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4⑥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4⑥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2-23, 17:07

  “你特意选给我的?”
  “是啊。”
  “才哥哥最好了!”
  “说起来,今年你又过不上生日了。又没29号。不过可以28号给你过。”
  “你记得我生日呀。”
  “想忘了也难吧。四年一次的生日。”
  “我倒是很喜欢,这样我七十二还可以过十八岁生日。”
  才启未笑了出来。
  “呐……”戴凡靠在才启未肩上,怀里搂着球形啵蒂问,“刚刚……我见他拿了一只和这个一模一样的手提袋走,是你送他的吗?”
  “哪儿啊。他是买给他爱人的。他们也养了只小狗。”
  “哦……”
  “你哦什么哦。”才启未伸手去捏戴凡的鼻子,以破坏他的冷漠脸。
  “讨厌。”戴凡去拉他的手,“我还以为你是买给他,顺便带一个给我。”
  “我有毛病。”
  “那……你都说过,你曾经特别特别喜欢他。你又没说过你喜欢我。”
  “那也都是曾经了。”
  “我是想听你说,你喜欢我。”
  戴凡撒起娇来,岂是才启未这段数能抗得住的。于他们二人,猎捕与被围捕,戴凡是前者他是后者。
  “我……这……这怎么说的出口……”
  戴凡感觉到才启未的脸热了。他看向他,嘴角上挑露出一个坏笑,“才哥哥你脸红了。”
  “别老逗我,没大没小。吃你的蛋糕。我去洗洗手。”
  “快回来呦~”
  才启未洗了手,顺道抹了把脸,给它降降温。并看向镜子,努力调整面部表情。
  “才哥哥~蛋糕好好吃~”
  “多吃,还有呢。”
  “你快来啊。”
  才启未注定要回到那张沙发上,戴凡***啊。他才坐下,他就粘了过去,不由分说爬上了他的大腿。
  “啊~我喂你~”
  “你吃吧,我饭后吃了甜点。”
  “不嘛~啊~”
  才启未拗不过他,张嘴被投喂。嗯,是不错,冷却的时间刚刚好。口感细腻顺滑,甜度也恰到好处。
  “嘿嘿。”戴凡笑得比蛋糕还甜蜜。
  “你晚上跟豆豆吃什么了?回来还挺早。”
  “什么也没吃……我其实早早回来,是想和你一起吃。结果……”
  “呃……你怎么不早说,我去看看给你做点儿什么。”
  戴凡把才启未按住了,“吃了蛋糕不饿了。而且……”
  “嗯?”
  “比起肚子,这里更饿。”戴凡搂着才启未的脖颈咬着他的耳朵说。与此同时,他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屁股上。
  伴随着碟子接触到茶几发出的声响,才启未怀里香香的“毛绒大兔子”蠢蠢欲动。
  “这里的扣子可以解开呢。”
  才启未委实摸到兔子装后腰下面那排扣子了。
  戴凡呢,十分不老实地在才启未身上蹭。他跪坐在才启未的身两侧,两手圈着他的脖颈,他的腰肢轻轻摇摆,身上的香气若隐若现。
  才启未一把箍住了戴凡的腰,十分认真地说:“我先把惹你生气这件事解释清楚。我绝对没有对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意思。绝对没有。我不是特别主动的人,但我很喜欢你没事时候来和我聊天,我只是……你别解我扣子啊……”
  戴凡笑嘻嘻地歪着头,继续熟稔地解才启未衬衫的扣子。
  “我真的说正经的呢,我……”
  柔软湿热的唇压了上来,啃咬得细腻,撕扯得温柔,戴凡像一条蛇,紧紧缠绕在才启未身上,“说真的,这时候我想听你说不正经的,最好还是肮脏下流的。譬如骂我是下贱的骚货之类。”
  才启未真真是硬把戴凡跟自己勉强拉出了距离:“别用这种词。”
  由于他的表情实在严肃,戴凡有点尴尬,“我就是举个例子……小情趣啦……”
  才启未也跟着尴尬了,他伸手抚上了戴凡细嫩的脸颊,“我挺不会表达自己的。你看我说什么都说不好……”
  “嗯。但是我懂你的意思。我知道你跟别人不一样。你不是文盛,也不是他那些恶劣的朋友。所以我喜欢你才哥哥,也就因为喜欢,我才受不了你不理我。你不理我,我就难过。我其实好开心过年去你家的,可是你却对我那么冷淡……”
  “我……我真的不是一个好对象。我也并不值得你喜欢。”
  “可是我已经喜欢上你了。你就喜欢我一点点就行,一丢丢,一扣扣。”
