软白云的背景,远处的苍山抖擞而精神,仿佛智者遥望着渺小的他。
  正午,太阳高悬,才启未竟觉得热了。也确实热,太阳直射嘛,又是高原地区。不像深圳,虽然气温不低,但连阴雨,冷是往骨头缝里钻的,基本上见不着太阳。
  他在等文盛,也是在等两人和好如初。对的,和好。可他却不知道怎么才叫好。他俩可能好吗?什么叫好呢?
  月落乌啼问的好。他有男朋友唉。他照样儿会搂着别的男人谈情说爱。
  才启未真不知道自己这是干嘛呢。这一头扎进来算什么事儿啊。
  且不说文盛怎么着,他自己也没想跟他确定什么。或者说,他不敢。
  你要说十来二十年前他敢跟施沐晨谈恋爱那是他年轻没城府,他现在这年纪,你让他跟男人谈情说爱……他想着都害怕。但这害怕又无济于事,他他妈喜欢上这男人了。还是这么个极其不着调的男人。甚至他都不知道这喜欢打哪儿来的。怎么就喜欢了。总不可能因为他不由分说就强上了他吧,又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再说了,那之后……也不是他硬要,俩人才有肌肤之亲的啊。糊里糊涂他俩就这样儿了。对,还有戴凡。这也是乱七八糟掰扯不清的事儿。虽说不像跟文盛这样错综复杂的关系,可也万不简单。他也照样儿没断了,不仅没断,也是愈发混乱。戴凡还是文盛豢养的,经常受文盛摆布来……
  也不知怎么地,是这荡漾的湖水啊,还是咖啡厅这类似于栈桥样式的陈列排布,他想起那回他们一起出游了。事儿都是从那儿开始脱轨的。好死不死的,他还想起了看见文盛操干戴凡的那一幕……
  我的天呐。才启未想,他跟文盛在一块儿,那真是如坠地狱。自知却不能自救。他不是这样的人啊他,他至少是个对感情很重视很忠诚的人呀,怎么一眨眼,成这德行了?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以前但分施沐晨跟谁多说两句话他都气得不行,怎么现在换了这个左拥右抱的文盛,他都明知道他跟戴凡、跟他男友、甚至许多他知也不知道、见也没见过的男人有染,他都还能淡定度日呢?
  我跟他呀,完全是开放式的关系。
  他也各色,从来都不是那种可以和谁踏实过生活的人。
  他长情,却也冷情。
  才启未越想,越觉得月落乌啼的男朋友跟文盛如出一辙。而自己呢,似乎也和月落乌啼如出一辙。这么看来,他俩聊得投契,处得愉快不生分,也不是没道理。他们不该问对方是不是傻,应该问自己是不是傻。有毛病吧,喜欢这样的人。
  唉。才启未深深叹了口气。
  你人都坐在这儿了,想这些有个屁用啊。
  他还认真想了想,假使真有时光机,他要不要回到过去告诉那个迷惘的少年——你听好了,万万不能跟施沐晨分手,要不你肯定遇上更差的。
  也许会吧。你看至少施沐晨很专情,虽然他长了一张花花公子的脸,可人家心里是个好少年吧。还跟秦浪办了婚礼呢,神坛发誓要照顾人一世呢。
  但往深里想想,才启未发觉不对。要真有时光机,他应该拼死拦住随父母上京的自己。当初要是留在哈尔滨念书他绝对能有个不一样的人生。
  当啷一声响,才启未看见白色桌面上飞来一串车钥匙。宾利。呵呵,倒是跟他搭调。
  呲啦。椅子被拉开的刺耳声响。还真是他一贯的混不吝那劲儿。
  倏地,身边多了个大活人。是谁还用想吗。
  他很想侧过脸去看看他,但他忍住了。不能一输再输。且不管昨夜胜负如何,他扒开眼皮就飞来找他,显然处于劣势。那可不行。
  “你不怕钥匙掉下去?”才启未端着咖啡杯,目不斜视。
  “哼。”文盛冷笑,“你游泳下去找呗。”
  “我有病啊。又不是我车钥匙。”
  “那你背我上去也行。”
  文盛挨着才启未坐,他也绷着目不斜视,仿佛刚才站人身后看了半晌那主儿不是他似的。你不看我,老子也不看你。呵呵。这就是他此刻的内心OS。
  才启未不说话了,但他有咖啡。文盛想who怕who啊,我也可以抽烟。嘴想占上还不容易吗?
