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4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4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2-22, 17:13

 
  啵蒂对施沐晨十分友好。在他沾沾自喜表示自己万人迷的时候,才启未忍不住打击他:“那是因为你跟我一起进门,不然你试试。”
  施沐晨抱着肌肉爆棚的啵蒂回曰:“真壮实。你还别说,确实有点儿物随主人型的意思。”
  “还真是。”才启未把大衣挂在衣架上,“你的狗跟你长了同样一张花花公子的脸。”
  “我再说一遍,是秦浪的。”
  “靠边儿,别挡着我。”
  “我先进不行啊。”施沐晨抱着沉甸甸的啵蒂进了客厅,这么一打量,脱口曰:“你是不是偷着结了一次婚啊?”
  才启未懵了,这哪儿焊哪儿啊?
  施沐晨看着瞠目结舌的才启未曰:“怎么把家具全换了一遍?”
  对,他上回来,这屋子不长这样儿。而距离他上回来,还没有一年吧?
  “哪儿啊……就是添了点儿家具。”
  施沐晨不说,才启未还没这意识,文盛真快要把他家塞满了,一会儿一件的,常在不觉得。
  “有点儿夸张。这规模,确实像添了个人。”
  才启未拎着食材进厨房,内心戏比较丰富——添了不止一人,呵呵。文盛放点儿,戴凡放点儿,你就说洗手间的置物柜吧,就给他剩了个放刮胡刀的地儿。那还是他“争取”的,文老爷一直惦记给他刮胡刀扔了,讲话——你用我的不行吗。他反问,那你用我的不行吗。老爷曰,太次。日了狗。才启未跟心里骂,就一个刮胡刀,你至于那么讲究嘛,还不是技术不行。
  施沐晨放下狗去洗手间洗手,一排毛巾他随便拿了条擦手,擦完才想起来问应该用哪条,但擦都擦了,心想就算了吧。于是文盛的毛巾被他蹂躏了一番。你就是打死他也想不到,才启未屋里添这人,是他。
  才启未做饭向来麻利,这会儿工夫儿他还顺道给戴凡烤了个迷你小蛋糕。
  他跟厨房忙活,施沐晨坐在高脚凳上跟他闲聊。毛峰很香,口感极佳。绿茶泡在玻璃杯里水清茶绿,香气四溢。只是施沐晨甚是不解——要知道才启未鲜少喝茶,他一贯喝咖啡。他本也是想煮咖啡的,是他看见了茶海,顺嘴说我喝茶吧。然后,茶叶就出现了。他问他怎么开始喝茶了,才启未只简短地回答了俩字儿:偶尔。偶尔你还置办了套茶海?那茶具一个个儿还讲究得很。连茶宠儿都有。
  施沐晨倒是也没往歪地儿想,以他对才启未的了解,也想不去歪地儿。大约是交了新女友,不爱跟他说。上回那漂亮妞儿就因为他说了句“那女人不适合你”吹了。施沐晨都觉得自己嘴贱。可是吧,他说的是实话。这些年,才启未也谈过几个女朋友,一个都没成。要说这些女人还挺有共性的,那即是,带得出手。真挑不出什么毛病,可施沐晨就是看得出来,才启未对她们就那么回事儿。对,就那么回事儿,他一点儿都没有恋爱中人的那种投入。他跟他谈过恋爱,这事儿他还真有发言权,他知道他投入时是怎般模样。
  一想到俩人这段无疾而终的初恋,施沐晨心里永远都不是滋味。你都说不上该赖谁,也许就是当初太年轻。也正因此,才心酸。记忆力也无疑在那时最旺盛,曾有过的甜蜜苦涩即便再微小,都不会被遗忘。说过的话、吻过的唇、暖过的手……都已经不再属于他们彼此。所谓笑着云淡风轻,背后的苦涩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错就错在他们都是男人吧,若是一男一女,这会儿大约已是儿女成群。不被允许的爱恋在那般的年纪,别说风吹雨打,就是一丝风吹草动都会被压垮。
  凝望着才启未的背影,看他用汤匙尝着炖菜的咸淡,如此的居家日常,更反衬出过往的遥不可及。一晃,他们已是这般年纪。他再不是那个青葱少年,而长成了眼前这个伟岸的男人。他再不需要他的保护,也不再需要他们的爱。
  “好好儿的怎么叹上气了?”
