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4⑦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4⑦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1-09, 12:10

  
  “不上去坐会儿?”
  车停在单元门前,小潘明显没有要上楼的意思,文盛客气了一下。
  “不了,都这会儿了,我明儿早上还有个会。”
  与文盛的假客气相得益彰,小潘的一脸平静也十分虚伪。都是演技。文盛怎么可能诚心诚意邀他上楼打扰他自己跟才启未的时间?小潘又怎么可能跟文盛一起上楼然后看他尴尬捉奸?只是他俩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都没发现对方演技浮夸。
  事情还要从豆豆的来电说起。
  都是事出突然。
  下午文盛露面着实不在他意料之中,他一贯也是这么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主儿。俩人去施工中的别墅看了看,文盛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就是看了看,并不着急的样子。海滨别墅让他拿下了,内部装饰也是他让他找设计公司代办,一掷千金的主儿砸完钱似乎就完事儿了。他要是今天不来,他真以为文盛干脆忘了这档子事儿。小潘打交道的有钱人多了,但这么“出类拔萃”的还是头回见。真不把钱当钱。不是跟你假装。
  看完了施工进度,提了点儿很切实际的建议,“正事儿”就算完了。他约了他那几个朋友一起踢球,小潘没事儿也一道儿去了。散场他跟文盛一起吃的晚饭,然后豆豆的电话来了,问他跟哪儿呢,要不要一起吃晚饭,他说正吃,豆豆说那算了我自己解决,小潘问你不是跟朋友约了晚饭嘛,豆豆曰——小凡改主意了,回去找才启未了,伐开心。小潘心里一咯噔,也是崩溃。豆豆就说了有朋友去找他,一起晚饭,没说这人是戴凡。这不是大条了嘛。文盛坐他对面儿呢,吃完饭,他指定回才启未那儿啊。呵呵呵呵呵呵。这不是整得撞一块儿堆儿去了么?这他妈才启未也是不走运,他横不能坐文盛对面儿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你快让小情儿撤退,文盛来了,他就桌子底下摁手机给他发微信呗,他丫的压根儿没回!
  文盛还笑不羁儿地调侃他呢:呦,豆豆不会不高兴吧。
  小潘皮笑肉不笑,等会儿不高兴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目送文盛消失在大门内,小潘立时三刻给才启未打电话——虽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但提个醒儿让他有个准备也好啊。
  嘿!你他妈的才启未倒是给我接电话啊!要死啊!
  文盛在电梯内整理了一下头发,一想到马上就能看见才启未了,还有臭蛋儿那只蠢狗,疲惫就似乎一扫而空。他快要让他那个爹和他那个娘烦疯了。凑是给他俩凑一块儿去了,也无非是开启又一轮世界大战,还是冷战。文兴一出差回来他就躲了,此等倒霉事儿你别想逃。
  老王八蛋才启未也让他不爽,你他妈就不能给我打个电话关心关心我?妈的,上回他俩就为这掐过。他也算知道他是啥人了。别扭!他也学精了,不跟他一般见识!我给你送温暖,行吧?反正不想吵架。为相同的事儿吵同样的架是文盛最烦的。他爸妈就这样儿啊。压根儿没点儿新鲜的。
  说来也是惨。你说他如此不痛快,才启未不送温暖,靳少君还跟千里之外,电话倒是常打,可他生日他都没回来也是反常。他也不敢招他,靳少君陪他妈散散心挺好的,虽说事儿是因他而起,但最崩溃的莫过于他了。他可能真想要个孩子,这么一闹也真没法儿再提了。文盛多少也是有点儿心虚的,你说他跟才启未没完没了的,靳少君要是来撕他吧他反倒踏实,可怕就可怕在,他按兵不动。他不信他不知道。靳少君是谁啊,就是一活雷达。你不知道他想怎么着,这最可怕。
  叮一声电梯门向两边弹开,文盛出来直奔那扇熟悉的门。指纹锁咔哒一下轻巧地弹开,玄关的灯黑着,客厅里暗沉沉的,显然只有那盏阅读灯亮着。这其实都没啥可奇怪的,时间不早了嘛,是……那响动比啵蒂突然奔到他脚下更让他惊讶。
  戴凡跟才启未都听见声响了,但由于啵蒂并未吠叫,谁也没在意。更尤其他们在明处而文盛在暗处,戴凡回头只眺望见玄关黑漆漆一片。才启未呢,他压根儿也不可能看见什么,戴凡坏心眼儿地用柔软的围巾蒙住了他的眼睛。这二位正在欢畅的时刻,才启未的安保系统又很高科技,谁还在乎这点儿风吹草动呢?
