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3⑤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3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2-07, 16:59


  才启未拉过椅垫坐下,看着文盛拎来碳炉、铁壶,烧水煮茶,动作娴熟而优雅,也只有这样的时刻,他身上那股子戾气才会退隐,显得人柔和温暖了许多。
  “这边还挺暖和的。北京清冷清冷的,一点儿没有开春的意思。”才启未点了支烟,托腮望着院子里的春意盎然说。
  “你上北京干嘛去了,就为了找本大爷?”
  文盛把深红色的茶汤倒进了陶杯里,粗陶的深褐色与茶汤几乎融为一体。在喝茶这件事上,才启未怕麻烦,他用功夫茶杯,他能用咖啡杯。久了文盛都习惯了,起开始就给他拿个大杯。
  “朋友有个项目,App要上线,我去给他盯了一下儿。”
  “你怎么那么多事儿啊?也不怕过劳死。施沐晨那摊儿也管,自己又创业,现在还应承别人给帮忙。给你多少钱啊?”
  “不是钱的事儿。”
  “你差不多得了啊,又不是铁人三项。”
  才启未握着陶杯,也是无语。他老是这样,嘴上损得不行,硬要把关心温暖盖过去那架势,就为了掩藏那一丝温柔。这个不坦诚的男人委实叫他厌烦不起来。这没完没了根本看不见尽头啊。
  “我记得你跟你妈关系不是那么好。”
  普洱入口温暖顺滑,熟茶多了一分厚重,不似生茶那般生涩。
  “嗯。还不是为了我爸硬着头皮来的。她再不回去,我怕老头儿厥过去。”
  “呸呸呸,你这嘴能不能吉利点儿。”
  “实话啊,才下地没几天,成天发脾气,别提了。”
  “由你我大概能想象出来。”
  “抽你!烦着呢,别惹我。”
  “那你妈到底什么意思啊?就打定主意了?”
  “大约是吧。文兴也劝了,我也劝了。没用。”
  才启未叹了口气,“都一起过这么些年了,何必呢。”
  “要不说我妈狠呢,她就等着这天呢,我也算想明白了。几十年忍气吞声,临了儿来个炸雷。用她话说,凭什么我爸浪了一辈子能有善终。啧啧,女人真狠。”
  “这跟男与女有什么关系。还是性格吧。”
  “不说这些了,你爸妈还挺好的?”
  “挺好。”看着文盛凝望窗外的侧脸,瞧他那卷曲浓密的睫毛轻微颤抖,才启未的内心百感交集。这挺好也是承蒙他的关照呀。
  “又催你结婚来着吧。”
  “呵。”才启未啜了口茶,“别提了,也是糟心。”
  “哦?”
  “有回吧,戴凡在我那儿,我妈拉视频瞧见他了,一厢情愿以为是我女朋友。结果过年非让带回去给她看看。简直了。”
  “你还别说,他是长得有点儿像小姑娘。不是真跟你回去了吧?”
  “我妈给他买了条项链,临了儿还塞了个红包给他。”
  文盛乐了,“眼瞎啊?”
  “他化妆了,瞧着是像那么回事儿。就这样儿吧,短时间内也省得老太太再催了。”
  “你丫也挺缺德的。不是我说你。”
  “那我认真考虑考虑躲开你,好好儿找对象去。”
  真奇怪。才启未想。他竟能这样笑不羁地跟他谈论自己的人生大事。
  “你丫敢!”
  “说吹胡子瞪眼就吹胡子瞪眼,我猜你爸对你妈也这德行。”
  文盛皱眉,“我妈走之前,我爸着实咆哮来着。讲话儿——你就是死也得做我的鬼!”
  噗。才启未没绷住,不合时宜地乐了出来。他简直跟他爸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也就是皮相随了他妈。
  两人临窗品茗闲聊,看着日头逐渐走低,看着夕阳的金辉普照庭院,并没什么营养的话竟书写出一派岁月静好的模样。想来,那个能与你闲话的人,才是能触碰到你柔软内心的人。只因闲适与安乐同在。

  朱芸华今儿手气不错,离开孙画家的宅邸时,刚好是日落时分。暖橘色的光勾勒出云朵的轮廓,山峰像婀娜多姿的少女散发着容光,水,碧波荡漾,涟漪也染上了灿烂的金色。
  是的,难得的,她心情不错。
  一路走回家,她哼着小曲儿,脚步轻盈。进门时天色还明亮,换了毛毡鞋往里走,见到落地窗边与儿子相对而坐的男人,她略略惊讶。文盛是说了才启未要来,但她竟有些认不出这孩子了。跟以前相较变化实在是大。别看是坐着,那也看得出高了,还壮了。
  “阿姨您好,真是好久没见着您了。”才启未见朱芸华走过来,站起身来打招呼,他也很惊讶,这张脸与多年前基本没什么改变,保养得竟找不到时间流逝的痕迹,不愧是演员唉,“您瞧着一点儿都没变呢,还是这么年轻的模样。”
  这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双商都在线不说,瞧着都比自己那小儿子顺眼多了,瞅这阳光大方的模样,多讨喜。打小儿她就瞧他利落,还聪明,关键很有耐心以及爱心,都不是她说的,文盛虽然是她生的,可她实在不知道他那别扭劲儿打哪儿来的,又别扭又阴暗,一张嘴你就想把他嘴缝上,还霸道爱欺负人,简直糟心死,她从来不去开家长会不是没原因,她就丢不起那个人,文兴也不这样儿啊!