  才启未把去了壳的虾放进锅里,回头看向施沐晨。
  “看你帅,这么帅还跟我没啥关系了。”
  “有毛病。”
  “我这是夸你呢。越来越精神。”
  “你是越来越神经。”
  “快,快做饭,聊天你不擅长,做点儿你擅长的。”
  “我给你下二斤巴豆。”
  “可以啊,我减减肥,我刚瞧你趴那儿给我够袖扣儿,那人鱼线深的。”
  “那你应该锻炼。”
  “比不了你,我忙的也就一周去三趟健身房。”
  “我一礼拜也就参加三次球队活动。”
  “可能你雄激素水平比我高。”
  “这倒是很可能,你看咱俩这脸,就很说明问题。”
  “我脸怎么了?”
  “细皮嫩肉。”
  “我怎么老听着像骂我?”
  才启未笑了,“你美,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瞧你那坏样儿。”
  施沐晨几乎就要伸出手去掐他的脸蛋儿了,硬生生忍住了。今时不同往日。十数年的亲昵暧昧都已随他结婚而宣告结束。他得约束自己。
  才启未点了支烟,边做饭边跟施沐晨闲聊。也是奇怪。明明之前俩人闹得很僵,但一见面,啥事儿都不是事儿了。施沐晨阳光的性格是一方面,放下那些老过往的自己也是一方面。对。都过去了。现如今,他可以平淡的当做他们是老朋友,理由也很简单,现状变了,心态也随着变了。该说,他们都有了新的生活吧。他永远不会后悔爱过这个男孩,他也愿意永远珍惜那段过往,但,确实也是时候跟过去说再见了。他可以面对他不再属于他的事实了。
  
  吃过饭,才启未端来了甜品,是他跟妈妈学的姜撞奶。简单快捷,这个季节吃也合适,祛寒行血。以及头两天烘烤的小红莓软曲奇。
  施沐晨是十点二十的飞机,他准备一会儿送他去机场。
  啵蒂本来趴在才启未身边,眼睛半睁半闭。倏地,它起来了。拍着爪子哒哒哒往门厅去了。
  接着,才启未听见大门开启的声音,以及一声清脆的:“哇~啵蒂好乖!”
  戴凡拿了拖鞋,见到门口摆着才启未的鞋,嗲嗲地朝客厅喊:“我回来了!”
  才启未没想到戴凡回来这么早,他起身,看见戴凡挂好大衣进来了。
  见到施沐晨,戴凡也是一愣。他没想到才启未有访客。
  施沐晨当然也是万分讶异。我回来了。这口吻……
  这张脸他下午在才启未的手机上见过。是那个顶标致的男孩。本人比照片更佳。那巴掌小脸儿,皮肤吹弹可破。他穿了件白色的毛衫,黑色的牛仔裤上有花与蛇的绣纹。
  戴凡尴尬地朝施沐晨摇摇手打招呼,脑子却在飞速旋转——眼熟。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这男人英俊潇洒,眼底透着藏不住的温柔,见过留下印象是再正常不过的。
  “沐晨,这是戴凡,我朋友。小凡这是施沐晨,我投资方。”才启未也甚是尴尬,硬着头皮给他们介绍道。
  “怎么我就投资方了。”施沐晨笑,跟戴凡点了点头。
  “那应该怎么介绍啊,我老板?”
  “你朋友。”
  这“朋友”二字施沐晨忍不住咬得很重。因为才启未介绍这男孩时,那个“我朋友”说得无比暧昧,他们介绍爱人对象一般会说“我朋友”。而且这男孩是自己开门进来的,也就是说,他有钥匙。
  这边施沐晨敏感,那边戴凡倒是有点沾沾自喜——他喜欢这称谓。就像被才哥哥介绍成正宫娘娘似的。为人正室这感觉能不好吗?他一个惯给文盛当小妾的。
  “我看你好眼熟。”戴凡笑笑地说。
  很好,才启未愈发尴尬了,“是喜帖吧。”
  “喔!真的呢!”
  “嗯?”施沐晨不明所以,“喜帖?”
