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4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4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2-22, 17:12


  施沐晨又不是瞎的,不瞎人也不老实,人不老实眼睛就鬼,也没人不许他看不是。看两眼也没啥吧。再说了,他脱光了啥样儿他也不是没见过。
  我就是温习温习。
  他看得这么理所当然,并厚脸皮地安慰自己。
  这姿势也是配合,才启未越抻胳膊越往里够,那衬衫就越往上窜,裤子相对的就往下滑,这腰条露出来的面积也就愈发的宽。
  啧。施沐晨下意识地咬嘴唇。他跟小时候可太不一样了。要说那时还是青涩少年,现在就属于男友力爆棚的典型了。这腰一看就结实。
  歪头再看看,人鱼线甚是明显。那屁股跟小山峰似的翘。
  才启未专心致志地给施沐晨捡袖扣儿,丝毫不知道歪在沙发上的那位爷正肆无忌惮地“视奸”他。这破玩意儿也是掉的刁钻,看得见摸不着,怪不得他进门瞧见施沐晨卡在那儿呢。也是真真吓死他。他还以为是文盛!
  太阳正处于滑坡的时刻,每一分每一秒光影都是变化着的。施沐晨看得饶有兴致,那暖融融的光在朝西的窗口越来越明亮,洒在才启未身上,他都能看见他腰背上的细细绒毛,就是比绒毛更清晰的,是那些或深或浅的印记。
  起先施沐晨以为他又是打球弄了一身伤,他是瘢痕体质他知道,磕了碰了能挂相儿许久。可嘴都张开了,声音却没发出来。因为越看越不像。不仅不像磕碰伤,更像是谁种的“草莓”。他种过他知道。还特别有成就感。能留大半个月。浅淡之后就是这样的。关于他的一切,他都记得,也永远不可能忘记。因为那毕竟是难以忘怀或者说耿耿于怀的初恋。
  才启未好不容易捏住那袖扣儿,忽而听见施沐晨低沉的声音:“你腰上是怎么回事儿?”
  嗯,棒,好,行。
  咚。
  他慌忙去拽衬衫,脑袋也遭了报应——跟桌板上撞了一个结结实实。
  好在,这袖扣儿算是攥手心里了。
  腰?你别说腰了。他浑身都是文盛弄得淤青再或者嘬的印子再要不就是齿痕。一干那事儿他就像老虎放归山林。他也没比他强哪儿去,他干什么他都许,他干什么他都能感觉到爽。是咬他的喉结也好,是扯他的乳首也罢;拍他的屁股、嘬他的腰窝,撕咬他的背肌,再到吮吸他努力想藏起来的穴口……他不把他弄得湿淋淋、脏兮兮、半死不拉活,就不算完。羞愧得他想死,这死却叫他着迷。越是跟他干,越是亢奋,越是亢奋,越欲罢不能。他简直爱死了这个把他弄得神魂颠倒的混蛋王八蛋。一次比一次更甚。之于他们俩,真可谓越是肮脏下流越是爱火焚身,回回如此。
  “拿着。”
  才启未站起来把袖扣儿给了施沐晨,然后开始塞衬衫。快速而粗鲁。其实松开皮带会容易些。但他不。当着施沐晨的面儿,他会不好意思。
  袖扣儿施沐晨是接过去了,但他伸着胳膊等着才启未给他上。因为他十分不爽。他问他腰上的瘢痕,他给他装没听见。他倒是想再问一次,但他绅士,他难以逼迫别人。
  施沐晨不用说话才启未也知道他伸着胳膊什么意思。衬衫被他塞得窝窝囊囊,就伸手过来帮他装袖扣儿。看得施沐晨这叫一个别扭,强迫症都犯了。
  温热的手伸过来触及他的腰,才启未下意识地闪躲。
  “别动。瞧你这衬衫塞的,不难受啊。”
  施沐晨给他整理得细致妥帖,他就是见不得邋遢不平整,细腻的布料与手指肚摩擦,沾染着才启未的体温。他们离得很近,他能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氛气息。然后他抬起头,看向他的脸。什么都没变,又好像什么都变了。他的发型似乎稍稍有所改变,他的穿衣风格似乎稍稍有所改变,他的气息……都只是一点点的改变,却让他觉得眼前的男人不再是他所熟悉的了。这改变毫无疑问是朝着赏心悦目去的,但他却不喜欢。
  对,这个男人看上去英俊了,更挺拔了,甚至发散出强烈的荷尔蒙气息,但这些统统都跟他没关系。这让他甚是不爽。
  “你怎么忽然过来了。”
  才启未自然地跟施沐晨拉开了距离,自然到冰冷。
  “我怎么就忽然了。”
  为了不显得过于尴尬,施沐晨点了支烟。这样他就能暂且低下头,调整这个状态不大好的自己。他总是这样,习惯以绅士面孔示人。
  “也没提前打个招呼。”
  装平静这件事更是才启未的拿手好戏。
  “我给你打了无数个电话,你就不接。”
  “啊?有这事儿?”才启未去大衣里摸出手机,当真没见施沐晨的未接来电。倒是那个波折号显示数个未接。点进详情看到号码他就疯了。这他妈……用屁股想才启未都知道,一准儿是文盛干的!你缺德不缺德!
