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3⑥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3⑥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2-09, 16:56


  晚饭丰盛却很朴实,食材新鲜自然不需要奇巧的加工手法,那只会破坏自然的馈赠。席间气氛也很闲适,朱芸华不仅看着年轻,跳动的那颗心也从不曾老去。才启未并不觉得他是在和长辈同席,她平易近人得更像是姐姐那辈人。在此之前,他对她的记忆仅停留在漂亮女人上。对,她从不出席家长会或是校内组织的各种活动,总是文兴代劳,他只见过她几面,也都是匆匆一眼。她不常在家,看上去也不那么在意家庭与孩子,但今天与她闲聊,他却发现她知晓儿子的全部成长经历,哪怕是细枝末节。这家人倒是通病呢,不愿意表达自己。宁可被误会,也懒得解释什么。
  散席朱芸华跟他们喝了两杯茶,吩咐了佣人打扫出才启未的房间就上楼去了。文盛说这个点儿她都在禅房打坐冥想,雷打不动。
  庭院里的灯熄了,老屋里似乎也黯淡下来。文盛点亮了身后的落地灯,羊皮纸投映出暖暖的黄色,明亮却不刺目。
  “你抽水烟吗?”
  他的声音温暖而低沉,带着丝丝懒意。
  “我还以为这是个装饰。”
  “有病啊,装饰品多得是,搁它占地方儿干嘛。”
  “也不奇怪啊,博物馆还展出呢,你们这大户人家,摆点儿奇珍异宝……”
  文盛打断了才启未:“你怎么那么欠呢。”
  才启未笑了。
  文盛去摆弄“奇珍异宝”,才启未低头跟手机较劲。月落乌啼跟他闲聊了起来。也没什么所谓的话题,但每次都是这样,却很能聊得下去。究其根本,聊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聊天的过程让人很舒服。就像今天,月落乌啼说唇膏掉了。从这儿就说开了。诸如一抽屉唇膏没有一支用完的,喜欢用的不是丢就是断。接着又说到其实并不健康,最后还不是都吃到了肚子里等等等等。
  “戴凡啊?”文盛把水烟袋放在了矮桌上,探头张望才启未的手机屏幕。你他妈还挺爱聊骚。
  “不是。”才启未摁黑了屏幕,把手机放到了一旁。
  “那谁啊,聊得还挺起劲。”
  “朋友。”
  说话的工夫屏幕又亮了起来,文盛发现才启未学精了,他丫微信以前都是飘窗直接出消息,现在只有一行提示:您有一条新消息。
  “你给我看看。”但他怕谁啊,他可以直给。老子就想看,你能奈我何?
  “凭什么啊。”
  才启未刚张嘴,文盛已经把他手机拿走了。
  “你无聊嘛你。”
  开机密码那根本就是形同虚设,文盛已经津津有味地看上了。倒着看了会儿,他斜眼儿白楞才启未:“你怎么从来不跟我这么聊天儿呢。”这么说着,他挪了挪椅垫,支着侧躺在地板上,优哉游哉地吸了口水烟。
  “很正常啊,我跟你没的可聊。”
  “你大爷。”
  “你这样,客观起见,你找到你自己,回顾一下。看看是不是全祈使句。据我所知,祈使句是不需要来言去语的。”
  “你学学呗。”
  “用你妈话说,学这干嘛呀。”
  “我抽你。”
  当啷一声,文盛把才启未手机扔到了矮桌上。
  “你手机呢?”才启未支腮看着文盛。
  “干嘛。”
  “我也拽一把。”
  “就他妈一破手机,坏了我给你买新的。”
  “那我更大方一点儿,现在就给你买个新的,再劳烦您找个锤子,我把你手机砸个艺术屏。”
  “尝尝水烟,我懒得跟你扯淡。”
  “没什么副作用吧?”
  “要不你百度看看。”
  “也行。”
  文盛顺手又把坐垫拽在了才启未身上。
  “嘶。”
  才启未猝不及防,沉甸甸的椅垫刚好砸在了他肩上。
  噌一下儿文盛就窜起来了,“没事儿吧?”
  “嗯嗯,没事儿。”才启未下意识要去揉肩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你没事儿个鬼啊!
  文盛起来走了过去,往才启未旁边儿一坐,伸手拉他针织衫的领口。连颈的护肩立现。
  才启未去扒拉他,他那爪子才不退让,轻轻地帮他揉捏。
  这倒让才启未尴尬了,“都说没事儿了。”
  “没事儿你戴着护肩。”
  “暖和。”
  “我下手那么重呢。”文盛抬不起头来。
  “也不是……老伤了。”
  再说什么好像也无济于事,文盛把烟管递给了才启未。
  才启未接过来,吸了一口,有蜜瓜和柑橘的味道,甜香甜香的,反倒没什么烟草味。
  “明儿我带你泡温泉去吧。”
  “说的你好像是来度假的。”
  “早年间,我爸跟我妈经常歪在这儿抽水烟,俩人也不说话,谁不看谁,就那么一待老半天。”
  “嗯。”
  “可无聊了。但至少能一块儿无聊。”
  “陪伴嘛,有聊或者无聊,并不重要。”
  文盛拿过才启未的烟管,深吸了一口,烟雾从口到鼻,形成一道绵软的桥,“前天我陪她看《燃情岁月》,我妈看完盯着老旧的藤椅说,凡他爱的人必都离他而去,凡爱他的人必都受尽伤害,那一刻我都让她闹抑郁了。”
  才启未看向文盛,难得的,这男人流露出一丝伤怀。他总把自己伪装得坚不可摧,但那终究也就是伪装罢了。
  靠近他,亲吻他的脸颊,是安慰也是怜惜。如此自然而然,才启未自己都有点讶异。
  别离开我。
  文盛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但终究没说。他侧过脸,吻上了他的唇。
  有些话,说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揣在心里,自己热乎自己。
  手攀上男人的脸颊,才启未捧住它、摩挲它,这也还远远不够,他吮吸着他的唇舌,捕捉着他的气息,渴求着由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度。他十分不愿意承认,他竟会这般的不舍这个男人。简直没有道理,这内心深处深深的眷念。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