  胖嘟嘟沉甸甸的啵蒂抬起前爪把浑身的重量都交给了文盛,文盛弯腰摸着它,他十分想念它这副“狗腿子”的嘴脸。之于啵蒂呢,它正无聊,没人带它玩儿啊。起先是在打盹,那现在文盛来了,它就兴奋了。
  文盛穿了件黑色大衣,站在黑处,可以说他根本处于隐形状态,他步入客厅又是赤脚,并刻意收起脚步声,这对戴凡来说,他跟从天而降没啥区别,以至于当他映入他的眼眸,戴凡瞬时间脸色全变。若不是文盛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他准要惊叫出声。但呜呜声是控制不住的。啵蒂的脚步声也淹没在地毯里,只有电视的声响留在安静昏暗的客厅里。
  但才启未还是感觉到了什么,“怎么了?”他问。因为戴凡明显地停住了。
  戴凡的眼睛紧盯着文盛,他看见他指了指脚边的啵蒂,然后,那只捂着他嘴巴的手放开了,转而轻柔地抚弄他的嘴唇。
  才启未伸手去拽蒙住眼睛的围巾,戴凡反应得十分迅猛,他按住了他的手:“啵蒂过来了。”
  文盛满意地点了点头,朝戴凡摆了摆手。
  戴凡并不知道文盛此刻的想法,他的脸十分平静,无喜也无怒,这才叫他害怕。
  “我就说应该把它关……”
  戴凡没让才启未说完,以吻封唇。
  文盛蹑手蹑脚地把扶手椅搬到了茶几的另一侧,所有细碎的声响都被地毯淹没。他不疾不徐地脱下厚重的外套,随手搭在了扶手上。他坐下来,仍旧是小心翼翼,生怕衣服摩擦会发出声响。
  “嗯……”
  戴凡像条蛇盘在才启未身上,他濡湿的穴口紧紧咬着他硬挺的阳具,他能明显地感觉到那玩意儿在摩擦中又硬了几分,顶得他更加凶狠。
  他是无法忍住不叫出声来的。
  才启未的回吻也十分用力,多了几分粗野,却也不失温柔。
  文盛饶有兴致地看着,心想,看来你不是不想理我,你他妈是没空理我。
  寡廉鲜耻?你也真好意思说我。文盛着实佩服才启未,这伪君子真真令他刮目相看。你瞧你这德行,身上骑着个穿兔子装的也就罢了,这兔子还露着屁股,不,还不能说露着屁股,屁股被内裤遮着呢,只能看见跟阳具交合的那道缝隙。十分情趣呀,这内裤。眼睛还被人蒙着,甚是大胆嘛。我说你还记得自己一脸正气的模样嘛!
  深入而剧烈的冲击令戴凡咿呀失语,本是他骑在他身上寻欢作乐,这会儿倒是变成被人把持被人操干。
  他欢喜得很。
  他知道文盛在看着,这非但不会扫了他的兴致,反而令他愈发地亢奋。他是很习惯这样的。被人注视着,让男人粗野地操干。这都是文盛长干的事儿。许久不曾有过,此时倒竟勾起了他的瘾。他从来不羞于承认自己的这点儿变态癖好,他跟文盛是一样的豺狼虎豹,他十分沉溺于群交的乐趣。先前的那些渣男虽然令他嫌恶,但性带来的快感又是另一码事。他就是这样贪婪下贱,但谁的欲望也没什么可高贵。就是原欲嘛,或者说兽欲。这压根儿也不是能高尚起来的事儿。
  坐在跟前看真枪实弹跟端着手机看模糊录像必须是截然不同的感受。裤子里的骚动就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这让文盛想起了那一回。他驱使戴凡去诱惑才启未。彼时,他站在一片黑暗里,什么也看不清,他只知道他嫉妒戴凡可以跟才启未那么亲密。想必他一定也像现在这般卖力,才会操干得戴凡叠叫不止。那时他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将才启未完完全全地拉入到自己的生活里。这生活好坏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才启未也别想脱身。他把他藏在心里这么多年,他到死都不会放过他让他潇洒离去。有多爱,就有多焚心刻骨。而他所爱的这个人,哪怕完全不是他所以为的样子,他也竟还这般的爱着,甚至爱得更浓烈,他自己也十分搞不懂这究竟是为什么。他看穿了他的虚伪,识破了他的胆怯,看清了他内心的阴暗之处,戳穿了他极力隐藏的肮脏欲望,然而,那些明亮的、阳光的、温暖的,他遥不可及的种种,仍叫他追逐不上。才启未这个矛盾体,他时时觉得自己难以掌握。他不愿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否则他为何总惧怕失去他呢。无论他占有他多少次,他都清楚明白地知道,他无法像掌控别人那般掌控他。对,才启未是难以掌控的存在。他害怕自己败下阵来,因为他亲眼瞧着施沐晨败下阵来。在温暖的外壳下,这男人有颗冷硬的心。可他就偏要撬开那铜墙铁壁,挤进他心里,偏要,非要不可。不惜代价。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