  “我知道上回我语气不好,你生气了,但我也是真心为你好。”
  “啊?”
  “真的,少跟文盛来往,他就是个麻烦。”
  这话才启未倒是接不上来了。他都忘了这事儿了。或者说,忘记了施沐晨因爱着另一个男人对他采取的进攻姿态。没错,是文盛搅和了他的婚礼在先,没错,他也沦为了他的帮凶,但你施沐晨应该知道的,我对你好的心意。
  他曾在乎得不得了,却也就这样遗忘了。因为他的心,已被别的人占据。
  “你专程飞过来,就为了告诉我这个?”
  “我有病。就是来看看你。这阵子你跟我就没联系。好么,结果电话也不接了,我赶紧来看看您老吧。”
  “咳。哪有。忙的。这不是跟几个老同事在忙项目嘛。”
  才启未取了一次性纸杯,倒了水放在了茶几上。
  他竟然没跟他开撕。老实说施沐晨有些讶异。这完全不是他性格啊。他跟他向来是点火就着,不点火他都能去找火柴。
  “你倒是说过,说是……人工智能?”
  “嗯,是。我还能搞什么啊,也就是老三样。”
  才启未在施沐晨身边坐下,透过窗户,看着落日的余光。
  “也不错啊。你喜欢。”
  “你呢,最近还挺好的?婚后生活特幸福吧。在婚礼上,我看你那样望着秦浪,就觉得……嗯,他幸福了。”
  头一句听着要点火儿,后一句可完全不是那意思了。
  施沐晨侧过脸看向才启未,他的嘴角是有一丝笑意的。是真的替他高兴那意思。
  “嗯,挺好的。经历了那么多,能在一起踏实下来,就知足了。”
  “你不远万里来一趟,要不要看看公司的账目什么的,今年的规划我倒是有发邮件给你,不知道你看了没有。”
  “不看。你办事我放心。”
  “我个人建议你看看。要不秦浪问起,你一问三不知恐怕不好吧。他也是心重的人。”
  “你这么挤兑他不好吧。”
  “我没有,我是实话实说。你看他发个请帖给我,我还让他跟婚礼上闹心,别回头误会我针对他似的。”
  “哪儿至于,咱俩的事儿我跟他说过。”
  “他宽心就行,都是作古的事儿了。”
  “你不跟我撕吧我还真有点儿不习惯。”
  “我有那闲心呢。我撕你你自在是怎么地。”
  “我觉得你变了。”
  “哪儿?”
  “说不上来。”
  “那就是你感觉作祟了。娶了温柔老婆,就怀念起被凶的日子了吧。”
  “以前我做梦也想不到,今天咱俩会这么坐在一起,闲聊我的婚后生活。”
  “很正常啊。此一时,彼一时。”
  “你快去找个老婆结婚吧,可能我就不觉得这么怪异了。”
  “不找。”
  “打一辈子光棍儿?这也不是你性格啊。”
  “你说错了。以我性格应该这么干才对。好时时刺激你,叫你问心有愧。”
  “还是这么聊天儿好。亲切。”
  “烦不烦啊你!”
  “你这样笑着最好看。所以我爱逗你笑。”
  “这种话你还是留着说给别人听吧。”
  “继续继续,哎呀,听你这么说话我浑身都舒服。”
  “你还是小时候可爱点儿。”
  “我老了吗?”施沐晨摆出一副惊恐状。
  “我就别瞎说大实话了。”
  “你可跟我一年的。”
  “我也没说自己年轻吧。”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个在球场上飞驰的少年。”
  “我觉得吧,我应该跟你学学嘴巴抹蜜的功夫,对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别,你犀利着,多有风格,多有特点。”
  “你几点的飞机走?”
  “这就要送客啦?不合适吧。”
  “我是说你大老远来,我至少请你吃个饭,看看你有没有时间。”
  “为你我永远都有时间。”
  “我应该把这句录下来。”
  “留着反复回味?”
  “非也。留待哪天你把我惹毛了,我发给秦浪。”
  “没用。我这么忠厚老实,脸长得就可信。”
  “你找面镜子照照,看里面会不会浮现出花花公子四个字。没有我受累给你加上。”
  正说着话,手机响了。才启未低头一看,是戴凡。他没打电话,发的视频呼叫。
  施沐晨坐在才启未身边,一斜眼就看见屏幕了。那头像吧,是个男孩。很正点。这是施沐晨的第一反应。然后就觉得这张脸似乎跟哪儿见过。
  “我接个电话。”
  才启未说着起身出去了。
  在哪儿见过呢?施沐晨毫无头绪。好像有个点呼之欲出。却怎么都出不来。好看的小男孩。电视剧里?电影里?MV里?不不,虽然是够得上格的标致脸,但似乎跟娱乐圈并没啥关系。这见过的感觉很真实。而且他是有点在意的,他已经许久没在才启未脸上见到过这种紧张。嗯,紧张一个人的感觉。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