  才启未把戴凡揽进了怀里。他实在也是跟自己着急。假若是换成嬉皮笑脸的施沐晨,或者是神烦乖戾的文盛,他就特别容易直抒胸臆,怼他们就是了。可面对戴凡,面对他那双渴望的眼眸,他就没法把心思组织成语言,完全无能。他是喜欢他的,他是在意他的,但他难以表达。他真的不是因为想跟他干那档子事儿才跟他保持关系,他其实非常喜欢看他发来问候或者跟他闲聊,他也十分愿意有他坐在身边,哪怕只是做好吃的东西给他吃,看他吃。但他实在不知道,这该定义为什么样的感情。也因此,他也无从去表达自己的心意。
  戴凡依偎在才启未的胸口,他们贴得如此紧密,乃至于他都能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他跪坐在他结实的大腿上,那硬邦邦的肌肉硌得他柔软的大腿发疼;他的胳膊绕着他的颈项,他的脸埋在他背脊里,他肆意地嗅着他身上的味道。这一刻,他有些慌张。因为他说的喜欢,真实的叫他自己害怕。对,他可能,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男人。这个不善言辞,又有点笨拙的男人。若他不在意他,他就不会真切地感受到伤心。一段感情之所以能够成立,不仅仅是因为欢喜,更因为悲伤。
  “我想你抱我,想得快要疯了。”
  戴凡的声音小小的。
  “我想你亲我,也想得快要疯了。”
  这声音低低的。
  “我还想你压着我,蹂躏我,狠狠地在我身体里使劲……”
  任谁也抵挡不了这般乞怜的戴凡的,更何况是才启未呢,他也是真心待他的啊。
  捧住那张小脸,亲吻那双微微颤抖的嘴唇,他发现他中了他的魔咒却已太迟,只剩下心甘情愿的沉沦了。才启未十分不懂得这个自己,他既牵挂着文盛,又贪恋着戴凡,这算怎么回事呢。
  呼。
  戴凡的鼻尖微微冒汗。一是身体闷在毛茸茸的兔子装里有点热,二是抱着他的才启未有点儿热,三是那双在他身上游走的手撩拨得他有点儿热。
  才启未亦是。所以戴凡剥掉他身上的衬衫对他来说是种解脱。只是这样一来,他身上那些或深或浅的痕迹便曝露于灯光之下。戴凡看见了,也只能当做看不见。他果然跟文盛有那种关系,算是意料之中吧,但又隐隐地不想承认。很复杂,此刻内心的感觉。然后戴凡不由得想,之于他们俩,会是谁上谁下。显然,才启未比文盛更魁梧些,而文盛呢又永不屈居人之下。想不出的画面。
  “我去把窗帘拉上。”
  才启未要起身,戴凡恋恋不舍地从他身上下来,趁这会儿工夫去拿了润滑剂。回来看见才启未站在窗边,窗帘只拉了半扇。他很高,也很强壮,腰臀比例更佳,活生生的胸以下全是腿的感觉。身材好并不稀奇,比例好着实是老天赏饭吃。戴凡饶有兴致地欣赏着,扑上去起腻也是必然。
  裸露的背脊贴上来毛茸茸的一团,才启未才猛然回神。他在看星星。他走神了。在这里也常常能看见繁星,但却远比不上文盛带他去才村码头看见得那么壮丽。嗯对,不可否认,他是有点儿想他的。
  戴凡把小脸枕在才启未的肩窝里,一双手贴着他的胸腹缠绵,起先是不带情色意味的,后来变了味儿也是再正常不过的,欲望嘛,总归是汹涌澎湃的存在。整齐洁白的牙齿若有若无地啃咬他厚实的背肌,灵巧白皙的手松开皮带的扣袢钻进裤子里嬉戏,平坦的小腹蹭着他翘挺的屁股,真可谓使劲浑身解数来俘获这男人。
  那家伙从有了形状到挺拔起来,再到粗硬热涨,整个过程戴凡甚至要比才启未还兴奋。他转到他身前,解开裤子扣拉下拉链的同时,跪在了他身前。
  才启未十分不好意思,他想把戴凡拉起来,但戴凡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声音粘腻地撒娇,“让我舔舔嘛……”然后那根粗硬的阳具就被他一口含住了,再不容他拒绝。
  呼。
  戴凡嘬了几口才启未就下意识地捏住了他的肩膀,这功力相当了得,跟文盛那三脚猫的水准不可同日而语……他还发现他最好避免去看他,忒刺激,他舔得太具挑逗意味,连眼睛里都是戏。
  哪个男的不喜欢***?答案是没有。才启未当然也喜欢,只是尝试的机会实在少,除了施沐晨对他这么做过,女朋友里竟只有那么一个还是敷衍地只有那么一回助助兴,再来就是……嗯,戴凡,还有文盛。较之戴凡的温柔细腻,文盛是粗野的,总让他有种他想把他这玩意儿咬下来的错觉。倒是舔他肛口的时候截然不同,又温柔又……
  糟糕。才启未发现自己下意识地夹紧了屁股……一想到跟文盛干那档子事儿,他就……嗯,现在那里还隐隐发涨呢,上次他俩干的太狠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