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4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4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2-22, 17:06

  恍惚。
  跟着前面的车停下,踩刹车的脚也只是出于惯性。
  才启未手扶方向盘,眼望红绿灯,心思却根本不在驾驶上。回大连也有一个礼拜了,他本以为文盛周末也许会过来,但他没有。还是那样儿,走了就没信儿了。要说分开拢共也没几天,也不是说他想他,他是想到了这男人的双重生活。一想到这会儿他恐怕没事儿人似的搂着他男友,他就十分不痛快。对,这对他来说也不叫事儿。
  绿灯亮起,前车并未动,才启未啪啪按喇叭,他不着急,他办完事儿回公司一点儿不着急,他就是心里有气。
  在云南那几天较之现在他坐在车里,更像是不真实的。他们去斗南的鲜花市场买花,在腾冲泡温泉,到才村码头看星星,沿环海公路环游洱海,爬苍山给朱芸华打水……两人算是合力把老太太“闹”烦了,百般不情愿也被架上了飞机。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也不是不想发个微信问问他,是才启未不敢。若他去跟他示好,岂不是摆明了告诉他我的心在你身上。他不愿意,那会让他难堪。他已经很难堪了,跟这文盛这般打得火热。
  对,打得火热。
  一想到那晚两人从黑夜干到天光大亮,一次又一次地让他操干,才启未就想把脸摘下来埋土里。这话还是谭琳说的。那天他去接狗,谭琳翻着白眼儿怼他:呦,我以为你忘了自己还养狗了呢,脸是不是埋我们地里了。
  他的生活看似是一成不变的,忙工作,打球,去大棚帮忙。可仔细想来,什么都变了。因为那颗如死水一般沉静的心又活络起来了。只是对象实在不理想。他在他身边是一个样儿,转身离去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大概又是另一个样儿。
  遇上一个红灯,准保会遇上下一个。
  再次将车停下,才启未长叹了一口气。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又是一条波折线。也是怪了。昨天开始就有这情况。还不是回回,是偶尔。不知道是不是该送修了。
  电话自然挂断,屏幕上除了提示未接的对话框,也有微信的通知框。
  所以如果我不找你,你就根本记不住还有一个我。
  是戴凡。
  才启未认真想了一下,上一次跟戴凡说话还是恰巧他发了句“才哥哥你在干嘛”,他顺手回“我在理发”,他确实也是在等着理发,正无聊得很。那也是头几天的事儿了。实际上,自打年初四他们一个回大连一个回北京之后,联系明显就少了。这个少可以具体到以个位数计算,没超过五个手指头。戴凡再不似从前那般早晚安每天见。起先他是没啥感觉,他正跟文盛较劲,后来发觉了,也不是没想问他近况,是想了一肚子话,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再后来好像淡也就淡了,他本来也不是主动的人,这也并非什么特别“正经”的关系。
  但确实要承认,那天戴凡主动和他说话,并对他理发的事提出具体建议,他俩就这话题展开,还是聊得很愉快的。若不是戴凡说,他也从来没注意到,原来跟理发师沟通是件很有必要的事。所谓,剪短一点,确实像一句废话。剪多短,是一个手指肚还是半个手指肚,修什么型,具体什么角度,这都需要很确切。哪怕是你跟理发师说理个寸头,在发型师脑袋里也至少有二十个选择,你说不出来,他也懵,最后剪完互相都看不顺眼。这样简单的道理,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
  他们大约也就聊了一刻钟吧,挂电话的时候其实才启未有点儿恋恋不舍,但酝酿半天,也就浓缩为最后的一句“再见”。
  但这就是他嘛,一贯也是这样。才启未自己都明白,他最后老让女朋友给甩了,也不是没道理。乏味。
  把车驶向路旁,才启未停了下来。他拿过手机,很认真的打字,打了一行,删了。打了两行,又删了。反反复复,最后发出去的就俩字儿:不是。
  那边回的超快,也不可能不快,就一张图——一只兔子摔花盆。
  他急了……
  把电话打过去,戴凡不接,再打,还是不接。才启未挠头,略心焦。这一点上戴凡跟那些姑娘还不大一样,他不是无理取闹的性格,他们认识这么久,应该说这是他头一次发脾气。也因此哄与不哄就不在他了,是他把他惹火了,他必须得哄。就是这个哄的立场吧,让才启未有点儿嘬牙花子。他跟他没有确定的关系,可是吧,能干的全干过了……
  说句不好听的,以他们俩的关系,再对照他的表现,自己那真是彻头彻尾的渣男嘴脸。戴凡急了不是没道理。是,从头到尾都是戴凡主动的,可他也没拒绝啊!非但没拒绝,他还挺配合,甚至可以说,他乐在其中。这就很不好了,就非常像骗炮的了……你看看嘛,戴凡一个脏字儿不带把他给骂了,那话翻译过来不就是——提上裤子不认人嘛。
  这也早已不是划清界限能解决的事儿了,都他妈到这份儿上了,你跟人划清界限?那纯属装孙子呢。他跟小柳一清二白,他也从未答允过恋爱契约,就这他跟小柳摊牌,小柳还要活吃了他呢,戴凡不得把他开膛破肚啊?
