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4⑧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4⑧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1-10, 18:21



  温热的手指缠上了才启未的脸颊,起先才启未并没觉出有哪儿不对,那手指爱怜地挤压着他的皮肤,揉搓着他湿润的嘴唇,在清楚地嗅到熟悉的香氛气息的那一刻,他也恍然发现——是角度不对,戴凡是不可能以这个角度攀附上来的。他正跟他面对面呀,戴凡即便能从他背后伸出手来,也万不可能像这样迫使他仰起下巴。那果然不是错觉。刚刚他就闻到了那熟悉的、淡淡的气息,在他问戴凡怎么了的那一刻,在戴凡戛然而止的那一刻。也正是那种味道叫他难以自制地更粗硬了几分。那一刻他是想到了文盛的。他还以为是他想他了。
  才启未伸手去拉扯蒙住眼睛的围巾,文盛却以手盖住了他的手,才启未慌忙抬起左臂向上摸索,在摸到那宽阔的肩膀的同时,唇上被湿热的气息笼罩。那霸道的吻,近乎于啃咬的纠缠,舌头肆意地闯入……
  戴凡将一切都尽收眼底,身体更真切地感受到才启未在与文盛激吻的这一刻,浑身都是亢奋至极的。他的阴茎愈发鼓胀愈发坚硬,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他的腰肢夯实有力,他的大腿筋肉由于紧绷硌得他生疼。对,这个男人的注意力刹那间就从他身上挪开了,都集中去了文盛身上。但这并不妨碍他享用这男人,也可以说更加地好用。
  “嗯……好棒……给我……”
  戴凡的手胡乱地抓挠着才启未硬邦邦的胸肌,他简直要顶穿他了,本来这样的体位就进入得深,这下更凶悍了,他在上,才启未在下,他肆意地在那坚硬的肉棒上摩擦,身前早已充血硬挺的阳具涨得都已疼痛,他忍不住刻意地找角度,让那肉刃冲击他体内最为敏感之处。
  喉咙里的喊叫已无法关住,戴凡叫得丝毫不加掩饰,因为欲望的顶点呼之而出。他胡乱地在背上摸着拉链,兔子装半穿半褪,草草拉下压迫着阳具的内裤,只搓弄了几下,便射了出来。白浊粘腻的精液喷在才启未的胸上、腹上,甚至是肩上。而此刻,才启未的嘴角溢出了津液,顺着颌骨缓缓淌下,戴凡凑了过去,伸出舌尖轻轻地舔舐,自下而上,直至抵达那饱满厚实的唇瓣。胡渣硬渣渣的,嘴唇便显得格外柔软。
  文盛的手顺着才启未的肩滑了下来,去揉捏他厚实的胸肌,拨弄那坚硬的乳首,抚摸每一寸他可触及的肌肤,指尖传来的热度令得他呼吸稍显急促。唇与唇分开,他喘息着,却流恋不已,右手贴上那湿滑的唇舌,摩挲着柔软的唇瓣,向内探去,摁压他整齐的牙齿,拨弄他湿软的舌头。
  戴凡恋恋不舍地从才启未身上爬下来,那火热硬挺的阳具包裹在黏腻腻的保险套下,刚刚喂他吃了甜美的一餐。并不是他无心恋战,实在是太久没这般酣畅淋漓过,也就实难按捺住汹涌的欲望洪流。他当然还没有吃饱,可他又稍感疲累,所以他甩掉身上的累赘,跪下来,剥掉那层碍事的套子,贪婪地吮吸令他神魂颠倒的粗硬阳具。
  才启未是有点急躁的,再灵巧的唇舌也比不上肉穴的包裹,那是截然不同的感受。他恨不能干脆捉住他,把他纤细的身躯压在身下,用力地操干他,肆意地在他湿热的穴口里冲撞。但他不能,文盛从身后束缚着他,禁锢着他。
  戴凡吮吸着硬邦邦的肉棒,故意嘬出声响,舔得下流夸张,湿滑的舌头沿着阴茎打转,眼睛却闪着妖异的光芒勾引着文盛。
  文盛的衣服脱得粗鲁而潦草,一根硬挺的阳具毫不客气地顶上戴凡嫩嫩的脸颊,***早已被铃口渗出的爱液润湿,此刻在他鼓胀的小脸上恶意地戳弄。
  沙发一沉的同时,才启未终于拽下了蒙眼的围巾,光线很柔和却也稍显刺目,他眨了眨眼,适应了几秒钟,而后就看见文盛赤身裸体依在他身旁,他的左腿跪在沙发上,右腿踩在地毯上,身前弩张的阳具杵在戴凡嘴里,强有力的腰肢挺动着,操干着戴凡红润的小嘴。
  他刚想张嘴说话,就被文盛捏住了下巴,继而就是凶悍的吻袭来,不容他发出声响。他的吻来得猛烈而强势,吻得他晕头转向,吻得他手脚发麻。
  戴凡给文盛***,也不会怠慢了才启未,他的手撸动着他湿滑的阳具,间或也要吮吸吞吐一番。