  “你结婚寄了喜帖给我,上面印着你跟秦浪呢。”
  “噢噢噢,这样啊。”
  戴凡对那张喜帖印象深刻,因为要结婚的男人,是才启未的前男友嘛。原来这个英俊小生就是才哥哥的前男友。
  等,等一下。戴凡一个闪回。那张喜帖上在施沐晨旁边的人……秦浪……这名字好耳熟。怎么那么乱呢。
  “我差不多也该告辞了。”
  “我送你。”
  “不再坐会儿吗?”小戴凡的腰杆很硬呢,俨然一副主人的姿态。
  “不了,我赶飞机。”
  “啵蒂还没遛吧?我去遛它。”
  “沐晨你提袋,忘了吧。”
  穿戴齐整,才启未把手提袋递给了施沐晨。
  呵呵。施沐晨皮笑肉不笑。现在他知道才启未买那个斗牛犬暖手宝是给谁的了。他特么居然找了个男朋友!年轻、肤白、貌美的——男朋友!
  戴凡带啵蒂遛弯,在一楼就下了电梯,施沐晨跟才启未去地库,心中万匹草泥马奔腾。怪不得精神呢,你这是有爱情滋润啊。啧啧,怪不得家里添置了好么些家具,你原来跟人同居!很好,解释不通的这下都解释通了。包括他身上被种的“草莓”,这都有出处了。对,还有那种紧张一个人的感觉。支离破碎的线索一旦被串起来,再不可置信的真相它也是真相。
  十分炸裂啊,施沐晨的内心世界。
  万万想不到啊。这种种答案。
  他、居然、跟、男的、处、对象!他、居然、跟、男的、上床了!
  你逗我呢?
  这么说来,喝茶的人,应该就是这男孩了呗。
  那茶当真甚好。就像他的穿戴,雅致、讲究、低调却价格不菲。
  总结起来就是,才启未找了一个年轻、貌美、肤白、可爱的小贵公子。棒。他的腕表百分之九十九是他的小爱人送的。
  呵呵呵呵呵。你是得换车!
  “你对象啊。”
  施沐晨上了车无法保持沉默了。
  才启未扶着方向盘,正往地库外开,他倒是想说不是,施沐晨也得能信啊。你听他,声音都变了。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让他来吃饭。这还吃出事儿来了。他也是真没想到戴凡这么早回来……
  “挺标致的。符合你一贯的审美路线。我估计你八成一眼就瞧上人家了。”
  “用不用这么损。”
  “噢,默认了。”
  “你别这样儿行么。”
  “我哪样儿了?”
  很好,俩人都沉默了。
  施沐晨将车窗落下一道缝隙,马上闻见了海风特有的腥气。冷风拍打在脸上,也难以降低他的胸中的烈火。
  坐在驾驶席的才启未也十分不自在。有种啪啪啪打脸的感觉。他说他不能跟男人走一条不归路,他换了四五六七八个女朋友,然后他现在有了个“男朋友”。真是有嘴说不清了。没法说。越解释越得完蛋。要是让施沐晨知道他跟文盛的事儿……我的天呐。才启未想都不敢想。
  这沉默一路始终相伴,到机场,施沐晨下车进航站楼,才启未忍不住叫了他。见他转过身来,他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施沐晨叹了口气,拉开了车门。在副驾驶坐稳,他摸出烟盒,给自己点了支烟,并顺手将之递给了才启未。才启未接过烟盒,拿了支烟,却没有将之点燃。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太突然了。”施沐晨说。
  “有点儿不甘心吧。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施沐晨说。
  “那时太小,太不成熟。至今还在的‘那么可惜’,这么历历在目。”施沐晨说。
  “但你还是找到幸福了。我高兴。也从来没后悔过,那时那么喜欢你。”
  “你好差劲哦,这会儿才说喜欢我。”
  “我不说,你也知道。”
  “这下儿伴郎都当不成了。怎么觉着那么亏呢。”
  “吃亏是福。我也没去占你便宜啊。在人群中默默看着你牵着秦浪走下那么长的台阶。”
  “嘁。”
  “我想我那会儿是有点儿嫉妒他的。嫉妒他,能拥有你。”
  “你就是不惜福的典型。”施沐晨碾灭了香烟,“走了,迟了登机口该关了。”
  “帮我代问秦浪好。”
  “虚伪得很恰当。”
  “滚。”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