  喝咖啡的吧,略尴尬;抽烟的吧,也不自在。
  他俩一个离北京三千多公里,一个离大连四千公里,总不能跨越万水千山来斗气儿吧?可他俩偏就做到了。硬是没人肯低头。
  静静地喝完一杯咖啡,才启未撂下了杯子。
  文盛斜眼儿偷瞄着他的动作,内心喜洋洋——你咖啡有喝完的时候,我烟却能想抽多久抽多久。不服来战啊!我看你理不理老子!
  这会儿更紧张的那个毫无疑问是才启未啊。他又不傻。总不能他也坐这儿默默抽烟吧?这个文盛一贯就是这么讨厌,他要打定主意怎么着,耐性惊人。那例子真是不胜枚举。他肯定不是他对手。
  可是吧……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着,难不成要低头认错?打死不要!美的他心肝儿肺疼!你生气?我还生气呢。现生气才启未特别来得及,他就爱生气嘛。隶属罪行那也是信手拈来——是你冤枉我吧?是你摔门而去吧?还他妈杳无音信,这都是你吧?戴凡还说你组酒局,另外,准又跟你男朋友……才启未越想越来气,尤其想到文盛和别的男人调情厮混,想不出具体就想大概,他刚还想起他压在戴凡身上的模样呢。材料都是现成儿的。
  在肺气炸之前,才启未一回神明白过来现状——是他飞越崇山峻岭来找他的。因为他舍不得就这样跟他一拍两散。这个渣男。
  文盛的淡定都是表面现象,他腰杆儿硬了三秒钟就软了。才启未不理他,他心慌。他搞不清楚他想怎样。以他对这男人的了解,他不是干不出来专程找到你告诉你我们分手吧。他行他能他可以。他较真儿。他还冷情。对没错儿,巨冷情。他爱施沐晨爱得什么似的,那他也能跟他断。一干二净做不到,至少能拿出态度来。这……他不会是……
  你大爷啊!你他妈的敢土豹子!我他妈不是施沐晨,你他妈做梦也甭想甩了我!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大爷不吃这一套!你个渣男。你还想渣到老子头上来?
  一脸平静的俩男人,内心比脚下的洱海还波涛汹涌。
  “我跟小潘大夫啥事儿也没有,我加她微信是想跟她问你的情况。然后她微信是手机注册的,所以我直接打了电话,我没删聊天记录。”
  才启未冷不丁开口,吓了文盛一跳,尤其他说得诚挚,满满是认错的态度……文盛那颗心放回肚子里了。他放心了,他还端起来了。
  “哦。”文盛碾灭了指间的香烟,“你千里迢迢跑来就为说这事儿啊。那别的怎么算啊。”
  “你不是揍了我一顿么。”
  “我操!揍你一顿就完了?”
  “那你要这么算,我除了打你几顿还应该干点儿啥?”
  “你大爷的才启未!”
  “你要算账的。”
  文盛正大光明地看向才启未,你跟我说话了,老子看你那是应该的。
  “算账。行。老子就跟你算。本大爷至少花钱了吧?”
  才启未也转过脸来,“我说卖你了?你还得花钱参观蒙娜丽莎呢,蒙娜丽莎是你的?”
  “哎呦,你还有这么无赖的嘴脸呢?土豹子。”
  “近墨者黑呗。你跟一镜子似的杵我跟前儿。”
  “你飞来找我的,谁杵谁跟前儿啊?”
  “我手机上的定位鬼发的?”
  “我让你来你就来啊?我让你舔我***你怎么不舔呢?”
  在不要脸的段数上,才启未甘拜下风。但他天生不是认怂的主儿,他接不上话棒儿他就让话棒儿掉地上。这会儿他优雅地起身,把椅子推回去,拎上行李箱,走了。
  “你妈逼啊!你他妈先逗咳嗽的!就许你挤兑人啊!”
  文盛抓过钥匙就追上去了。这人不禁逗。
  “撒手!”
  “你能好好儿的吗?”
  “我结账。”
  文盛气结。显然他被他耍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