  才启未的股缝间被唾液淹没,湿滑粘腻,穴口不自觉地蠕动着,想要得到一点抚慰,于是他的腰不安分的微微扭动,臀瓣间相互的摩擦会令他稍感快慰。他不自然的举动哪里逃得过文盛的眼睛,他是那儿痒了他又怎会不知?可他坏心眼儿地偏就不去理会,反而啃咬起他的颈项,咬得深、咬得重。他知道他,越疼就会越想。越想越痒。
  极力的忍耐。是的,对才启未来说,此刻他备受煎熬。戴凡或吮吸或搓弄,阴茎被他把玩得欲火高涨。文盛呢,亲吻、啃咬一刻不放松,大手还在他身上抚弄揉捏,时而令他痛时而又令他爽,他怎样无可抗拒他实在是了如指掌。
  深呼吸了一口,文盛终于放过了才启未,这煎熬可不仅仅落在才启未一人身上,文盛这儿也欲火焚身呢,戴凡给他嘬得也不善,这会儿分分钟想把他这玩意儿捅进紧绷绷的***里。
  把湿滑坚挺的阴茎从戴凡嘴里抽出来,文盛撸了两下,才启未猝不及防就被他拎住了脚踝,连他带休闲毯一起滑向了他所在的那一侧。大腿来不及收回就被文盛掰开,左右大张着露出那隐秘的穴口。文盛粗硬的拇指摁压上去,它蠕动着,缠绕着。文盛跪了下来,伸出舌头上下舔弄。
  “嗯……”才启未哪里招架得住,咬住嘴唇才勉强收起喉咙里的声音。这会儿诸如羞耻之类的字眼儿已经彻底从他脑海里消失了。欲望深重,无力抗衡。
  文盛舔舐着柔软的穴口,间或啃咬他结实的屁股或是柔软的大腿内联儿,戴凡凑了上来,含住他摆荡的阳具,吮吸或是舔舐,手也贪婪地揉搓他硬邦邦的腹肌,厚实紧绷的胸肌。
  双管齐下,前后夹击,才启未牢牢实实地被欲望的深海淹没,这爽让他难能自已。太舒服了,以至于大脑一片空白。他的手掐着戴凡的屁股,胳膊勾着他的细腰,揉捏得粗鲁却叫戴凡燃起了欲火。此刻,戴凡射过一次的阴茎又硬了起来,蹭着才启未的腰线反复摩擦,他索性爬上了沙发,跪在才启未的身两侧,嘴巴吞吐得卖力,纤细的手指掰开屁股,另一只手抓过才启未的手引导他来取悦自己。
  手指捅进濡湿的洞口立刻就被充满弹性的媚肉缠绕,它们蠕动着,挤压着,像是在嚎叫渴望被操弄。戴凡不觉扭动起腰肢,粗硬的手指令他稍事解渴。文盛离他很近,正卖力地舔舐着才启未的后穴,这着实令他十分讶异,这高傲的男人竟会这般来伺候别人,要不是亲眼所见,实难想象。哪怕是对靳少君,他也不曾如此呀。
  文盛感觉到了戴凡的视线,他抬眼去看他,见他水波荡漾的眼眸里写满了欲念。他抓住他的头发,咬上那双红艳艳的嘴唇,戴凡任他索吻,舌头在他的口腔里调皮地逗弄、讨好。若说到接吻,他必须得承认,文盛总是技高一等的存在。
  略略欠身,文盛硬挺的阴茎抵上了才启未的后穴,摩擦得坚实有力,他的胳膊拥着戴凡光滑的背脊,手在他如丝绸般光滑的肌肤上游走。还真别说,文盛想,他还真有许久没碰过这副可人的身体了。柔软,鲜嫩多汁,尤其是这皮肤,吹弹可破的娇嫩。
  世间少有事可无师自通,做爱算是一件。才启未从未经历过这般的三人行,却可以很快领悟其中的要点,那即是不冷落别人。此刻戴凡跟文盛纠缠在一起,他不仅用手去操弄戴凡,更知道以另一只手去抚弄他挺起来的阳具,那么戴凡当然就万分愉悦了,他的胳膊缠绕着文盛的颈项,手在文盛身上爱怜地抚摸,后穴被手指抽插,阴茎被反复套弄,唇舌与文盛纠缠起来就更加千回百转。
  火热的阳具反复在穴口上摩擦,才启未被文盛撩拨得绷紧了身体,他不知道哪一刻那玩意儿就会插进来,也因此每当它稍事用力,他就会紧张得连脚趾头都绷紧。做过这么多次,他非常清楚,他对这男人根本毫无抵抗力。无论他表现得怎样,话语如何轻慢,但他的身体却永远是对他敞开的、渴望的。越来越。
  戴凡的嘴唇被文盛蹂躏得愈发红艳,与文盛的嘴唇分开时,四瓣唇间拉出了细细的银丝。他看着他弯腰够过茶几上的润滑剂,挤在才启未的股缝间涂抹,他很有眼力见的拿过保险套扯开包装,套在他热烘烘的阴茎上。真是又粗又硬,他忍不住套弄了起来。
  显然,他马上会操弄这个强壮的男人,戴凡也十分乐于观看这令人血脉喷张的场景。啧啧,迫不及待呢。才启未会露出怎样的神情呢?他之前还在想,这样两个大男人滚在一起会是怎样的。
  文盛很享受戴凡技巧十足的套弄,他粗硬的手指抚上了才启未的后穴,摩挲,继而深入。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