  再说了,他是真对小柳没那个意思,但他却挺喜欢戴凡的……虽然这喜欢,也是荒唐到一定境界了。别说他自己跟文盛这没完没了,戴凡……戴凡……跟文盛更是……
  想什么也白瞎,才启未很清楚,事已至此,就别惦记理出个逻辑来了。都是活该。一头扎进文盛漩涡里的自己。活该。
  按住微信的对话扭,才启未对着手机屏幕说:你别生气,是我不好,你要是在忙就别理我,忙完给我回个电话。我最近稍微松快了些,可以去看你,或者你来找我我做好吃的给你。
  把手机扔回副驾驶,才启未起步上路。
  最近他确实不忙,其实忙点儿也许会更好,就没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了,但偏偏他就闲了下来。月落乌啼的App顺利上线了;工厂那边也顺当了,一个产品从研发到量产其实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便上了生产线,也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爱加算是幸运的,实际情况比预估的要乐观,不出意外,产品可如期交付;广告这边呢,倒是年初投放的旺季,但他们向来业务扎实,客户稳定,增长也很稳健。这是个好行业,无论经济好与不好,都不影响,好则需要广告投放锦上添花,不好,不好就更要投放招揽业务了。对施沐晨这边,才启未是无愧于心的,从无到有,这摊子他撑起来了,从最早提供甲方资源到后期扩展客户群占领市场,他都付出了心血,毫无疑问,今年无疑是会大丰收的。他仔细地想过,再有个两三年,他就可以把一家运营很顺畅的公司交还给他,至此,他们也算两不相欠。对的,该翻篇儿了。
  早春,日头长了起来,这会儿不到三点,阳光还热烈着,才启未驶下地库竟还对阳光恋恋不舍。
  
  许多尴尬事是一蹴而就的,跟你历尽千辛万苦的执念形成鲜明的反差。要不是才启未进公司时前台小姐刚好去了收发室,要不是施沐晨早起接过来秦浪递给他的衬衫,要不是袖扣忽而掉下,并在地板上弹跳起舞飞进了办公桌下……施沐晨的后腰肯定不会挨才启未那结结实实的一脚。
  才启未也当然没想踹施沐晨,什么仇什么怨啊?他只是以为蹲在他办公桌下够东西,人模狗样儿的死男人是文盛。反正,他总是不请自来的。不得不说,才启未的这一脚踹得十分愉悦。说喜不自禁也是可以的。
  他马上就要板着脸说出“你怎么又来我办公室”了,却在哎呦一声之后,看见相同的衬衫上架着一张施沐晨的脸回过头来。对天发誓,不赖他,文盛也有这么件儿衬衫。他有好么些衬衫,挂在他的衣柜里简直像海啸要涌出来。他其实也记不住这些衬衫到底长啥模样,而他之所以能认出来,是因为这衬衫是他买的,很素净,不像那些花里胡哨的。他想记不住也难,给他买身儿衣服贵的能刷新他三观。
  这就很尴尬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施沐晨起身脑袋还撞上了桌板。
  咚一声。撞得结结实实。
  “没事儿吧……”才启未赶忙去搀他。
  施沐晨嘶嘶抽着凉气,脑袋疼,腰也疼。
  “你使那么大劲儿踹我干嘛!”
  对,他自己起猛了磕在桌板上都没才启未踹他那脚疼。
  “我……”
  呵呵。有口说不出。怎么说都尴尬。
  施沐晨坐到沙发上,先伸展蜷缩过久的四肢,这一脚踹的,袖扣说话就捡着了,这可倒好,又黄了。
  “你爬我桌子底下干嘛去了。”说不出为什么,那就转移矛盾呗。这才启未都擅长。
  “我袖扣掉了。”
  “我给你捡去,掉桌子下面儿了?”
  “嗯,弹进去了。你也不铺个地毯,但凡有,也不会出这尴尬事儿了。”
  才启未脱了大衣挂起来,猫腰代替施沐晨去钻桌子,“你肯定又玩儿它来着,你手碎,要不好好的袖扣儿可能掉嘛。”施沐晨他还不知道?无聊了小动作就多,也欠着呢。
  “赖我啊,我给你打了七百个电话,你硬是不接。”
  才启未趴在那儿,膝头着地,屁股撅着,胳膊往里伸的幅度略大,衬衫就从裤腰里往上窜,搭着可能并不长,就露出了腰条,以及一点点内裤的边沿。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