  “哪有,老了。倒是你变化大,你还真是晚长个儿那种,瞧这高,也壮了。”
  文盛耷拉着脸默默拿了个椅垫给母亲摆好,他就受不了她这样儿,你是多不待见我啊?瞧谁都好!
  “啊,是啊,跟以前太不像了。”
  “你不是不理人家了嘛。”朱芸华坐下,翻了儿子一白眼儿。这话他自己说的。由衷的,她甚是感谢才启未,就他这儿子,长这么大,除他一个朋友都没剩下。以前小飞他们还老找他玩儿,后来也都不搭理他了。听说才启未还跟他联系她惊得下巴都快掉了——这孩子是多包容啊?
  “啊?”才启未不明所以。
  “妈你……有劲嘛?”
  “我过年回去给你带了两袋猫屎咖啡,就我们这边自己产的,特别好,文盛说你爱喝咖啡。结果我给他,他给我来一句不想理你了。”
  “妈!”
  “没事儿,他就这样儿。”才启未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也就你爱搭理他。就他这德行,我都懒得搭理他。还飞过来追着我给我添堵。小王儿做饭去了吧?”朱芸华端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优雅的动作和她的语气显得有些不相符。
  “去啦。”文盛答得不耐烦。
  “成。早上我让她去买见手青了,启未回头尝尝。你来的不是季节,赶着雨季来松茸下来,用这小碳炉儿一烤可香了。”
  “王妈也买了。”
  “嗯嗯~”朱芸华摇头,“个头肯定大不了,也就吃个味道。但你倒是赶上春宴了,一个季节有一个季节的好,也不算遗憾。”
  “瞧我这来的突然,让您费心了。”
  “没有的事儿,挺好的,要不我见天儿对着他,人都要抑郁了。你最好能把他领走。”
  “我走就把我爸推来。”
  “呵呵。你还别威胁我,不管用。”
  “您好像常在这边儿?”才启未解围。这眼看他俩就要掐起来。你还别说,文盛跟他妈从来不像母子,说话俩人直怼。
  “嗯。这些年基本都住这儿,北京不行,雾霾,人也多,看着就眼晕。你现在是跟大连还是青岛来着?我就记着是海滨城市。”
  “大连。”
  “空气还行吧?”
  “还可以。”
  “哪儿不比北京强啊。这不废话嘛。”文盛给两人添茶。
  “我听文盛说你还没结婚呢?”
  “啊……还没有呢。先忙事业吧。不急。”
  “妈你无聊嘛,没得聊了吧。”
  “我这叫关心。我倒想关心你呢,你又不结婚娶媳妇儿。”
  嘿,这相互开呛唉,也是绝了。
  “启未爸妈怎么样?身体好吗?”
  “挺好的。您跟叔叔也挺好吧。”
  “我挺好的,他爸身体不太好,年轻时候太造,到这会儿毛病就都显出来了。”
  “那还得您多费心照顾。”
  “我不管,让文盛管。”
  “我爸妈也这样儿,互相嫌弃,可是吧,又挺爱做伴儿。头几年我爸胃溃疡住院了一些日子,人不让陪床,我妈晚上自己回家,睡不着觉,就觉得身边儿缺了个人儿。”
  “不一样。”朱芸华听出才启未在劝她了,“我跟他爸爸说是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可真正在一块儿的时候不多。”
  “少年夫妻老来伴,也许这恰恰是相伴的最好时候呢。”
  “快别劝我了,人和人不一样,我自己一个人惯了。”
  “我爸不行啊。”文盛紧跟步伐,“他离不开您啊。”
  “他可以学着离开。”
  “他都多大岁数了,学这干嘛啊?”
  “活到老学到老。”
  “妈!”
  “你让我清净会儿,我跟启未聊聊,懒得跟你说话。”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